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兄,你怎麼看,」陸震天望向星陽,說道,

2021 年 2 月 2 日

「呵呵,你說呢,」星陽看著陸震天, 絕代武神 ,

倆人「深交」多年,彼此了解甚深,對各自的心機手段也都有很熟悉的了解,

「哈哈,就這麼辦,」兩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嗯,」眾人一頭霧水,被倆人的對話弄懵了,

三天時間已過,眾人在陸震天和星陽的帶領下,按照倆人的意思已經部署完畢,

而此時的樂天,卻身在數十萬里的一處深山之中,這裡鳥語花香,陽光明媚,幽靜自在,

特別是,這裡還有一眼溫泉,樂天**著上身泡在其中,眯縫著雙眼,很是享受,

「嗚嗚,」白虎在樂天身邊,也享受著這一幕,

「自在,」樂天輕哼著小曲,很是愜意,修鍊的最後,越是考驗心境,樂天的境界飛速增長,如果想要繼續穩定增長,那心性就必須要跟得上力量的增長,要不然,最後吃到苦頭只是自己,

所以這些天,樂天就算吸收了再多的能量,還是沒能進軍天神領域,天神領域,神魂法則,神魂不滅,才是一個萬古強者的根本,

「心性,現在這個情況,還不允許我有時間去磨練心性,」

「嘎嘎,」

就在樂天思緒之際,一陣好似魔鬼磨牙的聲音在樂天耳邊響起,

「能夠尋到我,有點本事,」樂天嘟囔著,在溫泉之中繼續抹擦著身體,

「哼哼哼,」一道火光從遠處而來,瞬間將溫泉周圍籠罩成了一片火海,

「嗷,」白虎跳出溫泉沖了出去,一道銀光閃過,將漫天的火焰全都消滅於無形之中,

「嗯,」空中傳來一聲驚疑,白虎身上的天銀鎧甲吸收了火焰,引起了他的注意,

「好東西,可以吸收攻擊,」

「嗷,」又是一道火焰化作長龍飛過,瞬間,大地乾裂,樹林燃成灰燼,

「唰,」白虎的鎧甲之中,同樣是一道火焰飛出,

「轟隆,」兩道火焰撞擊,在空中炸開,火海四處飛濺,一瞬間,千丈叢林化為灰燼,剩下的,只有樂天身邊三丈的地獄還保持著一抹翠綠,

「啪,」

樂天雙眼放出電光,兩道雷電從樂天的眼中射出,打在了虛空之上,

「嘭,」虛空炸開,一個人影從虛空中逃離出來,

「小子,還真有兩下子,」身穿金袍的男子說道,

「呵呵,」樂天輕笑,言語間夾雜著強烈的神魂攻擊,

「啊,」男子抱著腦袋痛苦不堪,被樂天雙眼中再次射出的雷電擊穿胸膛,

「嘭嘭嘭,」男子胸膛炸開,身軀變得焦黑一片,

「天兒,」一個灰色人影尤如閃電般襲來,將倒在地上的男子抱了起來,

此人正是神話,而被樂天打倒的人,就是他的徒弟天子,

「哦,是你,」樂天身影一閃,已經穿好了衣衫,走到了兩人前十丈的位置,


「知道是我,還敢傷我弟子,找死,」神話惡狠狠地說道,

「弟子,他不是你的私生子么,應該叫兒子啊,你年輕的時候玩弄過那麼多女子,就留下了這麼一個種,應該捧在手心才是啊,怎麼還敢讓他出來冒險呢,」樂天玩味的說道,

「住口,小雜碎,我要將你碎屍萬段,」神話怒嘯,電閃雷鳴,天地變色,

樂天聽了這話,臉色頓時沉了下來,

天地變色,也抵不過樂天的臉色,

(委婉待續) 神話辱罵的言語,是樂天最討厭,就在神話身形剛剛移動的那一刻,樂天手中的裂空劍就已經飛到了神話的面前,

神話大驚,打出兩掌急忙後撤,

裂空劍可以斬裂虛空,鋒利無比,在樂天手中更是無影無形,神話來不及躲避,避過了要害但是沒卻躲過樂天凌厲的劍氣,

「唰,」劍光消失,神話肩部一下的頭髮被整齊削斷,削斷的還有他的脖頸,

神話的脖頸雖然被樂天斬裂,但是卻沒有鮮血噴出,「咔咔」的骨骼聲在作祟,深深地傷痕緩慢癒合,

樂天再一次發動了攻擊,藉助手中裂空劍的輕盈,樂天的攻擊猶如行雲流水般而至,神話亮出一道三尺長的飛刺,抵擋著樂天的攻擊,

「噹噹當,唰唰唰,」樂天打了三劍,躲了三劍,傷了三劍,

「噗,」神話的臂膀,大腿,胸膛,齊刷刷的開裂,鮮血橫流,

「哼,你的血氣已盡,還敢來送死,」樂天看著他那淡淡的血色,說道,

「那是在遇到你之前,你將是我續命的養料,識相的話,就把偷來的東西,全都交給我,不然……」

「現在是誰在劣勢,還敢大言不慚,」樂天一甩劍上的鮮血,

「呵呵,年輕人,不能只看表面,」

神話說完,從身體中爆發出一陣難以想像的高溫熱浪,

「火海蓋天,」

神話大喝一聲,在他身後,紅彤彤的火焰海浪莆鋪天而來,連萬丈高空的雲彩都被點燃,整片山林,瞬間化作焦土,


樂天也感受到了那磅礴的熱力,樂天微微一笑,心中並無驚駭之意,樂天也沒有動用吞噬法則,而是憑藉自己的力量去戰鬥,

樂天心中明白,吞噬法則雖然強大,但是樂天有些太過依賴,十九系法則樂天很少動用,所以對這些法則越來越疏忽,這是一大弊病,

樂天身邊,一道水氣升起,

「轟隆,」

樂天身後,一條水龍憑空出現,這是樂天的本源凝聚而成,有著難以想象的威力,

「水系法則,法則雙休,怪不得這麼猖狂,」神話心中有了些許了解,從陸家人得知,樂天精通的可能是時間法則,而且有著空間法則的神器,沒想到他居然雙休法則,不過,未到天神之境,就無法與其爭鋒,

巨大的轟鳴聲響起,樂天的水龍在神話的火海中不斷的遊動,無數的水汽衝天而起,

神話不愧是活了千年的老怪物,體內的本源雄厚而且強大,樂天的水龍竟然被燃燒去了三分之一,神話先前的頹勢一掃而空,臉上露出了勝利的笑容,

「哼,」樂天輕哼一聲,水龍活躍起來,無數的藍色符號在水龍身上湧現,這是水系道文,還有十萬天經中的符文,威力巨大,

通過這段時間樂天的參悟,竟然發現這十萬天經和道文之間存在著某種連續,如果說道文是一種無上文字,那麼十萬天經就是其含義和註解,樂天不知道這十萬天經是何人所著,但是想來,此人的境界修為,應該足夠擔當天道守護者一職了,

不過,既然是人所著,就會有缺陷,樂天只當它是一種輔助工具,重要的,還是自己參透,它只能作為一盞明燈,指引樂天前行,

水龍被漫天符文包裹,氣勢大增,水龍發出一陣龍嘯,一個猛龍擺尾將包圍樂天的火海擊散,

樂天拍出一掌,一道冰寒之氣打入水龍之中,

水龍瞬間化作冰龍,冰龍頂著龍頭向前衝去,將神話頂飛出去,

神話收回火海,身體一轉,一道火凰從天而出,

這是神話的保命手段之一,神話年輕之時,意外的得到了一副火凰的骸骨,最重要的是,這骸骨上還有精學粘在上面,隨後,他將此骸骨煉化,吸收了精血,從此在火系法則修鍊的道路上一飛衝天,

神話能夠有今天的成就,和當初的機遇是分不開的,

樂天微笑,接受過金凰大明王傳承的他,怎麼會懼怕這等手段,


「嗚嗷,」樂天控制著冰龍,朝著神話幻化出的火凰衝去,


一龍一凰在空中激烈的對抗起來,樂天年輕力壯血氣旺盛,而且體內本源充足,毫無畏懼,

反看神話,臉色發白,身軀顫抖,很顯然,這種攻擊已經是超出他的承受範圍了,

「不要逞強了,受死吧,」樂天的冰龍猛地衝到神話面前,化出了滿天的冰雪瞬間將神話籠罩,周圍的空氣也瞬間凝結,千丈之內也變成了一片冰晶,原本燒焦的地面,數木,在覆蓋上冰晶之後竟然另有一番美,不過現在,還不是欣賞的時候,

「小子,我會讓你後悔的,」神話咆哮一聲,從口中噴出一口鮮血,滴落在了火凰之上,火凰頓時增長了三丈左右,火焰也變得微微泛藍起來,

「去,」樂天大喝一聲,冰龍猛烈的出擊,撞在了火凰上,淡藍色的火凰威力大增,火凰煽動著翅膀,發出一道炙熱的火焰,將樂天面前的冰龍擊打的粉碎,

樂天急速後退,身體瞬間燃燒起來,化成了一個火人,

「啊,」

樂天身上的火焰瞬間化作藍色,一道藍色冰焰從樂天的眼中射了出來,直接將火凰融化掉,

樂天裂空劍再次揮動,辟天劍光斬落,神話飛速躲避,

「去死吧,」神話爆喝,動了震怒,

一個火紅的小人從神話的身體中飛離出來,那是他的神魂,已經達到法則煉魂的地步,可以讓神魂動用法則,威力無匹,

「可笑,」樂天頭頂,同樣是一個金色小人飛出,

樂天的金色小人盤坐在空中,手中托著一個金色的小塔,寶相莊嚴,緊閉雙眼,

「金色神魂,」神話震驚,可還是發動了攻擊,

神話的神魂射出萬道神魂之焰,攻向樂天的神魂,

樂天的神魂金光散射,將所有的攻擊全都擋住了,

「迎接死神的目光吧,」樂天的神魂睜開了眼睛,兩道金色光束從樂天神魂的眼中射了出來,直奔神話的神魂而去,

「嗡,」金光散去,神話的神魂被金光打得暗淡無光,被迫飛回了身體之中,

「你,怎麼會,這麼強,」神話喘息著,不敢相信,

在樂天面前,處處受到壓制,根本無從下手,

遠處,陸震天,星陽一群人在觀看,

「陸大哥,我看那小子也差不多了,要不我們先出去,」一人問道,

「先等等,將那個小子抓來再說,」陸震天指了指遠處的天子,

(未完待續) 「即使神話不敵,那也是天神級別的高手,垂死掙扎也是很可怕的,」陸震天說道,

「不過那個小子,我看,並非我等能敵的,」星陽看著樂天,說道,

「那怎麼辦,那我們家族的神器就白送給他了么,」有人抗議,

「不要著急,我自有對策,」陸震天說道,

「什麼對策,」

「我們只需要靜等,到時候就有人主動尋到我們,找我們聯合,」陸震天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