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前面探路,你們跟在我的後面上樓,現在不易分開,而且大家要注意速度,估計他們很快就會發現情況不對,這個暗樁身上有通訊器材,不過好在沒發現有熱武器”夏楓把聲音壓得很低

2021 年 2 月 2 日

四個黑影鄭重地點頭,夏楓不再廢話,當先朝樓上潛去,四人緊隨其後—

一樓沒事,二樓沒事……

快速地平安突進到上十四樓的樓梯時,夏楓忽然停住身形,做了一個停下的手勢,葫蘆和小天的心提了起來,連續十幾層沒發現狀況,他們倆已經慣性地放下了警惕心

夏楓靜心凝神傾聽了一會兒,對着狼人打出一段複雜的手勢後,再次對其他三人打出原地待命的手勢,隨即動作迅速而無聲地朝樓層的邊緣走去

建築外面有護欄,但如果爬護欄上去肯定會避免不了有聲響驚動對方,夏楓運轉功法,豎掌爲爪探向混泥土立柱,堅硬的立柱猶如豆腐般輕巧地被手指插入,夏楓額頭見汗,迅速朝上攀爬上去—

雙手搭在混凝土平臺的邊緣,感覺有些脫力的夏楓喘了口氣,翻身上去就是十四樓,離這裏不到三米的位置潛伏着一個暗樁,暗樁所處的位置離樓梯比較遠,如果從樓梯衝上去攻擊,對方絕對有機會示警。

所以他才選擇從樓外爬上來,況且樓梯口還隱藏着一人,他在心裏默默計算着時間,感覺到時間到了時,雙手用力上拉,身子猶如狸貓般無聲地向上衝起,落地後毫不猶豫就是一個前衝的動作

前方不到三米處的一根立柱旁靠坐着一個身影,他下意識地擡頭,夏楓已經近身,一聲輕微的骨裂聲,頭立刻耷拉向一旁,再無生氣

夏楓發動攻勢後,樓梯上的狼人閃電般衝上十四樓,右手一揚,一把匕首飛向他左手邊一根立柱的上方,在骨裂聲出現的同時,微弱的聲音響起,一條身影栽向地面,狼人上前衝出,把跌落的身影抱入手中

其他三人也隨後快步跟了上來,看到地上的兩具屍體,杜小天再次驚詫不已,他畢竟是部隊出生,眼前的兩個暗樁位置選的很好,不但視野覆蓋範圍達到最佳,而且任何一個人被攻擊時,另一個人一定會在第一時間發現異常示警

可這種看似天衣無縫的佈置卻被夏楓和狼人悄無聲息地拔除,他對狼人等人的實力又一次有了全新的認識,這種實力,決對要比華夏最頂尖的特種部隊還要牛B,想到這兒,他對自己以後的發展更加充滿了期待


“走—”

夏楓知道現在沒時間廢話,他毫不猶豫再次衝向樓梯,到達十七層樓梯,已經隱約聽到了上面的說話聲,不過聽不太清

作爲黑貓傭兵團的團長,託尼現在很鬱悶,自從接了這個任務委託以後,自己就沒收到過好消息,但他卻沒辦法,因爲委託方是他的衣食父母—M國**。

黑貓傭兵團一直受M國**的暗中支持,它的主要成員都來自於M國軍方,包括遠超於其它傭兵團的先進裝備和情報支持,憑藉着這些它才得以在世界傭兵界的排名很高。

剛接到任務時,雖然知道華夏的管制比較嚴,但他內心的高傲並沒把這次委託看的太重,畢竟黑貓傭兵團目前的實力在世界上排名很高,所以很隨意地安排了兩人前來執行任務。

他估計這個委託應該是小菜一碟,畢竟自己手下全是精英,沒有一個軟腳蝦,可惜願望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兩個手下進入華夏後就了無生息,他便明白行動肯定是失敗了,否則不可能沒有任何消息

於是仔細斟酌後,託尼再次派出了一個四人小組,這次並沒有強烈要求必須完成任務,只是安排有把握再下手,如果發現難度太大就放棄行動,等候支援

但是四人進入華夏的結果依然是猶如石沉大海,再無信息反饋回去,他此時纔算真正重視起來,與僱主一番仔細協商後,僱主派來了兩名超級戰士配合黑貓傭兵團出動所有精英再次進入華夏

所謂的超級戰士就是使用基因進化液後的產物,而且是那種藥效強勁,但副作用也大的進化液,能夠很大幅度的增加個人實力,不過成功率不大,十個試驗品最多也就是成功兩個左右,所以M國纔會盯上小丫頭的父母,他們是目前世界上這方面的權威

現在託尼最鬱悶的是自己帶人來華夏已經好幾天了,但僱主允諾的裝備卻說估計明天才能到位,這令他很煩躁

在這裏每多待一天就增加一分被華夏官方發現蹤跡的可能,如果被發現後華夏出動軍方力量來圍剿自己,除了跑路,他沒別的選擇,所以他迫切希望裝備儘快到位,完成委託好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不知道今天華夏的警方行動是怎麼回事?但願不是針對我們的,託尼有些擔心地想到,他下意識地感到有些心神不寧…… “頭兒,情況有些不對,下面的人聯繫不上了”

一名黑人壯漢近身耳語,把沉思中的託尼驚醒,他眼神一擰,兩道精光放射而出—

託尼猶如豹子般一躍而起,打出一陣手勢,本是懶散着或坐或臥的將近十餘條身影快速起身,各找地方隱蔽,只有一個牆角盤腿而坐的兩人,依然緊閉着眼睛未動分毫,對他們的行動視若未見。

估計對方沒有熱武器,葫蘆四人手持槍械呈防禦陣型面向四方,拱衛着中間的夏楓緩緩登上十七層,沒過多久,視野內空無一人的十七層走出一個黑人壯漢,盤坐未動的兩人由於視線受阻,沒有進入夏楓等人的視線

“報出身份,以免誤會”

黑人語氣很不客氣地說道,是託尼讓他出來的,看到對方有槍,而且訓練有素,他們很有壓力,不過託尼心想:

自己等人在華夏沒有不良檔案,就算現在被抓,對方也不能把自己這些人怎麼樣,完全可以說是來華夏旅遊的,事後再通過外交途徑獲得自由就行了,至於任務?只能以後再說了

“這話應該是我說吧,這可是在華夏,你一個外國人有什麼權利質問我?”手上把玩着涅槃的夏楓語氣輕飄飄的反問道

“我們是來華夏旅遊的,不喜歡酒店的嘈雜,所以大家相約在外面露宿,這有什麼問題嗎?”

對方的回答明顯是想死不認賬了,不過這種藉口對夏楓這貨無效,他饒有意味的表情開口

“你騙小孩子呢?讓主事人出來吧,否則我就用槍跟你們談”

隨即彈了下手指,對葫蘆幾人打了個手勢,葫蘆四人動作謹慎的取出一些熒光棒促發,分散扔了出去,整個十七層不再是漆黑一片,散發着微弱的光線


“請表明身份”夏楓的威脅讓託尼只能選擇親自出面

“你就是—黑貓的頭?”

夏楓平淡的語氣令託尼眼神凝視,渾身肌肉緊繃,猶如一隻隨時準備撲上咬人的獵豹,他語氣鄭重地沉聲問道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可惜這種氣勢對夏楓沒有任何影響,他懶洋洋地看了對方一眼,淡淡說道

“你們不該來華夏,更不該試圖招惹我的保護對象”

“你是華夏官方的人?”


託尼的聲音有些急切,如果對方真是華夏官方的人,而且已經知道了自己等人的身份,估計下面已經圍的水泄不通,這次肯定是走不脫了,甚至這次自己帶來的人事後想輕易脫身都有點難度

“我是什麼身份不重要,關鍵是你們現在招惹了我,而招惹我的代價就是必須永遠消失”夏楓的語氣變的不容置疑

“你憑什麼?這裏是華夏,我們是外國人,擁有外交豁免權,你們無權直接處理我們”

託尼的語氣有些急促,他還真有點擔心對方會亂來,畢竟對方手中有槍,對自己手下的威脅很大,不能排除對方不顧一切胡來的可能

“那些東西對我無效,讓你的人都出來吧”

託尼短暫沉吟後把手下都叫了出來,對方有備而來,下面估計已經滿布軍警,再藏着也沒什麼意義了,他卻不知道這次就來了幾個人。

夏楓看着眼前的十個人,他能感覺到還有兩個人就坐在不遠處,不過視線受阻,暫時看不到,懶得糾結這個問題,他再次開口

“別怪我沒給你機會,眼前的這十個人包括你,可以單挑我旁邊的這兩個任何一個,你們能贏一場我就放一個人,否則就全部給我留下”夏楓擡手指了指葫蘆和杜小天,他還指着這次鍛鍊鍛鍊這倆傢伙呢

“此話當真?”託尼精神一振,他對自己手下的實力還是很有信心的


“愛信不信!”夏楓懶得跟他廢話,有些不耐煩地回答

“暴龍,你先上”託尼深怕對方反悔,立刻開口安排,先前出現的黑人壯漢上前一步大喝道

“誰來陪我玩玩?”同時兩拳相握,一陣‘啪啪’的關節響動迴盪在十七層的空間

杜小天今晚一直沒得到表現的機會,他急切地扔下槍械,迎上前去

“嘿嘿—老子跟你玩玩”

離對方還有三米時,杜小天陡然加速衝了上去,暴龍也不示弱,斷然迎上,兩人硬碰硬撞在一起

“砰砰”兩聲身體中拳的聲音,兩人分開,暴龍比杜小天多後退了兩步,他的臉色變得鄭重,但隨即再次果斷的衝上,‘砰砰砰’拳腳相交之聲不絕於耳—

不到兩分鐘,一條壯碩的身影飛出戰圈,摔倒在地,杜小天大笑着吼道

“爽快,還有誰來”

眼神如同看見美女般的惡狼,緊盯着對面的人羣,放射出炙熱的光芒—

有手下上去扶起暴龍,託尼的心沉了下來,暴龍的格鬥實力是僅次於自己的存在,但他在對方手中居然沒撐過三分鐘,其他人上去也沒有什麼意義了,他果斷地一臉鄭重擡腿上前,指着外形瘦弱的葫蘆

“我選他”

“靠—沒膽鬼”杜小天爆出一句出口,有些失落地返回撿起地上的槍械

葫蘆一臉冷靜地上前,目光緊盯着託尼,他能感覺到託尼是個危險人物,對方的攻擊估計一旦發動就是狂風暴雨般的效果,而且可能全是殺人的技巧—

果然,託尼已經毫不猶豫地衝向葫蘆,右手握拳,帶着一往無前的氣勢朝葫蘆面門轟去,葫蘆不跟對方硬碰,利用身法優勢快速躲避,與對方展開遊鬥……

夏楓露出欣慰的笑容,葫蘆表現的不錯,沒跟對方硬碰而利用自己的長處跟對方遊鬥尋找機會,策略選擇的很對,看來比小天那小子強多了

託尼的速度明顯比葫蘆差得多,總是跟在他屁股後面轉,而且體力也不如葫蘆,因爲他已經出現了氣喘,葫蘆卻依然表現的遊刃有餘,葫蘆感覺時機差不多了,正準備展開反擊,託尼卻爆退幾步脫離戰局,苦澀地開口

“我認輸”

他身後的所有黑貓傭兵團成員的心瞬間沉入谷底,連最厲害的團長都不是對方的對手,看來這次黑貓傭兵團要在華夏鎩羽而歸了,而且能不能輕易回去估計還不一定呢!

“文森特,看來只能你們出手了”託尼陰沉着臉喊道

隨着他的呼喊,立柱後轉出兩條壯碩的身影,一股野獸般噬人的氣息隱晦發出

“回來”夏楓喝止了躍躍欲試正要上前的杜小天

“怎麼?你想反悔嗎?”託尼立刻質問

“我剛剛說的話包括他們倆了嗎?”夏楓反問

額—託尼愣了,剛剛夏楓的話好像確實說的沒包括這兩人,不過夏楓接下來的話又令他心裏浮起希望

“我可以再給你們一個機會,讓他們倆一起上,如果能打敗我,我就放你們所有人離開”

“當真?”託尼一臉驚喜,他太清楚這兩人的實力了,自己對上任何一個絕對是完敗,而現在對方卻要一挑二,這不是找虐嗎?

夏楓沒理他,收起涅槃揹着手上前幾步,四平八穩地一站,眼睛緊盯着託尼

“文森特,拜託了”託尼殷切地看着兩人

“三分鐘結束戰鬥”文森特與另一人對視了一眼,滿臉高傲自信地說,隨即兩人擡腿逼向場中站立的夏楓

離夏楓不到五步,兩人默契地同時加速衝了上去,夏楓也不躲閃,與對方硬碰硬的撞在一起,‘砰砰砰—’密集的拳腳相加聲不絕於耳,勁風四射,激烈的戰況令所有人目瞪口呆

夏楓一挑二卻居然表現的絲毫不落下風,將近十分鐘後,有些氣喘的文森特兩人默契地擺脫戰局,緊盯着表現懶散地夏楓,隨即兩人對視了一眼,一臉果決地同時取出一個小玻璃瓶,將黃色的不明液體倒入口中

夏楓目光一凝,快速擡腿朝文森特撲去,對方服用的絕對是一種暫時提升體能的藥劑,不能給他們藥力起作用的時間,另外一人果斷前衝,意圖會和文森特,文森特選擇暫避鋒芒,他火速後退,想等兩人會合後再對夏楓展開夾攻

夏楓卻陡然變向迎向另外一人,此消彼長下,對方的身體立刻跟夏楓接觸在一起,看到對方漸漸充滿血絲的眼球,夏楓明白時不我待,他運轉功法,一拳映向他的胸口

剛剛對戰時夏楓的攻擊對方感覺自己能夠承受,所以此次依然沒有躲避,選擇對攻,況且速度也太快,想躲估計此時也已躲不開

一聲輕微的,只有他本人能聽到的聲響‘噗’的一下,壯碩的身形突然好像變成了紙糊的一樣,‘嘭’的一聲轟然倒地,在地上劇烈地抽搐

文森特發現上當,已經再次變相沖了上來,夥伴倒地的同時,他的拳頭也已經臨近夏楓的後腦,他毫不猶豫地再次加力,意圖一拳解決對方

夏楓的動作達到了極致,低頭轉身,一拳轟出

“嘭—”的一聲,文森特強壯的身軀後仰着飛起,栽落在六七米外,濺起一股灰塵,和他的夥伴一樣,渾身抽搐着再也起不來

眼前的情景令託尼傻了眼,這個結果讓他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這也太不真實了,要知道那可是兩名超級戰士,不過隨即他就面如死灰,連文森特兩人都落敗了,剩下的人在對方面前就是螻蟻

“我們跟你們走”他喪氣地說道,看來只能先配合對方了,讓大使館慢慢跟對方接洽吧

“不需要”

“爲什麼?”夏楓的回答令他有些茫然,沒明白對方到底什麼意思,難道他要放我們走?但夏楓下面的話令他再次面如死灰

“我討厭麻煩,所以對可能出現的麻煩因素要提前清除”夏楓的聲音陰冷無比

“你不能這樣,我們是外國人,我們擁有外交豁免權”託尼急了,無助的聲音完全不符合他一貫的強硬,面對強大的夏楓他生不起一絲反抗的心理

夏楓轉身,如同來自九幽的聲音緩緩傳來

“不許用槍,一個不留,格殺勿論”

“是”碉堡四人收起槍械,緩緩朝黑貓成員逼近,同時碉堡戲耍的聲音響起

“讓你們死得明白點,你們不該來招惹我們,因爲我們是黑天使的魔鬼小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