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她知道趙永現在還是小打小鬧,沒什麼門路,火車站可不是他能暢通無阻的地方,他只能在工作人員正式上班之前來碰碰運氣,其他時間都在別的地方混。

2021 年 2 月 2 日

這是趙永當年自己說的。

“煙來5盒,酒來2瓶,不過是用東西換。”這些東西就得45塊錢,而方遠給她的手絹包她已經看過了,50塊錢和8斤糧票。

不知道這是方遠攢了多少年的呢!

這些東西她永遠不會用,要留作紀念!

一聽說拿東西換趙永就有些不樂意了,不過還是問道:“什麼東西?相不中的我可不要。”

“糧食,沒脫粒的玉米棒子。”

無限終焉 ,趙永的眼睛就亮了!糧食!這可是好東西,沒有比這更好的東西了!現在糧食已經不是糧食了,是命!

而他已經幾個月沒有淘到糧食買賣了,農村人自己都要餓死了,哪裏有多餘的賣。


“那得看你拿多少換了。”趙永心裏雖然激動,但面上還是裝作一副不樂意的樣子,不情願地道。

“那得看你出多少錢了。”封華也是一副不願意的語氣。

趙永嗖地一下轉過視線,眯起眼睛仔細打量着封華。這丫頭……

封華看着他,嘻嘻一笑,要多天真有多天真,要多甜美有多甜美,要多有恃無恐就多有恃無恐,現在可是賣方市場。

趙永被她的笑晃了一下眼,但也只是一瞬間就回了神。在他心裏,只有錢纔是最美的!只有佔便宜纔是最高興的!凡是讓他佔不到便宜的交易,都是不愉快的。

看這小姑娘的樣子,明明就是個懂行的。

不過他還是不死心,若無其事地說道:“去年玉米麪5毛一斤,雖然今年不是這個價了,但是我今天就圖個開張,8斤玉米換一盒煙,30斤玉米換一瓶酒,便宜你6塊!你那是沒脫粒的毛糧,連瓤帶葉我就不計較了,一塊給你稱重!”

封華又嘻嘻笑了,要麼說這趙永讓朋友圈裏的人又愛又恨呢,人家說的都是實話,去年(初)黑市玉米麪就是5毛一斤,沒錯啊,今年不是這個價了,人家也說了啊。

後面的價格是人家自己出的,想出什麼出什麼,不算騙人!

人家還好心的把玉米瓤子也給你算了玉米的錢呢!多麼好的人~

“同志,你的菸酒賣今年的價錢,我的玉米怎麼就得賣去年的價錢呢?這是什麼道理?”封華依然笑着問道。

趙永心道一聲嘿!這問題問的,太犀利了,而且張嘴就來。才這麼點大的小丫頭片子就養成這樣,這家人牛,惹不起!

“那你說什麼價?”趙永收起那些做作,正經問道。

“你有多少錢?”封華問道。

“哎喲~”這話說得,太霸氣了!他還就真不信了!

“小朋友,同志我有的是錢!就怕你沒….”

“600斤。”

趙永後半句卡在喉嚨裏,不知道是憋得還是激動得,臉紅脖子粗。


他還真沒有那麼些錢……

現在的糧價都瘋了,玉米麪前幾天打聽都20一斤了!高粱米18!他都想天天喝水,把口糧賣了呢!

600斤,12000!

他哪裏有這麼多錢?零頭他都沒有!

“你說有就有啊…..”他都不信現在哪個生產隊能拿出這麼多儲備糧!周邊農村他都跑遍了,很瞭解情況。

“你有多少錢?”封華還是笑着問道。

這次趙永老實了,但是家底可不能往外報啊!

“我先看看貨。”

“你跟我來。”封華帶着趙永往火車站外走去,這裏靠近市中心,畢竟不是市中心,又是清晨,兩人很容易就找到一個揹人的地方。

封華從腰間抽出一個玉米棒…..


她的衣服都是姐姐剩下的,很肥大,腰間別了個玉米根本發現不了。她可不想現從空間拿,怕露破綻。

這玉米還帶着枯黃的葉子,趙永接過來,三兩下扒開,一下子愣住了。

他從來沒見過這麼顆粒飽滿的玉米!一個個飽滿圓潤,色澤金黃,就像一粒粒金豆子,更像是假的!

趙永從根處摳下一粒玉米粒放進嘴裏嚼了嚼,一股濃郁的玉米香氣一下子就把征服了。他也不嫌咯牙,一粒一粒扔進嘴裏,就當糖豆吃了,比糖豆還好吃!

“15一斤,絕對實在價,給我來100斤!”他的全部現金。

“小姑娘,你之前說可以用東西換? 梨花帶雨胭脂淚 !”這下可是真的全部身家了。

封華點點頭,這是實在價,再說看在老朋友的面子上,她就不講價了。

··········

這三年物價確實是這個樣的,各方面資料,也是親自問了家裏老人特別是這高粱米18一斤,自己家就買過。

我姥爺也是個傳奇…..富農,60年在黑市上花500塊買了只幾十斤的小豬崽~450買了輛自行車。

他說玉米麪,高粱面有賣的,大米白麪直接沒賣的,不過也許也是他沒遇見,都是見風沒。 第16章

“咱們哪交易?”趙永戀戀不捨地把吃了小半的玉米還給了封華。

封華也不推辭,笑笑接過:“你定。”

“那就去我朋友家,也是我一合夥人,放心,靠譜。”

封華眼神閃了閃,這人估計就是那個被趙永唸叨了一輩子的朋友了。她正想着怎麼不動聲色地接近呢,這就送上門了。

“那走吧。”封華擡腿就要跟上。

“啊?你跟我去?你家大人呢?”趙永四下看了看,沒人。這家人可真夠放心的!

“今天這買賣是我的考試,一切都由我來談,他們只負責看,不會插手。”封華淡淡地道,渾身散發出一股不符合年齡的強大氣勢。

“哦…哦。”原來是哪個大資本家在培養後代!他就說,一般人家養不出這樣的孩子!

他家雖然不是資本家,但是他交友廣闊,有很多資本家朋友。

特別是那些曾經身份顯赫的大資本家,對後代有各種各樣的測試,很大一部分都是怎麼花錢,怎麼做買賣。

他聽幾個朋友吹噓過他們小時候怎麼怎麼一擲千金,花得好了就會表揚,花不好了就挨家法。

這纔對!普通人家哪裏還有餘糧。

封華就是讓他這麼誤會,不然怎麼解釋手裏糧食的出處?她偷大隊的?10個大隊加起來儲備糧都不一定有600斤!

也只能往資本家身上靠了,因爲現在的他們還有錢,有門路,還不是人人喊打的存在。

建國之後劃分城市人口成分,資產超過2000就是資本家,分三種:官僚,買辦,民族資本家。前兩種打倒,後一種團結。

然後就到了51年的一個運動,又收割了一批不法商販,但是還剩下很多合法經營的資本家,依然經營着。

53年開始施行“四馬分肥”,資本家還能得到企業四分之一的紅利,其他是稅,福利,公積金。

然後到了56年公私合營,贖買制度,定息制度。就是把資本家手裏的股份作價,每年給作價的5%,給10年。同時他們工作的話還會有高出常人的高工資。

10年之後,冬天來了,抄家。從那之後資本家纔是人人喊打的存在,現在還不是。

封華打算有事就裝裝資本家小姐,這樣什麼都好解釋,甚至不用解釋別人就自己腦補了。

比如趙永。剛纔還對她一副懷疑忌憚,怕她釣魚的樣子,現在基本放心了。

兩人邊走邊聊,差不多一個小時纔到趙永說的朋友家。

而他也徹底放心了,就衝這小姑娘的見識,談吐,這就是個大豪門後代。

誰家孩子?不是本地的吧?本地他沒見過也應該聽說過。


“我叫趙永,永遠的永。”在朋友家門前,趙永主動自我介紹道。

一般黑市交易從來不問人姓名,就怕哪天壞事,但是也有不一般的情況,他覺得這小姑娘可交,她身後的家族更可交。

所以主動自報家門,至於封華的名字他沒問,小姑娘不傻,她想說就說了,不想說他問了反而不好。

封華笑笑:“我叫方華。”她傻了才報真名呢!一查就露底。反正現在也沒有身份證,那是84年之後纔有的東西。現在她說自己叫什麼就叫什麼。

“方華,真是好名字!”趙永隨口讚道,現在叫什麼華的,滿地都是…..

他也不管真假,交換了姓名就代表打算相交了。

趙永敲門,喊道:“段良玉,我回來了。”他不喊段良玉不會開門,只當家裏沒人在。

封華一聽放下心來,果然是她要找的人。

段良玉打開門,看見趙永身後的封華一愣,他們當初約定只有大買家或者大賣家纔會被帶到這裏來。這小姑娘是個大什麼家?

封華也看着段良玉,也是二十六七的樣子,很高,很瘦。帶着副眼睛,一副讀書人的氣質,但是卻不顯得清高孤傲,反而有幾分溫潤,如他的名字。

段良玉,這纔是個真正的大資本家之子。

“進去說。”趙永引着封華進了門,又向衚衕裏瞅了瞅,沒人,這才把門關好。

三人進屋,互相介紹寒暄客套完畢,進入正題。

“怎麼交易?”趙永問道。現在交易地點到了,東西呢?


“交易什麼?”段良玉好奇地問道。

封華又把藏起來的玉米拿出來….回去一定做很多口袋!衣服也縫上十個八個兜!

段良玉的表現比趙永實在多了,一邊驚訝一邊贊好,一點不僞裝。

“怎麼賣的?”段良玉問道。他沒有正經工作,沒事也倒騰點東西,但沒有趙永那麼交遊廣闊,路子就窄。

以前都是去農村收點農副產品賣賣,勉強混個溫飽。從去年開始農副產品也收不到了,好幾個月沒開張了,都在吃老本。

摸着手裏的玉米,段良玉嚐了一粒就再也捨不得吃了,這都是錢啊!哪怕這是別人家的玉米。

“這哪長的玉米?什麼品種?怎麼會有這麼好的玉米!”段良玉問道。

趙永瞪了他一眼,規矩都忘了!這哪是能問的?黑市交易的貨,有些來處可是不可說的。

段良玉訕訕地住了嘴,他也是一時驚訝,脫口而出。

封華當做沒聽見,回答他第一個問題:“15一斤。”

“哦,這價合適!”段良玉一副佔便宜的樣子,一點沒有再壓價的意思。

趙永有些無語,恨不得踢他兩腳。話都不會說!有這麼做生意的嗎?再看看一邊一臉笑嘻嘻的封華,同樣是大資本家的孩子,差別咋就這麼大呢!

“你有多少?”段良玉問道,問完直接看向趙永:“勻給我點唄,哥們好幾個月沒開張了。”現在誰家能出來賣個一斤兩斤糧食就是頂頂富裕的人家,他以爲趙永都包圓了。

而封華一身與衣着不符的氣質他也沒看出來,他只看見了破衣爛衫,當封華是窮人家的孩子,着急用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