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們看來.此刻隱身無數殺陣中的秦逸.猶如上古怪獸.正在不斷積蓄力量.等到不久后破殼而出.將會發生極為恐怖的蛻變.實力會讓所有人.大吃一驚.無法抵抗.

2021 年 2 月 2 日

豪門魂寵:靈動鬼妻 .在蘭陵學院中央星域.一處仙人洞府似的府邸.隱沒在空間深處.散發出神秘的味道.

而這座府邸內.好幾個學院高層.正圍著一個巨大水晶球.互相談論著.

他們年齡雖然看上去有老有少.有花白鬍子的.有青壯年.有滿臉絡腮鬍子.一身殺氣的中年人.但是很顯然.他們至少都是活了數千年的老古董.一身修為.深不可測.摘星拿月.覆滅星辰.倒轉銀河.猶如家常便飯一樣簡單.

此刻他們.都在關注著新弟子的測試情況.

這些新弟子.進入學院后.有一部分人.會逐漸變得平庸.有一部分人.則會因為資質出類拔萃.得到學院賞識.享受比別人豐富高等的資源.實力如火箭一般崛起.日後成為學院的棟樑之才.為蘭陵學院.摧城拔寨.擴張勢力.

而此刻在場這幾個人.都是因為資質極佳.通過學院的入門測試.選拔出來.一步步走到現在的高位的.

美麗鄉村美麗的你 .他們都深有感觸.

「最近近百年來.入門測試的弟子.實力都越發平庸.照這樣下去.我們蘭陵學院.可能會面臨人才斷層的窘境啊.」一個花白鬍子的老者.鬚髮如電.全身猶如被電蟒纏繞.一開口.聲如春雷一般.

「聽說天衍學院之前招募到了一個天才人物.搞得大張旗鼓.讓我們其他幾個學院.都感覺到了威脅.不過最近聽說.那個天才人物.被人殺掉了.」一個年輕人介面道

他眉目如劍.整個人也給人一種.如同利劍在鞘的感覺.只要一動.就要殺人.

「是啊.我也聽說過.那個天才人物.叫做皇無極.雖然是來自連九等大陸都算不上的塵埃地區.但是一身修為.極為驚人.越級殺人.如同家常便飯.我估計.他是得到了某個上古聖賢的道統傳承.」

「唉.雖然我們萬華大陸.也是人才濟濟.天才人物.層出不窮.但是那個皇無極.的確潛力無限.那段時間.說起來真是人心惶惶.」

「不過他現在被人殺了.這真是出乎我們的意料.其實不是我滅自己威風.漲他人士氣.這個皇無極.我之前也調查過一番.我甚至覺得.他都有可能突破仙人境.達到我們誰都無法觸摸的更高一層……」

「現在不要說這些了.反正那皇無極是死了.對我們來說.是一件天大的喜事.你沒看出來嘛.知道皇無極被人斬殺的那天.院長的臉色.喜氣洋洋.我看他當年突破自我極限的時候.也沒有這麼開心過.」

提到皇無極的死.這些蘭陵學院中.赫赫有名的人物.臉上都露出如釋重負的神色.

皇無極的橫空出世.展現的潛力、野心、實力.在很長一段時間內.的確帶給了他們.前所未有的壓力.

「對了.你們誰知道.斬殺皇無極的那個人.到底是誰.按照我的估計.有這種實力的人.必然也能夠飛升進入萬華大陸了吧.」

「要是這個人能夠進入我們蘭陵學院就好了.我們一定要好好栽培.」

「這件事恐怕沒這麼簡單.我也去調查過.但是因為空間法則的鎮壓.我沒法進入那片大陸.只能在宇宙深處.遠遠窺視了一下.這片大陸.當時我看的時候.被無數惡魔覆蓋.周圍虛空里.更是駐紮了千萬惡魔大軍.

這些惡魔大軍.都訓練有素.戰力驚人.

世俗里普通人覺得無法戰勝的青銅巨魔.在那些惡魔大軍里.只能充當炮灰.

我甚至在惡魔大軍里.見到了阿修羅的存在.

並且那片大陸上.我甚至還感覺到了天國神族的氣息.

以這片大陸為圓心.恐怕方圓幾個光年.都是普通人的禁區.」依舊是剛剛那個全身雷光的老者.抹了一把鬍鬚道.

聽到這個敘述.在場幾人.臉上一下子露出震驚的神色.

「什麼.阿修羅.」

「阿修羅傳言是惡魔中.最桀驁不馴的一群.就連魔王統領.魔王尊者.都不能管教他們.現在他們竟然甘願為人統軍.簡直不可思議.」

「照這麼說.會不會斬殺皇無極的人.是一頭惡魔.」

「有這個可能.」花白鬍子的老者.目光炯炯.爆射出數道足以開天闢地的電光.「如果皇無極真的是被惡魔斬殺.這頭惡魔.必然也會飛升.所以這次入門測試.我們要格外嚴格.不能讓惡魔.混入我們學院.」

老者話音剛落.一個年輕人.猛地從外面沖了儘快.地面磚石.都被他連連踏破.

「不好了.不好了.入門測試的獎賞.被人奪走了.」

年輕人一開口.就讓在場眾人.變了臉色. 「怎麼回事.」花白鬍子的老者.全身雷霆炸響.雪亮光芒.劈開黑暗.一瞬間就到了闖進來的年輕人面前.「是誰這麼大膽.竟敢闖入我們蘭陵學院.奪走獎勵.」

其餘幾人.轉瞬而至.強大的壓迫力.讓進來報信的年輕人.感覺猶如山嶽壓頂.幾乎都要背過氣去.

「不、不是有人闖進來.是、是……」年輕人大口喘著氣.才能保證自己不會暈倒.「是測試中.有個新弟子.直接把仙靈礦脈.開始煉化了.」

「這怎麼可能.就一個新弟子.其他的人呢.就眼睜睜看著他煉化.」

「那可是三品仙靈礦脈.低等大陸來的新弟子.哪裡來的實力煉化.就算是我們萬華大陸的修道者.也需要很精湛的技藝.才有信心去煉化.」

眾人眼中.都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眉目如劍的年輕人.一步跨越層層虛空.來到房間內部.手臂一揮.將遮住牆壁的一整片幕簾揭開.無數光芒.煮粥一樣.在牆壁上緩緩旋轉.融合.再逐漸打開.頓時露出測試空間內.此刻的景象.

在場幾人.看到了他們從沒有見過的詭異場面.

測試空間內.近億的新弟子.都懸停在半空.面面相覷.不知道做什麼好.

他們的中間.一個巨大的能量球.涌動無窮兇悍、勇猛的能量.轟轟作響.毀天滅地一般.


「那個是什麼.」老頭子化作一道白光.目光如炬.死死盯著畫面上那巨大的能量球.

即便是透過畫面.老頭子都能深深感覺到.能量球中蘊含的毀滅性的力量.

「那是我們放置仙靈礦脈的位置.現在整條仙靈礦脈.都被這個能量球裹住.被人在其中煉化.」滿臉絡腮鬍子的大漢.眼中綻放陣陣精芒.「不知道是誰這麼做的.真是膽大包天.不等測試結束.就敢把最終獎勵搶到手.特別是……」

大漢伸手指了指四周手足無策的那些弟子.密密麻麻.螞蟻一般:「特別是.他竟然能讓絕大多數人.都放棄和他爭搶.真是好強大的威勢.

新弟子中.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這種鶴立雞群的人物了.」

「這個人到底是誰.查了沒有.」老頭子問道.

「查了.查了.」闖進屋的年輕人.現在已經緩過氣來.趕緊道:「一發現有問題的時候.我們就查了.現在在這個能量球里的人.叫做秦逸.炎皇境界第四層.來自御風大陸.」

「御風大陸.」眾人只覺得心頭一跳.互相望了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驚訝、不可思議混合的複雜情緒.

「竟然是來自御風大陸.難道殺死皇無極的人是他.」

「從他現在的表現來看.絕對有可能.真是好濃烈的殺氣.」老頭子驚嘆連連.

「他在之前.還做了一件事情.」年輕人支支吾吾.

「做了什麼.」

「他、他殺掉了幾名來自九等大陸四獸大陸的新弟子.這幾名新弟子.是風化羽師兄的家人.」年輕人說到風化羽名字的時候.胸口好像有一口氣接不上.差一點暈過去.

「風化羽……這有些難辦啊……」絡腮鬍子大漢皺了皺眉頭.「如果這個秦逸.是惡魔偽裝的.那還好.死就死了.我們還能得到學院的貢獻點.

但如果他是擁有什麼奇遇.和那皇無極一樣.是擁有大氣運的人.那要是在這個時候.被風化羽尋仇殺了.那對我們蘭陵學院來說.可是一件巨大的損失.」

「是啊.他既然能夠殺死皇無極.那可就說明.他擁有的仙緣、實力.乃至資質.都超過了皇無極.這樣的人才.千年難得一見.要是隕落了.那可就實在太可惜了.」

兇勐鬼夫太傲嬌 但是他殺的人.是風化羽的家人.風化羽這個人……」老頭子眉頭.深深皺起來.擰成一個「川」字.

在場幾人.對風化羽這個名字.都明顯地忌憚.

「這個秦逸.如果不是惡魔.並且擁有很大潛力的話.風化羽或許會為學院著想.放他一馬.畢竟相比於蘭陵學院.那四獸大陸.就連山上一塊石頭都不算.」絡腮鬍子大漢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就連他自己.都覺得格外無力.

「幸好風化羽現在不在學院.到鬼窟洞穴做任務去了.這件事還有迴旋的餘地.」老頭子摸了摸鬍鬚.「只是.這件事的希望.真的很渺茫啊.」

「哼.區區一個風化羽.就把你們嚇成了這樣嘛.」老頭子話音剛落.房屋外面.突然傳來一聲斥責.聲音珠落玉盤.就算滿是嚴厲.但聽在人的耳中.依舊覺得格外悅耳.

「耶律鈴仙.」

聽到這個聲音.在場幾人.雖然在學院中.都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但是都不約而同閉上嘴巴.

就連這其中.最有威嚴的那個老頭子.和滿臉絡腮鬍子的中年人.都露出恭敬的神色.

呼啦.

一聲輕響.屋中虛空.露出一個深邃斑斕的時空通道.

一隻雪白玉足.纖合有度.溫玉一般潤澤.顆顆腳趾.飽滿圓潤.從時空通道中踏出.

僅僅一隻腳.就美得叫人窒息.

腳踩百花.從時空通道中走出來.耶律鈴仙每一步.都帶著芸芸眾生的氣息.彷彿她就是萬人朝拜的仙靈聖母.全身上下.都猶如靈光籠罩.

一襲淡粉色薄紗.裹住曼妙身軀.眼中水波流轉.清秀靈動.耳垂上懸挂兩條紅色小蛇.嘶嘶作響.更讓耶律鈴仙的氣質.添上一抹神秘和妖媚.

這是一個真正的尤物.讓人一看.就心跳加速.不能自已.

但是在場卻沒有一個人.心中敢生出除了敬畏以外的心思.

耶律鈴仙的境界實力.早就成了一個迷.

現在在蘭陵學院傳播的.依舊還是許多年前.她剛剛進入學院時.驚人的舉動.

那一次測試.同樣的上億新弟子.同樣的誘人的頭名獎勵.

那一次.蘭陵學院.只招收到了耶律鈴仙一個新弟子.

此刻在場.老頭子和絡腮鬍子年輕人.都親眼見過.那一年測試空間被打開時.滿天滿地的鮮血中.耶律鈴仙靜靜懸停虛空的身影.

她的腳下.屍積如山.血流成河.

於是蘭陵學院就流傳了這麼一個傳說:耶律鈴仙在那一年.將其他競爭者.全部殺死了.

耶律鈴仙並沒有否認這個傳聞.

在這之後.她表現出的潛力和資質.也足以讓整個蘭陵學院震動.

而此時此景.秦逸的所作所為.和當年的耶律鈴仙.多麼相似.

彷彿一下子想到這一點.老頭子和絡腮鬍子中年人眼中.齊齊閃過一絲如釋重負.但是又隱含擔憂的神色. 「事情的經過.我都已經調查清楚了.是那個四獸皇族的傢伙.挑釁在先.並且一出手.就想取人性命.並且還把風化羽搬出來.想要威脅秦逸.

哼.要是秦逸畏懼權勢.不反手將那個挑釁自己的傢伙殺了.我反而會瞧不起他.死了也是活該.

這件事.等風化羽回來.我會親自去找他.這個你們就不用擔心了.


秦逸很明顯.是一個人才.他風化羽就算膽大包天.也不敢冒天下大不韙.將秦逸斬殺.為他家人報仇.

不過這個前提.是秦逸必須要表現出來.他有資格得到學院維護的實力.」

耶律鈴仙的話.聽得四周眾人.連連點頭.


「僅僅是新弟子測試上的表現.並不能服眾.」老頭子望著牆壁上的畫面道.

「那是自然.新弟子測試上.表現哪怕是再好.也不過是炎魂大境界.炎魂大境界在萬華大陸上算什麼.頂多就是普通人.

在萬華大陸上.凝聚不出金丹.就是最下等的奴隸.

而在那些低等大陸上呢.或許還可以是有名有姓的大人物.

在萬華大陸上.只有短期內提升到仙人境.秦逸才可以藉此表現出自己的潛力.不然的話.我們也沒有必要維護他.」耶律鈴仙道:「最近學院有什麼任務嗎.」

「因為這一次要招收不少新弟子.所以學院早就準備好了許多任務.」絡腮鬍子大漢知道.耶律鈴仙是想讓秦逸通過完成學院任務.一邊提升自己.一邊表現自己的實力.

「不.新弟子的任務.沒有必要交給秦逸.你直接將士級弟子的任務.挑一些比較危險.有難度的.讓他去做.」耶律鈴仙擺擺手道.

「士級的.那可是只有達到炎魂大境界巔峰.至少也是炎聖境界.差一步就能成為貴族學生的實力.才有資格去完成的任務啊.像他這一種.才炎皇境界.一個不留神.可就死了.」老頭子吃驚道.

「是啊.我們學院的學生.分為庶級.人級.士級.公級、侯級、王級、皇級、帝級.尊級.長老.新弟子剛來.都算是人級下等.要是誰能完成人級中等的任務.就很了不起了.去完成士級.豈不是螳臂當車.等於讓他直接去送死.」那個劍眉星目的年輕人.也驚訝出聲.「我當年.也是萬眾矚目的天才.剛成為新弟子的時候.也只是完成了人級上等任務.不過為此也付出極為慘重的代價.身受重傷.修養足足三十年.才徹底恢復.」

「如果秦逸真的是人才.那麼他就必須要經過這次考驗.不然的話.誰都不會服氣.」耶律鈴仙的面色.逐漸凝重.道:「風化羽的為人.你們也知道.說的好.就有仇報仇.說的不好.就是睚眥必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