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喜歡她,難道我就要得到她?”喻晨淡淡的說道,隨即回過頭來看向蘇洛,“去喝杯水,應該上臺了,沒事了,有我在這裏,不要害怕。”

2021 年 2 月 2 日

蘇洛傻傻的點點頭,隨即在在工作人員的護衛下,向着前臺走去,不過末了還是回過頭來看了一眼喻晨,像是這樣可以讓自己變得更加踏實一般。

喻晨回過頭來,眼睛微微的眯起,上下略微的看了一下那個男人,繼而輕聲的說道:“你現在可以離開了,但是記得,下次不要再做這樣的事情,蘇洛是大家的,不是你一個人的!喜歡他的音樂,比喜歡她的人更爲值得讚揚,走吧。”

“我不走,我不走,我要娶她,我要娶她!!!”男人拒絕了喻晨的要求,反而是想要向着前臺衝去,喻晨伸手將其一把拉了過來,然後狠狠的按在牆上,掌心長匕再次出現,狠狠的插在他的肩膀上,使得一片驚呼和一聲慘叫清楚的響徹在整個後臺。

“要命還是要她?”喻晨冷冷的問着,讓那個男人的臉色變得煞白無比。

“我,我,我。。。。。。放過我,放過我,我,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男人終於是選擇了要自己的性命,如果剛纔喻晨只是恐嚇的話,那麼當他發現喻晨真的會對自己動手之後,頓時變得緊張和害怕起來。和自己的性命相比,再重要的東西都是可以捨棄的,所以男人選擇了要自己的命,之後被幾個工作人員和保安提着送了出去。

這本是一個小插曲,但是卻使得後臺的人對喻晨的印象有了一個大反轉,至少樑小姐和蘇洛的經濟人等人,對喻晨充滿了感激,也充滿了敬畏。

蘇洛是和那個徐超一起下來的,徐超一邊小聲的安慰着蘇洛,一邊和蘇洛向着喻晨走來。蘇洛的臉色看到喻晨的時候,終於是微微的變得好了一些,走到喻晨的面前,小聲的說道:“你,你一直都要待在這裏,不能離開,好不好?”

“嗯,好,換衣服去吧。”喻晨柔柔的笑着說道,隨即和那個徐超對視了一眼,徐超很是詫異的看了一眼喻晨之後,眉頭微微一皺,便是去卸妝了。

只是喻晨卻是有些奇怪,從兩個人下臺之後討論的那些事情中,喻晨發現了一絲端倪,那就是,瘋狂粉絲的事件發生的時候,徐超在臺上,怎麼下臺的時候就已然知道了這件事情?難道是蘇洛在臺上和他說的??? 喻晨的懷疑短暫結束,因爲歐陽若離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自己的身後,繼而輕聲的說道:“今天多虧了你在,要不然真不知道發生什麼樣的事情。你就委屈一下待在這裏吧,等忙完了以後再離開吧,蘇洛好像情緒繃的太緊了,受剛纔的事情影響。”

喻晨點點頭,恰好蘇洛從更衣室裏出來,這次是可愛的公主裙,加上她那俏麗的模樣的的確確的是讓人不由的眼前一亮。

蘇洛勉強的擠出一個笑意向着喻晨這邊走來,幾個保安一直寸步不離的跟隨着,明顯是害怕再會發生那樣的事情,導致危險再生。

喻晨忽然伸手拉住蘇洛,繼而笑的很壞的看着蘇洛,“很可愛,但是不要走光哦。”

蘇洛俏臉一紅,狠狠的白了喻晨一眼,卻又不知道哪裏來的性子,竟然調皮的皺皺自己的小瓊鼻:“要你管。”

“我纔不管呢,你算計我這事我還沒和你算賬呢,所以你完事了以後,可是要小心了,還有就是,門口有我的人,再也不會進來一個人,安心的去唱歌吧,我會在後臺一直等你結束,然後親自送你回家。”

蘇洛感動的看着喻晨,隨即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和兩顆可愛的小虎牙,深深的酒窩,煞是迷人:“你對我這樣好,我可是要懷疑你的動機的,時間來不及了,等我哦。”

說完蘇洛宛如煥發新生一般,又恢復了那俏麗活潑的模樣,很是輕鬆的登臺去了,而喻晨則是笑着和歐陽若離對視了一眼,這才緩緩的走到沙發上坐了下來。遠處的登臺地方,林夢瑤幾個人還在笑哈哈的討論着,而喻晨卻是當着歐陽大美女的面很快便是在一個嘈雜的環境中,沉沉的睡了過去。待歐陽若離發現喻晨睡覺的時候,這傢伙已經睡的很是香甜。

可能是真的累了,所以這一覺睡的很長時間以至於林夢瑤每隔一會兒,總會細心的跑過來看一下他,甚至是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蓋在喻晨的身上。

歐陽若離一直沒有動過地方,只是靜靜的坐在喻晨的身邊看着雜誌,蘇洛的演唱會自己已經看了很多次了,反正都是那小妮子風頭出盡,自己多看也只是徒增羨慕而已,所以索性歐陽若離就坐在後臺,安靜的看着雜誌。

只不過歐陽若離偶爾會轉頭看一下熟睡中的喻晨,覺得這傢伙當真是一個禍國殃民一般的男孩,本來就長的不像是男生,就連睡覺的樣子,也是帶着一種很迷人的味道。林夢瑤每次過來看一下,總是會小心翼翼的查看喻晨睡的舒服不舒服,或者衣服又沒有掉在地上,能讓這樣的女孩如此對待,這傢伙的確是有值得她們這樣的資格。

而隨着林夢瑤頻繁的回來照看着喻晨,隨即其他的女孩兒也紛紛不時的過來看一下,甚至是擔心喻晨會受涼,也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給喻晨蓋在身上,最後使得蘇洛很是不忍心的在下場的過程中,交代自己的工作人員去找一條毯子來。

演唱會持續了五個小時,現場的氣氛一度增高的一個新的**層次,聲浪一陣又一陣的傳來,讓後臺都覺得十分的刺耳。林夢瑤等人很擔心會把喻晨吵起來,但是又沒有什麼具體的辦法能阻止外面那上萬歌迷,只是祈禱着喻晨可以在睡夢中熟悉這一波又一波的聲浪,繼而可以繼續安穩的熟睡。

歐陽若離很是好笑的看着一臉緊張和無奈的衆人,繼而抿起小嘴,小聲的說道:“快結束了,把他叫起來吧。要不然,你們一個個的都要擔心成雕像了。”

林夢瑤幾個很是不好意思的點點頭,於是林夢瑤彎下身子,輕輕的推了一下喻晨:“起來了,喻晨,快要結束了。”

喻晨緩緩的睜開眼睛,繼而清醒了一下,看了看站在自己周圍的衆女,歉意的笑了一下:“我睡了多久?蘇洛沒生氣吧?”

“沒有,只是蘇洛說,你可能要請她吃飯賠罪了,在人家演唱會上睡覺了,可是很沒禮貌的。”林夢瑤呵呵笑着說道,讓喻晨更加的尷尬起來。

終於,演唱會在一片呼喊蘇洛名字的聲浪中,完美的謝幕,而一臉疲倦的蘇洛從臺上下來,迎接着大家的掌聲,卻是依然笑意盎然的對着大家說着辛苦說着謝謝。

最後來到喻晨的面前,可愛的皺了一下小瓊鼻:“喻晨大少爺,你可不禮貌哦。”


“賠罪,賠罪。”喻晨尷尬的笑着,讓蘇洛哈哈一笑,繼而快速的去卸妝去了。

從體育館裏出來的時候,外面聚集了無數的媒體,燈光閃爍之間,喻晨帶着林夢瑤等人頭其他的通道里早早的遁走,然後回到車上等待着蘇洛。自己答應了要送蘇洛回去,自然要守誠信,而林夢瑤等人也很累了,所以就率先在嚴落等人的護送下回家了。

喻晨一個人待在車裏,無聊的看着遠處那一羣娛樂記者圍繞着蘇洛。

“少爺,那個粉絲現在在我們的手上,如何處置?”十字耳墜裏傳來天怒的聲音,讓喻晨微微一愣,繼而有點無奈的說道:“放了吧,一個有些崇拜迷戀到變態的人而已。”

“但是我們拷問出了一些其他的東西,關於蘇洛小姐的,這個人是被人指使的,故意混進後臺這樣做的,而且,現在各大媒體都在報道着剛纔發生的事情,相信此時的蘇洛小姐,被那些媒體圍繞在其中,要問的,不僅僅是演唱會順利結束的事情。”

喻晨頓時一驚,繼而雙眼有些寒氣的冷聲問道:“什麼人指使的?”

“具體的還在查,不過現在各大媒體的報道有些奇怪,因爲並不是僅僅報道瘋狂粉絲大腦後臺,竟是連那個叫徐超的男人也加了進去,而您英雄救美的段子,也被人用在了他的身上。”

“哦?呵呵,有點意思呢。”喻晨帶着些許無奈的笑了起來,繼而淡淡的下達了命令。 蘇洛被一羣工作人員簇擁着,從門口的地方向着自己的車子方向走去,遠遠的喻晨看到她的小臉神色不是很好,有點無奈的嘆息了一聲,隨即吩咐道:“注意四周,不要再出什麼亂子。”

天怒等人自然不會擔心出什麼亂子,因爲今天值班待在喻晨周圍的並非是夜門,而是自己身邊那個很是沉默的寒月安排的黑甲。

自從這個人來了以後,便是完全的接手了夜門的工作,不得不說,天怒對此一開始很有怨言,但是隨後在黑甲踏平海鮮幫的戰役中,天怒被深深的震撼!這樣的實力,恐怕就是三組也不可能擁有的!所以現在的寒月負責自己少爺的安全問題,自己很是放心,只是有點苦惱的是,那些黑甲隱匿在哪裏,自己一點都不知道。

蘇洛在一羣緊追不捨的記者圍堵中艱難的上了車,然後車子發動,揚長離去。

喻晨也隨即發動了車子,跟在蘇洛的身後。

電話響起,想也不用想,喻晨自然是知道這是蘇洛的,於是按下接聽鍵。

“喻晨,你在哪裏?不是說好了,要,要送我回家的嗎?”

“放心吧,我就在你的後面,你會很安全。”喻晨淡淡的笑着說道,隨即等了一會兒這才傳來蘇洛的聲音:“那你一直要送我回到房間裏才成。”

“呃?”聽着蘇洛這十分曖昧的話語,喻晨不由微微一怔,而對面的蘇洛似乎也覺察到了這句話的曖昧,急急忙忙的解釋着說道:“你,你不要亂想呀,我,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你,哎呀,隨便你怎麼想了,反正你要送我回房間。”

說完,有點氣惱的蘇洛便是將電話掛掉,然後有點羞澀的靠在歐陽若離的身上。歐陽若離也是淡淡的笑了笑,並沒有多說什麼,而是通過後視鏡,看着那個一邊吸菸一邊帥氣的開着車跟在後面的男孩兒。

來到王者俱樂部的時候,門口的被裝扮的很是紅火,而且慶祝蘇洛演唱會成功的橫幅也早早的掛在了上面,就連龍晨都笑呵呵的站在門口迎接着蘇洛的歸來,只是看到後面下車一搖一擺的走過來的喻晨時,龍晨還是微微的愣了一下。這讓站在他身後的九公子等人,紛紛側目凝視釋放着不是很友好的目光。

喻晨直接將這些目光無視掉了,笑呵呵的來到龍晨和蘇洛的面前站定。蘇洛不知爲何的白了他一眼,然後笑着對龍晨的慶祝儀式道謝。

龍晨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隨即轉過頭來看着喻晨,一時之間龍晨身後的屬下紛紛緊張了起來,並且做好了隨時出手的準備。

只不過兩個人對視的目光裏,並無任何的敵意,也沒有釋放出任何敵對的氣息,使得原本有點緊張的歐陽若離很快的便是放鬆了下來,淡淡的笑着走了過來說道:“不是要召開慶功宴麼,不要讓大家都等着了,趕緊的進去吧。”

龍晨淡淡的笑着看了一眼歐陽若離,隨即也沒有再多說什麼,便是率先走了進去。蘇洛並不知道喻晨和龍晨的事情,所以很是疑惑的看了兩個人一眼之後,便是轉頭對喻晨說道:“陪我進去好不好?我今天真的很開心,可能會喝多哦,所以我需要一個保鏢。”

“你有保鏢的。”喻晨很是無奈的苦笑道。

“可是他們不安全,只有你我才放心呀!走啦!”蘇洛有點調皮的說了一句,隨即拉着歐陽若離便是走了進去。只不過當她再次回過頭來確定喻晨是否跟上來的時候,驀地發現喻晨的身後不知道何時多了兩個青年。兩個青年一身黑色的裝束,沉默而又讓人容易忽視。

蘇洛知道這可能是喻晨的屬下,也就沒有去多想,尤其是看到喻晨跟了上來之後,更是開心不已。

慶功宴在王者俱樂部裏一個大大的會客廳裏舉行,喻晨進來的時候,裏面已經坐滿了人,男男女女的都洋溢着高興的神色,蘇洛一進門便是被大家招呼到了主席上去了,而喻晨則是跟着歐陽若離來到一個空着的座位上坐了下來。

喻晨回頭看了一下站在自己身後的那兩名黑甲成員,淡淡的笑着說道:“你們也坐下吧,站着的話,會引起別人的注意。”

“是,王。”兩個人輕聲的應了一聲,隨即有些不自然的坐了下來。歐陽若離很是詫異的看着那兩個人,因爲她很好奇爲什麼他們會稱呼喻晨爲王?

“你們叫什麼名字?”喻晨淡淡的問道。

“回王,我叫王爺,他叫幽靈,隸屬亡靈小隊。”王爺看了一眼歐陽若離淡淡的說道,讓喻晨微微的點點頭,黑甲分成幾十個小隊,各隊的人數不一,亡靈小隊,或者叫做亡靈小組應該是其中之一。“放鬆一些吧,放心,沒事的。”

“是。”

飯菜上齊之後,喻晨跟着大家舉杯向着蘇洛慶賀,同時喻晨也看到和蘇洛坐在一張桌子上的有很多的人,應該都是蘇洛公司的人,喻晨也沒有在意,而是示意了一下之後,有點無奈的便是坐了下來,然後開始帶着王爺和幽靈吃喝。這桌只有四個人,卻是上了一桌的飯菜,倒也算是便宜了喻晨幾個了。

“感覺很無聊吧?”歐陽若離淡淡的笑着問喻晨,喻晨也沒有去遮掩,直接點頭承認了這一點,說實話這種場合的確是讓喻晨覺得無聊至極。但是又不好讓蘇洛不高興只好是耐着性子繼續坐在這裏。

只是蘇洛那邊開始變得越來越紅火,不知是誰帶的頭,竟是開始向蘇洛敬起酒來,看着蘇洛那爲難至極的樣子,喻晨知道蘇洛有麻煩了。

而歐陽若離看到這些之後也是很是無奈的說道:“我明白這小丫頭非要帶你回來的意圖了,她可能是知道會變成這樣,所以才把你帶回來保護自己的,蘇家的人這次沒有跟着出來,這些人,自然也就沒什麼收斂了。” “你是說那些敬酒的人麼?”喻晨淡淡的問道,看到歐陽若離點頭,再去看蘇洛的時候,果然是看到蘇洛向自己投來求助的目光。

喻晨真的不想過去,所以只是在猶豫着,結果喻晨忽然看到一個肥胖的中年人像是喝多了一樣搖搖晃晃的向着蘇洛走去的時候,喻晨覺得,自己最好還是過去一下比較好。

很多女星在這樣的場合上被自己的東家或者投資商揩油,這可不是什麼值得驚奇的事情。所以喻晨只能是很無奈的當一回護花使者了。


那肥胖的中年男子像是真的喝了不少一樣,走到蘇洛的面前,吞吞吐吐的向着蘇洛祝賀着,卻是隨即腳下一動,整個身子猛然向着蘇洛撲了過去。看到這一幕,蘇洛臉色頓時大變,而自己的身後卻又無處可躲,不由急的差點哭出聲引來,然而很快的,蘇洛發現眼前的中年男人竟然身子猛然停住了,擡起頭,蘇洛驚喜的看到喻晨一隻手恰到好處的正拉扯着他的衣服,將其猛然拽了回去。


“小心地滑。”喻晨淡淡的笑着說道,讓那個中年男子老臉一紅,極度尷尬的便是轉身離開了。

見那個中年男子離開,喻晨微微的冷笑了一下,隨即緩緩的說道:“諸位,剛纔蘇洛的家人打來電話,十分高興的祝賀這次演唱會圓滿成功,也同時感謝大家這麼長久以來爲演唱會的辛苦,但是她的家人也同樣的特別交代,今晚的蘇洛,不可以喝酒,不能像是一個瘋丫頭一樣,呵呵,還請大家包涵。”

衆人紛紛均是一愣,很是疑惑的看着喻晨這個陌生人,但是身後的蘇洛卻是眼睛一亮,心裏暗暗讚歎着喻晨這個藉口說的簡直就是太好了!倘若今天自己的家人任何一個在場的話,恐怕這些人絕對沒有一個人敢上前來敬酒。

“很抱歉,哥哥的脾氣大家也是知道的,既然他打電話來警告我,我就真的不能喝了,抱歉哦,哦,忘了介紹了,這是喻晨,我的特別保鏢。”

喻晨暗暗的鄙視了一下這丫頭,竟然在這個時候還把自己當保鏢使喚。不過喻晨同時也對蘇洛將她哥哥搬出來的這個謊言鎖帶來的效果還是很滿意的,周圍的人紛紛笑哈哈的誇獎着蘇洛的哥哥如何如何,最後喻晨終於是聽明白了一件事情。

原來蘇洛的公司總裁就是她的哥哥!怪不得這般的好使。

既然是自己家的公司,那麼自然威懾也就有着更好的效果,宴會繼續,但是喻晨卻是被蘇洛強行的留在了自己的身邊,雖然周圍的人對於一個保鏢能享受坐在蘇洛身邊這樣的超級待遇很是不滿,但是礙於蘇洛在場,衆人還是沒有能多說什麼。

有喻晨坐在自己的身邊,蘇洛變得活潑了許多,也開心了很多,至少她覺得喻晨坐在自己的身邊會讓自己感到很是安全,就好像有着任何的困難,自己都會平安無事一般。而喻晨只是淡淡的笑着看着和自己坐在同一張桌子上的那個徐超,眼睛微微的眯起,讓徐超看了,心裏猛然一沉。

喻晨給他的感覺是紅果果的危險,並且後臺的事情他也清楚的知道了,所以他被喻晨這般的看着,心裏很是不舒服,卻也不能表現出如何來,只是裝作沒有看到一樣,和自己身邊的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着。

宴會結束以後,蘇洛拒絕了工作人員要帶着大家出去娛樂的建議,拖着疲憊的身體,帶着喻晨和歐陽若離便是回了自己的房間。剛剛走進門,蘇洛便是痛苦的叫嚷了一聲,然後甩掉自己的鞋子飛快的撲在自己的牀上。

這樣的舉動讓歐陽若離很是哭笑不得,忍不住的提醒着蘇洛:“喂,丫頭,你房間裏還有一個男人哦。”

蘇洛微微一愣,隨即笑呵呵的轉過頭來看向喻晨。

喻晨淡淡一笑,然後看了看時間,“時間不早了,早點休息吧,我要回去了,今天的任務已經完成了哦。”

“嗯,當然,你回去吧,不過從明天開始,本小姐放假一個月,不會有任何的活動和工作,所以要是本小姐想要逛街去的話,你這個特別保鏢還是要隨叫隨到的哦。”

喻晨很是無奈的看着蘇洛,就連歐陽若離也是有些驚訝的看着今天格外有點小野蠻的蘇洛,最後哭笑不得的嘆息了一聲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笑呵呵的看向喻晨,看他怎麼回覆。

“實在是不好意思,我可能會很忙,而且,我有自己的女朋友需要陪,所以,你還是忘記了我這個臨時演員就好。晚安,兩位美女!”喻晨說完,便是笑呵呵的不等蘇洛再說什麼,轉身離去。

而蘇洛看着消失在門口的那個身影,卻是微微的怔住,眼睛裏有些迷離的東西逐漸的盪開,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歐陽若離起身將房門關上,然後回到牀邊,看着還在發呆的蘇洛,忍不住的笑着說道:“怎麼?動心了?是不是覺得,喜歡一個有着很多女朋友的男人不覺得丟臉和無聊了?”

蘇洛微微一愣,隨即俏臉突然血紅,很是羞態的白了歐陽若離一眼,然後小聲的說道:“亂說什麼呀,我,我只是覺得,覺得,這傢伙真的挺有意思的。”

“還是動心了呢。”歐陽若離淡淡的笑着說道,隨即坐到蘇洛的身邊,輕聲的說道:“蘇洛,聽好,我不希望你喜歡上他,他的確很優秀,優秀到連我都會動心,但是,他同樣的也很危險,危險到讓我們都覺得驚心。這個男孩兒,註定不會平凡,想要匹配他,需要太多的勇氣和忍耐力。”

“那爲什麼林夢瑤她們就可以?今天她們是如何把喻晨像是寶貝一樣的對待着的,你也看到了,她們給我的那種感覺,讓我好羨慕,我覺得,這個世界一定是哪裏有些不對了,否則的話,幾個優秀的女孩分享一個男孩,爲什麼卻會那麼的和諧呢?” 喻晨靜靜的走在無人的走廊裏,微微有些疑惑自己竟是沒有看到王爺和幽靈的身影,她們是負責保護自己的,根本就不可能離開自己太遠。

“少爺,他們在樓上。”十字耳墜裏傳來天怒有些無奈的聲音,讓喻晨不由呵呵的笑了起來,轉身走進了電梯,然後上了樓。

樓上有着一間很大的健身室,喻晨遠遠的便是聽到裏面打鬥的聲音,不過當自己走到門邊的時候,還沒有推門,健身室的門便是被人緩緩的拉開,然後王爺和幽靈完好無損的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王爺和幽靈似乎沒有想到喻晨會親自來找自己,齊齊微微一愣之後,便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

“幹什麼呢?”喻晨也是好笑的問道,尤其是看到這兩個傢伙,竟然露出很靦腆的樣子,更是讓喻晨覺得驚奇。

“沒什麼,有人要找您的麻煩。”

“誰?”

“他說他叫綠茶婊,還有幾個沒來得及報上名字的。一共五個人。”

“兩個打五個?”

王爺和幽靈齊刷刷的搖搖頭,然後幽靈很是苦惱的說道,“剪子包袱錘,我輸了,王爺動的手。”

喻晨哈哈一笑,聽着裏面傳來細微的痛哼聲,感覺很是大爽,於是轉身一邊往回走,一邊問道:“那戰況如何?”

“屬於一流高手,就是有點笨。”

“怎麼講?”

“她們不敢對我下殺手,但是我沒留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