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雷序列能量!

2021 年 2 月 2 日

宋雨桐主修的居然是極爲霸道的雷能量序列。

對面,張彪的皮膚變成了土黃色,很顯然他主修的是土序列能量。


土序列能量,注重防禦和力量。

但,剛纔那一拳對攻,他居然落了下風。 “嘿,雷序列果然霸道!”

張彪怪笑道,“我這裏一共有四十九個人,其中有十三個一境武者,其餘都是準武者,你覺得你們擋得住他們嗎?”

他的手下聞言,全部擡槍瞄準蘇武等人。

武者配槍,戰鬥力可不是普通人能相提並論的。


“殺了他們!”

張彪冷笑,說話間人已再次衝向宋雨桐。

其他人本想開槍,突然每個人都發出一聲慘叫,槍械全部墜地。

蘇武一看,他們的手腕全部濺出血來,被割破了。

再看卉姨,她的臉色蒼白,像是透支了體力。

張彪色變:“二境精神武者!”

誰也沒想到卉姨這個看起來人畜無害的女人,居然會是一個精神武者。

剛纔那些持槍的準武者的一境武者,全部都是被卉姨以精神能量凝聚空氣形成的氣刃所傷。

因爲對手當中有太多的一境武者,卉姨必須全力以赴,這才導致能量透支。

不過,卉姨已經成功阻止了四十九個人的羣毆,她再慢一步,這裏的人恐怕會被子彈打成篩子。

然而,那十三個一境武者,畢竟是真正的武者,儘管手腕受傷了,但是還有繼續作戰的能力,

他們忍痛撿起了槍。

“轟!”

幾乎同時,張彪和宋雨桐已經交上了手。

張彪手持黃金長鎖鏈,鎖端末有一個土黃色的秤砣,看起來極爲沉重。

但是到了他的手上,卻如臂使指,揮灑自如,黃金鎖鏈如長蛇般凌空掠動,帶動鎖末端的秤砣,以泰山壓頂之勢,鎮壓向宋雨桐。

宋雨桐暴退,掠出了竹樓,那秤砣如跗骨之蛆,緊追不捨。

張彪也跟着出了竹樓。

宋雨桐手中憑空出現一把薄如禪翼的柳葉刀,一刀劈在了秤砣上。

刀體雷光大作,四周圍數百米之內,到處充斥着雷光。

周圍樹上的葉片不斷飛落,被攪成碎片。

那沉重無比的秤砣頓時被柳葉刀劈飛。

宋雨桐整個人如同化作一道閃電,以肉眼難以看清的速度衝到了張彪面前,擡手就是一刀劈下,刀過之處充斥一道道密如蛛網的雷能量。

“該死!”

張彪忍不住罵了一句,跟宋雨桐比起來,他完全沒有速度優勢。

黃金鎖鏈盤旋而起,帶着末端秤砣飛起,砸向了柳葉刀。

但是宋雨桐突然收刀,又突然出刀,劈向張彪腦門。

張彪蹬地暴退。

……

兩個人激戰之時,竹樓內那些一境武者已經圍攻向了卉姨。

他們完全無視了蘇武。

那些一境武者再次開槍。

突突突……

卉姨居然以精神能量凝聚成氣刃,擋住了子彈的射擊。

但是她的臉色越發的慘白。

她堅持不了多久了。

這時,蘇武動了。

槍,他也有。

看見蘇武開槍,那些一境武者滿臉嘲諷。

一境武者的移動速度極快,蘇武開槍的瞬間,他們完全能躲過去。

蘇武開槍射向其中一個武者。


那武者確實避開了,並且主動衝向蘇武。

“快逃,你不是他的對手。”

卉姨叫道。

“蘇武,快走,不用管我!”

夏初晨也叫道。

蘇武嘴角上揚,腳下移動的同時再次開槍。

武者用槍,一定要發揮自己的速度優勢。

如果敵人和自己的速度一致,其實就是相對靜止。

那武者瞳孔一縮,眉心已經中槍。

他滿臉不甘的倒了下去。


其他武者見蘇武殺死了自己的同伴,不由一驚。

卉姨色變,這小子好快的速度,恐怕已經快趕上二次序列進化的一境武者吧?

其他三個武者把槍頭對準了蘇武射擊。

蘇武兔起鶻落,居然躲開了子彈。

避開攻擊的同時,蘇武再次開槍。

這次,那些武者不甘掉以輕心。

於是,竹樓裏展開了一場武者的槍戰。

蘇武的速度更快!

所以他在避開對方攻擊的同時,反擊速度更快。

片刻之間,已經有兩個人中槍受傷。

他們驚悚,這小子絕對不是準武者,而是一個快要突破到二境的武者。

卉姨想到之前蘇武說自己不需要人保護,自己還嘲笑蘇武,心情非常複雜。

“此事過後,我會跟你道歉的。”

卉姨深吸口氣,精神大振,一邊對付其他人,一邊釋放精神能量幫良叔脫困。

良叔一脫困,冷哼一聲,疾步衝入人羣中搏殺,他擁有二境的修爲,即便受傷也不是這些一境武者可以應對的。

女澡堂裏的按摩師

蘇武,卉姨和良叔合力,很快就解決了所有人。

在絕對的力量面前,槍是沒有多大用處的。

見蘇武他們沒有事,夏初晨終於可以鬆口氣。

她也想參加戰鬥,但是她是精神準武者,沒成爲真正的精神武者之前,她是沒有戰鬥力的。

“宋總在外面。”

卉姨率先出了竹樓。

蘇武跟上去。

宋雨桐和張彪不見了。

卉姨沿着打鬥痕跡追了去。

蘇武回頭看着良叔和夏初晨,“良叔,你和初晨在這裏等我們。”

他也追了上去。

蘇武跟上卉姨,卉姨看着他說道,“蘇武,之前是我小瞧你了,我向你道歉。”

蘇武笑道,“我不記得卉姨說過什麼了。”

卉姨一笑。

現在這麼一看,這小子其實還挺順眼的,就是修爲相對差了些,如果他是三境武者,倒也配得上宋總。

不過,他還年輕,畢竟是蜀都武校的新生。

風傾天下之華夏記 轟!”

就在這時,前方有震耳欲聾的轟鳴聲。

蘇武和卉姨跑過去一看,宋雨桐和張彪正在交手。

這一刻的張彪整個人變大了一圈,氣息越來越強。

悟空傳 不好,他要突破四境了!”

卉姨臉色大變。

張彪居然臨陣突破,一旦他突破,便是五境武者。

四境和五境看似相差不多,但確實一個巨大的分水嶺,實力差距極大。

張彪在瘋狂的吸收能量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