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凌風對人家稱自己爲王子還很不適應呢!

2021 年 2 月 2 日

“國王陛下正在和大臣門商議國事,應該快完了,我這就帶您去見他。”說完便走在前面帶路了。

那侍衛帶着凌風走了不一會兒就來到了大廳,這時那些大臣門都走光了。只剩下玉樹和國王在大廳裏討論着。

“父親,正因爲我們手上的錢不多,所以我才認爲應該現在就購置好冬天的衣物,這樣會節省很多開支的!”

“我覺得當務之急還是多招兵買馬,好好訓練一下軍隊,再多準備些糧食儲備着。”

“我們的糧食還夠用,軍隊也足夠了。我擔心的是冬天到了的話,他們很可能會進行大反攻的,到時候我們的士兵沒保暖的衣物可怎麼戰鬥啊!”

“冬天還早呢!我們還有足夠的時間再籌備資金嘛!”

“可是到時候大量購置衣物的話,市價會高得離譜的!”

在門外聽他們爭了半天也沒的個結果,凌風就走進去打斷了他們:“哎呀!說半天還不是因爲錢嗎?”

兩人這才發現凌風來了,文羽高興地叫道:“臨風!你回來看爹來啦!”

“是啊!”

“剛纔你的意思是說你可以解決錢的問題?”玉樹連忙問道。

“呃“`”凌風可不想把錢拿出去,不過他卻有辦法解決,“先聽我說吧。”

說完凌風便自己找了個位子先坐下了,文羽一點也沒怪凌風不懂禮數,最多就怪自己沒有照顧好他,纔會讓他丟失的。

“玉樹你見過魔獸嗎?就是北方出現的很厲害的怪獸啊!”

“知道,我們還專門派了一萬士兵去除掉這些禍害呢!”玉樹見文羽也坐下了,才坐在凌風旁邊。

“我去鹿城那邊的時候,發現魔獸其實很有商業價值呢!”凌風得意地說道。


“哦,想不到纔不到兩個月,你就懂得經商了呢!但那和經商有什麼關係?”玉樹可想不到魔獸這禍害還能有什麼利用價值。 “你不會是想去殺魔獸來賣肉吧?”文羽突然說道。

“只答對了一點。”凌風可是越來越得意了,看來他們還是想不到的,自己也很聰明嘛!

“哈、哈、哈、哈“`”文羽忽然間大笑起來,笑夠了才又繼續說道:“據說魔獸肉是有毒的!而且魔獸那麼容易殺啊?我們的士兵去殺魔獸的時候可是死傷慘重呢!”

凌風正要說呢,玉樹又趕緊說道:“既然凌風說:對了一半,那麼肯定是那肉有辦法弄來吃的,而且我想凌風是想賣魔獸皮纔對吧?”

凌風本來以爲他們猜不到的,沒想到還是猜中了些。

“唉“`這樣都被你猜中了!”

“可是“`這可能得不償失吧?”文羽認爲這是不可行的。

“我還沒說完呢!你們都沒猜全!”凌風還是有點得意的,畢竟這點他可是想到了的。

“其實呢,魔獸中只有小部分的肉有毒,大部分都是可以吃的,而且還很好吃呢!”一說到這兒,凌風就不禁想起了那種讓人沉迷的美味。

幸好凌風還沒把他老爹和玉樹忘記,又繼續解釋道:“最重要的是魔獸的皮了,它可是做皮甲好材料啊!就算不能做皮甲,它的防禦力也是很好的,而且做衣服也可以保暖啊!找士兵去肯定是不行的,我們到處貼告示:招募有能力的人去北邊獵魔。他們得到的皮啊,肉啊“`反正有價值的都由專門的機構收購。然後帶到各地去賣掉,我們只是賺賣東西的錢,而那些獵魔者就看自己的能力賺錢,這事肯定行!”凌風是越說越興奮了。

玉樹聽到凌風的主意後也很是激動!抓這凌風的肩膀狂排,“哈、哈!既解決了資金的問題,又解決了衣物的問題,還解決了北方禍害的問題!真是一舉三得啊!凌風啊!你太聰明啦!”

文羽也是抑制不住激動,興奮地都坐不住了!“那我馬上就在全國佈告!”

“父親等等!”玉樹立刻阻止了他,“還是先商量好了具體運作再說,也不急於這一天兩天。”

“這到是“`”說來簡單,但還是要商量好了再去實行。

“父親,今天天色已晚,就明天再商議如何?”玉樹提議道。

“好,那就這樣吧!風兒啊,你今天要在府裏住下嗎?”文羽很親切地問道。

“呃“`不了,我在外面住,我的朋友還在那兒呢!”凌風可不想在這裏多待。

“父親,那我送凌風回去吧。”玉樹立刻站了起來。

“呵呵,那你們兄弟兩好好聊聊,我去問問軍師的意見。”說着就獨自離開了大廳。

見老爹走了,凌風也就自然多了,和玉樹有說有笑地也離開了大廳。

走到大街上,凌風突然想起,他還沒說完呢!剛纔一高興就給忘了,連忙說道:“對了,玉樹,我還有件事沒說呢!”

“什麼事啊?哎!大街上太吵了,就去你那兒再說吧!”

“那好,哦!等等,我買點小吃!”凌風可沒忘了買吃的,不僅僅是他自己吃,小龍也要吃呢!

來到屋裏,小龍並沒有像往常一樣出來,因爲除了這裏除了拉夏、彩虹以及伊凡外,就沒人知道小龍的存在了。當然,遠方的大巫師和月瑤還有不知道在哪的清雅也知道小龍的存在。

“我已經在沿路的城鎮發佈公告了,讓大家去加入獵魔公會,成爲獵魔者。我在鹿城已經成立了獵魔公會了。”說着說着,凌風就作出了心痛欲絕的表情,“我還放了好多金幣在那兒呢!”


“已經成立了?”玉樹還真沒想到呢!

“那是當然,我是準備你們不做的話,我就找其他人一起做了。”

“是父親把令牌給你了吧?你就不費什麼力氣,直接吩咐他們做的吧?”玉樹已經猜到一些了。


“哇!這你也知道!上次我離開的時候爹給我的,他說有什麼麻煩的話,拿出令牌就可以去各地官員那兒得到幫助了。”說着凌風還從懷裏將它掏了出來,“你看,就是它!”

“好了,我會去告訴父親的,那麼明天商量好就可以繼續實行了。”說着玉樹便站起來說道:“那麼明天你來嗎?”

“不了,就交給你了,我們還要往清水城方向趕呢!”

“清水城?我也要去呢!不過還要過些日子,呃“`”玉樹好像要說什麼的,卻又停下了口。

“怎麼了?”

“沒什麼,你要小心!以前雲龍國可能沒重視過我,不過“`現在可能全國都有我的畫像了,你要小心啊!”

聽玉樹這麼一說,凌風纔想起自己和玉樹長得一模一樣!得想個辦法才行啊!”

“你也不用太擔心,除非是那些官兵,其他的人就算認識也沒什麼。”停了一下,沒什麼說的了,“那我走了。”

“好,再見。”

玉樹剛把門關上,小龍又出來了。一出來就趴在桌子上吃凌風剛買回來的東西。

“哎!這次又是去神魚部族,那兒不會是個漁村吧?”

“怎麼不可能?我覺得挺有可能的嘛!”小龍一邊吃一邊想象着神魚部族是什麼樣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和幾百年前的漁村一樣?

凌風坐在牀上又開始練起了他的風凌九霄,這些天都忙着趕路,也沒什麼機會練,在馬背上雖然可以勉強練練,但效果卻不像剛開始的時候那樣好了。

凌風正練着呢!小龍突然跳到了他的牀上,仔細看了看,驚訝道:“哇!你還真可以啊!居然已經到了第二重天了!”

“是嗎?那你可以教我招式了!”凌風當然興奮啦!第一重天只是打好基礎而已,沒有招式可學的,但第二重天就不一樣了:第二重天就可以開始學風凌九霄的招式運用了!

由於凌風實在是太興奮了,所以拉着小龍就在半夜裏學起了風凌九霄的招式。

共學了兩個招式,加上上次凌風無意中學到的劍氣的運用,凌風終於有拿得出手的東西了。兩個招式分別爲破雲掌和開山拳,而小龍也順便教了他劍氣的運用技巧,但小龍的確沒法教他劍招,只有靠凌風自己了。

破雲掌和開山拳的原理其實是一樣的,只是效果不一樣而已。破雲掌的攻擊距離可以很遠,隔空即可傷敵;而開山拳的威力十分驚人,卻不能隔空傷敵。兩樣招式各有各的長處,但無一例外的是它們都很厲害!

凌風現在雖不能徒手碎石,卻能隔空將一個普通人給重傷了。


凌風的興奮勁兒一直到天都快亮的時候才完,和小龍兩倒在牀上睡着了。

第二天當然就起不來了,彩虹很反常地沒來叫他,和拉夏還有伊凡去吃飯去了。本來回來的時候拉夏要叫他走的,沒想到他竟然睡得跟死豬一樣,拉都拉不起來!

結果直到中午的時候凌風纔起來,終於還是被彩虹罵了個狗血淋頭!

終於還是出發了,凌風一行人牽着馬走在大街上,突然被一大羣人給吸引了過去。

“那麼多人圍着幹嘛啊?”凌風想擠過去看看,但實在是太擠了!根本進去不了。

“好像是公告什麼的吧?難道是徵兵?”伊凡在一邊也不知道是什麼事。

凌風一聽是公告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凌風還真沒想到他們動作這麼快呢!

“走吧,趕路要緊!”彩虹發話了,拉夏和伊凡也懶得去擠,凌風也不想讓他們知道這事。意見出奇地統一,大家都不理它,徑直走出了帝城。

再次來到山頭上,凌風轉頭望了望帝城,他的計劃終於正式開始實施了! 又走了幾天,來到了位於帝城和清水城之間的牛山城,這座城之所以叫牛山城,是因爲其北方有一座大山,狀似臥牛,所以叫牛山,牛山城的由來便是如此。

雲龍國在上次大敗後開始了大規模的徵兵,並且死守牛山,連路人都不讓過。

凌風等人只好從南邊的丘陵過了。

等凌風等人走去的時候才發現那兒是片竹海,一望無際的竹海!

“哇!好漂亮啊!這竹子也太多了吧?”凌風騎着馬在山頭眺望遠方,連竹海的邊都看不到。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竹海呢!”拉夏興奮地說道,而凌風他們又何嘗不是呢!凌風見過的最大的竹林就是清水城郊外的竹林了。

感嘆了一番,凌風等人就騎着馬走進了竹海,裏面有一條大路,看來這裏常有人走的。

由於竹林比較密集,所以凌風等人前進得比較慢。

正在欣賞竹林呢,忽然不知從何方傳來了美妙的琴音,讓人不禁陶醉。

就在這時,凌風突然感覺到手臂一陣火熱,立刻清醒了過來。

“小心!是幻術!”清醒過來的凌風當然也知道這是幻術,他可是見識過的,而且還是同一個人的!

“小心!是幻術!清雅在攻擊我們!”凌風衝過去把伊凡他們一一拉醒。

“怎麼回事?”拉夏和彩虹都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呢!這裏只有伊凡和凌風知道。

正在這時,琴音突變,凌風他們立刻感到頭痛無比,渾身無力。

“還是幻術!凌風!保持清醒!”小龍不愧是活了幾千年了,而且這種攻擊方式還是它兄弟的絕招,它怎麼會不瞭解!只是他沒有能力幫凌風他們什麼忙,不過能提醒凌風已經是最大的幫助了,至少凌風他們會少吃些虧。

小龍的話音才完,曲調再變,頓時無邊的睏意向凌風等人襲來。伊凡和拉夏都還好,凌風由於有小龍的及時提醒加上刺激凌風的手臂,所以也沒睡着。彩虹可就慘了,凌風提醒跑過去怎麼叫都叫不醒!睡得比死豬還死!

凌風捂着耳朵四處看了看,沒有人啊!那聲音是從哪裏傳來的呢?

“北邊!”小龍突然提醒道。

凌風向北邊看了看,並沒有人啊!但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再這麼下去遲早要全完!

凌風二話不說,獨自往北邊衝了過去,而拉夏和伊凡則在原地守着彩虹。

不過凌風怎麼也想不通,清雅幹嘛要對我們下手呢?就算恨自己或者恨伊凡也沒理由要殺掉我們啊?再說凌風也相信她不是那樣的人,那這就更奇怪了,難道會是別人?

凌風剛跑開不久,那奇怪的琴音就消失了,拉夏這才把彩虹給搖醒過來。

“看來凌風阻止了清雅。”等了好一會兒,見再也沒有動靜了,拉夏才放下心。

“不對!凌風出事了!”伊凡走過去看了一下,並沒有見到凌風回來。


拉夏和彩虹也跟着跑了過去,沒走一會兒,就看見了打鬥的地方。

看着眼前的一片空地,拉夏和伊凡都不禁駭然!竟然硬生生地將這裏清出了一片空地!東倒西歪的竹子,竹子上平滑的切口,地上的大小深坑“`

這麼激烈的戰鬥,他們怎麼會沒聽見呢!?難道這也是幻術造成的?

“這不像是一對一在戰鬥吧?”拉夏仔細看了看,想找到點蛛絲馬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