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些朋友沒證件可能進不來……古教官,麻煩你和我一起去外面接接他們吧!」葉寒又道。

2021 年 2 月 2 日

「古教官留這裡坐鎮指揮吧,我跟你到外面去。」唐凡道。

「也好。」

十分鐘后,站在校外第一道關卡處的唐凡和葉寒,等到了葉寒「召喚」來的第一個人。(未完待續。。) 一輛銀色蘭博基尼跑車由街道盡頭飛馳而來,「吱」的一聲,停靠在不遠處的路邊,車門打開,穿著一身ol裝、展露出魔鬼身材的東方傾城從車裡鑽出,邁著輕盈細碎的步伐,向葉寒這邊走來。

「傾城姐,你來的真快!」葉寒笑著迎了上去。

「那當然了,你葉大老闆一聲令下,小女子哪敢怠慢?我們公司的未來發展,就指望著葉在老闆呢!」東方傾城風情萬種的瞥了一眼葉寒,「咯咯」嬌笑道。

放在以往,葉寒準會借著這個話頭,和東方傾城調侃幾句,但這個時候他卻沒什麼心情了,苦笑道:「傾城姐,我請你來,是有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

「什麼事?」見葉寒面色不對,東方傾城也收起笑容,嚴肅起來。

「血骷髏」劫持人質事件,由於相關部門的及時封鎖,因此除了一些消息極為靈通的媒體記者外,包括東方傾城在內的很多燕京市民都還不知道。

「是這樣的……」時間緊迫,葉寒簡單扼要的把「血骷髏」劫持人質事情說了一遍,然後對眉頭緊緊蹙起的東方傾城道:「我準備動手解救人質,但一個人的力量終究有限,而其其他人的實力又太弱,根本無法和我聯手行動,沒辦法,我只好把你們幾個叫來了。」

「我們幾個?」東方傾城道:「除了你我之外,還有誰?」

葉寒道:「等等你就知道了……不過傾城姐,你還是趕緊去換身衣服吧,你穿成這樣,可沒辦法跟人動手……」

東方傾城低頭看了看自己的穿著,笑了一聲,道:「來之前,你也沒說什麼事情。所以我就沒換衣服……我沒帶多們的衣服,怎麼辦?」

葉寒想了想,轉身走到唐凡面前,和唐凡低聲說了幾句什麼,隨即唐凡打了個電話,幾分鐘后,一名女警匆匆趕到,手裡拿著一個衣袋。

唐凡把衣袋交給葉寒,葉寒又把衣袋交到東方傾城手裡,道:「傾城姐。這裡是兩套女警服,你看看哪一套合適,先湊和著穿吧。」

「我去車裡換衣服……」東方傾城接過衣袋,返身回到自己的跑車中,在那個狹窄的空間內換起衣服。

就在這時,一輛計程車在關卡前三十米外停下,穿著一身天藍色輕薄休閑裝的蕭葉子從計程車里下來。

「葉寒!」看到葉寒和一個穿著警服的中年男子站在前面的路中央處,蕭葉子目光一亮,面帶喜色。遠遠的擺起了手。

葉寒咧嘴一笑,向蕭葉子招了招手,蕭葉子「嗒嗒嗒」的疾步走來。

唐凡沒想到葉寒召來的幫手,竟是兩個千嬌百媚的美女。面露詫異之色,忍不住問道:「葉寒,這兩個女人……都是你的朋友?」

「是啊!」葉寒點頭道。

「都挺漂亮的。不過……」唐凡摸了摸鼻子,苦笑道:「她們和你聯手……能行?」

葉寒笑道:「唐叔。您別只看表面啊!我敢說,她們比起『龍鱗』的任何一名成員,都絕對只強不弱!」

「好吧。但願如你所說。」唐凡雖然心裡有些不信,但這個時候,也別無他法。

蕭葉子走到葉寒面前,甜甜一笑,道:「葉寒,急著找我什麼事?我正準備去上班呢,忽然接到了你的電話,就急急趕來了……」

葉寒道:「你還是先請個假好了,這裡有十萬火急的事情等著你做!」

蕭葉子對葉寒的話一向是無條件服從,聞言點點頭,也沒問葉寒什麼事,拿出手機向公司請了假。

蕭葉子剛剛掛斷電話,又有一輛計程車趕到現場,這次來的,是葉寒的大哥葉山。

葉山兩年前就考入燕京大學,新學期開始后,葉寒曾讓大哥去自己所買的那棟別墅里居住,但一來葉山知道弟弟的別墅里住著蕭大海父女,還隱隱明白那個蕭葉子和弟弟關係非同尋常,二來葉山和初戀女友何晴晴一同考入燕京大學后,兩人經常幽會,和葉寒住在一起也很不方便,便婉拒了葉寒的好意。

「大哥。」看到葉山過來,葉寒微笑著迎上去,兩兄弟來了個熊抱。

「葉寒,什麼事這麼急著找我?我可是逃課出來的!」葉山笑問道。

葉寒帶著他走回到唐凡、蕭葉子身邊,把「血骷髏」劫持人質的事情說了一遍,蕭葉子和葉山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都是一臉嚴肅。

「葉寒,事不宜遲,咱們趕緊救人去!你說吧,要我們怎麼配合你?」葉山摩拳擦掌的道。

葉山的性格一向沉穩低調,自從跟隨弟弟葉寒修鍊五行功法以來,還從沒沒在人前展現過自己的本事,要說不心癢手癢,那肯定是不可能的,聽了弟弟的話后,知道這一次能夠大展拳腳,雖說可能會有風險,但渾身熱血依然禁不住沸騰起來。

至於蕭葉子,早把自己看成了葉寒的人,葉寒讓她做再危險的事情,她都不會皺一下眉頭。

願無深情共餘生 ,從蘭博基尼里走出來,警服很合身,穿在她身上,前凸后翹,別具風格,嫵媚中透出幾分英氣,葉寒見了,心中一熱,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傾……傾城姐,你也來了?」蕭葉子看到東方傾城走過來,面露喜色,迎上前去。

蕭葉子和東方傾城都住在燕京,經葉寒的介紹,相互間認識也有一段時間了,都說美女之間難以相處,可她們這兩個極品美女之間卻親如姐妹,蕭葉子只要不上班,有時間了就往「俏佳人」那裡跑,或是找東方傾城聊天,或是去做個美容養顏的套餐服務。

「我公司正忙,葉寒一個電話把我召我來了……葉子,你呢?你沒上班?」東方傾城拉住蕭葉子的手,笑問道。


蕭葉子道:「我和你一樣,也是被葉寒召來的。」

東方傾城瞪大眼睛看著蕭葉子,道:「這麼危險的事情葉寒讓你來?啊,難道你……你也和葉寒學過五行功法?」

「是啊!」蕭葉子點點頭,反問道:『你也是嗎?」

東方傾城向葉寒看了一眼,道:「是……可葉寒那傢伙不讓我到處亂說,我就一直沒敢告訴你。」

「我也一樣……」

葉寒所傳授的「弟子」中,除了寥寥幾人之外,其他人就算見面,相互之間也並不知道對方同樣修鍊了五行功法,蕭葉子和東方傾城關係雖好,但兩人一直恪守著對葉寒的承諾,不告訴外人,因此直到現在,才知道她們都是葉寒教出來的「徒弟」。

兩年前葉寒和唐雪一起失蹤后,蕭葉子和東方傾城先後去過葉寒家裡,和葉山也都認識,三人相互寒暄了幾句后,就站在葉寒的身邊。

「葉寒,你叫的幫手,還有幾個沒到?」唐凡看了看時間,有些焦慮的問葉寒。

六名「血骷髏」組織成員劫持人質已有一段時間,由於他們一直拒絕對話,被他們劫持的兩百多名師生目前生死不明,按照唐凡的想法,越早進行營救越好。

葉寒向著遠處看了看,說道:「還有一個……這小丫頭,怎麼還不來……」

正說著,看到一輛計程車向這邊駛來,透過計程車的前車窗,隱約能看到裡面坐著一個身穿迷彩服的少女,葉寒一拍手掌,欣然道:「哈哈,她來了!」

計程車停下后,一個扎著馬尾辮的美貌少女鑽出來,看到這邊的葉寒,少女雪白嬌嫩的臉蛋上流露出燦如春花的笑容,向著這邊小跑過來。

唐凡看到那少女,頓時一呆,有些不敢相信似的揉了揉眼,看清,喃喃道:「怎麼……怎麼是她?」

「是啊唐叔,我剛才說過了,唐雪會來的。」葉寒道。

唐凡撓了撓頭,道:「葉寒,你這樣可不行啊,雪兒她……她還只是個學生……這種危險的事情,就別讓她摻合進來了……」

葉寒撇撇嘴,道:「唐叔,就是因為這件事情很危險,我才讓唐雪來的!唐雪可不是以前那個嬌柔怯弱的小丫頭了,這裡除我之外,她絕對是最厲害的一個!古蘭心古隊長和她相比,都遠遠不如!」

唐凡哪裡肯信?苦笑一下,搖頭擺手道:「不行!你再怎麼說也不行!我要是讓唐雪參與這事,你唐平叔知道了,非找我興師問罪不可!」

兩人說話間,唐雪已經走到了近前,她沖葉寒做了個鬼臉,又看向唐凡,笑嘻嘻的道:「二伯,你怎麼也在啊?你們怎麼會跑到一起的?啊,葉山哥,你也在這裡!」


現場人中,唐雪認識葉寒、唐凡和葉山,卻不認識蕭葉子和東方傾城,見兩女站在葉寒身邊,好奇的打量了她們一眼,然後詢問的眼神轉向葉寒。

葉寒咳了一聲,乾笑道:「雪兒,我來介紹下。這兩位是我的朋友,蕭葉子、東方傾城……嗯,她們都比你大一些,你叫姐姐吧。葉子姐、傾城姐,這是唐雪……」

「兩位漂女姐姐,你們好……」唐雪目光在蕭葉子和東方傾城臉上轉了轉,也不知心裡想些什麼,隨即沖著兩女甜甜一笑。(未完待續。。) 蕭葉子和東方傾城都是冰雪聰明的女人,一看唐雪和葉寒的表情,就知道兩人的關係絕不僅是普通朋友那麼簡單。

蕭葉子脾氣溫婉內斂,甚至可以說有些逆來順來,在唐雪這個嬌顏如花、氣質高貴、青春逼人的小美女面前,不知怎麼的,竟有些拘謹的感覺,低低說了聲「你好」后,便站在葉寒身後不出聲了。

東方傾城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一下唐雪,忽然間心中一動,「咯咯」幾聲嬌笑,拉起唐雪的一隻手,親熱的道:「唐雪是吧?我知道你,兩年前,是你替葉寒擋了一顆子彈,結果卻身受重傷,而葉寒為救你,整整『失蹤』兩年。說實話,我聽葉寒說起你這件事情時,心裡對你真是佩服的很!」

聽東方傾城提起這件往事,唐雪心裡依然禁不住有些小小的驕傲,笑著道:「其實我平時也很膽小的,當我發現那個殺手的槍口指向葉寒時,也不知哪來的勇氣,想也沒想,下意識的就擋到了葉寒身前……還好,老天爺大發善心,沒有帶走我的小命!」

東方傾城道:「好人有好報。你做了好事,老天爺要是收走你這個漂亮、勇敢又善良的小姑娘的生命,那是它瞎了眼!」

唐雪聽東方傾城誇讚自己漂亮勇敢善良,忍不住心裡高興,一雙妙目滴溜溜的在東方傾城前凸后翹,曼妙無比的身上打著轉,一臉羨慕之色。道:「傾城姐姐你才漂亮,身材也好,和我姐姐都有得一拼了!」

東方傾城笑道:「哦?你還有個姐姐?」

「是啊。我姐姐比我大兩歲,以前是皖中市一中的校花,現在在國外讀書……」提起姐姐時,唐雪有意無意的看向葉寒。笑吟吟的道:「葉寒和我姐姐也是好朋友,他們很早就認識了。我和葉寒,是後來才認識的。我、姐姐,還有葉寒。我們三個當時是一個學校里的校友……」

東方傾城莞爾一笑,道:「既是朋友,又是校友。難怪你和葉寒關係這麼好……」

就在唐雪和東方傾城等人說話的時候,一旁的唐凡摸出手機,走到一旁,悄悄給三弟唐平打起了電話。兄弟兩人在電話里聊了幾句。唐凡向唐雪招了招手,道:「雪兒,過來,你爸的電話!」

唐雪「哦」了一聲,沖東方傾城等人笑笑,然後走到二伯唐凡面前,嘟起嘴巴道:「二伯,我就知道。你會向我爸告狀的……」

「什麼告狀?」唐凡瞪了瞪眼,道:「丫頭。我是為你好!萬一你出了事,我怎麼向你爸交待?」

「我現在已經很厲害了,不會出事的……」唐雪嘟囔道。

「行了,接電話吧!」唐凡把手機塞到唐雪手裡,道:「只要你有本事說服你爸,我就不管你了!」『

「說服我爸,那還不簡單?二伯,你就看好吧!」唐雪吃吃一笑,把手機放到耳邊,走開幾步,和父親聊了起來。

父女兩人也不知說了些什麼,唐雪忽然走到葉寒身邊,把手機遞向葉寒,道:「給你,我爸要和你說話?」

葉寒似乎早就料到唐平會來電話,微笑著接過唐雪遞來的手機,道:「唐叔,我是葉寒。」

「葉寒,那邊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 情深刻骨:早安,未婚夫! ……風險大不大?」唐平的語氣聽起來很平靜,並沒有一點氣急敗壞的意思。


葉寒道:「風險很大。不過……我可以保證雪兒沒事!」

「那好,我信你!我把雪兒交給你了,希望你們能圓滿處理好這件事情!」

對於葉寒的能力,唐平有極大信心,他讓葉寒接電話,並不是要興師問罪,而是要徵詢葉寒的意見,只要葉寒說沒事,那就放心,而且女兒唐雪的本事,他也親眼目睹過,對付幾個劫匪,應該沒什麼事。

「謝謝唐叔的支持!」 九脈至尊 :「放心,這件事情,很快就能解決!」

「好,我等著你們成功的消息!」

掛上唐平的電話,見唐雪看著自己,葉寒笑了笑,說道:「唐叔雖然很擔心你,不過他還是支持你做這件事的!」

「我就知道,只要你說沒問題,我爸就不會阻止我。我爸現在對你信任的很!」唐雪笑著,對一旁的唐凡道:「二叔,你也聽到啦,我爸他同意了!」

唐凡嘆道:「雪兒,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你們將要對付的不是普通的劫匪,而是一幫訓練有素、戰力彪悍、心狠手辣的殺手。為了對付他們,就連『龍鱗』組織的成員都有傷亡出現,你們……」

「二伯,我們比『龍鱗』可強多了!對吧葉寒?」唐雪得意洋洋的說道。

葉寒正色道:「雪兒,山外有山,任何時候都不能得意!不過,你說的對,我們是比『龍鱗』要強不少!『龍鱗』作不到的事情,我們可以做到!」

「葉寒,你說吧,我們該怎麼做!」葉山鬥志昂揚,恨不得現在就衝進校園裡,與那些劫匪廝殺一場。

蕭葉子和東方傾城也都看著葉寒,她們的目光里同樣泛著興奮的光芒,自從她們的實力進入靈氣一層境界、擁有了常人無法企及的能力后,便一直想著能有機會施展身手,只是葉寒讓她們保持低調,她們也就隱忍下來,這一次葉寒召集她們過來,參與解救人質的行動,無疑是個大展拳腳、檢驗自身實力的好機會,雖然她們心裡有些緊張,但卻並不害怕。

從葉山、唐雪等人的身上,葉寒感受到了強烈的戰意和信心,他滿意的點點頭,說道:「既然大家都到齊了,那麼咱們準備行動吧……唐叔,咱們先回前方指揮部去……」

於是唐凡、葉寒、葉山、唐雪、蕭葉子、東方傾城一行六人進入五中校園,來到前方的臨時指揮部那個小房間里,和古蘭心等人見了面。

「葉寒,這……這就是你找來的幫手?」古蘭心看到葉山、唐雪五人後,秀眉緊蹙的問道,葉寒帶來的幾個人里,她只認識唐雪,知道這小姑娘和葉寒關係很深,而且因為自己「教訓」過葉寒的原因,小姑娘還對自己懷有幾分敵意。

「是啊!」葉寒一看古蘭心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麼,笑道:「古隊長,人不可貌相,我這幾個幫手雖然表面上看不如你的手下威武強壯,但一個打你們十個,還是綽綽有餘的!」

葉寒這話一說出口,不但招來古蘭心的不滿,就連站在一旁的「龍鱗」組織成員小李、小王也都一臉慍色。

在「龍鱗」組織成員們心裡,「龍鱗」不敢說是全球第一,但在華夏絕對是頂尖的存在,他們每一位成員,都身懷絕技,絕對是精英中的精英,他們蔑視過很多對手,但從來沒有被人蔑視過。

而現在,葉寒的話,無疑如一根尖刺般,深深刺痛了他們。

一個打我們十個?這絕不可能!

古蘭心銀牙一咬,容色清冷的看著葉寒,淡然說道:「葉寒,我承認我不是你的對手,但是你這句話,未免說的也太大了!」

「龍鱗」組織的成員小李、小王聽說古蘭心曾經輸給葉寒,不由大吃一驚。

「你不信?」葉寒笑道:「要不要試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