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株待兔,據咱們對周陽的瞭解,周陽這人重情重義,他不可能不來救咱們手中的那幾個人!”

2021 年 2 月 2 日

“無論他怎麼逃,怎麼跑,都絕對不會放棄任何一絲救人的機會!”

龍老對着帳篷門口的斥候呵斥道。

“是!”

“龍老,這周陽會不會改變了性格,要知道他之前可是戲耍過咱們。”

就在那斥候走後,趙仁宇對着龍老疑惑問道。

“應該不會,他再怎麼戲耍咱們,可他的目的沒變!這一次,絕對讓周陽上天無門!”

龍老眸子一冷,犀利如刀,陰寒的說着。

“嗯,這小子壞我多少大事,這一次一定要讓他死無葬身之地。並且,還好給狂暴軍團以及呼延一族交代!”

“如果讓我親自前去,就最好不過了!”

因爲紫耀皇城的久攻不下,所以趙、吳兩家纔不得已朝着外面伸出援手,等待更多的強者來幫助趙、吳兩家!誰也沒想到,半路殺出個陳咬金!對於周陽擊殺了趙家的人,以及呼延侯,趙仁宇早已經恨不得拆了周陽的骨,啃食他的血肉!

······

“周陽,趙、吳兩家聯盟後,這個紫耀皇朝的腕帶他們便是不能用了!對於你來說這是好事,可也是壞事!我不能察覺到他們在什麼地方,以及準確的位置!現在的一切,都得靠你自己摸索!”

勞瑞的聲音在周陽的識海之中說道。

“嗯,我知道!我現在尋找那七人的地方,就是按照影像珠之中的提示,應該不會很困難!”

周陽點點頭,迴應道。

“那好,你尋找位置,我來幫你改造更多的戰鬥傀儡!”

“也只有這樣了!”

周陽眸光一冷,點點頭。

······

接下來的幾天裏,周陽按照影像珠的提示,模糊的尋找着那七人所在之地。

而之前360等人去過的目的地,早已經沒人,換了地方!

正因爲這樣,給周陽增添了不少阻力!必定,影像珠之內只是記載着一定的圖影,並沒有記錄下整個地方的所在位置,讓周陽好似無頭蒼蠅一般,亂拱一氣。

一處不大的城池,裏面的一處酒館。

周陽在這裏正喝着小酒!喝酒不是周陽的目的,尋找重要的信息纔是周陽的意思!必定,酒館是閒雜信息重要的採集地,也只有這裏,纔有可能尋找到線索。

“整個帝國動盪了,最倒黴的還是咱們百姓啊!”

“誰說不是!”

兩個兄弟模樣的壯漢,感嘆着。

“咱們還好,有點能力,可那些手無縛雞之力的百姓們,纔是真的遭了秧!期望,這場戰爭趕緊結束!”

wωω ✿Tтkan ✿¢O

“是啊。”

百姓們纔不會管你誰當皇帝,他們要的只是安寧的生活,幸福的生活。



連續兩天,僱傭裝扮的周陽都沒有打聽到他想要的線索!聽的最多的無非就是這戰爭的事情,趕快結束戰鬥的話語。

“唉,這可如何是好!難不成,趙家不希望我出現,不希望我去救的人,他們從而好抓我?”

看着酒館的大門,周陽站了起來,想要離開這個地方!兩天的時間,周陽知道這算是浪費了!

突兀。

“老哥,前天咱們路過嶺南郡,那邊的山寨怎麼會被徵用了?一隊隊軍隊駐紮,不會是嶺南郡那個小縣城,也要戰鬥吧!”

“不好說,趕緊回家通知附近的村民吧,讓他們遠離戰火!”

“當然,不然的話,村民們不知道要犧牲多少!趕緊喝,咱們連夜啓程!”

這一段話語,在這嘈雜的酒館之內毫不起眼,卻讓神話鏡中期的周陽仔細的聽了全部!

“嶺南郡?軍隊?就是西方的那個小縣城那邊有軍隊?”

聽着哥倆的話,周陽眉頭緊皺了起來,心中疑惑的猜忌道:“按照現在的局勢,不管是趙、吳兩家,還是聞人家族等紫耀皇城,都不可能把軍隊放在一個丘陵地帶的小郡內,那麼都不可能,這樣的解釋就只有一個!!”


周陽瞬間便明白,這哥倆所說的軍隊之地,應該就是周陽要找尋的地方!



“應該不會錯!走!”

扔了一枚金幣,周陽大步離開了酒館!

······

一處山坳之地,多處山峯遙相呼應,這些山峯的存在好似五指山一樣,把這山坳之地守護的水泄不通,絕對一處易守難攻之地!

比之雙峯城的地理位置,都是絲毫不差!

而此時,這山坳最中間,也就是那哥倆稱之爲山寨之地的地方,則是一塊空曠之地,那空曠之地燈火通明,房屋比鄰,滿臉沉重剛毅的軍人,井而有序的巡邏着,不遺漏一絲空白處。

看着這幅景象,周陽滿懷欣喜,臉上嘴角一挑微笑的自言自語道:“看來就是這樣了,不會錯!”

“進入!”

隨着周陽自言自語的聲音落下,周陽的身影頓時消失不見,在這漆黑的半夜三更的叢林之地中,周陽的身影彷彿鬼魅,難以觸摸。

“周陽第二排第三處房子之中,就是羅彬!想要讓他死,得有一段時間,因爲他腦海之中的鼓,即便是他自己泄露了龍神宮的祕密,都有一段時間纔會爆炸!鼓的爆炸,有膨脹的時間!”

“嗯,知道了!”聽着勞瑞的提醒,周陽便把視線投放到勞瑞所說之地,看着那間屋子,周陽心中充滿了疑惑,心中喃喃的想着:“怎麼回事?這趙家之人不知道我要來?不然,整個山坳裏,就只有羅彬這一位神話鏡初期的強者!?”


“還是說,他們對於羅彬太自信了?”周陽的眉頭緊鎖,眸光琢磨不定:“不應該啊,趙家應該知道我也用過戰鬥傀儡!”

心中疑問,可週陽知道,他自己又不能不救!

“勞瑞,前面那排房子周邊有三十多具戰鬥傀儡,應該就是人質的所在之地!你來看看,那些戰鬥傀儡,能不能解決掉?”

周陽身影在屋頂之上隱祕的飛馳,宛如靈猴、山魈!

“遭了,周陽那些戰鬥傀儡都在守護着那個房間,如果羅彬現在死了,那些戰鬥傀儡無疑將要自爆!它們自爆的威力,足以讓那些人質灰飛煙滅!”

“可,你根本不可能同時讓這些戰鬥傀儡失去戰鬥能力!”

聽着勞瑞的話,周陽一驚!

“豈不是說,這些人質我根本救不出來啊!”

周陽眉頭皺成了川字!

“來了,還不現身麼? 閃耀籃壇 ,周陽你的到來,我們不知道?”

聽到突兀的聲音,周陽驚出一身冷汗,隨着周陽的視線望去,一共有十多位騰空而起的身影,再面對着自己。

並且,這十多個人的身影,根本讓周陽擦覺不到任何信息。

這一幕,便讓周陽知道,這些人猶如之前的陳戰那般,都有隱匿珠,隱匿自己的能力!

“真沒想到……自身的隱匿珠本身是不錯的隱匿能力!可就是因爲虛無的存在吞噬了不少魔法元素,就是因爲太完美,反而能被別人發現!”

“虛無吞噬的魔法元素,根本不可能在補回來!”

看着十多個人影,聯想到那些戰鬥傀儡可能隨時自爆,周陽後背冷汗直流!

“周陽,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今日,你如果要救下你這裏的兄弟,那麼現在就給我束手就擒吧!”

“老老實實的進入那封魔石牢籠,這些人質,我就會放了!”

“怎麼做,你自己看着辦吧。哈哈哈……” 呼啦,就在那人話音落下之時,置放人質的房屋竟然散了架,裸、露出房間內,被關押的360等人!

“城主大人,跑,您趕緊跑! 我和男主是死對頭 ,我們心中已經無憾!別管我們了!”

“城主大人,您的心,我們已經看到,這說明,我們沒有跟錯人!可是,您絕對不能落入他手!這樣就讓他們得逞了的奸計,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日後城主大人再給我們報仇就是!”

“城主大人,您跑吧,別管我們了!”

兩方的對話,怎能是一堵破牆能隔閡的,所以被關押的360等人自然是聽到了周陽他們的對話!

正因爲如此,360等人急迫的在封魔石的籠子內,大吼大叫着!

“都是一羣熱血忠士,熱血的兄弟,周陽,你能輕易的放棄他們,讓他們丟掉性命麼?”

“乖乖的束手就擒,他們我便可以放了!以你一個人,交換那麼多人質,你應該知道,這可是很合算的事哦!”

那人譏笑的看着周陽,嘲諷的笑道。

看着滿身鮮血,均是重傷的360等人,心中怒火更盛!他恨不得現在就殺掉這些人渣,可是,他知道這並不容易!

“封魔石就是封住所有的魔力,虛無雖然是高級魔法元素,可它必定也是魔法元素!如果進入封魔石的牢籠內,不知道會怎麼樣。”

周陽必定沒有進過封魔石的牢籠,他心中分析着。

“周陽,難道你又想把生死置之漩渦之中麼?你也不想想,即便你束手就擒了,他們會把這些人釋放了麼?如果你被束手就擒了,人質也沒有被釋放,那要怎麼辦?!”

勞瑞急切的聲音在周陽的精神識海響起。

“可,那該怎麼辦?!放棄他們,我做不到!”

周陽心中急切的迴應着勞瑞。

“城主大人,您還在考慮什麼,跑,跑啊!如果您在不走,我就死在您的面前!”

360雙眸血紅的看着周陽,歇斯底里的吼叫着。

“可是我!”周陽也是眼眶微紅,大吼道:“你們都是我的兄弟,我怎能置你們生死於不顧!”

“好感人的場面,真是讓我的心也觸動了不少!可惜啊。”那人不屑的看着周陽,冰冷的說道:“周陽,你做好抉擇了嗎!?”

“城主大人,您!好吧,城主大人,如果有來生我願意繼續爲您鞍前馬後!再見了!”

“嘭!”

“不要!”

360話音落下,就見他右手灌滿力量,朝着自己的頭頂拍去!

隨後,360七孔流血,歪身倒地!

“爲什麼,爲什麼,爲什麼!”

周陽雙眸赤紅,淚水溢流而出!一時間,360等等的回憶在周陽的腦海之中劃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