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一個狼狽的身影從地底飛出,渾身破爛,那原本金燦燦的盔甲也裂開一道道痕迹。

2021 年 2 月 2 日

「不愧是金甲,防禦果然變態。」看到毫髮無傷的楚天召,獨孤逍遙感嘆道,不過被楚天召聽來卻是那麼刺耳。

「那人是誰,竟敢對二皇子動手。」

「實力好強,連二皇子都不是對手。」

「一定又是獨孤家的哪位狠人。」眾人暗想道,也只有獨孤家的人敢在皇宮裡鬧事。

「小子,我要殺了你!」楚天召越聽越是生氣,自己竟然被人一招打敗,而且還是自己看不起的人。

「九天十地……霸王斬!」

轟隆隆!

雷聲滾滾,烏雲密布,只見一道紫色驚雷出現在皇宮上空,整座皇宮都被一股壓抑的氣氛籠罩。

咔咔咔!

「斬!」

楚天星一聲大喝,霸王槍橫指獨孤逍遙,發出了他最強的殺招,只見天空中那道紫雷瞬間劈向獨孤逍遙。

「快退……」一群人驚恐的大叫,紛紛向後撤離。

轟!

紫雷入體,出奇的是沒有發出半點聲響;只見獨孤逍遙慢慢閉上雙眼,混混沌沌的空間內,一道紫色雷電不停的亂竄,好像是在尋找出口。

「原來是這麼回事!」慢慢睜開了雙眼,獨孤逍遙微微一笑。

「還給你。」獨孤逍遙抬手一指,一道同樣的紫色雷電從他的指間射出。

「不可能……」看著射向自己的紫雷,楚天召驚住了,那是他自己剛剛打出的絕招,怎麼又奔向自己來了。

砰!

轟……

一片城牆轟然倒塌。


噗!

「不可能。」楚天召狼狽的站起身,氣息紊亂,到現在也不敢相信獨孤逍遙竟然會用自己打出的招式打敗自己,諷刺至極。

「來人,給我殺了他!」楚天召近乎瘋狂的喊道。


「夠了!」 「夠了!」只聽高空傳來一個威嚴的聲音,聽著讓人有種不敢反抗的念頭。


「老祖……」皇宮內所有人全都跪伏在地上,不敢正視那人。

「老祖,幫我殺了他!」楚天召吼道。「他不可能是我的對手,一定是獨孤家的老祖在背後幫他。」

此時楚天召的神志遭受了巨大的打擊,所謂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你已經不適合做皇位候選人了。」楚霸王淡淡的說道,看似普通的一句話卻判定了一個人的生死。「從今天起面壁百年不得出山。」

「老祖……」楚天召想要辯護,但是卻被楚霸王鋒利的目光逼退,這便是身為皇者的勢;許多人都憐憫的看了看楚天召,因為老祖決定的事即便連楚皇也改變不了,這表示楚天召與皇位無緣了。

「小子,你打傷我皇族的人該怎麼算。」楚霸王站在高空俯視著獨孤逍遙。

「我不習慣仰著頭與人對話。」獨孤逍遙淡淡的回道。


「哈哈……有個性。」楚霸王哈哈大笑。「是你上來還是你上來。」

獨孤逍遙沒有說話,迎著那龐大的壓力,只見他抬起腳一步一步的走向高空,就好像踩著台階一樣,一臉輕鬆的樣子。

「什麼……」眾人驚大了嘴巴,即便是與楚霸王對視都讓人感到膽卻,而獨孤逍遙竟然能夠頂著他的壓力。


看著一步一步走來的身影,楚霸王一愣,就連隱藏在暗處的獨孤弒也一陣意動,沒想到獨孤家又出現了一個了不起的傢伙,所有人的視線全都定格在了獨孤逍遙身上。

片刻!獨孤逍遙走到楚霸王的對面,兩人處於同樣的高度。

「很好。」楚霸王笑道,沒有人知道他心裡想著什麼。

「你叫什麼名字?」

「獨孤逍遙。」

「為什麼打傷我皇族之人!」楚霸王語氣一轉,變得極其威嚴,一般人被這股氣勢就會嚇破膽,但是獨孤逍遙像是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

「因為他實力不夠強。」獨孤逍遙理所當然的回道。

聽著空中兩人的對話,底下的人感覺就好像在做夢,那可是楚國的老祖,楚國最強的人,竟然有人敢這樣與之說話,這讓人不得不對獨孤逍遙的勇氣感到佩服。

「那你看我的實力怎麼樣!」楚霸王背負雙手道。

「你該不會以一個老祖的身份來欺負我一個後輩小子吧!那多丟人。」獨孤逍遙笑道。

「哈哈……好!」楚霸王哈哈大笑。「幾十年前有一個叫獨孤耀陽的來此大鬧了一場,帶走了我五百精兵,你今天想要什麼。」

大國與大世家相輔相成,同氣連枝,一榮具榮,己方有人才出世當然要好好培養。

「聽聞楚國最強的莫過於黃金鐵騎兵,我想借整隻鐵騎隊一用。」獨孤逍遙說道。

聽了獨孤逍遙的話,楚霸王衡量了片刻,道:「你要拿出你值得我出手的價值。」

「很快就會讓你看到的。」獨孤逍遙笑道,而後腳踏虛空向著獨孤家方向走去。

「對了,獨孤耀陽是我的父親。」

······

回到獨孤家,獨孤逍遙發現眾人看自己的眼神變得有些不同了。

大鬧楚皇宮,一招打敗二皇子,即便連楚國老祖也絲毫不給面子,真是霸道,比當年的獨孤耀陽還要更甚。

「哈哈……逍遙,你真太狠了。」獨孤嘯天哈哈大笑,好似自己大鬧了皇宮一樣。

「大神!」富華清兩眼崇拜的看著獨孤逍遙。

「低調低調!」獨孤逍遙連連擺手。

三日後!

「逍遙,你怎麼來了,今天想讓我帶你去哪裡!」獨孤飄香調侃道,想起三天前獨孤逍遙的神威,獨孤飄香到現在還有些不敢相信,這真是一個滄桑白髮的人擁有的實力嗎,好像夢幻一般。

「呵呵,帶你去個地方。」獨孤逍遙笑道。

「去哪裡!」

「族武之地!」

族武之地乃是獨孤家九脈傳承之所,刻錄了九種劍訣,是獨孤家的禁地,普通的獨孤家子弟都沒資格進入。

兩人好像走迷宮一樣,花了小半天的時間終於來到了族武之地,此時裡面已經有許多獨孤家的精英在此修鍊,所有人都全神貫注的投入裡面,有的甚至幾年、幾十年的在這裡鑽研。

一眼看去,這是一處寬廣的岩洞,四周岩壁上刻畫著一道又一道玄奧的劍痕;這裡已經不知存在多少年了,只知道獨孤家的崛起就是從這裡開始。

「這裡刻錄了獨孤家的起源。」獨孤飄香指了指一副石刻道。

那是一塊光滑的巨石,上面刻著一個人,他獨自行走在大荒之中;這一天,天地顛倒,日月變色,山河混亂,遙遠的天際隕落無數的星辰,而其中還帶著一把劍,他遇到了他的機緣。

原來獨孤家第一代老祖並不姓獨孤,而是一位生於一個混亂時代姓葉的書生,一次偶然的機會下,他獲得了來自界外的傳承,憑藉這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功法,葉家老祖縱橫六界,無人匹敵,更改姓獨孤。

終有一日他忽然發現,在這個世界已經沒有了對手,於是葉家老祖留下了九脈劍訣后便飄然離去,去尋找更為寬廣的世界,他想找到留下獨孤九劍傳承的那個人,看一看那個人的世界。

時代變遷,經曆數個時代的洗禮,原本完整的九脈傳承變得殘破不堪,如今只留下幾脈還算完整。

「獨孤九劍……」獨孤逍遙入神的看著岩壁上的石刻。「真想見見留下九脈傳承的那個人。」

如果是以前,獨孤飄香一定會認為獨孤逍遙痴人說夢,不過現在……

「說不定真他的可以,可以和老祖一樣邁出這個世界的束縛。」獨孤飄香喃喃道。

「好了,進裡面去吧!」獨孤逍遙說道,將獨孤飄香拉回了現實中來。

轟~~~

一聲哄響突然傳來,整個岩洞一陣晃動。

「不可能啊,哪裡不對,是哪裡出錯了……」只見一個頭髮散亂,滿臉胡茬,一副邋遢的中年人正著了魔似的念叨著。

「劍痴……」其餘在岩洞中修鍊的人都不由停下來,滿是敬重的看著那道身影。

不久后,男子慢慢平靜了下來,又拿起手中鐵劍不停的揮舞,有時又停下來沉思,一副痴迷的樣子。

「竟然快要推演出傲天劍訣第五層了。」一群人驚嘆。

如果說是完整的傲天訣練就到第五層當然不值得人驚嘆,只是因為如今的傲天訣只剩下三層而已。

劍痴,人如其名,對劍的痴狂超越了一切。

獨孤劍痴更是九脈中一個特殊的存在,他不屬於哪一脈,而是九脈,憑藉著對劍的痴狂,獨孤劍痴將九脈劍訣全都練到了極致,更是推演殘缺的劍訣;幾百年了,獨孤劍痴從未走出過岩洞,一直推演劍訣中遺失的部分。

「太過沮泥招式了!」 「太過沮泥招於式了!」

一個聲音突兀的響起,將正在揮動鐵劍的獨孤劍痴打斷,此時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獨孤逍遙。

「那人是誰,竟然敢這樣說劍痴。」

獨孤劍痴是誰,那可是獨孤家千百年難得一遇的絕世奇才,不僅精通九脈,而且還修補殘缺劍譜,誰敢這樣跟他說話。

雖然曾也有人這樣對獨孤劍痴說過,可是都被他打倒了。

「你說什麼……!」獨孤劍痴的聲音聽起來很沙啞,像是許久沒有與人交談,但他那雙眼睛卻如鋒芒一樣。

「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也不需要你這樣做。」絲毫沒有理會獨孤劍痴的態度,獨孤逍遙緩緩地說道。

「接下我一劍再說!」獨孤劍痴冷喝,他不允許比自己弱的人否定自己。

「斬!」

那是一道如月牙般的劍影,美輪美奐,泛著點點白光;殘月如鐮,它卻充滿了危機,寒刺入骨,

一招,凝聚了獨孤劍痴對劍的痴狂。

「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道。」獨孤逍遙輕輕地說道,身影不知何時來在了獨孤劍痴的身後,沒有人知道他是怎麼過去的。

「封神禁!」獨孤逍遙輕喝,手掌上出現一道金色印記,瞬間印在了獨孤劍痴的背後。

啊~~~

金光乍現,整座岩洞被照得一片通明,空間里回蕩著獨孤劍痴瘋狂的吼聲,只見他一身元力正在飛速的消逝著,聖階、逆天階、天階、地階、人階······最後竟變成一個身無元力的普通人。

「什麼……」所有人都像看見鬼魂似的看著獨孤逍遙,甚至比看到鬼魂還要可怕,就這樣輕鬆的將一個聖階強者打回了原形,這還是人嗎。

「這裡不是你應該待的地方,外面才是屬於你的世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