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的真有哲理,老弟,不過你想多了,我不是飛蛾,你也不是蠟燭,我是小蓮,你是召聖,我們可以相依而生,並不是剋星”,小蓮說完一口喝光了杯中酒,歡笑的臉龐掩蓋了內心的苦楚。

2021 年 2 月 2 日

“蓮姐,送你的禮物”,一個帥氣的小夥子將一束玫瑰花伸到小蓮面前,小蓮微笑着站起來,接過花,在小夥子的臉上親了一下。

看到這一幕,召聖略微一驚,眼前的小夥子不是別人,正是南天狼的少幫主李易天。

因爲前一個月召聖酒吧是南天狼和召聖會開會的祕密場所,李易天自然也少不了多來召聖酒吧,一來二去就和小蓮熟悉了,被小蓮的美貌和氣質迷倒,開始追求小蓮,小蓮也和愉快的答應了。

“聖哥,沒想到你在這裏,好久不見”,李易天發現召聖的存在客氣的說到,他早已領教了召聖的厲害,臉上也寫滿了忌憚之色。

“召聖,忘了給你介紹了,他是我的新男朋友,你們應該很熟,呵呵”,小蓮向召聖介紹到。

召聖心裏有些不是滋味,但是他是個要面子的人,微笑着說到:“那還要恭喜你們”,轉而對李易天說到:“小蓮是我最親的姐姐,你要好好待他,如果你有對不住她的地方,我絕對不會客氣”。

李易天拍着胸脯道:“你放心,聖哥,我絕不會讓小蓮受半點傷害,以後在幫會裏小蓮說了算,我都聽她的”。

召聖聽到李易天的言辭心裏一陣鄙視,根本就不是一個幹大事的人,再說,有他老爹南天狼在,一時半會也輪不到這種黃口小兒管理會中事務。


就在此刻,一個小嘍囉跑到李易天跟前,在他耳邊剛要說話,李易天了召聖一樣,立馬打斷小嘍囉的耳語,說到:“聖哥是我們自己人,你大聲說話即可”。

小嘍囉看了一眼召聖,大聲說到:“幫主快不行了,想最後見一眼少幫主”。

召聖聽到這個消息大爲震驚,沒有想到南天狼竟然遭遇不測,然而眼前的李易天和小蓮都沒有任何吃驚的表情,很顯然他們早就知道南天狼的境遇。

“你們詳細的跟我說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召聖嚴肅的看着面前的三個。


“是這樣的,聖哥”,李易天說到:“5天前,我父親帶着300多個親信,把天狼幫老大天狼給剿了,本來是很順利,也沒有收到什麼大的阻礙,幹完這一仗,天狼幫也就完全掌握在我們手裏了,大家都很興奮,也放鬆了警惕,結果在回來的路上,父親被人給暗算了,被捅了十幾刀,這幾天一直病危,看來過不了今天了。”李易天臉上並沒有什麼悲傷之色,隱隱約約中還透着一絲高興。

“是什麼人乾的?知道嗎?”,召聖問道,這件事確實有些蹊蹺,按常理說,如果是南天狼去襲擊別人,行動應該相當隱蔽纔對,怎麼會又被別人伏擊,難道是李易天這小子爲了奪父親的權力,暗算了自己的父親。

“當時父親和四五個兄弟,有一個兄弟僥倖逃脫了,聽他說是一個女的乾的,因爲當時女的蒙面所以沒有看到容貌”。李易天解釋道。

“那個目擊的兄弟在哪裏?叫他來見我”,召聖十分霸氣的說到。

“可是……可是自從昨天,那個兄弟就消失了,再也沒出現”李易天唯唯諾諾的說到,生怕召聖責怪於他。

召聖嘆了一口氣道:“走,我們趕緊先去看看南天狼再說這些後話”。

召聖、小蓮和李易天共同出門上車,向醫院的方向駛去。

在市醫院的重症監護室了,召聖看到了牀上奄奄一息的南天狼,臉如死灰,只有滾動的眼珠顯示他還是個活人。

“老李啊,我們的天下打下來了,你要振作起來好好享受才行”,召聖安慰南天狼道。

“哎,真是不甘心,但是我知道自己不行了,最放心不下的是有幾千號兄弟等着吃飯,還有個未成人兒子”,南天狼艱難的說着,曾經的英雄也無奈閻王的催命。

李易天聽到父親說自己未成人心裏很是不高興,他和召聖同齡,父親如此說他,臉上有點掛不住了,便嘟囔道:“爸爸,不要老是把我當小孩子看,我能把天狼幫打理的很好,你不用多操心。”

南天狼看着眼前的兒子,目光中流露出慈祥的目光,突然臉上露出驚愕的表情,直直的看着小蓮。

李易天看到父親如此瞪着小蓮,許久才緩過神來,說到:“哦,對了,父親,一直還沒有向你介紹,這是我的女朋友小蓮”。

久未出聲的小蓮淡淡的笑了一下,說到:“你好,伯父,我會好好照顧易天的”。

我的地下城沒有問題 ,想要說什麼,卻只是常常的嘆了口氣,然後將目光移向召聖。

從南天狼的神情和眼神中,召聖完全明白了一切,行刺南天狼的正是小蓮,繼而轉頭對李易天和小蓮說到:“你們出去,我要和李大哥單獨談談”。

空蕩的病房裏只剩下召聖和南天狼兩人了,召聖說到:“前輩,在這種情況下我沒有必要想你說謊,絕對不是我指示人去行刺你的,你也請放心,你走後,我絕對會好好待你的兒子,不止保證他的生命安全,還會保證他和你擁有同樣的權力”。

南天狼許久沒有說話,常常的嘆了口氣,“如果真是這樣我也就放心了”,說完慢慢閉上雙眼,永遠離開了這個世界。

召聖朝南天狼鞠了一躬,然後默默走出了病房。 逝者如斯夫,不捨晝夜,三個月一閃而過。

天狼幫已經完成了內部重組,並開始大殺四方,許多小的幫派也被天狼幫吞併,J市黑社會秩序開始出現動亂,天狼幫以一種傲人的姿態再現江湖。

召聖按照答應南天狼的承諾兌現,將天狼幫的最高統治權交給李易天,但天狼幫的實際控制權則掌握在坐鎮四方的召聖會四大天王之手,東聖會會主陳天、西聖會會主徐虎、北聖會會主凌兒、南聖會會主李震,四人均已達到練氣二層的境界,在人間已是一種近似於無敵的存在。

召聖更是突破練氣四層,已經接近練氣五層,只是由於地球上靈力不足,靈丹缺少,已經到達了一種瓶頸,多次衝擊五層關隘都已失敗而告終。

這天大家都湊在召聖酒吧開會,商量以後幫會的發展問題,召聖對幫內的瑣碎事務並不感興趣,所以只是在大方向上指明方向,嚴肅一下會內秩序,至於幫會如何去擴大地盤和勢力,都完全按照陳天、徐虎、凌兒、李震的提案。

“大家的提議都不錯,只是我們現在幫會成員多了,你們嚴肅一下紀律,我們是黑社會,但是不是流氓和土匪,至於其他你們完全可以自己做主。如果沒有什麼事,大家可以散了”,召聖說道。

“我還有點事”,小蓮不好意思的說道。

“什麼事啊?蓮姐,不會是吧自己嫁出去了吧?”凌兒挑動着眉毛,朝小蓮壞笑道。

“你還真猜對了,我打算下週結婚”,小蓮低聲說道,眼睛偷偷斜視了一眼召聖,召聖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啊,你真的要嫁給那個笨蛋”,徐虎略帶驚訝的喊道。

“胡說八道什麼”,召聖瞪了徐虎一眼說到:“結婚是人生中的一件大事,既然小蓮做了決定,我們就要祝福她並把婚禮弄得轟轟烈烈,畢竟是我們召聖會成員第一個結婚的,要做個好的榜樣”。

“對,弄熱鬧一些,弄上十個八個的結婚分會場,大宴三天”,李震附和道。

“嗯,就這麼定了,將市中區我們最大的酒店停一天業,到時候專門招待小蓮的婚禮,寒夢這一段時間就先到酒吧來幫助小蓮準備婚禮的事情”。召聖對寒夢說道。

“嗯,好的,聖哥,你放心吧,蓮姐的婚事包在我身上”,寒夢已經從一個賣豆腐腦的小村姑變成一個氣質絕佳的俠女。

這時候大家開始紛紛向小蓮道喜,召聖看着大家高興的說笑着,默默走開。

半個月的時間很快到來,這天市中區的霓彩大酒店一片燈火通明,與滿天繁星交相呼應,酒店門口的路邊停着18勞斯萊斯,一對新婚夫婦從第一輛加版勞斯萊斯中信不走出,伴隨着無數的閃光燈和迎賓曲緩緩走進酒店大堂。

大堂足足有近萬平,裏面擺了幾百桌,早已是高朋滿座,觥籌交錯了,見到新郎新娘的到來,大家都歡呼起來。

“很高興有這麼多的好友參加本人的婚禮,我首先要感謝一個人,那就是聖哥,感謝你對我以及小蓮的支持和照顧”。李易天興奮的說道。

這時大家都開始交頭接耳,“誰是聖哥啊?”,“聖哥是誰?怎麼沒有聽說過啊”……,召聖幾乎沒有在各幫會面前出現過,所以大家不熟悉也是理所當然的。召聖從來不計較什麼虛名,就算大家不認識還不是照樣統治在自己的麾下。

“第二個我要感謝的人是……”,李易天在臺上發表着自己的結婚感言,宛如獲獎的明星,小蓮陪在一旁強顏歡笑。

召聖覺得心裏有些悶便獨自一人走了出去,酒店的後花園還算僻靜,昏暗的燈光陪着漫天的星星,別有一副淡淡的情調,召聖暗想:“自己爲什麼要感傷啊,小蓮結婚是一件好事啊”,自己苦笑着搖搖頭。

嬌寵甜妻:腹黑老公請節制 看見人家結婚,難道你眼紅了,嘻嘻”。召聖一聽便知道是凌兒過來了。

“嗯,眼紅了,打算明天也娶一個,你看怎麼樣?”召聖開玩笑的說道。

“哦,這麼快,有合適的人選嗎”,凌兒微笑着問道。

“沒有呢,看來明天要到大街上使勁找了”,召聖假裝嘆了口氣說道。

“那你看凌兒怎麼樣?”凌兒雖然是看玩笑,但是還是有一絲臉紅。

“你?你本身都是個孩子”,召聖一絲不屑的說道。

“哼,誰是孩子啊”,凌兒不服氣的挺了挺胸,確實34D的傲人胸圍可不是一般女人能擁有的,更別說孩子了。

就在此時召聖突然雙手向凌兒的雙峯抓來,凌兒一陣驚愕,沒有想到對方如此心急,心中像裝了只小兔子,亂跳不停,瞬間被召聖推到在地。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召聖推到凌兒的同時,一道電光從兩人的身後閃過,這時凌兒也明白過來了,兩人遭受到敵人的伏擊,借倒地的一瞬間,兩人一躍而起,無影劍已經出現在凌兒手中。


此事從花園裏的樹叢裏躍出6個蒙面之人,6人身上都帶有絲絲靈氣,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認真應戰,不要掉以輕心,這幾個人不是普通人”,召聖說完,將一粒妖力丹扔給凌兒,說道:“不到萬不得已,不要使用”。

召聖一躍而起,瞬間數十個冰球超蒙面人飛去,蒙面人功夫了得,只是幾個閃避便躲過冰球攻擊。

召聖露出絲絲笑意,沒有想到終於碰上對手了,微笑着說道,“你們是幹什麼的,給你們一個最後說話的機會”。

“哼,口氣不小,……”,一個蒙面人還沒有把話說完,已經身首異處,其他幾人吃驚看到已經來到自己身旁的召聖。

“你……,你不是人類?”一個蒙面人聲音發抖的說道。

“我最後再問你一遍,你們是哪一派的?”召聖冷冷的說道。

“別跟他廢話,我們三個對付他一個,你們兩個去對付那個女的,用絕招。”

只見三個人都扔到嘴裏一個藥丸,緊接着全身青筋暴漲,變身獸人,氣勢大增,朝召聖撲上來。

經過幾個月的煉丹,召聖已經算成爲一個真正的煉丹師,一眼就可以看出幾人服用的丹藥是和自己煉製的妖力丹有類似的效果,只是對方的丹藥還很不成熟,只是利用獸血激發人的獸性潛力,必然對人體有害。 召聖看着瘋狂且近乎變態的敵人,知道對方是在堵上性命戰鬥,絲毫不敢疏忽大意,意識一動閃電之錘飛了出去。

“彭……”,閃電之錘被一個獸爪拍了出去,砸進旁邊一棵大樹的樹體裏面,但是被被攻擊的獸人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整個手臂被震斷,失去了戰鬥力。

這時另外兩個獸人已經攻到召聖面前,召聖微微一笑,兩手快速變動,“彭”一聲撞擊之聲,光波盾把兩個獸人彈了出去。召聖藉此衝力,回撤數米。

回撤過程中,召聖同時運用真力,右手中迅速結出冰球,冰球朝正和凌兒戰鬥的一個獸人飛去,獸人看到冰球襲來,一個飛躍後退開了,這個動作讓正在苦戰的凌兒鬆了口氣。

幾個回合下來,6個蒙面人沒有在召聖面前討到半點好處,反而造成了一死一傷,心裏更是惱羞成怒。

剛剛被召聖冰球攻擊的獸人咆哮一聲向召聖撲來,召聖滿臉驚愕,沒有絲毫躲避之意,獸人臉上露出猙獰的笑容,尖銳的利爪抓向召聖,但是就在接觸召聖的瞬間,獸人笑容變成驚恐,這哪裏是召聖,根本只是個影像,原來召聖在發出冰球的瞬間以施展出幻影術,自己的真身早已飛躍到樹上。

獸人被自己攻擊力所牽引,無法控制的撞在召聖影像後面的牆上,直覺天昏地暗,還沒反應過來,便覺得胸口一涼,一條鎖鏈從胸口穿了過去,本來狂躁的眼神變得不甘,慢慢的黯淡了下來。

重生之嫡女庶嫁 ,猶如一條巨龍纏繞,令對面的獸人不寒而慄。

“現在輕鬆多了吧,凌兒”,召聖如閒庭散步般的和凌兒說道。

“哼,誰用你幫忙了,本姑娘都嫌不夠殺的”,凌不屑的說道,一邊與一個獸人糾纏着。

召聖和凌兒正在你一句我一句的說着,三個獸人突然握手並排而立,大喝一聲,口中出現絲絲電弧,最終三人空中的電弧形成一個巨大的光電之球。

“咦,這不是妖界獨有的妖獸彈嗎?雖然不是完全一致,但是原理是一樣的,只是這幾個獸人修爲較前,力度不足罷了,看來地球上有人在利用獸血做人體實驗”,召聖暗暗想到。

開到三個獸人的妖獸彈已經形成規模,召聖冷冷一笑:“在我面前裝什麼野獸,不知道我是野獸的祖宗嗎?讓你們見識一下什麼纔是妖中之王”,當下雙手快速運用真力,冰球和閃電球快速閃現並融合,光電冰球帶着毀滅性的氣息飛出。

“咚……”,光電冰球與妖獸彈撞在一起,巨大的響聲和耀眼的電光同時吞沒了三個獸人。

這時候與凌兒戰鬥的唯一的倖存者獸人,再也無心戀戰,一個飛躍跳過圍牆,向外面跑去。

“你在這裏處理現場,我去追”,召聖喊住正要去追獸人的凌兒,自己越過圍牆,尾隨獸人而去。

召聖並不急於追上眼前的獸人,想看看他究竟能逃到哪裏去,這些獸人確實有些詭異,每一個人的實力都和凌兒差不多,肯定還有什麼驚天的祕密。

獸人一直朝西飛奔,最後進入到K大附近的森林裏,召聖也跟着進去,突然獸人轉頭向召聖撲來,召聖一個瞬移躲過了獸人的攻擊。

獸人惡狠狠的說:“沒有必要這麼趕盡殺絕吧。”

召聖微笑了一下說道:“我沒說要殺你啊,只是你們太不合作,不肯說出你們的幕後指使,讓我很不爽”。

“哈哈哈”,獸人一陣大笑:“你不知道也好,知道了死的更快”。

“我死的快不快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已經快了”,召聖冷冷的說道。

“就算我死也不會讓你好受的”,獸人突然兩眼發紅,肚子迅速漲大,向召聖撲來。

“自爆”,召聖驚訝的喊道。

自爆就是修煉者將全身的真力轉化積存於肚子和胸腔之內,將自己製成人體**,威力要高於任何自己的術,當然爆炸後自己也會粉身碎骨,三魂不存,七魄全無,永世不得超生。

召聖迅速結印形成光波盾擋在身前,但是自爆的威力大的驚人,將他足足拋出幾十米,撞在樹幹上,召聖感覺就像散架一般,過了許久才能活動。

召聖無奈的搖搖頭,緩緩朝山林外面走去。

出了山林正好到了K大的校園後牆,召聖一個翻身來到學校內部,這時候已經將近晚上10點了,大部分的學生已經回宿舍了,教學區一片黑夜的寂靜。

召聖信步走在校園,感受着校園的寧靜,不知不覺走到了醫學院的教學區,此時召聖纔想起前段時間遇到夕顏的事,一絲疑慮又有一絲欣喜,夕顏那九天玄女般的面容以及令人噴血的魔鬼胴體,讓召聖又是一陣浴火,但是夕顏的恐怖實力以及操場出現的詭異小女孩,又如一盆冷水澆在頭上,讓召聖緊張起來。


“這個醫學院的實驗室肯定不簡單,爲何會有大量煉丹用的草藥;爲什麼當日只有夕顏一個人用,而沒有其他同學;夕顏爲何會有那樣厲害的功力,就算用了隱身藥水也能感覺到自己存在;爲何獸人逃跑逃到了K大附近,難道與着實驗室有關”,召聖把許多的問題都連接在了一起,越想越覺得這個實驗室有問題。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召聖心裏一狠,一粒隱身藥水吞進口中,將身體隱身在空氣中,一個飛躍進了三樓實驗室。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