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城府主猜得不錯,龍翔此時的實力正在迅速下降,短短几分鐘的時間就從地武二重的境界掉到了出入地武鏡的層次,幻妖花的效用消失,帶來的反噬讓龍翔心痛不已。

2021 年 2 月 2 日

不過幸虧這也是短時間處於天靈境,要是長期都停留在天靈境那龍翔就有得哭了,遠處的李雄還一臉焦急的眺望着遠方,當他見到龍翔的身影時,一顆懸着的心才放下。

不過見到龍翔的面色有些蒼白,李雄連忙衝上前去扶住龍翔,“龍兄,你這是怎麼了?”

見李雄如此關心自己的安慰,龍翔擠出了一絲苦笑,一股暖流進入心中滋潤着乾枯的竅血,也不枉龍翔捨命爲李雄奪寶了。

“呵呵,李兄,我沒事兒,只是有點兒虛弱而已。”

話語間,龍翔把乾坤戒還給了李雄,見到乾坤戒,李雄顫抖着雙手小心翼翼接了過來,眼中露出了狂熱的神色,同時也萬分感激的看着龍翔。

“龍兄,真是辛苦你了,爲了我的事兒差點兒賠上了你的性命,啥都不說了,以後龍兄若是有用得着兄弟的地方儘管開口,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李雄激動的說道,乾坤戒又被他套在了手指上,龍翔笑了笑,“李兄這是哪裏話,都是兄弟,說這話不是見外了嗎,你也別這麼煽情了,事不宜遲,你趕緊把龍晶融合了吧,早點兒成爲龍騎士,我也放心些,不然保不準李天龍還會打龍晶的主意。”

“難道龍兄還沒把李天龍殺了嗎?那你又是怎麼拿回乾坤戒的?”李雄驚訝道。

“哈哈,本來最開始李天龍還不是我的對手,但是那個老梆子突然施展了一招什麼混沌流域,這可把我打得夠嗆,爲了衝出混沌流域,我用盡了所有的龍元,最後還是一位中年人替我解圍,不然我可不能像現在這樣站在你面前。”

“什麼?混沌流域?那份戰技果然可怕,聽說李天龍曾經用混沌流域困死過天武境的強者,龍兄你又怎麼出來的?那個中年男子又是什麼身份?他很厲害嗎?連李天龍也懼怕他。”

“哈哈,區區一個混沌流域自然不能奈我何,至於那個中年男子的身份我也不清楚,至於實力我更是一無所知,因爲他至始至終都沒動過手,只是一句話就讓李天龍乖乖的把乾坤戒交了出來。”

“不過我能感覺到那個中年人很強,強到了一個令人恐懼的地步,我用專屬神通都不能看清他的實力,估計不會低於天武境。”


龍翔的話讓李天龍陷入了沉思,良久之後才呆呆的說道,“龍兄,你遇見的那個中年人十有八九就是千城府的府主,其他人我實在是想不出還能有誰能命令李天龍。”

“啥啥啥?千城府主?怪不得有那麼濃烈的上位者氣息,原來如此,還好這個府主不是敵人,不然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龍翔慶幸的拍了拍胸脯,心中已經有了結交千城府主的念頭,畢竟龍翔還身負使命,龍青天的仇不可不包,至於龍青天的那位妖族老怪物級別的仇人,龍翔可不會自大到單打獨挑。

畢竟妖族的勢力在幻靈鏡不弱,妖族子弟遍佈天下,日後必定有麻煩千城府主的時候,哪怕是助一臂之力也好,至於妖龍殿也得儘快發展起來,在幻靈鏡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龍翔計劃在十年之內打入聖域,而那遠古龍族的墓穴應該就在聖域裏面了,光復龍族重振天下這是龍翔最重要的使命,至於那位紅顏知己也在等待着龍翔的援救。

從遙遠的思緒中醒轉過來,龍翔告別了李雄,他心繫妖龍殿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而李雄自然也聽了龍翔的話,找了一個無人知曉的地方融合他的龍晶去了。

一想到自己馬上就能成爲萬中無一的龍騎士,李雄內心別提有多激動了,除此之外他更是堅定了心中的信念,那就是事成之後一定要跟着龍翔征戰天下。

到那時他不會再是一個累贅,相反還是龍翔身邊的第一大戰將,然而等龍翔回到妖龍殿的時候眼前的一切讓他目眥欲裂。


妖龍殿的大門前躺着一具具冰冷的屍體,其中既有妖龍殿弟子的屍體,更多的就是妖族弟子的屍體了,這些侵犯者的實力都不算強,當然只是對於一個小時前的龍翔來說。

至於現在這些侵犯者對於龍翔來說卻是位列於強者級別了,基本上都是天階妖族,那可是相當於地武鏡的強者啊,現在的龍翔拼了命也只能與天靈八重的強者交手。

天階妖族強者龍翔無可奈何,這些妖族弟子估計都是華雲天一人所殺,這麼多妖族侵犯妖龍殿,而妖龍殿當中又只有華雲天一人是地武三重的強者。

饒是單人實力再怎麼強大,也敵不過如此多的妖族施展車輪戰術,慢慢也會將華雲天榨乾,儘管龍翔現在的實力已經不如之前,但是那熊熊戰意依然不可磨滅。

面對這麼多的妖族估計華雲天早已身受重傷了,流淌在石板上的鮮血還有一絲溫熱,想必這些人剛來不久,希望華雲天沒有什麼事纔好。

龍翔猜的不錯,這些人的確剛到沒多久,加上妖龍殿的防禦陣牢不可破,就算妖族再多一時半會兒也難以打進去,華雲天帶領着衆弟子退回到了防禦陣內。

至於那些侵犯的妖族全都被擋在了防禦陣之外,那些妖族的雜碎看着渾身浴血的華雲天以及衆弟子,臉上充滿了憤怒的神色。

華雲天冷笑一聲,“幸虧有殿主佈下的防禦陣,不然今日我等恐怕早已葬身於此了,可是儘管如此,如果殿主遲遲不歸,防禦陣終究會抵擋不住大批妖族的入侵。”

“副殿主放心,我等就算是拼了命也不會讓這些雜碎奪走妖龍殿,估計殿主他應該快回來了吧,我們在堅持堅持。”一位妖龍殿弟子出言安慰道,儘管嘴上這樣說,但是內心卻充滿了恐懼。 相對而言,華雲天倒顯得較爲鎮定,畢竟身爲副殿主的他在此時如果是亂了陣腳,那麼必定將被這些侵犯者一舉擊潰,奮力抵抗的同時,雙眼略帶一絲祈禱的目光盯着遠方。

終於,就在這時一道充滿了憤怒之光的雙瞳出現在了他的眼前,看那瘦小的身影不正是妖龍殿主龍翔嗎?華雲天心中一喜,鬥志昂揚的對着衆弟子投去了一個必勝的目光。

“妖龍殿衆弟子萬衆一心定能將這些雜碎趕出去,而且我們偉大的殿主已經回來了,給我殺啊,爲死去的弟子們報仇。”

華雲天這一吼,終於將衆弟子即將消逝的戰意又激發了出來,當他們都看到龍翔的身影時,有人興奮,同時也有人露出了質疑的神色。

當然不少弟子都是剛加入妖龍殿,所以對於這個妖龍殿主都不瞭解,要說眼前這個體型不算魁梧,相貌還略帶稚氣的少年便是妖龍殿主,他們可謂是半信半疑。

畢竟其他見過龍翔的弟子對龍翔都有着一定的信心,可是就在這時,華雲天的臉色微微一變,身爲地武三重境界的他一眼就看穿了現在龍翔的實力。

“天靈一重?怎麼回事?殿主的實力怎麼會變成這樣?難道是殿主在故意隱藏實力嗎?”

華雲天只能在心中這樣自我安慰,他寧願相信龍翔的情況是傾向於後者,如若不然的話,妖龍殿今日真的難逃一劫了,而且還得賠上妖龍殿數十位弟子的性命。

或許是感受到了華雲天疑惑的目光,龍翔露出了一絲苦笑,華雲天怎麼會不明白龍翔這一笑之意,本來期盼龍翔的歸來能夠逆轉形勢,但是現在看來似乎已經是天方夜譚了。

不過儘管如此他也沒有放棄抵抗,當他看到了龍翔那熊熊戰意的時候,華雲天知道這一切或許還不算太糟,至於那些妖龍殿的衆弟子由於實力不濟,自然是不能輕易識別龍翔的實力。


所以他們對龍翔的認知還停留在地武八重,有些弟子見到龍翔的出現,更是直接放棄了手中的動作,因爲在他們看來龍翔只需要一招便能覆滅眼前的妖族。

當然他們都沒親眼見過龍翔出手,這些不過都是華雲天告訴他們的,他們自然不會認爲華雲天這個副殿主會欺騙他們,看着衆弟子對自己信心十足,龍翔忽然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但是他知道自己一定不能讓這些人失望,然而那些侵犯的妖族盯着這個突然出現的少年紛紛露出了興奮與嘲諷的神色,手中的動作也暫時停止下來。

“臭小子,看你這樣子想必就是妖龍殿主了吧,果然是聞名不如見面啊,平日裏都是聽江湖上的朋友吹噓妖龍殿主有多厲害,今日一見也不過如此嘛,出入天靈境的實力真是讓我等大開眼界啊。”

“哈哈,可不是嘛,真不知道以他這樣的實力,怎麼能從妖皇嶺獲取如此之多的妖龍木,我看是走了狗屎運在哪個地方拾到的吧。”

面對這些妖人的嘲笑,龍翔根本不爲所動,他真不願意相信這麼蠢的妖人還能夠在這北皇域獨霸一方,拾的?開玩笑啊,你去給我拾幾萬棵妖龍木看看。

龍翔沒什麼明顯的反應,可不代表座下的一干弟子也沒反應,聽到那些妖人一語道破了龍翔的確切實力,所有人都面如死灰,他們認爲華雲天之前都是在欺騙他們。

“什麼?殿主只有天靈鏡的實力?而且還是初入?這怎麼可能?副殿主把我們大家都耍了,現在生死關頭,我看大家還是都早點兒脫離妖龍殿吧,這樣的垃圾勢力實在是不值得衆兄弟爲此拼命。”

一些心智不堅定的妖龍殿弟子在此時慫恿着其他弟子退出妖龍殿,或許真的是龍翔令他們失望了吧,龍翔並不責怪他們此時的選擇。

從之前的表現可以看出,這些弟子對妖龍殿還是比較看好的,他們此時的選擇可讓那些侵犯的妖人爆笑不已,在他們眼中這一幕真實的演繹了大難臨頭各自飛。

“哈哈,小屁孩兒,都看到了吧,你這個廢物不配做他們的殿主,我看還是乖乖的臣服與我們妖族吧,你們這些人族做我們妖族的奴隸。”

一個妖人放肆的大笑道,這時一位脫離了妖龍殿的弟子立馬不滿道,“放屁,老子就算是離開了妖龍殿也不會做你們妖人的奴隸,有本事就把我們都殺了吧,雖然我們都被騙了,但是還有這麼多兄弟在,臨死也會拉幾個妖人墊背。”

這個人是一位少年,看樣子也不過十七八歲左右,稚嫩的小臉上充滿了憤怒,體內涌動的神元彷彿是在宣誓着他的戰意,龍翔不由得多看了他幾眼。

天靈九重大成的境界,天資也算是不錯,他對自己的力量控制還不能做到收發自如的地步,由此不難看出他和李雄一樣,都是剛步入武學一途不久。

又是一位天資卓越的少年天才,龍翔滿意的笑了笑,一直沉默不語的他在此時突然站起身來,冷冷的掃視了一眼衆妖人,然後又目光柔和的打量了一番妖龍殿衆弟子。

臉上充滿了愧疚之色,“兄弟們,身爲妖龍殿主的我今日讓你們失望了,我知道此時說什麼都已經無用,所以廢話我也就不多說了,今日我的目的就是將這羣妖人逐出妖龍殿。”

“當然這不是我的目標,假以時日我不但會將他們逐出妖龍殿,更是要把他們逐出北皇域,因爲這是我們人族的地盤,還輪不到他們妖人來撒野。”


龍翔這一番熱血的話語久久激盪着衆人的胸懷,華雲天身爲妖族的一員不但沒有爲此感到任何的不滿,相對而言妖族而言,他更比較喜歡人族率直的性格。

“哈哈,小屁孩兒,你就別在這裏煽情了,至於你口出狂言自然會爲此付出代價,將我們趕出北皇域?笑話,就憑你嗎?還不夠格。”

“廢話少說,動手吧,即使我現在已經變成了天靈境的武者,但是同樣也不會任你們這羣妖人的擺佈。”

龍翔怒喝一聲,“防之陣,龍鱗金盾。”

“輔之陣,殺伐狂血。”

“功之陣,狂野颶風。” 靈界師的手段一出,使龍翔的戰鬥力迅速飆升,本來只有天靈境的實力,此時已經暴增到了天靈三重的境界,加上其他手段勉強也能夠對付天靈七重左右的武者。

可是現在他所面對的敵人可都是地武鏡的強者啊,儘管大部分都是地武一重的妖人,可是他們在數量上足以碾壓龍翔這一方,而且對方近百妖人當中還有地武二重的強者。

此時唯一能與他們力敵的華雲天也被他們的車輪戰術弄得身受重傷,渾身浴血的他看樣子是沒有辦法在迎戰了,龍翔目光堅定的掃視了一圈妖龍殿的衆弟子。

此時他們看向龍翔的目光當中沒有之前的埋怨,更沒有憤怒,反而是充滿了震撼之色,雖然不知道龍翔的真正實力究竟在什麼地步,但是龍翔這會兒動用的靈界師之力足以震撼每一個人的心靈。

龍翔那視死如歸的神情更是激發起了衆弟子內心深處的熱血,那是屬於人族武者獨有的特質,哪怕是死也要轟轟烈烈的幹一場。

龍翔的變化自然也引起了妖人的注意,不過天靈三重在他們眼中依然是不堪一擊,隨便動動手指就能弄死一大片天靈三重的武者。

“臭小子,倒還是有些手段,不過即使這樣也不夠看。”

“哼,說這話還爲時尚早了吧,夠不夠看手下見真章。”

“神劍訣,神劍挑天。”

“轟隆。”

隨着龍翔的話語落下,虛空頓時爲之劇震起來,大地剎那間震動,虛空之上風起雲涌,無盡的雷霆之力在雲層當中涌動,緊接着便是一把由雷霆組合成的驚鴻巨劍浮現在九天之上。

雷霆劍體當中蘊藏的力量不可想象,驚鴻雷霆巨劍渾身都纏繞着電網,發出一陣“滋滋”的聲音,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轉移到了雷霆巨劍上。

龍翔一出手便讓不少人道破了他的身份,“臭小子,原來是東皇域的人,竟然跑到我北皇域來撒野,真是不知死活。”

“八荒雷劫。”

那妖人爆喝一聲,剛纔虛空涌動的雷霆頓時更加猖狂,不過龍翔的雷霆巨劍在這八荒雷劫的力量之下紋絲未動,妖人引動的黃金雷霆全部被雷霆巨劍吞噬,從而壯大巨劍的力量。

妖人心中大驚,不過表面並不慌亂,因爲他很自大的認爲一個天靈三重的武者施展的力量能有多強?充其量也就是像撓癢癢而已。

龍翔一見他面部表情就知道這個妖人死定了,就算不死也得脫層皮,儘管他現在只有天靈三重的實力,但是實際戰鬥力也還是有天靈七重。

這個妖人也不過是初入地武而已,真想要用肉身來抗這一擊之力,這不是茅坑裏打燈籠找死的節奏嘛,龍翔一聲冷笑,瘋狂催動着千萬竅血當中的龍元。

九天之上的雷霆巨劍頓時得到了渾厚龍元的滋潤,自虛空俯衝而下,一路上帶着一連串的雷霆電光,猶如一條咆哮的遠古神龍。

雷霆巨劍轟然而下,此時那妖人終於感覺到了雷霆巨劍的恐怖力量,想要在第一時間閃避,可是已經來不及了,身體觸碰到了雷霆巨劍頓時一陣焦味傳來。

那個妖人全身都纏滿了電網,噼裏啪啦直作響,緊接着便是一陣撕心裂肺的獸嚎,眼中充滿了恐懼之色的妖人向周圍的同伴求救,可是他現在這個情況誰還敢接近他,其他妖人早就退到了五里之外。

這一個回合下來使他們不敢再小看龍翔,在他們眼中此時的龍翔渾身都透着邪門兒,然而那些妖龍殿的弟子卻是在此刻歡呼雀躍,龍翔靠這一回合贏回了失去的人心。

贏了一個開頭彩,龍翔卻是面帶愁容,剛纔也只是因爲那個妖人太過自負,不然他怎麼可能贏得如此輕鬆,有了剛纔的教訓那些妖人可不會在輕敵了。


“雲天,快去啓動妖龍殿的攻殺大陣。”龍翔急切的對着華雲天說道。

龍翔的話卻是讓華雲天爲之一愣,“殿主你說什麼?什麼攻殺大陣?”

華雲天不知道妖龍殿的攻殺大陣也是在情理之中,因爲當初龍翔佈陣之時華雲天直親眼見到龍翔佈下的防禦陣,至於攻殺大陣他卻是一無所知。

情急之下龍翔倒是沒想起這一茬,隨後告訴了華雲天攻殺大陣的位置,至於具體位置當然是龍翔修煉的那間石室了,哪裏便是攻殺大陣的陣眼。

那些妖人一聽龍翔要啓動什麼攻殺大陣,頓時露出了警惕的神色,他們可不會傻傻的認爲龍翔是在嚇唬他們,畢竟妖龍殿的防禦大陣之前他們也是見識過了。

饒是他們人多勢衆也不能破開這座防禦陣,不然也不至於忙活了這麼久,連妖龍殿都還沒邁進一步,也正是因爲妖龍殿防禦陣以及建造材料的優勢,才使得他們起了歹心。

龍翔冷冷一笑,“各位既然光臨我妖龍殿,身爲殿主我當然得款待各位了,這個攻殺大陣可是我煞費苦心才鑽研出來,今天來者是客,正好拿你們試試手。”

“我妖龍殿可不是那麼好欺負的,就算是死我也會把你們拉上墊背。”

這個攻殺大陣乃是一座劍陣,而這座劍陣也是龍翔曾經在武陵虛鏡當中獲得,這便是那十天誅魔劍陣,當然最初的十天誅魔劍陣自然不可能發揮毀滅性的力量。

最初龍翔也只是見過那幾位老者合力施展這一劍陣誅殺過地靈鏡巔峯層次的武者,不過這座劍陣依舊恐怖,況且不久前龍翔已經將十天誅魔劍陣與無極劍陣融合。

兩個強大的劍陣合二爲一,估計現在的真正力量也是堪比地武一重的力量吧,雖說不能將這些妖人一網打盡,但是要削弱他們的實力也未嘗不能。

因此龍翔爲此劍陣又重新命名,無極誅魔劍陣,天階一品戰技,這也算是龍翔自創的一招了吧,就在衆人屏息凝神之時,一道道五彩霞光從天而降。

此景倒是極度美麗,可是美麗中暗透着死亡的氣息,如此之多的五彩霞光當中都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有了龍元的滋潤,這座無極誅魔劍陣更加恐怖。 無極誅魔劍陣的出現,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剛纔那些心驚膽戰的妖龍殿弟子見識了無極誅魔劍陣的威力之後,都長舒了一口氣,再加上龍翔奮力殺敵,沒有一個人再感到恐懼。

龍翔心中那不白的信念驅使着他全身的龍元涌動,龍翔一聲怒吼,神劍挑天式變得更加犀利,隨即轟然而下,那妖人被震出去數米遠,重重的落在地上連噴了數口xian血,看樣子是活不成了。

周圍的其他的侵略着見龍翔如此生猛,紛紛露出了驚駭的神色,他們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一個地武鏡強者敗在天靈境武者手中的這一事實,這其中的差距有着天壤之別,衆人紛紛驚疑龍翔的實際戰鬥力。

雖然龍翔現在的境界只是天靈境,但是他畢竟是實實在在的地武鏡強者,只是因爲幻妖花的副作用,因此實力變得不穩定,有時候能夠爆發出天靈三重的實力,也有可能隨時爆發出地武鏡的戰鬥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