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現在的城主大人不知道爲什麼,變了。”安華忽然擡頭,有點驚訝“你們是不是遇到了魔狼羣?竟然能活着回來?”語氣中充滿着驚歎,渾濁的老眼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桌子上,含笑的八人。

2021 年 2 月 2 日

要是他知道整個狼族都是他們八人打退的是什麼表情?

“老人家,您能告訴我們關於城主的事情嗎?”盛雲再次提問。

飯後,老人顫顫巍巍的將八人帶到旅店裏面一間安靜的院宅。

輕輕推開有些破爛的木門。

老人呵呵笑道:“小友,可別見怪,這裏就是這些東西了。”

他們並不在意的搖了搖頭,各自尋找位置坐了下來,笑道:“老人家,請坐。”

老人滿意的點了點頭,慢慢的坐了下來。

“老人家,現在能告訴我們關於城主的消息了嗎?”盛雲雙眼熱切的望着他。

老人點了點頭,有些低沉的嘆息:“哎,城主那小子,不久前從深山打獵回來之後,就像變了一個人,變得冷漠了許多,整天把自己關在房間裏,一點都不關心康麥斯城的事項。”

“在一個月前,那小子直接用雷霆的手段將附近的山賊都殺光了,表面上看來很好,但是他竟然將途經的村莊都屠戮乾淨,太殘忍了。”

“本來身邊有很多官員都力勸,但不到三句,就一劍給殺了。自此之後沒有人敢說話,而且大部分的官員都離開了。”說道這裏的老人,忽然苦笑了起來,笑聲中有藏不住的嘆息。

城主名爲安風,年齡在三十歲左右,出生於康麥斯城的貴族,子承父業,他原本是一個很有作爲的人,勵精圖治,勤政愛民,得到了人民的愛戴,只是在不久前一次入深山打獵,回來的時候全身傷痕,就連帶出去的一隊騎兵也不知所蹤。據說是遇到了強盜,最後還派出正規軍隊剿滅強盜,手法極其血腥,一個不留,途經村莊的時候村民出來迎接這位愛戴的城主大人,竟然得到了屠村的慘果,而眼前的老人安華,就是安風的一位老族人,也是其老師。

感受到身後盛雲猛的爆發的勁氣,一閃即逝的氣勢,龍璇笑呵呵的答謝老人,安華慢慢的走出門去,消失在轉角處。

他轉身回到房間的時候,裏面因爲盛雲的憤怒都沉默了下來。


大家都知道盛雲與這個城主有不尋常的關係。

“好吧,盛雲,該給我們說說你跟城主之間的關係了。”抿了一口茶,問道。

衆人都緊張的聆聽着,等待着。

“哎,不瞞各位兄弟,其實我家族是屬於中小貴族聯盟中的一員,而我老爸就是這屆的族長,康麥斯城以及接近拉曼帝國的衆多城池都歸屬我們管轄,而安風從小就跟我青梅竹馬,感情很好,以前他是一個很和祥,善良的人,不知道現在爲什麼。”說着,手掌一揮將身前的桌子拍碎。

盛雲身爲貴族,大家都很清楚,可是竟然是四大家族之一的繼承人,未來將是一方的霸主,難怪米羅的國王對他都十分禮讓。

“好了,這幾天大家都累了,先休息吧,明天我們再去打探消息,盛雲,我明白你的心情,事情還沒有到不能解決的地步,我們還需要從長計議。”安慰着盛雲。

翌日,衆人決定到當地混雜的酒館去打探消息。酒館是大陸上最混亂的地方,因爲酒館就像是一個地獄,任何的打毆都是無人管理,死人了,酒館的工作人員將屍體清理掉就完事,司空見慣。

“迷失之地。”

略帶韻味的名字,讓大家有點好奇感。

衆人魚貫而入,將並不寬闊的酒館擠得滿滿的,同時也吸引了衆多大漢的眼球,畢竟有四位美女在。

找了張比較大的桌子剛要坐了下來,忽然,一股壓迫得勁風,狠狠的撞了過來,龍璇眼皮微擡,伸手將飛來之物打飛。

“碰”重物撞擊的聲響,在連續響了好一會才停止下來,這時纔看清襲來的是一張桌子,不過已經破碎在地上了。

大廳之中的衆人,在瞟了一眼之後,便移開了,繼續喝酒聊天,在酒館中,這樣的事情都是很常見。

大廳的角落,美豔的女人,媚眼輕輕眨動,**的嬌滴滴聲音,喝道:“哎喲,帥哥,有沒有情趣陪姐姐玩玩啊?”

看着面前那女只有重要的部位是恰恰遮掩,大部分都袒露在空氣中,甚是妖豔,可惜身後感到陣陣冰涼,菲菲狠毒的眼光。龍璇當然無法承受,悻悻的躲了回來。

一個服務小姐走了過來:“幾位,不要介意,這裏是這樣的,想要點什麼嗎?”

“來點酒吧。”

“好的,就到!”

“哥,剛纔的東西是誰扔過來的?”藍冰警惕的觀察着四周。 迷失之地,果然名不虛傳,他們進到這裏大概十多分鐘,就已經有幾人因爲毆打被打飛了出去,在這裏打架的原因很簡單,就是沒有任何的原因,不過這裏也是大陸情報最多的地方。

古語云,紅顏禍水,果然,身邊四位出衆的女子,讓衆多酒客大漢垂涎已久,只是還沒開始發作。

一對美豔的桃花眼落在他們的身上,一個火辣的少女俏臉微微一笑,點了點精緻的下巴,並沒有得到他們的同意,徑直的坐了下來:“哎喲,各位帥哥美女,這個地方太雜了,很容易會惹到麻煩的哦,特別是?”

少女目光不自覺地望向衆女。大廳之中那些酒氣熏熏的大漢將色迷迷的目光集中在他們這邊來,不過他們仍舊不理睬。

龍璇眉頭一挑,雙眼微眯看着在少女挺翹的嬌臀上,下身一條緊身衣裙,憑空增添出野性的誘惑。

日光低聲的說道:“你不也是很漂亮嗎?那爲什麼你能在這裏,她們卻不能??”

“能在這麼混亂地方生存的人,一就是擁有實力,另外就是出賣情報的販子,你說對嗎?”安娜毫無客氣的說道。

“少女搖晃着手中綠色的酒杯,輕輕的抿上一口,微微的笑道:“照這麼看,你們也是來尋找情報的客人咯,我說的對嗎?”

感覺空氣中有點火花,原因就是盛雲那個傢伙看到少女口水直流,安娜無名火冒三丈。

“是,你有我們需要的情報嗎?”龍璇輕聲讚道,一個女孩子居然能在這樣的環境生存,肯定背景不小。

“我賣情報,有兩個條件,第一,我要賣給有實力的人,第二,情報當然需要錢。”少女嫣然一笑。

瞟了一眼,大廳之中蠢蠢欲動的人羣,微笑道:“等等你就能看到我們的實力。”溫和的笑容,卻充滿強烈的殺機。

美豔的少女一愣,隨即輕聲嬌笑起來,“哦?那我可是很期待呢。這裏可有三名七級強者,六名六級,其他級別的也有幾十位哦。”少女的離開可能就是戰爭開始,因爲情報份子的實力很強,也是一種規定,不允許對情報販子動手,要不就會受到毀滅性的打擊。

剛纔美豔少女坐在他們的旁邊,大廳中的人不好發作,現在走開就證明這羣不懷好意的傢伙,可以亮出手中的兵器。

嘴角掀起一抹冷笑,猛的一口將杯中剩餘的烈酒飲盡,酒杯重重的砸在地上,冷喝道:“來吧,讓我們把那些人渣廢了。”

衆人已經等不及了,尤其是四女,早就讓那些臭男人看得渾身上下不爽,就等着龍璇說這句話,手中光芒閃過,武器瞬間躍入手中,呼入狼羣的朝人羣撲去。

他手心微微用力,直接將身旁不遠的椅子踢飛,冷笑一聲,也緊跟着衝進了人羣,直接奔向實力最高的那三個七級的高手一路打過去。

感受到衆人的凌厲殺意,三個七級強者終於把貪婪淫穢的目光收回,惡狠狠的盯着那一路摧枯拉朽的龍璇,從腰間取出了各自的武器,兩把重劍,一支法杖。

櫃檯支邊,服務員對着美豔少女笑了一聲,說道:“你就不擔心他們嗎?你好像對那個小子很感興趣哦?”

美豔少女俏臉一紅,狠狠的瞪了一眼巧笑嫣然的服務員,噌道:“亂說話,趕快去幹活。”

服務員輕笑一聲,對着少女巧紅的臉龐甚是喜愛,低聲道:“那個三個可是七級強者哦,就算了叔叔對上他們三個,也要花上一定的時間。”

話音剛落,一聲巨響從大廳中傳來,服務員驚愕的望去,場中的情景卻讓她有些呆滯。

原本囂張得不可一世的大漢們,居然全部趴下,在地上到葫蘆,不住的掙扎,最恐怖的是三名七級強者的武器都到了龍璇的手中,其中一名還在大口的吐着鮮血,雙眼怨毒的盯着眼前那位青年。

嘴角微掀起,冷笑道:“怎麼?還不服氣?是不是因爲武器讓我先搶走了?那再來”手中兵器往空中一扔。

三人一躍而且,手執兵器,急速的退後了幾步,兩名戰士悶哼一聲,鬥氣迅速的聚集,條條肌肉暴漲,青筋如同一條條小蛇一般,不斷的聳動,感受到身體內流淌着龐大的力量,這是讓他們多年傲視羣雄的實力,他們自信的笑了,“雜種,我會把你切成碎片,把你的女人**致死,受死吧。”

“本來還有活命的機會,但是侮辱我的女人,現在你兩個就得死。”寒光爆射,猶如惡魔降臨一樣讓人膽顫。


兩人心頭一寒,腳底同時發力,手中尖銳的長劍狠狠的劈向那佇立在原地眼神冰冷的龍璇,攻擊眨眼便至,兩人嘴角露出了一絲絲興奮的笑容,這麼近的距離,無論他怎麼閃躲都已經完了。。。

“噗。”站在原地的人不見了,兩名戰士的瞳孔驟然縮小,因爲,他們的劍開始斷層,後背忽然一涼,劇痛傳來,兩人有些不可置信的低頭,胸膛處絲絲血液滲透而出,根本來不及思考,速度太快,兩人如同自己的武器一樣被切開兩斷。

生機迅速的從不可置信的眼中退去,重重的砸倒在地上,濺起一地的灰塵。

兩名七級的強者,這個世界僅次於聖級的存在,一刀將兩人解決掉,那需要怎麼樣的實力,天啊,這代表着什麼,聖級。

就算沒有了鬥氣,經過聖之魂改造過的龍璇,身體已經不是普通人那樣,神經反應比平常人要快上十倍以上,並不是這些所謂的七級能打敗的,再加上星龍劍那聖器般的存在,對於普通的武器還不是一刀兩斷?

“啊,那是大陸第十一位聖劍士,史上最年輕的聖劍士啊。”大廳中有人輕呼道。

手中藍光微轉,消失不見,看也不看倒在地上的兩人,輕輕的踏前,對着手執魔杖的那位七級強者。

大廳之中,憑着七人七級實力再外加一個沒有鬥氣聖級的存在,如同秋風掃落葉一般的把幾十個人打翻在地上然後隨着最後剩餘的七級魔法師發瘋似地跑出迷失地帶,其他也像碰見魔鬼似地,似乎的往外面跑,惹得外面小小的騷動。

轉了轉頭,最活躍的日光瞧着那些不住驚慌退卻的人羣,不屑的撇了撇嘴,手指挑釁的勾了勾,強大過人的實力,相信今後在康麥斯城不會再有人敢來冒犯幾人。

見到所有人都跑光之後,衆人無奈的拍了拍手,回到了剛纔的桌子上。

美豔的少女驚愕的小嘴這時才閉了起來,盯着他們幾人,忽然嬌笑道:’你們應該是到拉曼帝國參加大陸全十比賽的吧?”

某人流鼻血般的點頭。

少女微微一笑,溫潤如玉的小手輕輕撫摸這下巴,道:“在你們當中,我雖然不敢說全部認識,可是其中的大半,我很是熟悉,像龍璇少爺這樣的強者,大陸第十一位聖級強者,憑我的情報能力,當然是知道的,小女子名叫麗娜,在這裏見過各位。”

維浦笑眯眯的喝了一口酒,讚道:“喂,老大,你可出名啊。”

“出名?呵呵。”聽到這個詞語,龍璇微微的苦笑了一聲,但隨即便恢復了笑容。

“麗娜小姐,不知道我們夠資格得到情報沒有?”藍冰直接的發問。

“呵呵,可以,藍冰小姐,請問。”麗娜職業般的笑容,讓人不敢恭維,畢竟是情報販子,連藍冰的身份都能知道。

看得很清楚,他們與麗娜不熟,甚至可以說只是陌生人而已,其他的事情還是別說,直接進入了正題,“請問麗娜小姐,可知道城主大人最近變化的一些細節嗎?”

麗娜似乎有點難色,不過也都緩緩的開口,畢竟是一位職業的人,有價值的情報部賣給這些有實力的人還賣給誰:“相信城主大人的一些往事你們都清楚吧?”

衆人點頭,示意其繼續。

“事情要發生在不久前城主大人的那次打獵,城主帶領着十六位親兵護衛外出打獵,這都是很時常發生的,只是那次回來的時候只剩下城主自己一人,而且滿身都是傷痕,要知道以城主護衛隊的實力,都是六級以上的強者,而城主大人更是七級的強者,基本上上百或者幾百的強盜並不能留住他們。”

“說重點還是要從那次剿滅強盜的事件,城主大人去剿滅強盜的時候,並沒有傳言中的一個不留,是有幾個生還者的,從他口中所給的信息,城主大人在戰鬥的時候,雙眼是血紅色的,而且全身還散發着不明的氣息,可怕極了。”麗娜重重的嘆了口氣,回想着當日那個生還者的話,可是不久那人就恐懼憂心而死。

幾人眉頭微微皺起,再仔細的詢問了一些細微之處後,留下一大袋的金幣,他們便向麗娜告辭了,領着衆人直接穿過正在門口看怪物的人羣。


還有些直接說“我和第十一位聖劍士是同胞兄弟。”

“我跟他有血緣關係。”

“我是他爸爸。。。。”

消失在繁華的大街上。 「你想要什麼交代,」一道笑聲從雷諾等人背後傳來,

眾人望去,葉峰和雲劍空等人走了過來,

看著葉峰,雷諾冷笑道:「殺我天火殿的三位長老和三十六個弟子,你說該給我什麼交代,」

「不知天火殿的長老是什麼時候被殺的,」葉峰臉色不變,

「一天前,」雷諾淡淡道,

「一天前,我和劍王在一起,怎麼有時間去殺人,」葉峰笑道:「更何況,即便我真的殺人,又豈會留下這麼多把柄給你,」

白天龍忽然冷笑:「誰都知道你和劍王的干係非比尋常,即便你真的殺了人,劍王多半也會你開脫,」

冷凌棄笑道:「除非你能證明還有其他人會劍聖前輩的《先天無極劍道》,否則你就是嫌疑最大的人,必須給我們一個交代,另外,在事情沒有弄清楚之前,你的神將之位也得暫時辭去,並且我們三派必須派人跟在你身邊,直到真相大白為止,」

葉峰笑道:「如果我不答應呢,」

「我們三派的人不能白死,」白天龍冷冷道,

「如果我大葉劍宗的弟子出事,我是不是也可以去找你們要一個交代,」葉峰冷笑:「天下這麼大,你們又豈知,會先天無極劍道的只有我葉峰一人,你們既然沒有親眼看到我殺人,我就不需要做如何交代,如果你們沒有其他事,現在可以走了,」

三大門派的人色變,他們顯然都沒有想到葉峰會如此強勢,

「哼,不給我們如何交代就想讓我們走,你覺得可能嗎,」冰火神殿的輪迴境強者冷笑,一步踏向前,冰冷的火焰自他身上釋放出來,卷殺向葉峰,

冰火神殿的冰火道種,其威力絲毫不下於天火殿的天火道種,昔年冰火神殿的老祖釋放出冰火,方圓數百里內所有東西都被凍結,而後被燒成灰燼,

「嘿嘿,在老子面前玩火,你小子還真是活得不耐煩了,」邪龍大笑,張口噴出血霧,血霧如瀑布般傾斜而下,澆滅了席捲向葉峰的冰火,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