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這一次還真是神評論啊。”

2021 年 2 月 2 日

“感謝雲空間送給主播的一架火箭!老哥這件事情你做的絕對沒毛病,剛剛他媽快嚇死我了!”

“感謝霸王送給主播的兩架火箭,反正也沒什麼特別的,就是不想比你雲空間刷的少。”

“哈哈哈,這兩大巨頭又開始在這裏搞事了!”

“哎喲,我去你二大爺的,這次老子還就真的不慣着你了。”

“感謝雲空間送給主播的三架火箭!有本事你也來呀?”

“感謝霸王送給主播的五架火箭!無非就是一頓飯錢而已,老子還是掏得起的!”

此時此刻直播間裏面的其他人也都開始在給於樑刷禮物了。

只不過大家刷的都是小禮物而已。

不過就是這麼短短的幾分鐘,整個直播間的收益最起碼在將近10萬塊左右。

就是這麼恐怖。

這也是實在沒有辦法的事情。

此時此刻,於樑和馬提咪兩個人就這樣互相對視了起來。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這才長出了一口氣,對着面前的馬提咪輕聲開口說道。

“這一次你應該看得很清楚了吧,實在是沒有任何辦法,如果剛剛要是再慢一點點的話,很有可能我們兩個人都會沒命的。”

對面的馬提咪輕輕點了點頭,此時此刻也能夠看得出來,馬提咪整個人直接低着自己的腦袋,那樣子看起來就好像做錯了事情的小孩子一樣。


如果說一開始於樑心裏還有些生氣的話,那麼到了現在尤其是看到馬提咪這一臉委屈的樣子,恐怕是個人都沒有辦法對馬提咪提起來任何的憤怒之色了吧。

想到了這裏之後,於樑這才輕輕搖了搖頭,對着馬提咪輕聲開口說道。

“我實話告訴你吧,我並不是看不起你,只是因爲我覺得如果咱們兩個人一起直接在這克里克,很有可能會發生太多的危險,所以我的意思還是……”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馬提咪深吸了一口氣,接着緩緩吐出,能夠看得出來,馬提咪此時此刻臉上的表情極度嚴肅。

沉默了片刻之後。

馬提咪這才輕輕搖了搖頭。

“首先我爲我剛剛的過錯向你道歉,如果不是我的話,可能你也沒有必要這麼可憐,甚至於你都沒有必要再跟那個毒箭蛙繼續鬥爭下去。”


說到這裏之後,馬提咪長出了一口氣。

“可是我真的很想深入瞭解你!我總覺得我們兩個人在一起有很大的代溝,這一次不僅僅是爲了平臺賺錢,我也是真的很想跟你一起渡過難關,我真的很想親眼看到你平日裏到底是怎麼樣子的!”

於樑皺了皺眉頭。

“難道甚至於不惜犧牲你自己的性命嗎?”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馬提咪重重地點了點頭。

“如果你要是這麼說的話,那麼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其實就是這樣沒錯!”

當對面的馬提咪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好像突然之間想到了什麼似的,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這纔對着馬提咪輕聲開口說道。

“好吧,既然你都已經這麼說了,那我也沒什麼好講的,就這麼着了吧,咱們兩個人在原地休息一下,我去把那隻毒箭蛙解決了。”

地獄代言人

“不是都已經死了嗎?”

於樑笑呵呵的搖了搖頭。

此時也並沒有多說什麼其他的,直接來到了那隻獨箭蛙的面前,接着於樑一下子就把匕首給拔了出來。

與此同時於樑從旁邊折斷了幾隻看起來比較細長的樹枝。

直接就把樹枝的尖尖給削了下來。

用樹枝不停地在扎着獨箭蛙的後背。

對面的馬提咪看到這一幕之後,臉上的表情瞬間就變了。

很明顯在馬提咪的眼裏看來,於樑這麼做,未免有些過於殘忍了。

大概幾分鐘以後,於樑就收集了大概得有將近10只左右的樹枝。

而且這些樹枝上面都是有那種綠色的毒液。

對面的馬提咪下意識開口問道。

“能不能告訴我這些到底有什麼作用?”

於樑微微一笑。

“如果後面我們要是遇到什麼大型的野獸,這些首先可以自保,雖然說每一個肩頭上面只有那麼一點點的毒液,但如果要是能把這種東西穿插到野獸的身體裏,我估計可能也就是幾分鐘的事情。”

說完了這番話之後。

於樑長出了一口氣。

“而且有了這種東西,我們後面也比較好找食物。”

馬提咪聽到這番話之後,這才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此時此刻能夠看得出來,馬提咪就像一個憨憨一樣。

因爲馬提咪自己還真的不太懂這些。

“這種東西還是吃不了的吧?主播,如果要是把這些毒性直接傳染到了那些野獸身上,那野獸的身上不就帶毒性了嗎?”

於樑呵呵一笑。

“這個兄弟問出的這個問題真的很刁鑽啊,不過你不用擔心,這些毒液可是順着血液來循環的,在肉質上面是不會存留到這些東西的,只要我們吃東西之前清洗乾淨,就沒有任何問題了,但是這一類的肉是必須要經過火焰的燒烤,只有這樣才能夠徹底把毒性給逼出來。”

“原來是這樣啊,真的受教了!” 做好了毒箭之後,於樑一拉馬提咪的手掌,對着馬提咪微微一笑。

“咱們趕緊走吧,我告訴你啊,如果以後要是再碰到類似這種情況,一定要多長點心眼。”

說完了這話之後,於樑直接轉過頭就這樣看着直播間。

“我得給你們大家好好提醒一下,經過剛剛獨箭蛙那件事情,我想你們大家心裏應該大多都有個數了吧,咱們有什麼說什麼,我覺得有些時候最好還是多考慮一下,我想你們大家應該也清楚,我直播的時候從來就不喜歡開玩笑,況且這一次也是印證了你們大家的思想,我直接把馬提咪也帶着了,所以很明顯……肯定會出現更多的問題。”


此時此刻直播間的衆人沒有人開口說話,估計也是都想聽聽看於樑到底是什麼意思。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這才輕聲開口。

“所以如果我們兩個人以後要是真的遇到了什麼危險,我可能會經受你們來給馬提咪傳達,我希望大家平日裏開玩笑歸開玩笑,可如果要真的遇到了那種比較嚴肅的時候,你們大家千萬不敢跟我亂開玩笑!無論如何一定要以我們的人身安全爲保障!我可能會通過你們來給馬提咪傳達一些非常重要的信息,明白我的意思了嗎?”

於樑說出這番話的時候,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別提多麼嚴肅了。

“我們知道錯了!”

“就是就是樑爺,這件事情我們是真的知道自己的問題,還希望你千萬不要生氣,如果要真的遇到了什麼問題,我們肯定不會再繼續這樣子的。”

“對對對,說得不錯,以後我們肯定會多加註意,多加小心!這一次我們確實也感覺到自己的問題了。”

此時此刻,於樑看到直播間上的這些內容之後,整個人一下子不知道該講些什麼纔好了。

他突然之間就感覺到自己整個人一陣溫暖。

也就在這時,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臉上的表情似乎瞬間就變得嚴肅了不少。

“我只是在告訴你們而已,這種事情……可千萬開不得玩笑哦,所以最好還是不要搞太多了,而且我考慮了一下,這個山林恐怕比我想象的要更加恐怖一點,所以我希望咱們大家……最好還是多留點心眼。”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整個人臉上的表情瞬間就變得嚴肅了不少。

“好了,好了,樑爺,這個我們已經知道了!”

“剛剛的噴子,你心裏難受嗎!”

“就是……要不是樑爺吉人自有天相搞不好,還真的會被你們的無心之舉給害了。”

“所以以後不要再做這種秀智商的事情了,好嗎?”

……

此時此刻於樑長出了一口氣,臉上的表情看起來似乎略有些無奈。

“咱們也趕緊走吧,這一次我想以最快的速度直接離開這裏,不過我大概考慮了一下,估摸着最起碼也得10天左右,咱們身上的乾糧和水估計加起來也只夠五六天的。”

對面的馬提咪連忙搖了搖頭。

“那你就可太小看我了,其實我每天只需要吃一丟丟就可以了,所以你完全不用擔心。”

於樑聽到這番話之後呵呵一笑,能夠看得出來此時此刻他臉上的表情挺無奈的。


“這話可千萬不要說的太滿了,我實話告訴你吧,並不是說我擔心你什麼,而是因爲這種事情……根本就不像你想象的那麼簡單,你身體每天都處於一個高規格的活動,光是這個狀態在這裏,就要消耗很大的食物量,而且我說的五六天,只夠你一個人而已。”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馬提咪微微一愣。

這才下意識轉過頭,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對面的於樑。

對着於樑輕聲開口說道。

“那你準備吃什麼呀?”

於樑呵呵一笑。

“這大自然到處都是好吃的,總之,我怕你也吃不慣這裏的東西,算了,咱們也別說那麼多了,還是趕緊走吧。”

於樑和馬提咪兩個人直接朝着山林裏面走去。

兩個人的心裏也不是很清楚,他們到底會遇到什麼樣的鬼東西?

但是他們的目的都非常明確。

這一次無論如何都要救了狐吖。

而另外一邊,林藝聰此時此刻坐在辦公室裏,就這樣直勾勾地盯着屏幕前面的兩個人。

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別提多麼難受了。

沉默了片刻之後,林藝聰這才長出了一口氣,接着自言自語地開口說道。

“我真的很對不起你們兩個人!如果不是我的話……恐怕你們兩個也不用這麼拼命了!真的非常謝謝你們。”

……

兩個人行走了大概得有兩三個小時左右,這纔看到了一條自上而下的小溪水。

看到這玩意兒之後,於樑直接打了個響指。

“咱們兩個人在那邊的山頭安營紮寨吧,現在天色也漸漸晚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