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巫婆想要說話,可是,她的話音還沒有從口心力帶出,就是已經被孤芳雪直接一腳踢中,動怒的她,竟然是連說話都變得極為吃力。

2021 年 2 月 2 日

「姑娘,你莫怕,你先推開,我來也!」之前那黑衣少年,御起掌中的寶劍,直接朝著巫婆橫屁而去,這一劍看起來是那麼的普普通通,可是,其中的力道,卻是如同千鈞一髮!

劍本來就是百十公斤,此刻再突然經過這麼一出手,更加的威風凜凜。

空氣都似乎出現4從了顫動。

那巫婆自然也是感覺餓到了那黑衣少年的一劍多麼強大,她也是不敢有所怠慢,雖說她此刻已經受了內傷,可是,對付這小子,還是有的!

「哼!狂風怒斬!」見到這女子竟然敢徒手接自己這一劍,那黑衣少年突然也是變得極為的猙獰,旋即手臂上面再度加力!

只見得,從這黑衣少年的劍鋒上面突然掠出了重重的光影,光影如同浪潮一般,無數的波浪頓時朝著巫師席捲而來,那等壯觀,簡直比海水漲潮還是壯觀。

這一劍,果然名不虛傳!

而這少年的實力,也非同小可!

就算是西院的許多新生,當看到這黑衣少年此刻的劍勢時,也都是唏噓不已,畢竟,在醫院當中,可是有許多新生都是用劍的感受。

劍本就是最普通,最長劍的一種,無論是誰使用,都不覺得有任何的出奇,可是,此刻這少年突然使用出來,想些西院當中,能夠做到這一步的卻很少。

這一招,正也如同名字一般,威猛霸氣到了極致。

這一招,不出則已,一出,勢必要重創巫師。

畢竟,巫師在短時間之間,已經受了兩次重傷。

她若是能夠抗禦這招,必須藉助神靈的力量,否則,就必敗無疑。

可是,她沒有藉助神靈的能力了!

之前的一次,就足以讓她沒有力量再次使用神靈的力量。


巫師,她畢竟還是人,而非是真正的聖人!

真正的神靈。

她的力量,也終歸會有枯竭的一天。

「啊!」那巫師直接慘叫,她竟然連躲避的機會也都沒有,之前這少年的劍法,本就不快,眾人也知道,此女想要躲避出來,也非常的容易,可是,這一招出手,速度竟然快到了極致,根本不容她有所行動。

間不容髮!

事實上,這少年的速度並沒有改變,而改變的只有他的力量,那劍芒上面所蘊藏的力量,足以困住巫師的行動!

狂風怒斬卻波及的範疇,並非單獨一處,而是無窮的大,但是,此刻這黑衣少年卻並不能夠發揮的出來,畢竟,他還沒有那麼強大的修為。

若是此刻他的一名斗王,嘿嘿,這一招發出不光是巫師會感覺自己身體動彈減緩就連周圍的學院新生也是如此!

「再來!」那黑衣少年是越打越起勁,直接又是一道沉悶的一劍揮出,劍上沒有絲毫的波動,看起來平淡無光,可其實,卻非常的強大,至少,嗨呀在之前那0一劍的威力更加的強大!

有誰見過,浪濤一旦發出,就在片刻之間已經變得極為弱小?

沒有的!

他這一劍正是慣性的作用力,是以,無論怎麼發,他都是最強大的一劍。

威力,是普通一劍當中的王者。

一劍一出,如同王者降臨! 一劍一出,如同王者歸來!


這一劍,堪稱完美無缺,簡稱完缺!

砰的一聲,陳夢的巨響如同打雞蛋一般,頓時眼前的場景一變,只見得那巫師渾身是血,鮮艷的血花,如同一道紅色的流血一般,生生直衝而起。

那場景,簡直到了恐怖如同地獄的地步!

太駭人了。

我草,那……

「他怎麼可以這麼厲害……」不少西院的新生見到眼前這一幕時,也是失聲道,根本不相信這是出自東院的新生之手,同時,看向那黑衣少年的眼神,也是變了。


變得有些恐懼,這種手段,簡直令人髮指。

這種亡命一般的打發,誰敢用?

又有誰敢與這樣的人一決高下?

沒有人!

「死吧!我只需要再飛來一劍,你就徹底沒有命!」望著那此刻變得極為猙獰的巫師的,黑衣少年冷冷笑道,此刻他的劍,早已背負在身後,看起來,就彷彿之前自己沒有出手一般。

「多謝小兄弟出手相助。」那孤芳雪見狀,笑吟吟的說到,一雙狐狸眼睛,一眨一眨的,頗為吸引人,周圍一些定力不佳之人,早就露出了色狼的眼光。

對於周圍這些色*的眼光,孤芳雪視若無睹,旋即,來到巫師面前,夢魘刀已經悍然飛出!

快如閃電!

唰的一聲!

刀已經直接卡在巫師的喉嚨上面,夢魘刀頓時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這是刀鋒與肋骨直接的摩擦聲。

「你怎麼搶我的對手!」那黑衣少年突然冷笑道,陰沉著一張臉,表情暴怒,他生平最不喜歡別人在自己面前殺自己還沒有殺死的對手,這是對於他的人格的一種踐踏。

「我殺她有錯嗎?」孤芳雪突然笑道,聽到這黑衣少年的話之後,她竟然不生氣,要是別人早就生氣了。

她竟然沒有生氣,可見此人的心靜,也是強大的很。

「你殺她,就是大錯特錯,你毀滅了所有的證據,這就是大錯!我說的清楚不!」那少年突然陰沉笑道,手掌微曲,彷彿將要拔劍!

聞言,那周圍的學員,盡皆深吸了一口冷氣,突然也是面帶質疑的望著此刻的孤芳雪。

莫非她是想要殺人滅口?

不然,她幹嘛非要急著巫師快點兒去死呢?

「笑話,我殺她,只不過是我若不殺她,她就得殺我!與其我被她殺,倒不如我直接殺了她!」孤芳雪突然大笑道,6夢魘刀緊緊的握在手中,凝神注視著黑衣少年。

「哦,真的就是這麼回事嗎?你當我們都是三歲小孩不成!」突聽一人道,這人正是學院新生當中,排名紫屆最強的一位,沈蒼生!

不論是在西院,亦或是在東院,他都是當之無愧的第一。

畢竟,事實擺在眼前。

在他們這些新生還沒有來到迦南學院之前人家沈蒼生已經是學院新生當中的第一,而至今為止,就連排名第四的人物都已經改變了,可是他這個第一依舊保持著榮耀。

這並不是假的!

他這個第一是實實在在的,無論是誰,都無法撼動!

聽得竟然是新生界當中實力最強悍的沈蒼生說話,眾多新生便是打起來精神,本來眼前這戰鬥就已經夠精彩了,而此刻突然來了個沈蒼生,恐怕,這戰鬥將會更加的精彩。

因為,他們至今為止,還並沒有見過沈蒼生出手!

他們都很想見識見識沈蒼生究竟有多麼厲害,是否真的如同傳說中的那樣不可超越!

「你是誰!」她突然感覺眼前這人的氣勢相當的龐大,至少,已經與之前那巫師藉助神靈之威那麼強大,對於學院新生排名榜上面的人物,蕭焱確實沒有多和她說過,是以,此刻她見到沈蒼生,直接不知道。

而她這麼一說,無論是那一方的人員,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

在迦南學院若是連沈蒼生都不知道,那還算是學院的人嗎?

難道她真的不是學院之人!

卧槽!這可是太坑爹了吧!

竟然還有非學院之人前來此地,她莫非也是為了杏花春雨而來,若真是如此,就是敵人。

迦南學院對於杏花春雨已是已是志在必得,相信,無論是什麼人擋在前面,都會將其格殺,這時,東西兩方人馬,便會直接便會一方,然後出手斬殺!

「找死,你竟然還敢與我們學院之人搶奪,你莫非已經活的不耐煩了?」不知是誰突然大罵道,聲音如同烏龜一般,說完便直接隱匿了起來,讓人一時根本就找不到。

「就是就是,這個地方,早就成了我們迦南學院的了,這女子若是無緣無故來到此地,莫非……」許多新生都是暗自猜疑著,畢竟,此地能夠來的人,多半都是為了那杏花春雨,不然,就絕對不會過來。

來了,也就只有這一個目的。

又有誰會閑著無聊跑來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

絕對沒有人,除非他不是人!

是一種內心充斥著死亡的人!

「哈哈,沒想到你們竟然這麼的誣陷我,虧你們還是迦南學院之人,說來也不嫌丟人!」面對眾人的猜疑,孤芳雪直接無視,自己就算是有這個心思,那又如何,難不成你們還想把我給殺了?

本姑娘此刻已經恢復了所有的體力,體內鬥氣前所未有的強大,就憑你們,還不陪抓得我九尾狐!

她突然笑了,笑得非常詭譎,那黑衣少年本來就是一直凝視著孤芳雪,可是,他眼前突然一亮,緊接著,他的劍就已經飛出,可惜,卻已經晚了!

孤芳雪掌中的夢魘刀已經奪命而出,直接朝著他的喉嚨飛來,看來這一招乃是殺招,根本就沒有留下絲毫的惻隱之心。

要知道,老子之前可是救過你的。

你他媽不知道報恩就算了,竟然還恩將仇報!

我草! 靈嵐戰事錄

那黑衣少年表情前所未有的憤怒,只見得,那孤芳雪的夢魘刀已經砍在了他的左肩膀上面,可是他卻沒有發出一聲痛苦的呻吟聲,生生的憋在心中。

「大膽妖女,竟然敢出手傷我東院之人,大夥一起上,給我滅了她。」沈蒼生首當其衝,一把丈八蛇矛便是隨之呼嘯而出,丈八蛇矛在半空中舞出一道流影,看起來,非常的迷人,如同幻影一般,令人煙花繞開。

眾人見到沈蒼生突然出手,那還敢上去,直接站在身後,等著看熱鬧。

一時之間,場景頓時又變得極為尷尬,眾人都是迅速的後退,而唯獨沈蒼生卻是單槍匹馬的沖了過去,掌中那一隻丈八蛇矛,發揮的淋漓盡致,簡直勢不可遏。

「沈蒼生果然是了不起,還真當本姑娘認不出來你了,可惜,就這麼點威力,還不足以讓我畏懼!」孤芳雪掌中夢魘刀連環飛出,在半空中化為一道非常虛幻的刀芒,刀芒將近三丈開外,寬約一丈!

刀芒竟然還要比之前那流影厲害,直接籠罩在沈蒼生的槍頭上面,看起來,彷彿是沈蒼生已被孤芳雪打壓下去,略微佔據下風。

「你到底是何人!」一槍再度揮出,直接擊碎了眼前這一刀芒,旋即,沈蒼生連跳起來,直接跳起了三丈來高,然後雙手連環用力,槍身上面頓時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壓力,狠狠的壓向孤芳雪。

「我是何人,當然是殺你的人啦!」孤芳雪不屑的笑道,面對沈蒼生的威壓,她竟然來去自如,就如同不存在一般,看到眾人大呼小叫起來。

「媽的,此女若是不死,當真難消我心頭之恨。」那之前的黑衣少年,此刻望著一時之間,竟然還對孤芳雪造不成傷害的沈蒼生,突然低喝道,旋即,掌中微動,身體驟然發力,肩膀上面有的寶劍也是突然再度飛出,朝著半空中直射而出。

在前方直接留下來一道道的殘影。

「殺!」哇黑衣少年頓時低喝道,旋即,長劍對著前方重重的點去,伴隨著他點去的同時,前方呢空氣直接被他的劍勢給震懾了下啦。

「兩個打一個,,不算是好漢!」孤芳雪突然大喝道,語氣當中,已表明她此刻是多麼的憤怒,可是,實際上,她卻高興的不得了,這豈非太好了?

這麼一來,自己就算是擊殺他們當中一人,也算不了什麼!

越是人多的地方,混戰就非常的容易,自己就是想要利用兩人之間的戰鬥,來製造出強大的混亂,然後再藉此機會,一舉幹掉其中一人!

這一次的新生歷練,將會成為他們的隕落之地!

她要在蕭焱來之前,把這裡的諸多強者一一斬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