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是防爆盾被炸了個粉碎,李寒只感覺劈頭蓋臉的碎料碎片向他砸了過來,噼裏啪啦砸了個滿頭滿臉,但還未等他感覺到疼痛,又是一陣兇暴無比的狂風從他頭上蹭了過去,蹭的他腦皮發涼,他幾乎以爲自己被開了個瓢。

2021 年 2 月 2 日

慌亂的李寒顧不得滿身的疼痛一個驢打滾滾開了一些距離,當他站定身形,怪物依然在那裏默默站定,似乎又陷入了發動攻擊以後的僵直期。

劇烈喘息的李寒伸手摸了摸腦袋,在攤開手後,那裏已經是鮮血一片,不過,李寒劇烈打鼓的心微微鬆了一口氣,沒有開瓢,只是頭皮蹭掉了一大塊,要是在閃開晚一點,那就真的危險了!

他凝視着站定的怪物,支起身體猛地吸了一口氣,不顧滿身傷痛再次的衝了上來,上一次怪物也站了很久,他這一次決定冒險一試。

進入攻擊範圍,怪物任然沒有動,李寒心中一喜,探手將要將爆破彈黏着在它的身上,誰知,那個怪物卻是瞬間擡起爪子,狠狠的向李寒掃來。

還能動?


李寒立刻就想後退,但那個怪物哪會給他機會,爪子幾乎轉瞬就帶着恐怖的風壓襲到了他的眼前,李寒一咬牙猛地向後倒去,居然以一個鐵板橋的姿勢看看避過了爪子的襲擊。


但是,那個怪物居然又踹出了右腳,直襲折着腰來不及變換動作的李寒。

李寒瞳孔微縮,死亡似乎近在咫尺,他已經隱隱嗅到了地獄那腐朽與潰爛的惡臭味。 當然,李寒可不想真的去地獄,他怒目圓睜,使勁一咬牙,不惜扭傷右胳膊,猛地一個轉身,將左胳膊用力甩在了身前,正對怪物襲來的右腳。

嘭!

如果舉着防爆盾,李寒感覺怪物的力量強大無比,那現在他的感覺就是直面一輛疾馳而過的轎車,直直的撞在了他的身體之上。


他的整個身體飛了起來,跨過了四五米的長度,然後撲通一聲重重的摔在了地板之上,然後又向後滑動了數米,才最後撞在了一堆雜物零件之上。

譁!啪啦!啪啦!鐺!鐺!鐺!

無數的器械零件猛然暴散而開,跌落了一地,更有不少砸在了李寒身上,讓他本就鮮血淋漓的身軀又添了許多新的傷痕。

噗!

李寒躺在地面之上,一口鮮血仰頭噴出,噴的他滿身滿臉都是,咳咳咳咳,似乎是被鮮血嗆住,李寒又劇烈的咳嗽起來。

他艱難的鼓起力量想要左臂支起身體,卻只感受到左邊空蕩蕩的感覺,胳膊呢?

他掙扎的擡頭向左望去,好在,胳膊還在,只是耷拉着垂落在地面,沒有任何反應而已。

咳咳,槽!咳,斷了,不,這感覺,基本上和粉碎了沒有任何區別!

一邊劇烈的咳嗽着,李寒用因爲扭傷已經腫脹,顫抖的右手支起整個身體,他擡眼望去,幸好怪物似乎還在恢復階段,並沒有追擊李寒,但,時間不多了,必須立刻起來!

正想着,一股強烈的眩暈感傳來,李寒支撐起身體的右手猛烈的顫抖起來,全身上下不知哪裏傳來的疼痛感幾乎讓他一頭栽倒在地面。

他猛的咬住舌尖,舌頭強烈的刺疼感讓他瞬間清醒一些,淦,不能倒!不能倒啊!

噗!

怪物的那一腳似乎是不僅踢碎了李寒的左臂,同時也上傷到了他的內腑,他猛地又噴出一口鮮血。

鮮血在空氣中飛射了很遠,給本就渾濁的空氣帶了一絲淡淡的血腥味,而似乎是聞到血腥的味道,那個怪物的兩個頭顱居都同時動了動,向前探了探腦袋,深深的嗅了嗅,繼而鐵青的臉上居然漏出了一絲滿足的神情。

驀的,那個怪物居然呲着鯊魚牙,咧嘴笑了起來,即使發出的是悲慘的叫聲,但是,李寒依然能感覺到它的欣喜與快樂。

就像,飢腸轆轆的人看見了餐桌上美食的喜悅!

槽!

李寒已經不用想象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他咬緊牙關,雙腳單手同時用力,蹭着地面上凹凸不平的零件,硬生生的將身體給拱了起來,而他的身下早已流滿了鮮血。


就在李寒站起身體的時候,怪物獰笑着向他衝了過來,那詭異的模樣似乎想要將李寒生吞活剝了似的!

李寒哪還敢停留,但剛想跑動,他猛的一彎腰一口鮮血又再次噴了出來,正好噴在地面的一堆器械之上,血液和塵土混合在一起也將這些器械染得黑紅雜亂。

李寒剛想擡頭,但,突然他的眼睛猛然睜大,一絲靈光在腦中閃過,他一把抄過地面上一個帶着長長電線的方形控制器,暗紅色的血液將原本被灰塵遮蔽的按鈕顯現出一絲原來的模樣。

↑,↓,←,→,open!

五個按鈕全都沒又註釋,但即使如此緊張的場面,李寒的嘴角依然抑不住的翹了起來,龍門吊控制器!

當然現在不是高興的時候,李寒輕輕點了一下←的按鈕,實驗室頂棚上方就傳來一聲,吱,機械摩擦聲!

能動!

李寒趕忙將控制器扔掉,後邊一股陣風襲來,他慌忙甩着斷掉的左臂,一個矮身躲過了那怪物烏黑尖爪的攻擊。

李寒氣喘吁吁的前行幾步,和怪物拉開距離,渾身的疼痛讓他每跑一步都感覺是劇烈的折磨,嗡嗡的雜音充斥着李寒的耳朵。

他現在感覺頭越來越昏重,眼皮也有些擡不起來,失血過多的感覺越來越強烈,血液更是溼透了他的半個身體。

他想告訴自己不能倒下,但是身體卻不由自主的開始打着擺子。

他感覺越來越弱,弱到只能聽見心臟的一下一下跳動的聲音,咚!咚!咚!

不行,李寒,你不能睡!你要活下去!活下去!

活下去!

下去!

就在李寒將要支撐不下倒地的時候,他的心臟又是微微一亮,一個聲音在他心底響起,不知道是他自己內心說的,還是他的內心傳來的聲音對他說的!

詭異的是,李寒居然瞬間清醒了許多,腦袋也拜託了渾濁的狀態,而怪物的攻擊又再次襲來,讓他來不及思考自己的異狀,他猛的退後幾步,躲開了這次攻擊。

李寒一邊後退一邊擡起頭,迅速的估算着龍門吊和怪物的距離以及移動範圍,但不管怎麼考慮,怪物的移動速度緩慢,龍門吊的速度卻比它更慢,如果不能一次砸中它,那麼李寒將陷入死局!

他現在並不是真的恢復,只是強打起一些精神,如果不能迅速解決這個怪物,不用怪物,他自己就有可能先一步昏厥在地!

該死的!現在只有一個辦法了!

那就是誘使怪物發出它的那種風壓攻擊,讓它陷入攻擊後的僵直期!

唯有如此,李寒纔能有一線生機!

但是,這也就意味着他必須再次與怪物近身,這一次不管是怪物的爪子,腿腳或者是風壓,只要有一個打中,李寒就有可能徹底歇菜!

拼還是不拼?

其實,這已經不由得李寒選擇了,拼了是死,不拼也是死,早死晚死!

想到這李寒那還會猶豫,撿起地上一個金屬條護在身前,一個箭步就向怪物衝去。

怪物哪會客氣,看着獵物自己送上門來,居然張開雙臂就像將李寒擒抱在懷中,誰知李寒用力將金屬條向怪物的臉砸去,低頭一個翻滾從怪物的身側躲了過去。

金屬條撞在怪物的臉上,尖刺的棱角在他的眼睛上劃出一道血痕,鮮血唰的流到了他的白眼之中,讓本來快樂捕獵的他瞬間怒火萬丈,白眼爆射出陣陣殺氣,他一擡身,左腳瞬間向李寒踢了過去。

剛吃過一腳已經半殘的李寒哪敢再接,整個人猛地爬下,怪物的腳擦着他的背踢了出去。

而那腳帶來的陣陣流風,居然給李寒本以血肉模糊的後背帶來了一絲詭異的涼爽感。 嘶!

當然那不是涼爽感,那是一種麻痹之後,因爲疼痛人體幻想出來的另類快感。

李寒知道這絕不正常,但是對於現在來說,這確實無比需要的。

他一個人奮力前撲避開了怪物的腳尖,然後迅速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擡頭看了看龍門吊的位置,以及收回腿部,獰笑的繼續向他攻來的怪物。

槽!你倒是用大招啊!

李寒嘴角抽動了一下不得不向後移動,這一次冒險的近身攻擊卻沒有引出怪物的風壓襲擊,怪物就像看出了他的所圖,就是不用大招!

距離李寒獨自面對怪物已經過去了10分鐘左右,但李寒已經險死還生數次,而如今唯一的機會卻遲遲不出現,李寒的內心已經如同在烈火上烹調一樣,焦灼萬分!

他的腦袋又開始眩暈起來,強打的精神也在逐漸萎靡,失血過多的症狀不可能消失,只會越來越嚴重,直到他徹底無力爲繼!

不行,不能這樣下去!

回頭看着緊追不捨的青面怪物,如今只有再來一次了,瞥了眼正處於怪物上方的龍門吊,李寒一咬牙,此時正是時機!

李寒從地上拾起一個厚實的金屬板,緊緊捏住,二話不說就向着怪物衝去,此刻猶如離弦之箭,這一次賭上所有力氣與運氣,不成功便成仁!

怪物看着轉身的李寒卻是微微一愣,沒想到一次次的失敗,對面的口糧還有勇氣再來,當下口中的悲慟之音更甚,爪子卻是揮舞的更加猖狂,猛地從上到下向襲來的李寒砸去。

已經賭上命運的李寒如何回退,緊咬着腮幫子,將金屬板單手用胳膊撐住,擋在了自己身側。

嘭!

又是一股強大的力量襲來,李寒幾乎頂不住這力量,半邊身子都有些麻木,全身都開始發疼,整個人更是向後滑動了兩步。

但是,緊接着,李寒不顧肺腑發出的痛叫,啊的一聲狂喊,又再次衝了上了,怪物似乎有些奇怪,但爪子並不慢,右爪雖未收回,但左爪又揮了出去。

嘭!

又是一次結結實實的碰撞,李寒頂着的金屬板表面都有些變形,上邊兩個清晰的凹痕,告訴他曾受過多麼恐怖的衝擊。

這一次,李寒的退了三步,他半邊身子都已經麻了,心臟更是嘭嘭嘭的作響,他的體力近乎完全透支幹淨。

噗!

他又猛的吐出一口鮮血,但是,他的嘴卻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哈哈哈,那奇怪的笑容引的怪物一陣發愣,打出的爪子也忘了收回,泛着白眼的眼睛產生了一個疑問,這個糧食怎麼了?

驀的,李寒突然閉上嘴,眼睛中血絲畢現,那裏那還是有害怕和畏懼,只有深深的瘋狂,他撐着半邊麻木,居然再次向怪物衝來。

怪物有些奇怪,口中悲吟也降低許多,許是有些不耐煩,他收回爪子,一腳踹向李寒,李寒迎面撞上。

嘭!

一聲巨響,李寒連退數步,幾乎撐不住身體,金屬板已經嚴重變形,但是,金屬板後邊的李寒卻沒有任何恐懼,猙獰的超怪物笑了笑,然後,咬着牙,竟然又再次衝了上來。

嘭!

又是一下,李寒的每一個細胞都在慘叫,他感覺自己已經快將所有的細胞燃燒乾淨,但是,還不夠!

李寒的眼睛被血絲佔滿,怒瞪的雙眼只剩下眼前的怪物,要死,也要拉着你墊背!

擡臂又再次衝上去,嘭!

金屬板近乎對摺,李寒吐出一口鮮血,又獰笑衝了上去。

嘭!嘭!嘭!

不知道多少次了,怪物一步沒動的將衝來的李寒打飛數次,即使此時已經看着殘破不堪,微微顫顫的李寒,但,他就是不倒,又一次吐着鮮血,咬着牙站了起來。

即使他的眼睛似乎連焦距都已經無法對準,但,他就是不倒!

這是什麼肉?

怪物的內心隱約產生了一絲害怕的感覺,這是自它誕生的時候已經消失的東西,但今天一塊糧食卻讓它產生如此的想法。

他居然對李寒感受到了一絲威脅!

不!

它必須要徹底毀滅這個威脅!

當李寒再一次被打退,還想要在衝上來的時候,卻恍惚的發現怪物忽然擺出了仰天咆哮的動作,烈烈風平地而起,捲起了身前的浮塵。

這個場景有些眼熟!

晃了晃腦袋,他有些記不清自己要幹什麼,繼續衝上去嗎?

等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