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看在你這聲姐姐的份上,我就放過他好了。」天魔水仙嬌笑。

2021 年 2 月 2 日

葉峰笑了笑,問道:「水仙,你到底知不知道這是什麼玉石?」

「現在還不確定,我得仔細看看才行!」天魔水仙一笑,木劍中忽然釋放出葯霧,裹住了黑玉石。

沒多久,葯霧散去,天魔水仙說道:「這塊玉石很奇怪。」

「奇怪?」葉峰和顧念奴臉色微變。

「玉石里有一股很古老的氣息,恐怕已經有上萬年。」天魔水仙正色道。

「難道玉石裡面封印著什麼東西?」葉峰和顧念奴色變。

「裡面確實封印著什麼東西,我不是靈魂念師,且我的力量被木劍限制,幫不了你們。」天魔水仙很無奈。

「我來試試看!」顧念奴忽然釋放出靈魂念頭,化作符文,充斥整個雅間。

「我們一起,打開封印的機會更大一些!」葉峰也釋放出了靈魂念頭,也化作了符文。

符文好符文融合,化作一道道陣紋,鑽入黑玉石,這個過程中,葉峰和顧念奴的心靈再次交融,不分彼此。

電光火石之間,陣紋已經鑽入黑玉石中央,黑玉石中央果然有很多陣紋,如一個繭,也不知封住了什麼。

葉峰和顧念奴用陣紋衝擊封印,嘗試破解封印。

「轟!」

葉峰和顧念奴的陣紋粉碎,化作一個個符文,與此同時,兩人的臉色也瞬間變得蒼白。

「封印太強,破不開。」葉峰和顧念奴相視一眼,臉上皆是震驚之色。

「你們兩人的靈魂念頭融合,足以媲美混元境大圓滿,沒想到居然還破不開封印。看來,想破開封印,修為至少要達到陰陽境。」天魔水仙吃驚。

「或許……正是因為被封印的東西,黑玉石才有滋養靈魂的效果。」葉峰猜測。

「被封印的東西到底是什麼?會不會傷到使用黑玉石的人?」顧念奴忽然擔心起來。


「沒搞清封印的東西是什麼,你們最好不要使用黑玉石!」天魔水仙提醒。

顧念奴和葉峰相視一眼,完全贊成天魔水仙的話。

就在這時,雅間外傳來雪煙的媚笑聲:「最後一件拍賣品是什麼東西,想必大家應該早就知道了。」

「最後一件拍賣品!」葉峰臉色微變,看向拍賣台,顧念奴也看向了拍賣台。

「諸位來參加這次拍賣會的目的,想必都是為了最後一件拍賣品,雪煙說的沒錯吧?」雪煙笑道。

「嘿嘿,沒錯,我等確實是為了最後一件拍賣品來的。」某件雅間內傳出蒼老的笑聲。

「小丫頭,別賣關子了,快把東西拿出來吧。」有人忽然催促。

聞言,葉峰忽然想起了石騫說的話,石騫似乎也是為了某件東西才來參加拍賣會的,那件東西,想必就是最後一件拍賣品。

看著顧念奴,葉峰問道:「阿奴,你知道最後一件拍賣品是什麼嗎?」


「最後一件拍賣品是一顆三品丹藥!」顧念奴正色道。

「三品丹藥!」葉峰臉色一變,一品丹藥已經是天價,這次拍賣會居然要拍賣三品丹藥!

「這顆三品丹藥叫做陰陽兩儀丹,混元境大圓滿修士服下這種丹藥,可以增加突破陰陽境的機會。」顧念奴又道。

葉峰色變,難怪五大勢力的人都趕來參加拍賣會,只要得到「陰陽兩儀丹」,就很有可能造就一個陰陽境高手。五大勢力,無論那個勢力多出陰陽境高手,整體實力都會超過其他勢力,這是毫無疑問的。

「陰陽兩儀丹需要上千萬下品元石,在天荒域,也只有五大勢力才有機會拍賣到。當然,其他域或許也有人來了,不過我相信,太易教肯定不會讓陰陽兩儀丹落在其他人手裡。」顧念奴說道。

「阿奴,你現在是什麼修為?如果我們把陰陽兩儀丹買下來,你有機會突破到陰陽境嗎?」葉峰忽然問道。

「我現在只是混元境中期而已,即使得到丹藥,短時間內也不可能突破。」顧念奴搖了搖頭。

「機會突破不了,也可以先買下來!」葉峰一笑。

「葉大哥,你別忘了,陰陽兩儀丹價值上千萬元石。」顧念奴說道。

「阿奴,我們只要拿出水仙的幾片葉子,肯定能買到丹藥。」葉峰笑了。

「好小子,你居然又打本姑娘的主意!」天魔水仙怒了。

「反正你的葉子很多,少幾片怕什麼?」葉峰笑道。

「哼,本姑娘的葉子是多,可本姑娘就是不給你!」天魔水仙冷哼。

聞言,顧念奴不禁笑了起來。

就在這時,雪煙的媚笑聲再次傳入雅間:「陰陽兩儀丹的底價是五千萬!諸位應該知道陰陽兩儀丹的價值……只要服下陰陽兩儀丹,突破陰陽境的機會就會增加。」

語氣微頓,雪煙又道:「諸位現在可以出價了,每次加價不能少於五十萬。」

「五千一百萬!」神火教的人迫不及待的出價。

「哼,五千兩百萬!」黑水宗的人也出價了。

「哈哈,五千三百萬!」天狼神殿的人緊跟著也出價了。

「嘿嘿,諸位,陰陽兩儀丹是我太易教勢在必得之物!」太易教長老雷劍怪笑:「五千五百萬!」

「雷劍這老混蛋居然也來了!」雅間內,石騫冷笑。

「四爺,我們不出價嗎?」月姬看著石騫。

「不用著急,先讓他們爭好了。」石騫淡淡一笑。

與此同時,葉峰所在雅間內,天魔水仙終於妥協,答應幫葉峰爭奪陰陽兩儀丹。

「阿奴,你就放心出價好了,我們肯定能得到陰陽兩儀丹!」葉峰笑著對顧念奴說道。

顧念奴笑著點了點頭,心想:等拍賣到丹藥,我把丹藥留給你,將來你肯定有機會用到。 就在眾人進行拍賣會的時候,交易大廳最下層的煉丹室內,熱氣瀰漫,一個藍衣老者正站在一人來高的丹爐旁煉丹。丹爐上有許多小孔,不時有烈焰逸散出來,使得房間內的溫度越來越高。

丹爐附近,藥材堆積如山,葯香四溢,熱氣和葯香混合,使得香氣更加濃郁。

房中除了藍灰老者后,還有一個相貌清秀的葯童,拿著火扇,不停為藍衣老者扇風。

「九轉成丹,現在已經是第八轉了。」

藍衣老者抬起手掌,手掌之上忽然浮現出一層下應該是血殺堂的殺手吧?」

「是又如何?」面具人淡淡開口。

「嘿嘿,想不到,為了搶老夫的丹藥,連血殺堂的人都來了。」李藥師一笑。

「老匹夫,你好像不怕死?」那兩個中年人怪笑。


「你們信不信,老夫死之前,至少可以拉兩個墊背的。」李藥師看著兩個中年人。

「哼,老匹夫,你在危險我們?」兩個中年人同時冷笑。

「談不上威脅,我只是想告訴你們,老夫不僅會煉丹,也會殺人。」李藥師淡然一笑。

兩個中年人臉色陰沉。

「煉丹室被陣法隔絕,所以,剛才你們出手偷襲老夫的時候,拍賣會的人並沒有發現任何動靜,短時間內,還不會有人來煉丹室。不過時間一長,肯定會有人下來查看,到時候你們必死無疑!」李藥師冷笑。

聞言,兩個中年人的臉色驟然一變,只有那個面具人無動於衷,就連眼神都沒變一下。

……

交易大廳的人果然沒有發現煉丹室的異變,此刻,陰陽兩儀丹的價錢已經攀升到一千萬下品元石!

出價一千萬的人,乃是太易教的長老雷劍!

「一千一百萬!」石騫終於出價了。

「哼,一千兩百萬!」雷劍冷哼,他不相信在天荒域,還有人比太易教更富有。

「一千兩百五十萬!」黑水宗的人繼續加價。

「一千三百萬!」天狼神殿的人也不甘示弱,得到陰陽兩儀丹,就等於有機會多出一個陰陽境大能,誰也不會放棄。

「一千四百萬!」顧念奴也開始出價了。

「是剛才買走黑玉石的那個靈魂念師!」眾人聽到了顧念奴的聲音。

「靈魂念師,莫非是顧念慈?」雷劍臉色微變。

「長老,應該不可能,石騫已經出價,顧念慈不可能也出價。」雷建成說道。

「沒錯,顧念慈是紫岩宗的人,她和石騫不可能分別出價。」雷劍點了點頭。

「一千五百萬!」石騫又開口了。

聽到石騫的聲音,雷劍等人已經可以確定,那個靈魂念師絕對不是顧念慈。

「一千五百五十萬!」顧念慈輕笑。

葉峰看著顧念奴,正色道:「阿奴,如果我們得到陰陽兩儀丹,五大勢力的人會讓我們離開精武商會嗎?」

「他們不會在精武商會動手,可一旦我們離開精武商會,他們肯定不會輕易放我們走。」顧念奴美眸一閃,接著道:「不過你不用擔心,如果我想走的話,他們未必追得上我。」

顧念奴是靈魂念師,可以傳送陣遁走,其他人確實很難追上她。

「阿奴,拿到陰陽兩儀丹后,我們你一起走!如果真遇到危險,我們立刻進入聖皇圖。」葉峰沉吟道。

顧念奴點了點頭。 「一千六百萬!」就在顧念奴出價沒多久后,太易教長老雷劍緊跟著也出價了。

「兩千萬!」葉峰不等顧念奴出價,率先開口。

「那個靈魂念師的雅間里居然還有其他人!」眾人聽到葉峰的聲音,臉色都是一變。

「哼,無論這兩個傢伙是誰,都休想得到陰陽兩儀丹!」雷劍冷哼,繼續出價:「兩千兩百萬!」

「長老,我們不出價了嗎?」黑水宗所在雅間內,孟秋白看著羅烈問道。


「看情況再說,如果是太易教佔上風,我們再出手也不遲。」羅烈笑道:「如果是那個靈魂念師佔上風,並且買走了陰陽兩儀丹,我想,其他人肯定不會眼睜睜看著她帶走丹藥。」

「長老的意思是說……等她買到丹藥,我們去伏擊她,讓后搶走丹藥?」孟秋白目光一閃。

「嘿嘿,她雖然是靈魂念師,可我不相信,她能在那麼多人的圍攻下逃走。」羅烈一笑。

就在這時,丹藥的價格已經攀升到了「三千三百萬」,出價的人正是葉峰!


「他們兩個難道是外域來的人?」不少人暗暗猜測葉峰和顧念奴的來歷。

「他們不可能是這一域的人,除了五大門派之外,天荒域沒人能一次性拿出這麼多元石。」雷劍皺著眉頭,也在猜測葉峰和顧念奴的來歷。

「長老,已經三千多萬了,我們還出不出價?」雷建成看著雷劍。

「不用,就算他能得到丹藥,也無法離開天荒域,不過,我不會讓他這麼容易就得到丹藥。」雷劍冷笑。

雷建成和雷建元也笑了,就算對方是靈魂念師,是混元境高手,也休想從太易教手中逃脫。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