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她說話了。」卡羅風眼睛直直的看著珈葉,冷漠的說話。

2021 年 2 月 2 日

雖然他不知道珈葉說了什麼,但是他看到珈葉在魅血落地的一瞬間說話了,而且說完以後,魅血就被一股力量給傷到了,珈葉到底說了什麼?

比武台上,兩人誰也沒有動。

看了看自己的傷口,魅血從空間裡面拿出一顆丹藥吃了下去,隨即也魔化了起來,一雙猩紅色的眼眸緊緊的看著珈葉,宛如毒蛇的眼睛,恨不得把珈葉撕碎……

沒有在去管傷口,魅血雙手結印,一道道火焰出現在了手中,素手一揮,火焰就朝著珈葉攻擊而去。

看著那些火焰,珈葉冷笑一聲,她真不知道該說魅血蠢還是怎麼樣!

她有紅蓮業火,又怎麼會懼怕這些火焰……

左手微微抬起,意念一動,紅的如血的火焰在手中凝聚,最後化作一條火蛇,快速迎上了魅血的火焰,然後慢慢吞噬了魅血的火焰,最後所有的火焰快速朝著魅血而去。

見此情況,魅血面色一下子蒼白了起來。

這可不是她剛才的普通火焰,而是珈葉的紅蓮業火,焚燒一切的紅蓮業火!

深深知道紅蓮業火的厲害,魅血不敢正面對上。

雙手結印,所有力量都用來阻攔了紅蓮業火,在紅蓮業火消失殆盡之後,魅血才撤銷了結界。

對面的珈葉見此,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冷漠的說道,「陪你玩了這麼一會,我也累了,不想玩了。」

話落,她的紅唇微微啟動,念道,「咒殺!」

堅定的兩個字,這一次無比清晰的傳進了卡羅風的耳朵裡面。

不光卡羅風聽到了,百里蕭,洛紅鸞,就連水綾羅都聽到了。

珈葉的咒殺二字落下,魅血再次感覺到了一股和剛才一模一樣的力量。

隨即開始閃躲起來。

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都能閃躲過,但是並不是每一次都能閃躲開來。

畢竟閃躲珈葉咒殺的時候,珈葉手中的血之魔鐮還會攻擊,所以,次數多了,魅血也就毫無閃躲之力了!

雙腳多處受傷,手臂也被珈葉的力量傷到,魅血狼狽的站在那裡,兩隻腳甚至都在顫抖。

她的對面,珈葉一步步朝著她走來,在走到魅血面前之後,珈葉才停下了腳步,冷漠的看著魅血,沉默了一會才說道,「可別忘了我們的賭注!」

珈葉的話說的很平靜,語氣沒有一點起伏,就像是在說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樣!

她們的賭注……

魅血的身子顫抖了一下,腦海裡面回想起了自己說的賭注。

輸了的人自行了斷!

自行了斷,自行了斷……

這句話宛如魔音一樣,一直纏繞在魅血的耳朵裡面。

她不甘心,她不甘心就這麼死掉,明明就應該是眼前這個女人輸的,為什麼會變成她?

牙齒咬著薄唇,魅血恨恨說道,「珈葉,你勝之不武,你根本沒有和我真正戰鬥!」 「勝之不武?」珈葉笑了起來,對著魅血說道,「魅血,是你傻了還是我聽錯了?」

聽著珈葉嘲諷的話語,魅血卻不管不顧的說道,「本來就是,你一直使用著其他的力量。」


珈葉金色的眼眸裡面出現了厭惡,看著魅血的目光也更加冷漠了起來,「魅血,當初在水蘭國花城城主府的時候,你殺了城主府裡面所有的人,甚至毀掉了整個城主府,那時候你可想過他們只是卑微的人類,他們根本就不是你的對手,可想過勝之不武這句話?你可知道, 我的絕美女房東 ,可是我沒想到,你居然會來跟我說勝之不武這句話,看來這兩年的時間,你不光沒有一點長進,還變蠢了。」

聽著珈葉的話,魅血怔愣在了原地,有些恍惚……

是啊,那個時候的珈藍根本就不是她的對手,為何短短不過兩三年的時間,她就連珈藍都打不過了?

就算她是珈葉的轉世,擁有高貴的魔族血統,那麼她成長的是不是太快了?

看著魅血沒有說話,珈葉指了指她手中的劍,金色的眼眸毫無情緒,就像是在看死人一樣的說道,「別浪費我的時間,黃泉城很快就會有客人來,我還有很多的事情要做,你快點動手!」

她讓水無殤和阿修羅告訴星辰,想知道珈藍為什麼被她吞噬了就去找鳳凰炎,現在都這麼幾天過去了,星辰定然已經知道了原因,也知道她不會去其他的地方,會來黃泉城,從神界而來,最多後天星辰就會回到魔界……

珈葉的催促聲在耳邊響起,但是魅血卻沒有動手,她不甘心就這麼死掉!

最後,像是想到了什麼,魅血雙目發光,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對著珈葉說道,「珈葉,你想殺我,也要問無心大人同不同意,我們卡羅家族已經歸順無心大人,你殺了我就等於在向無心大人挑釁,就算是你能打贏我,也贏不過無心大人,要知道無心大人可是天地間最為強大的魔,就算你是珈葉,也不是無心大人的對手!」

魅血說完,面色泛著紅光,那是覺得自己不會有事情之後的輕鬆感覺。


然而,下一刻珈葉說出的話卻粉碎了她的希望……


「那又如何?」珈葉冷漠的看著魅血,說道,「魅血,你以為在我和你之間甚至是我和整個卡羅家族之間,無心會選擇你,或者是卡羅家族嗎?」

魅血的牙齒有些哆嗦,就像是有多冷一樣!

浩瀚紫月的光芒照耀著大地,珈葉看了看天空,隨即說道,「你不知道答案就讓我來告訴你,無心永遠都不會選擇你,或者是卡羅家族,因為成長起來的我,會成為他最強大的合作夥伴。」

比武台下的百里蕭和洛紅鸞看了看卡羅風,顯然沒有想到卡羅風居然這麼快速的歸順了無心!

不過想想也是,卡羅家族沒有和無心作對的資本……

推薦好友寒月清魂的現代文文《財迷寶寶:呆萌老婆太難寵》還有好友迷迭之巔的文文《傾世凰后:邪魅陛下碗里來》都非常不錯,大家前去圍觀吧~~ 卡羅風目光微冷的看著比武台上的魅血,性感的薄唇微微抿著。

本來他剛才還想讓珈葉放過魅血來著,但是現在不想了!


卡羅家族歸順無心的事情並沒有外人知道,現在倒好,這個魅血居然在這麼多外人的面前說了出來,簡直就是蠢的無藥可救……

這樣的人,他在救來還有什麼意思!

魅雨站在自己主人的身後,見自己主人沒有說話,便知道他是不打算救魅血了。

比武台上,珈葉微微蹙眉,對著魅血說道,「我的耐心已經耗盡了,既然你自己下不了手,那我就替你來吧。」

話落,手中的紅蓮業火刷的一下升騰而起,跳躍著,彰顯著它的興奮。

看著那紅蓮業火,魅血知道,珈葉不是在開玩笑,所有的平靜在一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恐慌。

「主人,主人,求你救救我,求你救救我!」

魅血看著卡羅風的位置,害怕的說道。

卡羅風見此,看了看魅血,最後將目光落在了珈葉的身上,說道,「殺了她就可以了,為何還要焚燒掉她的魂魄?」

沒有了魂魄,便沒有了轉世, 少夫人今天又敗家了 ……

聽著自己主人說出的話,魅血身子一軟,跌坐在了地上。

主人已經放棄她了……

放棄她了!

「哈哈哈!」魅血仰天狂笑了起來,眼角有晶瑩的液體流下,那麼凄涼。

這個樣子的魅血,是珈葉第一次看到,微微蹙眉,彷彿看見了七千年前的自己,那時候她不知道那個鳳凰炎是傀儡,所以被誅魔劍刺穿心臟的時候,她也曾這麼絕望無助,她也想在黑暗之中有人能拉她一把,那樣的絕望,她到現在想想都還覺得心口在疼!

狂笑過後,魅血看向卡羅風,說道,「多麼可笑,珈葉說的沒錯,我就是傻了,我為卡羅家族賣命兩千年,一切事情以你卡羅風為主,到頭來你放棄了我,卡羅家族放棄了我!」話落,魅血再次笑了起來。

記憶裡面的畫面席捲而來……

那一年,她住的村子沒有糧食,她的父母把她賣到了卡羅府做丫鬟。

因為長期的營養不良,她非常的瘦小,而她又被府裡面那些丫鬟欺負,所以吃不飽穿不暖,到十四歲之前,她過著的都是那樣的日子。

直到有一天,一個紅髮的小孩不知道怎麼回事出現在了洗衣房裡面。

魔族的眼眸天生就是紅色,但是那是在魔化的形態是才會有的,平時都是被黑色取代,隱藏了起來!

他的身高並不是很高,哪怕當時的她在瘦小,他也只到了她腰上面一點的位置。

他睜著一雙紅色的眼眸看著她,火紅色的短髮漂亮的迷人。

但是他穿著華貴的錦衣,一看就不是下人,所以她停下了洗衣服,光著兩隻腳丫走到他的面前,問道,「你是誰的孩子,怎麼會出現在這種地方?」

「我?」幼年的卡羅風微微蹙眉,指了指自己,隨後反問道,「你不知道我是誰?」 他的表情很驚訝,就像是聽到了多麼不可思議的話一樣。

那時的她不叫魅血,而是叫玉兒,她摸了摸鼻子,抱歉的說道,「那個……像我這種卑微的丫鬟是到不了前廳的,一直都在這裡,所以我不知道你是誰!」

是啊,被買進卡羅府十年了,她不是在洗衣房就在在柴房,沒有去過其他的地方……

卡羅風看了看她,沉默了一會才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她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問她名字,卻還是說道,「我叫玉兒。」

「玉兒?」卡羅風呢喃了一句,說道,「你寫給我看看。」

被一個小孩子叫著寫自己的名字,本來沒有什麼,而她卻遲遲沒有動!

「怎麼了?」卡羅風不樂意的看著她,「難道你不想寫給我看?」

「不是的……!」她慌忙擺了擺手!

「那是什麼?」他繼續問道。

玉兒的臉色刷的一下就紅了,等了好一會才聽見她吞吞吐吐的說,「我……我不會寫……寫字……!」

卡羅風怔愣了一下,說道,「真笨,怎麼會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

聽到這句話,玉兒低下頭,臉色的緋紅也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悲傷。

「我家裡窮,爹娘都不識字,沒有人教我,所以我就不會寫!」

卡羅風看了她一樣,隨即往旁邊走去,最後拿著一根木棍走了過來,看著她問道,「雖然是丫鬟,但是靈力還是有的吧?」

「有!」她急忙說道,「有一點!」

「有就好。」卡羅風點點頭,開始用木棍在地上寫了起來。

他的每一筆落下,都有紅色的光芒在閃爍,久久不散。

等寫出玉兒兩個字的時候,卡羅風將木棍放到了她的手裡,指著地上的字說道,「這就是你的名字,玉兒,你寫給我看看!」

她聞言點了點頭,拿起木棍開始生硬的寫了起來,最開始的時候還寫不出來,多寫幾次扭扭曲曲的總算是像兩個字了,到後面,她能寫的非常工整了。

看著自己寫出的兩個字,她高興的回頭,想要告訴他,她會寫了,回頭,卻沒有看到任何人……

洗衣房的院子裡面,安靜的沒有一點聲音,就像是剛才的孩子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有些疑惑,卻不知道說些什麼!

就在此時,負責前來看她有沒有乖乖洗衣服的丫鬟來了,在看到她拿著木棍站在那裡,而不遠處還是沒有洗完的衣服時,二話不說,就讓跟著前來的丫鬟去告訴了管這些雜事的劉管婆。


這個劉管婆是一個姨娘身邊的丫鬟,那時候的姨娘得寵,所以劉管婆非常囂張,在得知她沒有乖乖洗衣服而是在偷懶的時候,立刻帶著兩個家丁來了,二話不說就用鞭子抽了她好多鞭!

那時候的她本身身體就不好,又經常吃不飽穿不暖,在被那麼一打,整個人都沒有了力氣,就那麼倒在了地上。

倒在地上的時候,她突然想起了她的父母,不知道他們賣了她,拿到錢,生活有沒有好一點! 眼淚在眼眶裡面凝聚,最後落下,全身疼痛不止,她連動一動的力氣都沒有了……

就在她閉上眼睛之前,卻看到了白色的衣袍,來不及多想,她便被黑暗吞噬。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