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說徐容容這邊,她也在第一時間用自己平生最快的速度朝那名守衛刺去。

2021 年 2 月 2 日

可是她的速度在那人的眼中還是有些慢了,那名守衛感覺危機襲來的瞬間就彈開了,躲避了徐容容的一擊。

那名守衛躲開之後終於有了覺悟,對着巡邏隊伍大叫。“這……”

可是“這”字才說了一半,他便睜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緩緩轉身。

親眼看到公孫薰兒的半蹲着身體,她邪指着地上的長劍流出了鮮血。

守衛的頭顱也在這個時候離開了身體,滾落在地上。

龍十兒、公孫薰兒和徐容容三人同時閃身,緊貼着小洞的牆壁。

這時聽到左邊那條通道里的腳步發生一陣錯亂,顯然,龍十兒他們已經暴露了,尤其是那顆人頭,還正對着小洞內的巡邏隊伍。

龍十兒看徐容容表情有些難看,傳音關心的問道。

“容容,沒事吧?”

“哦,我沒事!”


徐容容搖了搖頭。

龍十兒知道徐容容的內心有些難過,因爲她認爲是因爲自己才暴露了大家的位置。

但是,那對有着六個人的巡邏隊伍正在靠近,容不得龍十兒出生安慰,看了看小洞另一邊的公孫薰兒,兩人點頭。


龍十兒和公孫薰兒同時調動體內的能量,充滿爆炸性能量的真氣開始在手中凝聚,隨着時間的過去,兩人手中的真氣越來越濃厚。

龍十兒的真氣顏色是深藍色,而徐容容的卻是淡藍色,而且還有些渾濁,由此看出龍十兒真氣的精純度可不是一般的高。

兩人的神識都關注着小洞裏的情況,雖然那幾人沒有發出任何的腳步聲,可是兩人的神識很明顯的發現他們正在緩緩靠近。

龍十兒和公孫薰兒對視着,心裏盤算着巡邏隊伍與自己的距離。

十米……五米……三米……

就在巡邏隊伍離兩人的距離僅有一米時,龍十兒和公孫薰兒的瞳孔猛然放大。

將手中的能量球瞬間扔向小洞之內。

“趴下!”

龍十兒朝徐容容猛撲去。

在空中龍十兒將徐容容攔腰抱起,也在這一瞬間山洞裏發出了巨大的爆炸聲“轟!”

漫天的碎石在狹窄的山洞中飛濺,龍十兒和公孫薰兒第一時間撐起防護罩,這才免得被飛石砸傷。

當爆炸聲過去,龍十兒和徐容容還有公孫薰兒三人的身上已經佈滿了灰塵,龍十兒剛睜開眼就有灰塵進入了眼睛,趕緊提醒道:“先別睜開眼睛!”

龍十兒用手使勁兒的揉着眼睛,在留了n顆眼淚的代價下,終於感覺舒服了點兒。

龍十兒是在公孫薰兒的提醒下睜開眼的,看到龍十兒使勁兒的揉着眼睛,公孫薰兒皺眉問道。

“十兒,你受傷了?”

“沒……”龍十兒鬱悶的搖頭。

徐容容想起剛纔龍十兒的提醒,這才意識到發生了什麼,捂着嘴偷笑着,取笑道。

“他這是灰塵進了眼,哈哈,自作自受!”

一聽到自作自受這詞兒在龍十兒身上出現了,公孫薰兒也沒忍住取笑了一番。

再看到龍十兒的花臉後,兩人蹲在地上笑到肚子疼。

龍十兒更加的鬱悶了,極力的轉移話題道。

“你們倆別笑了,趕緊找人,我們沒多長時間了!”

“先等等,讓我再笑會兒!”

徐容容擡頭看到龍十兒的臉,又是一陣取笑。

龍十兒說道。

“薰兒,你去這邊,我帶着容容去這邊,待會兒找到人之後到這裏匯合!”

“等等,我和薰兒一組,要不然我看見你我就忍不住……哈哈哈……”

徐容容又笑了起來,就差用拳頭捶打着地面了。

龍十兒看了眼公孫薰兒,希望得到她的同意,發現她也在取笑自己,頓時,龍十兒氣憤的離開了,走了老遠,都還能聽到隔壁通道里的笑聲。

龍十兒氣得加快了腳步,走過長廊,龍十兒遇到一處水塘,龍十兒開心的洗了把臉,還真是合自己的意啊!

龍十兒這才滿意的順着各個洞口走去,不過遇到了守衛也是零零散散的,而且都是清一色的元寂初期修爲,對龍十兒來說絲毫沒有挑戰性。

很快,龍十兒走到一處長廊的盡頭後,感覺到長廊盡頭寬敞的大洞裏有人羣氣息波動。

龍十兒欣喜的靠近洞口,發現那幾人的氣息就是自己要找的小雷還有鴿子米兒姐啊力四人的氣息。

他們的周圍到處都是人,足足二十一人,其中有一人是元寂後期的,剩下二十人都是元寂中期的高手。

龍十兒長長呼了口氣,等待着救人最佳時機的時候,發現邊上的一個小洞內出現了氣息,這氣息很微弱,就像是一個人睡覺時發現一隻蒼蠅一樣,不過氣息龍十兒很熟悉。

要不是鬥龍門的功法獨特,恐怕很難發現她們的來到,兩人正是徐容容和公孫薰兒。

龍十兒感覺到公孫薰兒隱蔽氣息的方法獨特,她是將自己的氣息完全融入自己的體內,這點和鬥龍門的修煉很相像。

但是不僅如此,她還將身體那些自主的生機氣息完全的平均分佈,龍十兒決定等這件事結束以後一定要找時間問問她是怎麼做到的。

有了兩人在暗中,龍十兒當下停留,放開了自己全身的氣勢朝裏邊的人衝去。“啊!”

其實龍十兒提前發動攻擊也是有原因的,因爲裏邊有一個比公孫薰兒還要強大的存在,儘管公孫薰兒隱蔽氣息的方法獨特。

可她終究還是與那人落下一個級別,一個級別的詫異就等同於一個天一個地,這樣下去對公孫薰兒極其不利,更何況公孫薰兒還有顧及徐容容的氣息!

所以,龍十兒要在第一時間吸引對方全部的人,那麼最好的方法,就是放開強者的氣息!

“有強者入侵!”

也不知是哪人說了一句,一羣人便揚着傢伙朝龍十兒衝來。

只有一個人沒有動手,顯而易見,那人就是這個隊伍的首領,元寂後期的高手。

龍十兒還拿着小巧的鬥龍劍,一個照面就在對方還沒完全意識到修煉等級的差異後殺死了一人。

不過,這也驚奇了其他人的警惕性,龍十兒感覺這羣人越來越難對付!

一人趁着龍十兒朝另一個人刺去,手中的長劍直逼龍十兒小腹。


龍十兒神識一瞬間混亂起來,一時之間根本發現不了那麼多的危機,他撐起防護罩,一手一劍的刺出,另一手不停的凝聚能量攻向其他對自己發動攻擊的人。

那人的劍刺到龍十兒深藍色的防護罩上,龍十兒的防護罩就像一道堅固的牆壁,一點兒也沒用因爲那人的巨大能量而產生絲毫的變化。

這就是元寂後期與中期的差距,他們一時之間傷不了龍十兒,而龍十兒的攻擊一旦落入他們身上,他們就會瞬間和這個世界說上一聲“再見!”

可是,這些人越來越月精闢,在這些人的全神注意下,龍十兒越來越難以得手。

成功的殺了三個元寂中期的強者之後,龍十兒開始感覺到難了,對方的人實在是太多,龍十兒第一次感覺一種措手不及的感覺。

溫室玫瑰 ,龍十兒不得不另尋他法。

忽然,龍十兒的腦海中出現了《鬥龍訣》中自己學過但還從未運用到實戰中的法決。

“以浩瀚天空爲弓,以蒼茫大地爲弦,以天地萬物爲箭,天地星辰箭,現!”

龍十兒朝着天空伸出的手,忽然出現一把金銀光閃閃的箭,不過卻沒有弦,不對,是看不見弦。

弓是兩條威武的狂龍鑄成,一金一銀,一雄一雌,一兇一吉,一剛一柔,它是用以柔克剛,以剛化柔的原理而鑄成的。

弓是天地之間的光暗雷電四種原是屬性而鑄,弦是由大地的萬物生機而鑄,箭是由金木水火土五中屬性能量而化。

它,擁有着天之之間所有的能量!


龍十兒拉動那看不見的箭弦,一支金銀螺旋狀纏繞的箭出現在他手裏。

在所有人詫異的目光下,龍十兒將箭對準了其中一名元寂中期強者,瞬間鬆手!

箭劃破虛空,以無與倫比的速度瞬間出現在那人面前。 儘管那人已經做好了防禦的準備,在看到龍十兒手中的箭尖指向自己時的那一刻就撐起了防護罩,然後想也不想的朝一邊閃去。

而那些剩下的人羣,都看着那人,誰都想清楚龍十兒那一箭的威力,就連一旁的元寂後期強者也對龍十兒箭的威力產生了興趣。

在所有人目光的注視下,箭與那人的身子緊擦而過,場面非常安靜,安靜得聽到了箭擦到那人衣角的聲音。“哧!”

聲音很小,卻傳進所有人的耳朵裏,而且所有人看到的是箭還沒有碰觸到他的衣角。

僅限於人類肉眼的距離,想想那人逃命的時間有多麼準確!

那人想着自己逃過了一擊,臉上已經露出了笑容。

可是,他的笑容隨着一個巨響的聲音而凝固。

“轟!”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好像剛纔放了一個慢節拍的電影……

聽到箭尖擦到衣角的瞬間,箭忽然發生了劇烈爆炸,聲音讓人忍不住捂住了耳朵。

所有人親眼看到爆炸時發出的火光包圍了那人的身體,瞬間將那人吞噬到火光之中。

這個時候所有人都忍不住撐起防護罩後退,因爲爆炸後產生的破壞力正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自己襲來!

當這場慢節拍的電影過後,元寂中期的強者們,危機來了……

龍十兒快速的發動攻擊,一時間整個山洞裏傳來無數聲高分貝爆炸聲“轟轟轟……”

夾雜在爆炸聲中的,還有一條條在人間留出最後遺言的痛呼聲“啊……”

也不知道誰帶的頭,很快,人數數量快速減少的隊伍開始往洞外逃去。

元寂後期的那名輕者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回來!都給我回來!”

在這種生命與任務的選擇中,他們,選擇了生命,因爲他們覺得,自己沒有必要用生命去完成任務,因爲他們不是死士,他們是有着高智商的高等動物!

看着最後一名元寂中期的強者落荒而逃,龍十兒笑了,防護罩早已消失,天地星辰箭在龍十兒放手的瞬間在虛空中消散。

這箭的威力是很大,可是,卻也極其消耗能量,以龍十兒現在的實力,調動天地之間的能量極其費力。

就剛纔射出那麼十來箭,龍十兒已經感覺到丹田處的空曠,足足用了自己十分之九的能量。

自己體內的能量是常人的兩倍,這樣的消耗讓龍十兒有些不能接受事實。

“哼,我看你消耗了那麼多能量還怎麼是我的對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