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雲譜大惑不解地看着紅英,他擡起自己的手,忽然,他發現自己的身體正被一團微弱的白色光芒包圍着,“這……這……這……這光芒是怎麼回事?”

2021 年 2 月 2 日

“那是神的力量!”紅英走到姜雲譜的面前,抓住他左手,“這種力量,只有神才擁有,而能看到這種力量的人類很少。幸運的是,我可以看到。”

姜雲譜震驚了,他的內心非常複雜,“你……難道你也看到過神?”

“恩!”紅英注視這姜雲譜的眼睛,“告訴我,你是如何得到這份力量的呢?”

姜雲譜吞了一口唾沫,他想了想,簡單地回答道:“昨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到了一個女神。那位女神告訴我,人類有危險,只有守護神才能拯救人類,而我就是要去尋找守護神的人。另外,作爲回報,我可以使用一點點守護神的力量。”

“守護神?”紅英若有所悟,她點了點頭,“原來如此,我明白是怎麼回事了,那位女神還說了什麼呢?”

“她……”姜雲譜想了想,“她告訴,在使用神的力量的時候,有三點要注意。第一,不能爲了自己而使用,第二,不能傷害人類,第三,我一定會遇到守護神,到那個時候,我的力量就會還給守護神,而到了那個時候守護神將對我進行審判。”

“爲什麼要審判你?”紅英連忙問道。

“那位神說,神的力量是神聖的,如果我爲了自己使用神的力量,就會受到懲罰。”姜雲譜忽然露出恐懼的表情,“糟了,我已經用了一次神的力量,而且是爲了自己使用的。完了,我已經犯錯誤了,神一定會懲罰我的!”

看着恐懼的姜雲譜,紅英認真考慮了姜雲譜口中所說的三點注意,她很快得到了自己的理解,“等一下,姜雲譜,你先不要慌張!事情也許並不簡單。”

“什麼意思?”姜雲譜非常着急,“我已經爲了自己使用了一次神的力量,已經是罪人了,神一定會懲罰我的。”

“未必!”紅英否定地說道。

“啊?”姜雲譜不解地看着紅英,“什麼意思?”

“你聽我分析!”紅英解釋道,“首先,神的確給了你力量,你也的確可以使用神的力量。因此,我們可以得到第一點結論,你所擁有的神的力量肯定是拿來使用的。既然這份力量是拿來使用的,那我們現在再來分析神告訴你的三點注意。第一點注意,‘不能爲了自己使用’,換句話說,你使用神的力量的時候不能是爲了自己。在人類的觀念裏面,除了自己之外就是別人,也就是說‘你要爲了別人而使用神的力量’這個是第二點。根據第三點注意‘不能傷害人類’這句話,我們可以得出這個結論,‘神的力量是用來拯救世人的’;而根據第四點注意,我們可以得知,神未必只會懲罰你。既然是審判,那就涉及到有罪與無罪的問題。因此,綜合以上四點,我得出這樣一個結論。當你爲了自己而使用神的力量的時候,就會被懲罰,而當你爲了拯救世人而使用神的力量,就可以免除懲罰。” 第十章:紅英的安排

紅英對姜雲譜的夢境進行了解讀,結果令姜雲譜大吃一驚,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應該去相信。

姜雲譜的心裏有些亂,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應該去相信紅英的話,“你說的確定是正確的嗎?”

“相對思維的第一條基本論點,存在與不存在是相對互存關係。對於認知本身而言,必須首先確定存在的標準才能確定不存在的概念,這點是絕對不會錯誤的永恆真理。對比就是一切!正邪不兩立,真假不共存,善惡不相容,黑白不同時,一切必須對比。”紅英又解釋道,“神既然使用了人類的概念,也必定會遵照人類的基本倫理體系來處理你的問題。相對思維的第一條基本論點是永恆真理,對一切概念適用,我剛剛就是借用了它來分析你的問題。因此,你可以相信我的話,相信它是正確的。”

姜雲譜考慮了一會,他同意地點了一下頭,不知不覺又把頭低下來了,“恩!你說的很有道理!”

看到姜雲譜又把頭低下去了,紅英有點難過,她伸出右手托住他的左臉。這一次,她沒有去擡起對方的頭,而是關心地問道:“爲什麼要低着頭呢?”

忽然,姜雲譜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悲傷,他回想起了從小到大受到的侮辱和歧視。往事如梭,過去的痛苦,歷歷在目。本以爲自己已經對這些傷心的過去已經麻木了,不想,當眼前再次浮現出那些痛苦的回憶的時候,耳邊也回同時想起那些傷人心的壞話。悲傷的淚水流了出來,積蓄了十幾年的精神摧殘瞬間化爲無盡的心酸,無法控制的痛苦情感像火山噴發一樣,一下子全部衝出來了。

“我是你的朋友,你可以叫我的名字紅英,這個世上只有你可以稱呼我的名字!”紅英把臉靠近姜雲譜,同時,她用手托起對方的臉,讓兩人的視線重疊,“告訴我,爲什麼你會這麼悲傷?爲什麼你會這麼難過呢?”

“我……”姜雲譜非常自卑,眼淚奪眶而出,“我不配做一個人。”

“爲什麼?”紅英溫柔地問道,“爲什麼要這樣貶低自己?”

“從小到大,除了爸爸媽媽之外,所有人都是這麼說我的。”姜雲譜的臉被淚水溼透了,完全成了一張淚臉,“而且,我也的的確確很沒有用處,什麼事情都做不到,不配做一個人,不配和他們呆在一起。”

紅英怔住了,她稍微移動右手,讓手指指尖接觸姜雲譜脖子的後面。

看着傷心欲絕的姜雲譜,紅英的內心如刀絞一般痛苦,她一下子抱住姜雲譜的頭,“對不起!姜雲譜,我不是故意的,這一切都是我的錯!我不應該讓你回想起過去的痛苦,導致現在的你如此悲傷,對不起!”

作爲控制血和風的種族,赤夜族人不但能夠控制自己體內的血液流動,還能夠通過接觸皮膚控制他人的血液流動,進而控制一個人的全身,乃至影響一個人的感情和思想。

姜雲譜的內心無比痛苦,他把頭埋進了紅英的胸中,雙手伸到紅英的身後用力抱住了她,泉涌般的淚水從眼睛中流了下來。

紅英傷心地抱着姜雲譜,她的眼睛裏也含着淚水。

過了好長的一段時間,姜雲譜的淚水好不容易流乾了,他的內心也漸漸平靜下來。紅英的內心也平靜下來,她讓姜雲譜坐下來,自己則坐在他的身旁。兩個人共同望着遠處的藍天,任由大風在耳邊吹過。

“沒有想到,在神聖星上面,居然會發生這樣的悲劇。”紅英悲傷地說道,“真是可笑,作爲宇宙中文明程度最高的星球,竟然會發生這樣的悲劇。”

姜雲譜搖了搖頭,“紅英,這種事情和文明程度沒有關係,無論人類發展到何種程度,對強者的敬畏和對弱者的蔑視,這樣的事情是不可避免的。人類正是因爲渴望強大,排斥弱小,才能夠不斷地進步。倘若在人類的世界裏,所有人都不在乎變強或者變弱,這樣的人類社會也就難以發展了。沒有發展,何談未來?”

紅英聽了姜雲譜的話,先是一驚,然後又搖了搖頭,“沒有想到,你居然是這樣看待問題的,真是讓我刮目相看。”

“我是一個沒有用處的人,和那羣人在一起,被排斥也沒辦法的事情。”姜雲譜又說道,“我不喜歡人類,可是,這個世界上只有人類。而我自己也是一個不該成爲人類的人類。我不屬於這個世界,而我確生在了那裏。”

紅英讚賞地點了點頭,“的確,你不適合那裏,命運卻讓你在那裏誕生了。不過,也正是命運,讓你遇到了我。”

“什麼?”姜雲譜奇怪地看着紅英,“我們這樣相遇也算命運?”


“一切都是命運!”紅英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非常認真地說道,“根據你的綜合智力檢測結果,再加上我對你的檢驗,我現在正式宣佈,你已經完全通過進入神聖家族的所有測試,具備進入神聖家族的資格。即日起,你將進入由神聖家族所創辦的對外學院進行深造,祝你能夠在學校裏取得更好的成績,爲神聖家族做出自己應有的貢獻。”

姜雲譜莫名其妙地看着紅英,“紅英,你在說什麼啊?”

紅英把右手的王族手環放在眼前,接着,一個光屏幕出現在她的面前,上面有一個對話框,對話框裏面顯示的是古訓的實時頭像。

“古訓,馬上去把芳華和芳香帶過來,你也順便過來,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們說!”紅英對着古訓說道。

古訓點了一下頭,“明白了!馬上過來!”


姜雲譜奇怪地看着紅英,他看不到紅英眼前的光屏幕,因此對紅英的話語感到非常奇怪,“紅英,你剛剛在說什麼呢?”

“沒什麼!”紅英站起來,“姜雲譜,我想向你介紹兩個人。”

“哦!?”姜雲譜站起來。

沒過一會的功夫,在姜雲譜和紅英的面前出現了一個發光點,接着,這個發光點變成了一個由激光組成的立方體,最後,立方體消失,古訓、羅莉以及一男一女兩個穿着藍色制服的綠髮綠瞳少年出現了,這兩個綠髮綠瞳的少年均是芳草族人。

當那兩個芳草族人出現的時候,姜雲譜立刻被他們的美貌吸引了,尤其是那位少女。美麗飄柔的綠色長髮在空中輕輕舞動;溫柔的臉龐,清純而動人;翠綠的雙眸,清澈而明亮;細嫩的雙脣,甜蜜誘人;還有那優美的身姿,散發着醉人的幽香。

紅英走到那兩個芳草族人旁邊,對着姜雲譜說道,“我來介紹一下,這位少年叫姜雲譜,他是混基因人類。姜雲譜,這兩位分別是芳香和芳華,他們是芳草族人。從明天開始,你們三人將進入同一所學校學習,希望你們能成爲好朋友,互相幫助,共同進步。”

芳華和芳香看着姜雲譜,兩個人一齊點了一下頭,同時露出善意的微笑。

“學校?什麼意思?”姜雲譜更奇怪了,他困惑地看着紅英,“紅英,你能不能說明白一點,我聽不懂啊!”

“姜雲譜,你將和這兩位一起進入神聖家族創辦的藍雪學院學習,而明天就是藍雪學院開學的日子。”紅英又說道,“因此,明天記得早起,大概三點鐘起牀,屆時會有專人來接你上學。”

姜雲譜更奇怪了,“爲什麼我要去藍雪學院啊?我不是城南中學的學生嗎?”

“姜雲譜,你已經跳級了!”古訓大聲解釋道,又走到姜雲譜的旁邊,“這都不懂嗎?”

姜雲譜本想再追問,可是,看到古訓不高興的表情,他又不敢多嘴了。

古訓看了一眼安靜下來的姜雲譜,又把目光轉向紅英,“殿下,現在我可以把他送回去了嗎?”

“可以!”紅英點了一下頭,“路上小心,早去早回!”

“知道了!”古訓說完對羅莉使了一個眼神。


羅莉明白古訓的意思,她奇怪地看着紅英,“殿下,您的意思是,讓姜雲譜進入藍雪學院?爲什麼不讓他進入赤夜學院呢?”

“羅莉,不要問不該問的事情!”紅英看着羅莉,她的眼神有些嚴厲,“麻煩你幫一下古訓,時間有限,快去快回!”

“是!”羅莉走到姜雲譜和古訓的旁邊,伸出了她的右手。

很快,羅莉又使用空間傳送技術,把自己、姜雲譜以及古訓一起傳送到了紅林號內部。

光屏幕,它是利用大腦成像技術在人的大腦內建立一個虛擬屏幕的技術,看上去就在眼前,但其實不存在。該應用非常廣泛,安全性好,保密性強,而且只有使用者纔可以看見,也只有使用者纔可以控制屏幕;

激光屏幕,它是利用激光成像技術在現實中建立一個激光屏幕的技術,幾乎不佔用空間,靈敏度高,可以進行觸控,使用方便,只要在附近的人都可以看見屏幕中的內容。 第十一章:種族歧視


羅莉帶着姜雲譜和古訓走了,現在,紅蓮號的頂部只剩下紅英、芳香和芳華三個人。

“等古訓他們回來之後,我們就會出發前往藍雪學院,把你們送到那裏。”紅英輕鬆地說道,“因此,可能要稍微等一會,你們現在可以回裏面去了,稍微休息一下。”

芳香和芳華面面相覷,然後一起看着紅英,兩人顯然有心事。

“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紅英關心地問道。

“紅英殿下,我們去藍雪學院,那裏究竟是怎麼樣的一所學校呢?”芳華擔心地問道,“我和芳香從來沒有上過學,突然去那樣的地方,擔心自己適應不過來。”

紅英露出淡淡的微笑,“放心,所有人都是一樣的,大家都是第一次去那裏。你們只需要一顆平常心就行,大家都是16歲左右的同齡人,而且大家都知道彼此是不同種族的人類。就像我們第一次見面那樣,只要坦誠相待,很容易找到朋友。”

“那就好!”芳華放心地說道,“不過,我還是有點擔心,有點緊張。”

“放心吧!”紅英又說道,“不會有事的。”

芳香看了一眼芳華,又看着紅英,眼睛裏有意思擔憂,“紅英殿下,可不可以告訴我,剛剛那個人是怎麼回事?爲什麼他能直呼您的名字呢?還有,爲什麼他是混基因人呢?這是什麼種族呢?”

“對哦!我也想知道這點。”芳華補充道,“我也從來沒有聽說過混基因人這種種族?”

“這個……”紅英皺了一下眉毛,她考慮了一會,“關於這點,我希望你們能不要去深究,不是好事。”

“不是好事?”芳華更想知道了,“具體是什麼情況,可以告訴我們嗎?”

芳香聽到紅英的話,她心裏馬上有了一個猜測,“莫非和種族歧視有關係嗎?”

紅英有點詫異地看着芳香,“種族歧視?”

芳香明白了紅英爲什麼不想說的理由,臉上露出悲傷的表情,“紅英殿下,對不起!我……”

“芳香,不用自責,你沒有做錯什麼!”紅英看着芳香和芳華,“兩位真的很想知道嗎?”

“是的!”芳香急忙說道,“請一定要告訴我們!”

芳華瞥了一眼芳香,他看出了芳香的心意,內心也隨之產生了一個疑問,“芳香很在意姜雲譜!爲什麼芳香會這麼在意姜雲譜呢?明明兩個人是第一次見面,而且兩個人是不同種族,她在想些什麼?”

“好吧!”紅英把雙手放在身後,“關於這點,我可以告訴你們,希望你們聽完之後不要歧視他。原本,不同種族的人類是無法有後代的,不過,通過基因工程的技術,還是可以勉強做到這一點。姜雲譜是混基因人,他的父母是不同種族的人類。因此,姜雲譜雖然是人類,但他不屬於任何一個人類種族。從小到大,姜雲譜的身世就被周圍的人知道了,然而大部分人都用一種異樣的目光來看待他,把他當做低人一等的人類。因此,姜雲譜的人生充滿了悲傷和痛苦,他的性格和思想也因此而變得孤獨而自卑,難以與他人接觸。”

“原來是這樣!”芳華若有所悟,他又瞥了一眼芳香,“難怪他會那樣。”

芳香露出更傷心的表情,她的眼神裏充滿了憐憫,“一個人一個族,想必這麼多年來,他一定受了不少苦。”

“所以他纔會那麼自卑,”紅英又說道,“因此,我希望在以後的日子裏,你們能和他做朋友。”

“我知道了!”芳香說道,“我們會努力的。”

“不過,僅僅依靠我們,恐怕不行吧!”芳華的話鋒突然一轉,他對芳香說道:“這種事情不是你我能決定的。”

芳香不解地看着芳華,“芳華,你什麼意思?”

“一個自卑的人,一個對生活毫無自信的人,只會生活在痛苦之中,而能夠拯救他的只有他自己而已,”芳華一針見血地說道,“如果他自己不能站起來,外界的一切幫助只是徒勞,畢竟他的生活只能靠他自己。”

紅英贊同地點了點頭,“芳華的意思我明白,事實的確是如此。因此,我希望你們不但能和他做朋友,而且能做他益友。幫助他克服心理的障礙,重獲自信,這樣最好不過了。”

“紅英殿下!我還有一個事情想問,不知道該不該問。”芳香有些擔心地說道。

“什麼問題?”紅英微笑着說道。

“紅英殿下,你告訴過我們,藍雪學院是一所頂級學院,只有精英中的精英才能進入,一般人根本無法進入,”芳香停頓了片刻,“可能是我沒有看出來的緣故,我實在不知道姜雲譜有什麼特別之處。可不可以告訴我們,爲什麼他能進入藍雪學院呢?”

芳華注視着芳香的眼睛,他明白芳香的意思,但她感覺芳香的問題不是說給紅英聽的,而是說給自己。

紅英忍不住笑了起來,她笑得很開心,“不愧是芳香,一眼就看出來了,我還以爲你們兩人不會問。的確,從人類的角度而言,姜雲譜的確毫無能力可言,他根本就沒有進入藍雪學院的資格。不但你們看不出來,也許整個宇宙的所有人類都看不出來。”

“什麼!?”芳華很詫異,懷疑地問道,“紅英殿下,你說的是真的嗎?”

“既然如此,爲什麼他能進入藍雪學院呢?”芳香連忙問道。

“不過!”紅英的笑容消失了,她非常認真地說道:“在這個人身上,擁有人類永遠都無法理解的力量,他絕對有資格進入藍雪學院。至於他究竟擁有怎麼樣的能力,我不能告訴你們,倒不是不想說,而是因爲說了也沒有用。我能說的只有這些,希望你們能和他做好朋友,也許有一天他會讓你們知道。”

“人類永遠無法理解的力量?”芳華困惑地看着紅英,“紅英殿下說的是真的嗎?”

紅英輕輕地點了一下頭,“是的!總之,希望你們能珍惜和他相遇的這次機會,千萬不要浪費了。也許,你們的命運會因爲他而發生巨大改變也說不定,而到了那個時候你們就會知道一切了。”


作爲神聖星的統治階級,神聖家族的領導層非常明白一點,要想統治整個神聖星的所有人類,瞭解其他人族是必須的。因此,神聖家族創辦了三所對外學院,分別是藍雪學院、赤夜學院和千金學院,這三所學院分別招收神系、惡魔系和怪物系的人類。另外,神聖家族三大人族都有自己的學校,這類學校不允許其他種族的人類進入。而他們創辦的這三所對外學院則是特殊的,這三所學校必須招收其他種族的學生進入學習,也必須招收本種族的學生進入學習。作爲集合了各種人類種族的學校,從這三所學院畢業的學生將進入整個神聖星的管理工作中,他們將會成神聖家族的人,更準確的說,他們會成爲爲神聖家族工作的人。因此,進入以上三所學校的學生都必須是精英中的精英,一般人根本不可能進入。不過,此處的“精英中的精英”只是相對於同一種人類種族而言,不涉及不同種族人類之間的比較。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