橫田差點被這突然不按套路出牌的林峯給爆了頭,好在手裏的半截刀身還沒飛出去,正好用他給自己擋住了這一槍。

2021 年 2 月 2 日

林峯沒做停留。“砰砰砰!”連續扣動扳機。

尼瑪!先前是小哥沒得找機會,這回看你還往哪跑。

確實現在的橫田已經把身上的力氣都耗費在了剛剛那一刀上,現在根本就沒有精力在這麼近的距離躲過這三槍。

橫田健一情理之中的擊中了,但意料之外的是他居然被林峯直接給送到閻王那裏玩去了。

卑鄙,太卑鄙!這是橫田在死之前唯一的想法。


橫田健一隻中了一槍,因爲林峯的這三槍是三條線路,林峯也沒想要橫田的命,但一定要給他照成殺傷。

可該着橫田命短,前兩槍他都用盡全身最後的力氣躲了過去,可距離太近,身上也沒有了之前的力氣,所以很不幸的用前心撞上了一枚封鎖路線的流彈。

林峯走進橫田身前看了看,只見橫田身體抽搐了幾下,雙眼慢慢的失去了神采,但直到停止了呼吸也沒有把那雙充滿怨恨的眼睛閉上。

這位甲賀流的上忍,橫田家族的天之驕子,就這樣很窩囊的死在了林峯的槍下。

林峯感慨道:“貴人一路走好。”

趙曉超開着車子向回返,車上除了來時的四個人,還多了兩具屍體。

王勝死了,死於橫田的手裏劍飛鏢之下,大鵬和剛子沒有太多的報仇之後的囅然而笑,反而有點兒兔死狐悲的味道。

受傷不算太重的大鵬道:“王勝在死之前說了兩個字。”

“哪兩個字?”林峯很有興趣的問道。

“東條。”大鵬表情嚴肅的說道。

“東條?”林峯陷入了沉思。

車內很靜,忽然林峯大聲道:“我知道了!”

一車人被林峯突然的一聲下了一跳。

“我說林子,你能不能別一驚一乍的,我這身體上都受這麼重的傷了,你還在精神上刺激我。”鼻青臉腫的剛子抱怨道。

“想到了什麼林子?”大鵬問道。

“東方俊就是東條俊,其實他是日本人!”林峯嚴肅的說道。

“什麼!”這回除了林峯以外,其他人都震驚了。

“你怎麼能用王勝留下的兩個字就說東方俊是東條俊呢?”大鵬問道。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也許他覺得對不起你們倆,所以良心發現了。”

林峯頓了下後接着說道:“當然還有就是,王勝死在了橫田健一的手裏,而橫田健一是東方俊的人,王勝也是東方俊的人,他和橫田健一應該是認識的,那麼橫田要殺他,他也能猜出是東方俊要殺人滅口,所以他纔想把東方俊的祕密說出來,只是他沒有機會把他知道的都說出來,所以只說了最重要的東條兩個字。” “東條俊?這姓氏怎麼這麼熟呢。”剛子自然自語說道。

“當然了,要麼我就說他是日本人了,難道你沒聽說過東條英機?”林峯輕聲道,順手打開車窗透透氣。

“東條英機!”又是三人一起驚歎。

“東條俊的身份一直很神祕,從來就沒人說得清楚,那麼他不會真的和東條英機有什麼血緣關係吧?”大鵬疑惑的說道。

“不好說,其實這一切都是我的推斷,不過我感覺應該和我想的差不了許多,好了先不說這些,這次事情動靜鬧得比較大,讓我想想怎麼善後吧。”林峯說完再次陷入了沉思。

車子沒有開回兄弟酒吧,而是來到了劉家軍校。這個時候林峯唯一能信得過的人就只有李鐵了。

當然了,林峯只是把橫田的屍體放在了李鐵這裏,至於王勝的他要送到徐大寶那裏去,別看是個不出氣的死屍,可那也是大功一件,至於死因和後續問題林峯不用考慮,他相信徐大寶至少有一百種說辭來解釋王勝爲什麼死了。

處理完一切,回到剛剛打烊的兄弟酒吧,林峯坐在自己的牀上怎麼也不能平靜,不是應爲又有一條人命落在自己手上,而是自己在危難之時居然突破了五轉。林峯難掩心中興奮的心情,迫不及待的調整全身的真元之力。隨後猛然揮出一拳。

期待的拳風沒有出現,林峯也不惱,剛剛突破五轉,不可能把破體控制到順手拈來也不足爲奇,於是林峯繼續一拳接一拳的揮出,直到天將破曉,林峯無奈的接受了自己成爲金庸筆下的段譽這一事實後才心有不甘的睡去。

第二天徐大寶大馬金刀的接受了記者的採訪,內容就是我市新上任的徐副局長,親自帶領手下特警大隊,和緝毒大隊聯合抓捕了一個販毒團伙,主犯王勝在抓捕過程中嚴重拘捕,動用了槍械,最後被我市警方當場擊斃。

當提起怎麼得到毒販行蹤的時候,徐大寶很識趣的說道:“一切都要歸功於緝毒大隊,是他們一直跟進的這個案子,我們特警大隊只是協助辦案。”

徐大寶這一席話把緝毒大隊捧起來的同時,也把他們拉到了同一陣營。

緝毒大隊的人當然知道這事情裏面有着很多的貓膩,不過既然徐局長往自己臉上貼金,那咱們就陪着一起演唄。

於是一名緝毒大隊的副隊長就成了打入敵人內部,獲取重要信息,最後和特警大隊聯手一起把販毒團伙打掉了的緝毒英模誕生了。



就在特警大隊和緝毒大隊正耀武揚威的和記者們侃侃而談,林峯則去了劉家軍校。

橫田的死沒有帶來多**煩,國安局的人對有危害的國際****是有人道毀滅的資格和義務的。

“鐵叔你認爲我分析的有道理嗎?”林峯把王勝臨死前說的兩個字和李鐵說了,並且說出了自己的大膽猜測。

李鐵道:“東方俊的個人檔案是AAA級別的,當然要是動用資源還是能查出來一些蛛絲馬跡的,可雷家一直護着東方俊,要是真想查他,還是要費點兒周折的。”

“那我們就沒有點兒別的辦法嗎?”林峯心有不甘的問道。

“東方俊的AAA檔案就是雷家給弄的,既然走正途不方便,我們可以劍走偏鋒,通過他身邊的人,一點點的下手來查他,不過這事不能急。”李鐵說道。

“那您這裏現在還有他多少明面上的資料?”林峯接着問道。

“現在來看就是東方俊和雷家肯定是有直接的關係,還有就是他和日本的san ling 公司有業務往來和合作上的關係,而san ling 的老總是東條輝雄,但現在san ling 集團的事情都是他的兒子東條川在管理,東條川能把san ling 在華夏的總代理商交給東方俊,很能說明他們之間有關係。”

李鐵說着說着突然道:“雷家和東方俊的關係很密切,而東方俊又可能是東條家族的人,那麼就是說雷家應該也和日本方面有着某種關係,最少應該和san ling 集團有關係。”

林峯聽着李鐵大膽的猜想,自己又沉思了一會兒道:“確實有關係,鐵叔先前您說我父親是死在東條川的手上,而且是雷家給的日方消息,那麼他們早在將近二十年前就已經狼狽爲奸了麼。”

李鐵越想心越驚,一個華夏國裏很有威望的家族,而且家族裏有着很多傑出人物都已經進到中央了,這樣一個有實力的家族,居然和日方有着不可告人的祕密,那麼雷家的目的是什麼?叛國?

李鐵不敢在往下想了,但是作爲國安部情報局的局長,他覺得有義務將這一大膽猜測告訴給他的上級領導,可是這種事情可不是隨便亂說的,而且國安部裏不止他們情報局能夠能夠掌握東方俊這樣人物的消息,難道上級領導會猜想不出雷家的意圖?

經過李鐵深思熟慮後,還是決定先把事情在進一步調查清楚在向上反映情況。

……

隨着王勝被警方擊斃,海口區的娛樂場所徹底的混亂了,曾經被李強趕出去的混混們,都回來搶奪王勝扔下的產業。

林峯沒有讓手下人去搶奪這些小場子,畢竟現在手裏的財產都是論億算了。

燕京城迎來了全市大規模的嚴打,各種娛樂場所都停業了。

現在所有人都圍着兄弟酒吧轉,林峯感覺還是讓這幫最早跟着他的兄弟還是有點事做好。

於是林峯藉機收購了海口一家很上檔次的洗浴中心。現在洗浴中心還在改建裝修中。

林峯把三眼和趙豹叫到了自己的房間。“三眼哥,豹哥,你們倆在我還沒有起來的時候就跟着我,現在我們這支團隊也算是取得了很不錯的成績,我本想讓你們去林氏集團做個部門經理什麼的,可我知道你們都是自由慣了的人,到了正規的公司肯定會不適應,所以我盤下了豪門洗浴,現在你們倆自己決定誰留下管理兄弟酒吧,誰去管理豪門洗浴。”

“林峯兄弟,我和三眼既然選擇跟着你,就沒有想自立爲王的私心,你對我們哥倆也是絕對沒得說,不論哪家老大也不會讓自己手下直呼自己姓名的,可是你從來不在乎這些,雖然我們平時不說,但這些事情我們哥倆心裏都有數。今天我們哥倆就在這裏表個態,只要你不攆我們走,我們哥倆絕對不會背叛你的。”趙豹說完又看了看三眼,三眼也是用力的點了點頭。

林峯無奈的搖搖頭,笑道:“我說這話的意思不是在試探你們倆,我是真心的想讓你們都有點自己的產業,你們倆也不要多心,這樣吧以後酒吧和洗浴的收入你們上交一半,剩下的歸你們自己,然後我也不給你們分紅了。不光你們倆,大鵬和剛子我也會給他們自己的場子的,只是現在還沒有選好。”

趙豹和三眼聽林峯這麼一說,也就同意了,最後兩人商量後,三眼管理現在的兄弟酒吧,趙豹去豪門洗浴。 接下來林峯又找到了大鵬和剛子。“鵬哥剛哥,你們倆特警的身份我已經給你們退了,你們倆想想喜歡什麼樣的行業,我準備給你們每一個人都弄點兒事做。”

“我聽豹哥說過了,他明天就去豪門洗浴研究改建的風格去了,可我不想像他們一樣分開自己去管理什麼,只要咱們哥們在一起就行。”大鵬由衷的說道。

“對,我和大鵬一個意思,當初我們哥倆願意和你從唐氏一起出來,就是圖個兄弟在一起共闖天下,是現在咱們混的好了,可是我們哥倆還想和你在一起。”剛子也是說出了心裏話。

“好吧,咱們兄弟之間沒有什麼不能說的,我之所以這麼做不是因爲我們現在混的好了,我就想把大家打發走,其實……”

林峯站起來看着大鵬和剛子繼續說道:“其實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可能會連累到你們,我不得不把你們和我之間的關係撇清。”

“林子,不管你有什麼事,我和剛子絕對會挺你的,大不了咱們兄弟在一起跑路。”大鵬很認真的說道。

林峯深吸了口氣道:“這次不一樣,我們選擇的餘地,我必須拼。”

“有啥話你就說出來好了林子。”剛子脾氣急,看着林峯現在這樣他着急啊。

“你們倆也知道,我只有一個親人,那就是我的爺爺,關於我父母的的事我從來沒和你們說過。其實我父母是被人害死的,我來燕京的目的就是給他們報仇。”

林峯隨後把自己的身世從頭到尾的說了一遍。

大鵬和剛子聽了林峯的身世後,都在明白林峯要和他們劃清界限的目的了,確實一個在華夏有着十分強大實力的仇人,實在是不好對付,人家要是想要對付林峯還真是不怎麼費勁,別說雷家,就是一個東方俊都能讓林峯頭疼一陣子的了,何況後面還有一個什麼日本神忍。

大鵬看了看顯得有點兒消沉的林峯,道:“那麼說東方俊很有可能是你殺父仇人的手下了。”

“應該是,但現在還沒有直接證據表明。”林峯說道。

“還直接表明個屁,要我說直接弄死Y的算了。”剛子聽了林峯說的話後在一邊氣憤的說道。

“我接下來確實是要對付東方俊,但東方俊的真正實力誰也摸不清,我現在自己加入了劉家軍校,算是多了一層保護膜,不管我能不能成功的鬥敗東方俊,雷家接下來肯定會對我下手,現在看在劉家的面子上我可能會暫時安全,可是你們呢?”林峯說出了掏心窩子的話。

“怕他個鳥,林子就就放手去幹,愛jb誰誰,我們哥倆絕對不會害怕的。”剛子一臉無所謂的說道。

“好吧,不說這些了,咱們哥幾個去小新疆燒烤城喝點兒去。”林峯貌似有點兒想念剛來燕京那會兒的生活了。

大鵬開車,三人去了小新疆燒烤城。

大鵬把車子停在了小新疆燒烤城的門前,雖然這寶馬前面有華晨兩個字,可還是飯店門前最上檔次的豪車,因爲這裏是藍領的集中地,大部分是電動車,僅有的三輛轎車裏,最好的就是帕薩特了。

林峯三人一進門,還是很扎眼的,三人都是一身西裝,尤其剛子這貨,現在有錢了,脖子上那條手指粗的項鍊,十分彰顯出他暴發戶的氣質。

在三人進了雅間落座後,大鵬道:“剛子,人家豹哥都不戴鏈子了,你怎麼還掛上了?”

剛子道:“我願意啊,現在跟着林子賺錢了,還不行我嘚瑟嘚瑟啊。”

大鵬瞥了眼剛子道:“俗!”

“俗?你看這俗不俗?”剛子伸出手,露出他昨天剛買的純金勞力士腕錶。

“好了,吃飯是大事,來服務員上菜。”林峯打斷大鵬和剛子。

林峯三人點了他們以前來吃飯時的菜,吃的就是一個感覺,當初沒錢也照樣吃這裏的招牌菜大盤雞,現在當大盤雞上來後,三人都不等別的菜上來就開始喝上了大棒子啤酒。

“哈哈!爽,要的就是這感覺。”剛子一口悶了口啤酒後說道。

林峯和大鵬也是舉起手中的啤酒一飲而盡,還是當初的那個味。

三人故地重遊,免不了一陣唏噓,當初只是唐氏的一個小保安,現在搖身一變就都成了成功人士。真是感慨頗多。

剛子菜沒吃幾口,酒卻沒少喝,轉眼間他身邊就六七個空瓶子了。

“你倆先喝着,我去放水去啊。”剛子出了包廂去了衛生間。

剛子進了衛生間放水時,旁邊也有倆哥們在裏面。“天哥,今兒楊玲玲那小妮子看來是逃不出您的手掌心了,只是和他一起來這個不知道能不能願意和您來個雙飛。”

楊玲玲?剛子聽到這三個字,心裏某個角落就是一緊,雖然已經將近一年都沒有見過這個讓自己又愛又恨的女孩了,但現在突然聽到這三個字,腦子裏還是不自覺的浮現出一幅嬌小女孩的身軀和模樣。

是巧合?還是真的是她?

剛子情不自禁的就看向了說話的兩個男子。

說話一嘴溜鬚拍馬味兒的男人二十八九歲,長得小鼻子小眼的,一臉猥瑣相。

旁邊那個放完水正在抖落二弟的人,也就是那個天哥。三十出頭,一米六五的二等殘疾身高,黑色西服和他的皮膚遙相呼應,打冷眼看就是一個剛從煤礦裏鑽出來的的礦工。

“呵呵,想進林氏集團,還在這種小地方請我吃飯,真虧她想的出來,要是吃完飯不來個潛規則,那她就別指望着能進林氏集團的門,雙飛就免了,晚上回家我還要交公糧。”天哥說完提起褲子,和那個溜鬚拍馬一臉猥瑣的傢伙走出了衛生間。

剛子見這兩個人走出了衛生間,他也提起褲子跟了出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