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舒琴道。

2021 年 2 月 2 日

“靈元界的一天,是低等大陸的多久?在低等大陸,要等五千年才能看到靈橋再次降世,那五千年,在靈元界要多久?”

秦蕭問這個問題,自然是想起了小柔和香兒。。 “你肯定是思念起某個人了吧!”舒琴一笑,洞穿了秦蕭的心思。

“是兩個。”秦蕭壞笑一聲。

嘭!

舒琴手一揮,劈斷了石桌上的琴。

“爲什麼是兩個,誰讓你思念兩個的?”舒琴憤憤道。

秦蕭嚇了一跳,這人說變臉就變臉啊!但動了動腦子,馬上就明白了她的意思,趕緊說道:“我想的是我老父和老母,你爲何只讓我想一個呢?”


舒琴臉紅了,頭一歪,聲音軟下來:“對不起,剛纔還跟你說做朋友呢,現在就對你粗暴起來了。”

“無礙,你還沒告訴我,靈元界的一天,到底是低等大陸的多久,五千年,要等多久!!”秦蕭的語氣也激動了,他真的想知道答案。

“這個說不準,異度時空之間,存在時間折射、時間捲縮。五千年的時間大致是靈元界的一到兩年。”

秦蕭聽後,興奮了!只有一兩年的時間,很快就能見到小柔和香兒了,我再也不是孤身一人了!

舒琴說完,又誇讚起了秦蕭:“靈元界的一年,抵過低等大陸的五千年。所以,在靈元界出生的那些寵族,就算他的年齡只有十六七歲,但乘以五千,那年齡就不得了了,在這個靈界生存的人,實際年齡換算成低等大陸的年齡,很少有低於幾千、幾萬歲的,而你,卻只有十九歲,就來到了這裏,真是不可思議!”

秦蕭也被誇上了天,臉頰上泛起了紅暈,被人誇的滋味,還是蠻舒服的。

“舒琴姑娘…”秦蕭叫了一句,但總覺得叫一個幾萬歲人的名字,有點不尊重,只好改口說道:“前輩,我這就告辭了。”

舒琴‘哎’了一聲,叫住他:“我說了,我們是朋友,是忘年交!以後不要再叫我前輩,直接叫我的名字就行了!”

秦蕭應諾,轉身離去。

舒琴繼續彈着她的琴,重複着同樣的思念。

但是秦蕭離開沒多久,又返回來了。

因爲秦蕭到了外面,發覺已經沒有家了,自己根本無處可去,能住在空間戒指裏也是一件極其美妙的事情。

秦蕭吩咐小金雕不要亂跑,吃喝拉撒都守在戒指旁邊,若出現異常情況,就立即叼着戒指飛跑。

然後,秦蕭又來到了空中樓閣上。

舒琴見他返回,開口問道:“爲何又來了?”

秦蕭忙道:“唉…你也知道,外來族不容易,我在這裏無親無故,沒有寄主,四處漂泊,生活的很悲慘。我想,我今晚就睡在這裏,行嗎?”

秦蕭的語氣很懇切,雖然真個戒指空間都是自己的,但秦蕭仍是像求人一樣求她。


“好吧!這個樓閣,是我和葉傲天建的,我平日不住在這裏,到了晚上我便會離開,你大可一個人安心的住下來。”舒琴道。

秦蕭暗笑,恐怕你一輩子都別想離開這個樓閣了!你就乖乖地在這裏陪我吧!

兩個人聊了半天,秦蕭就呼呼地睡着了。

秦蕭睡的很渾沉,一天經歷了太多的不順心。

第二天一早,朦朦朧朧中,秦蕭就被人推醒了,“你快醒醒,你是誰,爲什麼睡在我的樓閣上?”

秦蕭睜開眼,看到是舒琴,又閉上眼睛繼續睡,沒好氣的說了一句:“舒琴,你幹什麼,讓我再睡一會。”

秦蕭卻沒想到,舒琴卻不依不饒了!

“哎,我說你這個無賴,睡在我這裏,你還有理了是吧!你、你怎麼知道我是舒琴的?”

秦蕭被她推得沒有睡意,站了起來,打了個哈欠後,想明白了,真麻煩,這個舒琴又不認識我了,關係又得從零開始了!

但秦蕭知道時間不早了,若是從頭解釋的話,就無法按時去霧靈學院了,於是秦蕭理也不理舒琴,撒腿就跑,穿出了空間戒指,騎着小金雕飛去了霧靈學院。

進入霧靈學院後,秦蕭沒有去八班,而是先去看櫻盈了,看她有沒有來上學。

秦蕭也準備給她道歉,請求她的原諒。

但是,秦蕭還沒有找到櫻盈的三年級一班,剛踏入寵族班級的領地,就被人趕了出來。

“你來這裏幹什麼!寵族班,是你們這些外來族隨便看的嗎?”

秦蕭擡頭,看到這人是另外一個‘老黃’,也就是七班那個老黃的哥哥,櫻盈的班主任。

姑且叫他‘大老黃’。

秦蕭在第一次見到櫻盈的時候,在那個小宇宙裏,見到的那個老黃就是他,也就是那個曾經被劉威罵過的,沒骨氣的那個班主任。

“我來找人。“秦蕭冷聲說道。

“找人?我看你是想偷學東西吧!趕緊走,寵族班級的領地,外來族是不允許進來的!否者,休怪我不客氣!”大老黃臉色陰狠,跟他的弟弟有的一拼。

秦蕭咬了咬牙,正愁沒辦法呢,這時,劉威、劉武一人攬着一個女同學,堂而皇之地從外面進來了。

大老黃見了劉威、劉武,立即露出了諂媚的笑容:“兩位公子,你們來了…”

“廢話,當然來了!”


劉武還對大老黃稍微客氣一點,但是劉威就不同了,劉威根本就不把大老黃當個鳥糞。

大老黃點頭哈腰,一臉諂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劉威目光一掃,看到了秦蕭,露出了一點笑容,“怎麼樣,昨天回去後,見到櫻盈了沒有,你試着去勸說她了沒有?”

秦蕭還笑:“我是跟她說了,是劉公子才貌兼備,一表人才,可是我那個妹妹說你太花心了,要慢慢的考慮考慮…”

秦蕭說的當然都是假話,秦蕭討好劉威,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希望劉威能幫助自己羞辱一下大老黃。

劉威哈哈一笑:“花心?哈哈,我是有一點點花心了,但是其他的妞,怎麼能跟櫻盈相比呢?假如櫻盈願意嫁給我,其她的女人,我連看都不看一眼!”、

劉威說完,一巴掌就把身旁的那個女學員扇到了一邊。

那個女學員,捂着臉,一臉羞愧地跑開了。

秦蕭點頭:“那好,劉公子,我回去以後,肯定好好的勸說櫻盈。”

劉威拍了拍秦蕭的肩膀:“嗯,好好地跟着我混兒,多爲我出一些力、做幾件讓我高興的事,我是不會虧待你的!過些天,我讓校長給你開個後面,把你調進寵族班級來。”

秦蕭心中冷哼,罵道,誰他媽的在乎你們寵族班啊!

“謝劉公子照顧!”秦蕭心口不一的說道。

“不用謝了,都是自己人!我問你,你來這裏幹什麼,你們外來班級,不是在學院的簡陋區嗎?”劉威道。

秦蕭低頭,把目光投向大老黃,心道,今天有你好看的!“劉公子啊,我原本是來找你的,向你彙報一些關於櫻盈的情況,可是,黃導師卻不讓我進去,說我沒資格,說我是外來族,很下賤…”

劉威瞪了大老黃一眼:“我劉威的人,你也敢欺負?你他媽的不是外來族啊,我爹說,你剛來靈元界的時候,連條狗都不如!”

劉威這句話可是夠重的,一點面子都不給他留。

可是黃家的人,都是欺軟怕硬,三兄弟一個比一個陰險,一個比一個膽小怕事。


大老黃知道,劉家的人、坤海山的人,是萬萬惹不得的,於是給秦蕭道起歉來:“哎,恕我眼拙,不知道你是劉公子的朋友,好了,這個寵族區,以後你隨便進,隨便進!有什麼人敢欺負你,直接來找我!”

大老黃剛說完,劉威哼了一聲:“我的人,誰敢欺負?就算有人欺負秦蕭,又幹你鳥屎?趕緊走開吧,該幹嘛幹嘛去!”

劉威沒好氣的喝走了大老黃,對秦蕭笑了笑,就走開了。

秦蕭暗道,這個狗日的劉威,在霧靈學院還真是個人物,不僅學生怕,一般的導師都怕他!

秦蕭思量着,就來到了三年級一班的門外。

門口處坐着一個大姐姐,估計有十八九歲的樣子,看見秦蕭不停地向裏面張望,開口問道:“小帥哥,你找誰,是找我嗎?格格……”

那個大姐姐,說着就掩嘴大笑起來。

秦蕭笑了笑,開頭問道:“姐姐,我找櫻盈,她今天來了沒有?”

那個大姐姐一聽是找櫻盈的,頓時就失去了興致,嘴裏嘟囔了一句:“怎麼來的人,都找櫻盈啊,一個找我的都沒有!”

秦蕭聽到她的竊竊私語了,心中不禁一樂。然後擡頭向教室裏望去,目光來回掃視了幾周,也沒有看到櫻盈的影子,馬上問道:“姐姐,櫻盈是我的妹妹,她今天沒來是吧?”

“沒來,我跟櫻盈也算好朋友了,她昨天跟我說,以後可能就不來了,還跟我說,她落下的課程,讓我給她補……”這個大姐姐說着說着,又嘟囔了起來:“我憑什麼給你補課啊,學院的好男生都讓你搶去了,就連一年級的小學生都來找你!太氣人了,我如花哪裏比不過你櫻盈啊…”

秦蕭沒工夫聽她嘮叨,轉身離開了三年級一班。

走出寵族區,秦蕭直奔一年級七班,也就是小老黃的班級。

本來,一年級七班對秦蕭來說沒有什麼可看的,但是黃鴛在這個班級啊!自從分班這幾天以來,秦蕭從未來看過黃鴛,這也都怪秦蕭太忙的緣故。

“你來這裏幹什麼!”

說話的人,秦蕭並不認識,但看他的氣質樣貌,想必是這個班級的班幹部之類的。

他擋在自己的身前,說話的語氣很不和善,表情也是很兇惡。 秦蕭目測了一下他的修爲,估計在靈體一變中期,這麼低的水平,秦蕭鳥都不鳥他,直接將他推開:“一邊去,別擋着秦爺的視線!”

這個班幹部,名叫黃叔,是七班的班長,也是小老黃的兒子,不然的話他也做不上這個班長。黃叔知道秦蕭昨天打傷了胡海,讓七班抹了黑,身爲班長的他,早就想會會秦蕭這個八班的‘精英’了。

他毫不退縮,瞳孔收縮了起來:“小子,你很厲害是吧!你是八班的第一是吧!我今天就會會你,看看你到底長了幾根胳膊、幾條腿!”

秦蕭冷笑一聲:“你問我長了幾根胳膊是嗎?好好,我就讓你見識見識!”

‘嘭’的一聲過後,秦蕭身上冒出了股股濃煙,身上長出了上百根長鬚,人看上去就像個烏賊魚一般。

這些觸角一般的手臂,就是由精神力形成的。秦蕭的修爲還不到家,假如精神力達到靈體三變,意念一動,便可以化出百個真實的胳膊,而現在,也只能化出幾個沒有手指頭的觸角,來嚇嚇他了。

百根觸角齊齊抖動,將黃叔纏繞了起來,猛地一甩,直接甩到了教室的後面,嘭的一聲,桌椅翻倒破開,砸傷了不少人。

黃叔見吃了敗仗,知道一個人打不過秦蕭,扯着嗓子,下了命令:“只要是七班的人,都給我上,打死這個小子!”

想不到七班的人還是有一點團結性的,黃叔一聲令下,七班凡是男學員,全都上了,圍住了秦蕭。

秦蕭認爲,對付這麼多人,一定要用真本事,也就是使用冰焰劍法,但威力巨大的冰焰劍法,一旦使出來,肯定會掀翻教室、誤殺很多人。

像劉威、劉武這樣的惡霸,他們在霧靈學院打死人也就罷了,但秦蕭是個外來族,若是打死人,還不被凌遲處死啊!

秦蕭是明白這個道理的,大喝一聲:“黃叔,我們放學後再打,你敢嗎?”

黃叔小手一揮,其他人都停下來了,因爲黃叔也知道,在學院裏打架鬥毆,是要受處罰的。

“好,放學後學院門口見,你帶多少人?你就是把八班的廢物們全都帶上,你黃叔也不怕!”黃叔很囂張。

秦蕭認爲,今天劉威那個傻逼,又可以幫自己的忙了,我就讓劉威帶着他的手下,好好的教訓教訓七班的這些敗類!

想到這裏,秦蕭冷冷一笑,“好,就這麼定了!”

秦蕭轉身就要走,剛走出幾步,一拍腦殼:“看看我,都把正事給忘了,黃鴛還沒見到呢!”

想到這裏,秦蕭掉頭,向教室裏望去,也沒有看到黃鴛。

秦蕭心道:怪了,這丫頭來怎麼還沒來?也不知道她有沒有找到寄主,一個女娃家家的,要是露宿街頭那可就慘了!

秦蕭正想着,櫻盈就從外面走了進來,她的身旁還有一個男學員跟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