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掏出了香菸,直接的點燃了一根,剛纔的精神繃得實在是太緊了,此時見雪狼佔了上風,我的心情也終於好了起來。

2021 年 2 月 2 日

“啪啪啪……”

當我的煙抽到一半的時候,雪狼的嘴還沒有鬆開,可是母蛇翻滾的速度越來越慢了,不一會兒的功夫,就直接停止了翻滾,而它的七寸之處,已經少了一大塊的肉,只要稍稍再一用力,就會斷爲兩截。

“嘶嘶嘶……”

母蛇一死,公蛇就像是瘋了一樣,不顧一切的朝着雪狼咬了過去,現在沒有了母蛇,它也不用投鼠忌器,所以朝着雪狼奮力一擊。


雪狼很快的解決了母蛇,但是剛纔在翻滾的時候,也耗費了它不少的力氣,所以此時它也不敢和公蛇硬碰硬,又見公蛇氣勢洶洶,於是縱身一躍,便閃到了一旁。

公蛇眼見着自己配偶死去,又見雪狼躲過自己的一擊,它怎麼肯善罷甘休,於是只見它用嘴,尾巴……凡是能用得上的地方,全部朝着雪狼的身上招呼着……

雪狼也知道公蛇不同於母蛇,剛纔殺了母蛇,也全靠着公蛇投鼠忌器,現在對方沒有了顧忌,自然會拼盡全力,所以雪狼只得頻頻躲避……

我一見,立刻扔下了手中的菸蒂,緊緊地盯着它們倆,生怕雪狼會有什麼閃失。

兩個極度不相稱,而且實力懸殊的動物打在一起,我算得上大飽眼福了,這一輩子別說看到這種情形,就算是聽,都沒得地方聽去……不過,我只是看着也不是個事情,因爲雪狼已經佔了下風,這雪狼要是有個閃失,那我們這一人一狼就要全部都交代在這裏了。

此時,我的心裏心急如焚,到底要怎麼才能幫到雪狼呢?我站在那兒想了好一會兒,可是始終沒有想到好的辦法。

“嘭!”

我沒有想到辦法,雪狼倒是被公蛇的一尾巴,狠狠地抽在了身上,接着就如同一個沙袋一樣,就遠遠的飛了出去,然後直接撞在了石壁上……

我一見,立刻就跑了過去,連忙抱起了雪狼,只見雪狼的嘴角處都已經流出了鮮血,而且看它的樣子,極其的虛弱,而且它還閉上了眼睛。

“喂,你可千萬不能死了啊!那我之前不是白救你了?我不能讓你死了,絕對不能讓你死了……”我抱着雪狼,心裏有些難過,當初救它就是想讓它活下去,可是現在它爲了我,又把自己置身於危險之中,這讓我的心裏非常的不是滋味。

我這邊正在呼喚着雪狼,而那一條公蛇卻也游到了母蛇的身邊,然後伸出信子,正在舔母蛇的七寸之處……

我眼見公蛇正在悲哀,於是悄無聲息的抱起了雪狼,然後躡手躡腳的就朝洞外走去。

一步,五步……

那條公蛇沒有發現我的異常,它依然在舔着那條母蛇的傷口。

我一步一回頭的走着,心裏祈禱着那條公蛇,能完全的沉靜在悲痛之中,不然的話,想走出這個洞穴,簡直是難上加難。

好在那條公蛇沒有理會我們,而我抱着雪狼已經看見了亮光,現在等於就算是有救了,所以我立刻就跑了起來……

“啪!”

我抱着雪狼,眼看着要跑出洞口的時候,卻因爲激動踢到了一塊石頭,當時就發出了聲響,自己也被絆了一下,踉踉蹌蹌的差點摔倒。

而就是這麼一點的響聲,突然驚動了那條公蛇,只見它猛然擡頭,然後信子一伸,就奮力地遊了過來。

我一見,立刻撒腿就跑,但是我終究沒有跑過那條公蛇,只是在即將接近洞口的時候,就被它伸出的信子,給撞倒在地。

不過,我這一摔倒,手中的雪狼也就被我扔了出去,此時,那條公蛇沒有去襲擊雪狼,而是張着血盆大口,就要來吃我。

媽的,死就死了,可是還饒上一頭雪狼,今天的點子,可真是背到家了。

我氣得大罵了一句,但我正在罵的時候,卻一眼瞥見了那頭雪狼,只見那雪狼之前似乎是暈了過去,而現在被我這麼一扔,竟然睜開了眼睛……

它睜開眼睛之後,見那公蛇要來吃我,直接站了起來,然後抖了抖身上的毛,接着就竄了過去。 一狼一蛇,又一次的打在了一起,而這一次,兩方都使盡了全力,畢竟這場面就是生死的場面,誰不下狠心,就絕對要當場斃命。

公蛇一如既往的勇猛,而雪狼也不是吃素的,剛纔暈了過去的時候,它就等於是在休息了,所以現在也是精神不錯,上下翻騰,和那條惡蟒鬥在了一處。

兩物誰也不讓誰,雪狼咬了它一口,公蛇便抽了它一尾巴,可是公蛇皮糙肉厚,只要雪狼不咬到它的要害,即使咬到了它的身上,也對公蛇沒有任何的傷害,可是公蛇抽到了雪狼一下,那可就是次次到肉啊,所以幾個回合下來之後,雪狼明顯就氣短了,而且速度也慢了下來,這速度一慢下來,挨抽的次數也越來越多了……

“還是打不過這條蟒蛇,怎麼辦?怎麼辦?”我站在遠處急的抓耳撓腮的,但也就是這麼一急,我的手突然碰到了自己口袋,頓時就發現口袋裏鼓鼓的。

本來,即使我發現口袋裏鼓鼓的,我也不會去看一下,但是此時,也許任何的東西都會幫到雪狼,所以我立刻把口袋裏的東西掏了出來。

當我把口袋裏的東西掏出來的時候,臉上就出現了笑容,因爲我口袋裏的東西,竟然不是別的,正是七葉一枝花。

我不知道在什麼時候,竟然把這麼多的七葉一枝花塞進了口袋裏,當初還以爲全部用完了呢。

我看着手中的七葉一枝花,想着這是驅蛇的神藥,但是這蟒蛇太多,對於這玩意多多少少有些免疫的能力,所以想用這玩意制服這條巨蟒,還真的有點難度,而且現在眼看着雪狼已經快撐不住了,估計再讓它抽幾次,就要當場斃命了。

“雪狼,想辦法讓它把嘴張開……”我也不知道雪狼到底能不能聽懂,但我還是朝着它大聲的喊着。

蟒蛇害怕七葉一枝花,可是它也會剋制住心裏恐懼,但是有一點它是剋制不住的,那就是誤食過量的七葉一枝花以及果實,一樣可以要了它的命,而我手裏的這些七葉一枝花的量已經夠了,碩果也是滿滿的,所以只要公蛇把嘴巴張開,我再把七葉一枝花全部塞進了它的嘴裏,我相信它就算是有九條命也不夠用的。

只是現在有一個問題,那就是雪狼能不能聽得懂我的話,而就算是聽懂了,可它有辦法讓那條蟒蛇張開嘴巴,然後老老實實的讓我把七葉一枝花塞進它的嘴裏麼?

想到此,我剛纔喊出的那些花,真的沒有任何的意思,因爲這不可能完成的啊!

“嗷……”

雪狼又被公蛇一尾巴抽到了身上,然後再一次的撞在了石壁上,頓時就只有呼氣沒有進氣了。

我看了看那條公蛇,現在等着雪狼再次上場,已經是不可能的了,所以只有我自己上場了。

我再次的看了雪狼一眼,然後一隻手把七葉一枝花緊緊地握着,而另一隻手抓起一把被雪狼撞下的石子,就朝着公蛇衝了過去。

這個時候,我也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不拼一下,絕對會死,可是拼一下,說不定就能活下去。

公蛇見我朝它衝過去,先是一愣,然後“嘶嘶”的也朝着我遊了過來。

它以爲我要和它硬拼,我纔不會那麼傻了,所以當我快要跑到它的面前時,我擡手一扔,一枚石子就朝着它的眼睛打了過去。

不過,這公蛇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只是輕輕地一翻身,便輕巧的躲了過去,然後再次朝我衝來。

這蟒蛇太厲害了,那些石子完全沒有用,而且它又衝了過來,於是我便換了個方式,把那一團的七葉一枝花,連忙的放在了身前,希望能堵住那條蟒蛇。

果然,那蟒蛇衝到了一半,見我高舉着七葉一枝花,頓時就懸在半空,沒有再攻擊我,可是它雖然不攻擊我,但它卻一轉身,又朝着雪狼遊了過去。

雪狼已經身受重傷了,這蟒蛇游過去的話,雪狼肯定活不了了,於是我連忙追了過去,手中的石子不停的朝着它扔了過去,可惜都是杯水車薪,一點用處都沒有,而蟒蛇也不再理會我,繼續朝着雪狼游過去。

我看着蟒蛇,感覺沒有任何的辦法能阻止它了,可是我還不想讓它吃了雪狼,於是我直接跑向了那條,已經死的母蛇身邊。

“看看,看看……”我朝着那蟒蛇大喊幾下,然後一腳就狠狠地踩在了母蛇的傷口之處。

“嘭!”

本來那母蛇的傷口之處,被雪狼咬的快要斷裂了,此時被我重重的踩了一腳,頓時就斷裂了開來。

“嘶嘶嘶……”

那蟒蛇見我這樣,立刻憤怒的看着我,然後朝着我就遊了過來。

我看着速度很快的蟒蛇,然後把手中的七葉一枝花又舉了起來,目前能阻止它的只有這花了,至於還能不能阻止得了它,就看天意吧!

“嗖!”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覺得眼前黑影一閃,接着手中的七葉一枝花就沒有了,當時我都嚇傻了,因爲我已經清楚的看見了蟒蛇的尖牙,所以這七葉一枝花可是最後的法寶了,要是再出現個什麼動物把它搶走了,我可就真的死定了。

我一邊想着,一邊朝着那個黑影看了過去。

這不看不知道,一看纔看清楚,那個黑影竟然是雪狼,它,它還能戰鬥麼?它都已經重傷了,而且它搶我的七葉一枝花幹嘛?它拿了也沒有用啊?

我正在想着雪狼拿了七葉一枝花的目的,卻陡然發現,它縱身一躍,竟然朝着那蟒蛇的嘴裏跳了進去。

“雪狼……”眼看着它跳進蟒蛇的嘴裏,我立刻大叫了一聲,如果它不是爲了救我的話,也不會把自己也交代在這裏的。

此時,我也終於明白雪狼爲什麼要咬住我的七葉一枝花,它就是想把那花送進蟒蛇的嘴裏,很顯然它這樣做了,也就等於沒命了,可這也說明了,雪狼竟然能聽懂我的話。

“啪……”

心裏無比的懊悔,可是雪狼已經跳進了蟒蛇的嘴裏,這個時候,就算是大羅金仙下凡,也沒人能救下它來了,而且蟒蛇也已經把嘴巴閉上了。


雪狼的個頭很大,但是蟒蛇的嘴巴更大,根本就不需要慢慢地吞食,只要它閉上嘴巴,使勁一吞的話,雪狼就永遠都出不來了。

只是現在還有救麼?我看着那蟒蛇,突然間感覺,似乎還有救似的,雖然蟒蛇已經閉上了嘴巴,但是看它的表情,好像有些痛苦似的,而且它的嘴巴一會鼓一下一會鼓一下的……

難道說,雪狼還在裏面,沒有被蟒蛇吞下去?是不是雪狼還在掙扎?不行,我一定要想辦法救它,即使只是一線機會,我也不應該放棄的,畢竟它是因爲我才讓自己陷入了生死之地的。

想到此,我從地上撿起了一塊比較大點的石頭,然後趁着蟒蛇有些痛苦的時候,“嗖”的一聲,就甩了過去……

“啪……噗……”

那石頭被我奮力一擊,而蟒蛇也沒有在意我,所以一擊即中,正好打在了它的右眼睛上,頓時它的右眼就一灘黑水流了下來,很顯然這隻眼睛被我打瞎了。

“嘶嘶嘶……”

那蟒蛇的眼睛被我打瞎之後,就如同別的動物一樣,發出了低吼的聲音,而就這麼個機會,它一張嘴巴,雪狼就從它的嘴裏掉落了下來,而雪狼嘴裏含的七葉一枝花,也不見了蹤影,想來應該是送進了蟒蛇的肚子裏。

這七葉一枝花是蛇類的剋星,別說吃了,普通蛇只要一發現它的存在,立刻就會繞道而行,當然瞭如果是吃下去的話,肯定是性命不保。

看着雪狼摔在地上,似乎是昏迷過去了,而且已經算得上血肉模糊了,身上除了血跡以外,還有些黏糊糊的東西。

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連忙把雪狼抱了起來,然後轉身就跑。

那蟒蛇被我打瞎了一隻眼睛,先是痛苦的翻騰了一會兒,此時見我抱着雪狼跑了,立刻忍痛朝着我們又再一次的追了過來。

很明顯,這一次它是被徹底的激怒了,如果被它追上的話,一定會把我們倆活活生吞下去的,所以,我使上了渾身的力氣,全力的朝着洞外跑去,因爲蟒蛇受了這麼嚴重的傷,它的速度也不如之前,這得以讓我和雪狼逃出生天。

可是當我們距離洞口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卻突然聽見了李洪陽的聲音,“那小子肯定被蟒神吃了,大夥快把洞口封上……”

“媽的,這個老小子想把我們封死在這裏,他的心真的太歹毒了。”我一邊在心裏罵着李洪陽,一邊更是發足狂奔,只不過洞口的亮光越來越小了,按照我這個距離還看,等到我跑到洞口的時候,這洞口就會被封死了。

此時我心急如焚,前面洞口即將被堵死,後面又有巨蟒尾隨其後……之前我和雪狼好不容易經歷了生死,這纔剛剛有了一線希望,李洪陽又把我們置於生死之地,難道今天真的難逃一死?

“嗷嗷嗷……”

不過此時,洞外卻傳來了無數的嚎叫聲,這叫聲和雪狼的聲音無異,好像外面來了很多雪狼一樣,到處都是它們的嚎叫聲。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怎麼這麼多的狼?”

“大祭司,快走,快走……這裏太危險了……”

“救命啊,救命啊……”


“快跑,這兒的狼太多了,大家快跑啊……”

聽着外面嘈雜的聲音,我明白,外面肯定是有狼羣匯聚,我感覺這些狼羣應該是來幫助雪狼的,因爲我懷裏的雪狼,已經微微地睜開了眼睛,然後朝着狼聲傳來的地方,有些興奮的看了幾眼…… 我和雪狼在生死存亡之際,發現洞外來了狼羣,而這些狼羣好像是因爲雪狼而來的,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和雪狼說不定就有救了。

不過,我們身後的蟒蛇,卻沒有因此而退縮,反而加快速度的朝着我們衝來。

我和雪狼自然沒有了戰鬥的能力,所以只能不停的後退,心裏默默地祈禱着,讓狼羣快點衝進來吧,讓狼羣快點衝進來吧……

“嗖!”

還好,還好,當我抱着雪狼已經無路可退的時候,一頭棕褐色的狼,如同飛一般地竄了進來,然後毫無徵兆的就衝到了蟒蛇的身邊,接着奮力一躍,跳到了蟒蛇的身上,張大了嘴巴就直接咬了下去……

這頭狼不如雪狼,速度和咬合力都差遠了,而那蟒蛇也沒有使出全力,只是突然一縮卷身體,就把那頭棕褐色的狼,給卷得七竅流血而死。

這個時候,那蟒蛇的恐怖實力,才清清楚楚的展現了出來,之前幸虧雪狼的速度夠快,不然的話,那死的就是雪狼了。

那蟒蛇殺了一頭狼之後,算得上士氣大振,又奮力的朝我們游來……

“嗖,嗖,嗖……”

蟒蛇衝是衝了過來,但是洞外的狼羣也已經衝進來了,一頭,兩頭,三頭……

我數是數不過來了,反正一頭接着一頭,不一會兒的功夫就密密麻麻了,而且它們一衝進來的時候,便一起衝向了蟒蛇,然後全都張開嘴巴,狠狠地咬了下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