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瑪的喬傢什麼狗屁玩意,戰神現在就再我眼前,你拿着戰神令讓我抓戰神,真是媽的腦殘啊,但是沒辦法,戰神令代表着戰神本尊,這是無上的權威與榮耀,青龍不敢拒絕,可也不能對戰神動手吧。

2021 年 2 月 2 日

“此話怎講?”

青龍目光投向葉寧,帶着質疑的語氣。

“青龍將軍可以仔細觀察戰神令,再戰神令的一角我特意刻下了一個葉字。”

葉寧笑了笑,拉着林淺雪的手。

“哦?”

青龍故作姿態的微微皺眉,而後伸出了手。

“拿來!”


喬振海懵逼,這是直接索要嗎,下意識向後退了一步,看向葉寧冷笑道;“胡攪蠻纏,不可理喻,青龍上將萬不可聽這個小畜生胡說八道!”

“拿來!”

青龍向前逼了過去,強大的氣場凌所有人心驚膽戰。

“葉寧……戰神令真的是你的?”


林淺雪有些詫異的樣子,小聲的嘀咕道。

“當然是我的,只不過被喬家霸佔了。”

葉寧很委屈的說道,一臉無奈的樣子,再林淺雪耳畔小聲回答。

“你這小子深藏不露啊,居然擁有一塊戰神令。”

岳父湊了上來,滿意的拍了拍葉寧的肩膀,雖然他已經知道葉寧的不凡之處,消失六年如今突然迴歸肯定不一般,但是並不知道葉寧北荒戰神的身份。

戰神令就代表戰神本尊!

“青龍上將何意?不要逼喬某!”喬振海滿臉怒容,攥着戰神令向後退去,怒極反笑道;“青龍上將如此幫助一個上門女婿,讓我不得不懷疑你和他之間的關係,這個小畜生是你什麼人?”

“囉嗦!”

青龍斥責,而後大步邁出,一拳砸了過去。

砰!

喬振海躲避不及胸口捱了一拳,整個人直接向後倒去,戰神令噹啷掉在了地上。

“你?!”

喬振海怒不可歇,捂着胸膛迅速的爬起,伸手去搶奪戰神令,突然冷風撲面而來,青龍動作敏捷直接一腳踹向喬振海,爲了躲避青龍的攻擊,喬振海只能向後縮了縮手。

“喬家主何必呢?”青龍撿起戰神令,用自己乾淨的軍裝擦了擦,而後仔細觀察。

“這一角上面的確刻有一個葉字,但是你怎麼得到戰神令的?”

青龍看向葉寧。

“戰神救過我,於是就給了我戰神令。”

“就這麼簡單?”

“是的。”

“我相信你。”

青龍笑了笑,而後把戰神令扔給了葉寧。

“憑什麼?!”

喬振海怒火沖天,無法忍受青龍上將的做法,胸膛快要氣炸,甚爲不滿。

“憑什麼?”青龍冷淡的看着喬振海,道;“就憑我是青龍上將,是北荒戰神的戰將,敢質疑我就是質疑戰神的權威,喬家做了什麼事自己心裏清楚,霸佔別人的東西,還敢堂而皇之的拿出來欺騙我,以爲本上將可欺嗎?!”

“那又如何?”喬振海桀桀一笑,面對青龍上將有失偏頗的做法感到不滿,道;“青龍上將這麼做可想過後果?”

“你這是再威脅本上將?”

“威脅到不敢,我只是再質疑你的做法,我喬家雖然不敢和你比,但好歹也是東海王族凌家的親家,不是什麼阿貓阿狗可以欺負的!”

“拿東海王族壓我?”

青龍怒了,殺氣逼人,大步走了過去。

啪!

一個大嘴就抽飛了喬振海,而後單手掐住他的脖子,冷冰冰道;“誰給你的勇氣敢拿東海王族壓本上將,別說東海王族凌家是你親家,就算整個東海王族和你喬家是親家本上將都不懼,再敢有半句廢話,死!”

“呃……”

被青龍掐住脖子的喬振海快要窒息,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滿臉蒼白的樣子。

“滾出去!”

瞬間青龍大手一甩,像是扔死狗一樣把喬振海扔出了門口,而後凌厲的目光看向大廳所有人;“喬家好大的膽子,敢質疑戰神的威嚴,來人!” “將軍!”

“立刻帶兵去喬家,查抄喬家所有資產!”

“你敢?!”

喬振海滿嘴是血,又衝了進來,怒道;“我喬家何罪之有,你一個上將也敢查抄我喬家,別說是你,就算北荒戰神來了也沒資格!”

“喬家當誅!”

青龍話語冷冽;“通知馬軍長,立刻帶兵查封喬家不得有誤!”

“得令!”

一個士兵轉身跑了出去,而後外面的重型坦克調轉方向,同時從一個方向又一支百人軍隊奔跑而來,開拔喬家府邸。

外面所有人震驚!

喬家冒犯戰神威嚴,屢次挑釁戰神,拿霸佔別人的戰神令欺騙青龍上將,借刀殺人,要處死上門女婿葉寧,幸好被青龍上將識破喬家的陰謀。

嘶!

所有人倒吸口涼氣,看着開拔喬家的百人軍隊不寒而慄。

“尼瑪的,喬家這是作死啊!”

“喬家真牛逼,挑釁戰神威嚴,還要借刀殺人,喬家這是瘋了嗎?”


“豈止瘋了,這是再找死!”

“走!跟過去看看。”

一大波人快步跟了上去,目標喬家府邸。

“青龍你欺人太甚,喬家和你不死不休!”

寵妻無度:毒王的神醫狂妃 奉陪到底!”

“噗!”

頓時喬振海噴出口鮮血,氣的差點暈過去。

“父親……”

喬峯趕緊上前扶住父親,面容陰森的看向葉寧,咬牙切齒;“又是你這個上門女婿,每次都是你壞我喬家好事,老子絕對不會放過你!”

“你有毛病吧,這件事跟我有什麼關係,是你父親作死挑釁戰神威嚴,欺騙青龍上將,還敢借刀殺人,現在被青龍上將識破了陰謀氣急敗壞,不敢找青龍上將的麻煩,反而把怒火撒到我身上,我很好奇喬家就喜歡挑軟柿子捏嗎?以爲我好欺負?”

葉寧被氣笑了,笑容冷淡。

“葉寧走着瞧,這筆賬遲早會跟你清算!”

喬峯眼神怨毒的樣子,扶着父親快速離去趕回喬家,並且掏出電話打給了凌煙求救。

“青龍上將告辭!”

徐虎看了眼青龍上將,而後瞟了一下葉寧,有殺氣閃過,帶着藍家的人也快速的離去。

隨着一場鬧劇結束,喬家和藍家憋屈的離場,酒店的氣氛變得無比凝固和壓抑。

“咳!”

青龍回到臺上,殺氣消失,笑道;“好了,大家熱鬧也看夠了,繼續談正事。”

所有人屏氣凝神,看向青龍。

“大家也知道,現在已經到了冬季,今年的其後將格外冷,而我們遠在邊境的戰士爲了守衛大夏,到現在穿的還是秋季的衣服,所以戰神囑咐我的第二件事就是預定五千萬套冬季軍用服裝,而且這只是初步的預算,後期可能會增加。”

“五千萬套?”

“戰神好大的手筆,這可是個大項目。”

“五千萬套不多,你要知道再邊境有多少戰士,就只不知道有沒有公司敢接下來。”

所有公司老總吃驚,五千萬套冬季軍用服裝可不是小數目,並且後期數量還會增加,這種超級大項目一般體量的小公司根本不敢接,就算接了也做不了。

“青龍上將,請問有時間限制嗎?”

玉龍地產的老總問道,這句話正是其它公司老總想知道的,也包括林氏集團。

“當然有時間限制,大家應該看了新聞,今年的冬季將格外冷,恐怕會超越往年,如果這批軍用冬季服裝耽誤了時間,邊境的戰士可等不起啊!”

青龍上將的話的確所言非虛,各位公司老總也是心裏很清楚,今年的冬季恐怕比十年前那一年還要冷,如果後勤跟不上肯定會出事的。

一時間所有公司老總都低聲交談議論,沒有人敢開口去接這個項目,很多老總都盯着承建戰神府這個肥差呢。

“林氏集團能接嗎?”

青龍上將目光投向林凡,面露微笑。

“這……”

林凡微微皺眉,也是有些猶豫,林家雖然有服裝業務這個生產線,但是五千萬套的數量基數太大,即便是林家這樣的大企業也不敢去接,萬一耽誤了生產量那就麻煩了。

況且現在林家的心思全都在化妝品市場,根本無暇分身去生產什麼服裝。

“葉寧,你怎麼看?”

林淺雪拽了拽葉寧的衣袖。

“可以接啊,爲什麼不接呢?”葉寧看向林淺雪,小聲嘀咕道;“五千萬的數量雖然很多,但也不是不可能完成,只要能爲大夏邊境的戰士出一份力也好啊,你想他們再邊境守衛大夏,護佑大夏十八億人民,流血又有淚,甚至幾年都不曾回家和妻女父母團聚,而林氏集團又作爲江陵市的大集團,你不是一直想把集團做成國際巨頭的大企業嗎,以後萬一集團出國了肯定少不了大夏的幫忙。”

看着葉寧真誠的樣子,林淺雪都懷疑這傢伙早就有所準備。

“可是集團目前所有心思都放在化妝品市場,以及其它業務上面,哪有時間去搞什麼服裝生產,就算接了這個項目誰又能去盯着呢?”

“有一個人肯定適合。”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