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隨着陳發的一聲暴喝,一道強橫無比無可阻擋的暴虐氣息從他的身子內涌出,原本是不怎麼打的拳頭突然是順價增大了好幾倍,宛若是遠古巨人一般的巨大拳頭,在渾厚鬥氣的包裹之下,無情的衝着也選的身子狠狠的轟砸過去。

2021 年 2 月 2 日

“瞬殺”

葉璇冷眼看着陳凡的動作,旋即身子防腐蝕變成了一把洪荒神器一樣,原本已經是冰冷的眼神此刻更是陰寒無比,看着車放哪就像是看着四人一眼,身子猛地彈動起來,或作一道劍光,衝着車費南的拳頭攻擊了過去,而他的嘴角也是掛起一抹殘忍的笑容。

瞬殺,葉軒壓箱底的絕招,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必定有人負傷,倒下。

千次出手,從來是都沒有失敗過,而這一招也是讓圍觀的人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在場外觀戰的蘇紫涵突然停了下來,驚愕的看着在那裏使出絕招的葉軒,對着陳發大漢大道:“快躲開,快躲開。”

做誒已經在這個許願上課上了不少時間的她自然是明白這個叫做也選的人的一些實際,而傳說中出手必見血的‘瞬殺’也是衆人茶餘飯後的談資,可是大家只是說說而已,從來沒有人見過他出手,因爲見過他出手的人——已經是死了。 “瞬殺”

葉軒的話一出口,便是使得場面一片譁然。

而陳發的身子也是略微的顫抖了一下,因爲他感覺自己的身體仿若是被人給鎖定了一下,而當她看到迎面而來的人士,臉色更是發情,因爲他感覺到了那種驚天的磅礴鬥氣。

“給我破。”

大喝一聲,進犯緊緊的咬着牙關,就對着迎面而來的強橫攻擊衝了過去,拳頭上的鬥氣也是驟然的加強,一道蠻狠的恐怖氣息突然是從他的身子中衝了出來,陳凡的嘴角掛起一抹笑意,擬用於出來了。

兩道強橫的鬥氣撞擊在一起,使得這個被加固了禁制的場地空間竟然是發生了扭曲。

兩道人影在空中交錯,防腐蝕並沒有教授,都輕盈的落到了地面上。

賽場精緻住了。

兩個人都是靜靜地站着,沒有轉身,沒有回頭。

而本是喧鬧的賽場外圍也是一片寂靜了,都屏住呼吸看着賽場中的情況,沒有人甘大口的窗器,華軒兒看了一眼身旁緊緊捏住拳頭的蘇紫涵,暗暗地嘆了一口氣,同時眼光瞟向陳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噗”

葉軒突然跪在在地上,一口鮮紅的血液從口中噴出,使得他原本是菜百入職的面龐此刻變得有些可怕,有些悽慘。

身子謾罵的往前倒下,葉軒沒有再站起來了。

寂靜。

死一般的寂靜。

陳凡默默地戰國身子,逼近的雙目陡然睜開,暗紫色的瞳孔不斷地散發着妖異色彩,對着底下的人冷冷的一笑:“我早就說過,你是不會答應我的。”

而躺下的人依舊是沒有任何的動靜。

突然,陳凡的眉頭一皺,腳步在地上一撮,紫色的頭髮,又被人削去了一截。


手掌閃電般的伸出去在虛空中狠狠的一抓,竟然是憑空就出來一刀人影,赫然就是幹剛躺下去的葉軒。

而隨着葉璇的出現,那個倒下去的身影也是滿滿的散去了。

“南京市發現了我,沒有想到你竟然是這麼厲害。”陳凡聞言,呵呵一笑,紫色的妖異眼瞳又是一縮,將葉軒的身子猛地摔在地上,強很的鬥氣包裹下,使得地板上竟然是出現了絲襪死的裂痕,那麼的詭異。

“咳咳。”從地上站起了身子,葉軒冷冷的看了陳凡一眼,竟然是噴出一口鮮血,“沒有想到你竟然是這麼詭異了,我認輸。”

“好。”陳凡大聲的叫道,同時眼眸也是慢慢的恢復了往日的顏色,快要對轟的一瞬間他就發現自己已經不是葉軒的對手了,但是身體內的變異卻是使得他突然自信心大增。

“邪影老頭,真的是辛苦你了。”在腦海中對着邪影老頭說了一句話之後,陳凡忽然發覺自己身子內的鬥氣竟然是傾斜一空了,根本就是沒有了絲毫的戰鬥了。

而反觀在地上躺着的葉軒,雖然是已經身受重傷了,但是還是有着鬥氣的。

“好了,現在我宣佈……”

“等一等,我還沒有輸掉比賽呢。”那個聲音剛想說陳凡要勝出的時候,葉軒突然是看了陳凡一眼,大聲說道。

“不,由於你已經說認輸了,所以這次比賽仍然是陳凡勝利。”

那道本事溫和的聲音竟然是有些冰冷了起來。

“哼,少跟我來這些,我告訴你這場比賽我是一定要贏得。”葉軒聽了這話,洲頭一週,對着賽場之外大聲地喊道,同時拳頭緊緊的一捏。

“瞬殺”

“靠,還來。”

陳凡一聽這話,眼瞳又是一縮,甘岡的邪影已經是告訴過他不要再去驚擾他了,因爲他知道邪影老頭本身的功力就不算很多了,而這次來主戰更是損耗了他不少的實力,所以已經是進入修煉中了,現在的車放哪隻能夠靠自己了,眼瞳中閃過一絲寒光,陳凡身影一錯,剛要躲開哦衝擊過來的葉軒,突然是發現了一絲不對。

“嘭。”

鞭腿掃記在他的腹部,陳凡的身子突然是倒飛了出去,雖然是沒有鮮血噴出,但是他現在也是沒有好受多少。“你使詐?”

“不錯,現在我不但要使詐,還要殺了你。”葉軒看着到倒地的陳凡,黃不走了過來,隱含的字眼從嘴巴腫中跳了出來:“只要你意思,那麼蘇紫涵那個小賤人就會是我的人了,他就會是我的人了,所以你現在就給我死吧。”

話還沒有說話,拳頭已經是化作一道李廣,很噩耗的對着陳凡的胸膛衝擊了過去。

“嘭。”

身子首次以及,陳軒只感覺到身子一輕,倒飛了出去,撞擊在賽場周圍的屏障上,慢慢的滑落了下來,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鮮血,對着來人大罵道:“你是什麼東西,居然敢阻攔我的事情,你活得不耐煩了。”

“呵呵。”來笑了幾聲,並沒有回答也選的話,而是衝着陳凡說道:“你沒有事情吧,這個傢伙竟然是說出認輸,自然是不能夠在攻擊,所以你是勝利者。”

“找死!”葉軒眼中閃光一閃,鬥氣驟然提升,人已經躍出,而拳頭也是快速的紅擠出去,目標正是來人的腦袋。

“哼,滾開。”來人是一位藍衣服的老人,只聽得老人大喝一聲,旋即長袖一揮,也許段又再度飛了出去,重重的刷在地上,在地上掙扎着。

“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是這場比賽的裁判,怎麼,你不服嗎?”老人轉過身子對着葉軒說道。

陳軒聽了這句話,眼珠一轉:“我根本就是沒有見過你,你怎麼會是裁判呢?”


“那你想怎麼樣?”老人笑道。

“將你的資格證給我?”

老人聽了也選的話,低頭剛想思索,一道光芒又是再次閃過,葉軒的手中竟然是出現了一把長刀。

“滾!”

老頭一聲怒喝,沒有出招,葉軒的身子又是倒飛了出去。

但是這一次並沒有倒地,而是被一道人影給扶了起來。

陳凡睜開眼睛,看見的人影竟然是一位女人,女人長得並不算的好看,但是如果是讓他年輕幾十歲的話,恐怕還會是一個大美人,但是現在的相貌着實有些不敢恭維。

“你是什麼人?”藍衣服老頭看着來人,皺眉說道。

“我不是什麼人,只是看你竟然是屢次出手庇護那個少年,心裏有些看不過去。”說這話,便徑自取出來一個白色的瓷瓶,將瓷瓶打開,清香瀰漫全場,手臂幻化傾斜,將姚平仲的液體倒入也選的嘴巴腫,示意他將藥液和下去,旋即纔將藥瓶收了回去。

“哼,我看你不過是看到我出手有些不爽了吧?”藍衣服老頭皺着眉頭說道,他感覺到了老婦身上的那種不尋常氣息,這種氣息使得他竟然是有些不舒服,那是一種足以和他媲美的氣息。 聽得老頭的話那老婦人只是笑了笑,滿臉的皺紋就好像是雞皮一樣,說不出的下人,本是有些神韻的面容此刻竟然是有些醜陋,“哼,我告訴你不要以爲你自己厲害,就可以胡作非爲,這個少年不是你可以觸碰的,否則你連死都不知道是是什麼原因。”


藍色衣服的老人哼了一聲,冷眼看着老婦人笑道:“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麼我們這裏不歡迎你,你還是走吧。”

“哼。”老婦人哼了一聲,就將葉軒抱在懷裏,一個閃身,沒有了蹤影。

藍色衣服的老人看着她離去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過了一會兒,將陳凡從地上拉了起來,笑道:“恭喜你,你這次是這場比賽的勝利者。”

“呵呵,要不是您老出手相救我空我已經是死者了。”陳凡尷尬的笑道,旋即臉色變了變,說道:“這位老伯,接下來的比賽我可能是參加不了了,所以我打算棄權。”

“不不不,你還是用不了齊全的。”老頭聽了陳凡的話,趕忙擺手說道:“你這樣的傷勢,我們可以將你安排一宿啊,到時候怎麼樣會告訴你的,你放心好了。”

“可是,我…”陳凡剛想反駁,卻被來衣服的老頭給阻擋了下來。“你是擔心那些個外聯的人吧,我告訴你你不用懼怕他們,在這輸了,這個地方也不是他們想來就能過來,想走就能夠走的。”

聞言,陳凡瞥了皮嘴巴,心說你都是連那個老女人都管不了,竟然是還說出這樣的話,實在是有些裝了吧。

心中雖然是這樣想,但是陳凡也沒有表現出來,畢竟現在他也不好駁了這個救命恩人的面子,當下拱手說道:“我看我現在應該是可以走了吧,我閒的身子可真的是有些經受不起折磨了。”

老頭聞言,歉意的笑了笑,說道:“當然了,既然是你已經得到了這場比賽的勝利,那麼你自然是可以走的咯。”

陳凡聽了之後,走下了撒氣場,而本市寂靜一片的賽場外圍此刻竟然是爆發出了雷霆一般的歡呼聲,一波一波的,高的陳凡都有些恍惚了。

“陳凡萬歲,陳凡萬歲。”

“陳凡終於贏了,真是戰神啊。”

“加油,加油,我們愛你。”

還小一般的歡呼聲不斷的響起,陳凡對着四周揮了一個個的禮,隨後便是非一般的拋了出去,這昂的場面可可是使得他有些承受不起。

“次子有些古怪啊,不過李樹還是可以的,不像那個叫做也選的小子,新手手拉。”那藍色衣服的老頭已經是回到了原本的座位上,嘴中喃喃說道。

而賽場上的幾道身影也是眼睛腫放出了異彩,其中的一道彪悍身影,對着陳凡離去的身影笑道:“看來他還是沒有改變那時候的性格啊。”

“哼,不就是還那麼懦弱嗎,這有什麼好看的。“一個有些叫嬌媚而又有些純正的聲音響起。

“他,真的是挺不錯的,他,很強。”一道冷漠的聲音響起,使得原本是很熱鬧的創景瞬間冷漠了下來。

……

華夏學院,陳凡房屋中。

“老頭,邪影老頭。”在腦海中不斷地呼喚着邪影的名字,陳凡見始終都沒有迴音,有些無力的坐了下來。

“陳凡,你是不是有病了,沒事一個人在那裏發愣幹什麼?”華軒兒有些潑辣的聲音使得陳凡從和老頭沒有溝通對話中的失落回過神來,看着這個刁蠻任性的大小姐,心中閃過一抹奇妙的衝動。

或許逗逗這個大小姐也是不賴的哦。

“怎麼就你來了,紫涵他們呢?”裝模作樣的四處望了望,陳凡對着華軒兒問道。

“它們不知道哪裏去了,但是交代我,我堂堂的華家大小姐來照顧你這個死流氓。”華軒兒沒好氣的白了車費那一眼,撅着嘴巴說道:“我告訴你,陳凡你就是一個卑鄙無恥外加非常非常下流的淫賊。”

聞言,陳凡苦澀的笑了一聲,笑道:“你爲什麼總是uhuiwone,說句實在話,其實我也算是一個有內涵的人呢。”

“內涵,我怎麼沒有看出來。”華軒兒白了車費那一眼,歪着頭說道:“就你這樣的人要是有內涵,那人豬都是會上樹的了。”

“對啊對啊,你這樣的母豬也是可以上樹。”陳凡從牀上突然蹦了下來,走到華軒兒的面前,說道:“不過卡尼的樣子長得也不是很漂亮,我估計放到住裏面也就是一個渾身骯髒的大野豬!”

“你……”華軒兒瞪着大眼睛,臉色鐵青的看着陳凡在那裏大方闕詞,但是卻有說不出話來,他自小都是接受被爺爺們教育的要有修養什麼的,雖然他是叛逆了一點,但是這方面的東西他可就是沒有陳凡這個傢伙接觸的多了。“你無恥。”

“呦呦呦…我無恥,我還是不知道哪一個大小姐自己溜走去池塘洗澡,而且還把一個無辜的人給砸到了,而且這個砸到的物體還是一個金磚,恐怕也只是有粗魯的人才會有這種東西,做出這種沒有教養的動作吧,你說呢,堂堂的華家大小姐—華軒兒。”陳凡不斷地在華軒兒的身邊多着步繞着圈子,陰陽怪氣的說道。

“陳凡,你個大無賴,我…我要殺了你。”說着就要將腰間的寶劍拔出來,陳凡呵呵一笑,跑到她的旁邊,將她的拿着寶劍的手放下來,笑道:“華軒兒大小姐,我不過是隨口說說的,你怎麼能那麼生氣呢,我可是知道大小姐你是接受過高等教育的人,一定是一個肚子裏面能撐船的人,我這幾句無奈笑話,不過是爲了逗你開心的,你還是原諒我吧。”

看着滿臉堆笑的陳凡,華軒了撇着嘴說道:“哼,既然你都是承認錯誤了,那麼你就要給我磕頭認錯。”

“這樣不好吧。”陳凡吸了一口氣,對着華軒兒說道,華軒兒聽了之後,撅着嘴巴,說道:“誰叫你剛纔說的東西沒有都笑我,我要懲罰你。”

聽了華軒兒的話,陳凡的眼睛一轉,笑道:“可是你的好姐妹是蘇紫涵,她和我的關係你也是知道的,你就不能通融通融。”說這話,車放哪就對着華軒兒保全勢力,看那模樣是一個要謝罪的小人物,正嘻嘻哈哈的討好着主人。

“恩,那就成罵你……”華軒兒的話還沒有說完,身子突然一怔,笑臉突然是變了顏色,猛的跺了跺腳,呸呸呸的脫了幾口唾沫,有摸了幾下嘴脣,對着陳凡的身影大喊道:“陳凡,你個流氓給我站住。”

“這個小妞的吻還真的是挺不錯的啊。”感覺着嘴脣上殘留的香味,陳凡的笑聲在路邊不斷地響起。 跑在帝國的街道上,陳凡無奈的向後看了一眼,見到華軒兒那個小魔女沒有追過來,這纔是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氣,摸了下鼻子,又想到了一個事情。

一步一步的慢慢走着,走到一個木質大門前,陳凡擡頭一看,正是傭兵工會的那個熟悉的招牌。

門依然是大開着的,而裏面的擺設依舊是那麼的簡單。

“小玲,我來看你了。”望着在前臺忙碌的身影,陳凡笑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