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東吩咐道。

2021 年 2 月 1 日

“明白,我辦事你放心。”

二龍笑道,轉身走了。

霍東進了房內,將門關上又反鎖了,將背上的人丟在牀上,便去找房內的醫藥箱了,二龍平時經常跟人打架掛彩,醫藥箱時刻備着,裏面的藥物也很充足。


迷迷糊糊之間李然睜開了眼!

腹部中槍,疼痛就像是一把刀子颳着神經!大量失血的無力眩暈感,更像是潮汐反覆拍打着她的靈魂,就像是隨時都要朝天國飄去,看了一眼天花板!她立即變得緊張慌亂!不知身處何地!

只記得自己和父親被一羣持槍的人圍攻了!

然後她就中彈昏死了。

慌忙扭頭之間,就發現房間裏還站着一個人,在桌前忙碌着,若是別人恐怕李然不會認得,但這個男人卻是化成灰她都認得!她永遠忘不了那個屈辱的夜晚,對方在小樹林裏對她所做的一切!連夜裏做夢都能驚醒!

恐慌之餘,她強迫自己鎮定下來,然後看到了牀邊的槍。

她一隻手被手銬鎖在牀上,另一隻手悄悄摸住手槍,當下毫不猶豫朝霍東舉手打去!咔! 黑道總裁的迷糊逃妻 !顯然**是空的!李然頓時咬了一下牙齒!幸運的是,對方似乎沒有察覺。

下一刻她摸到了自己藏在褲腳的匕首!

眼神迸射恨意,猛然起身朝霍東後背腰眼狠狠扎去! 刀刃閃電般臨近霍東身子!他眼眸縮了一下,卻沒動。

吭吭!李然再次失敗!另一個手臂被手銬鎖住,她即便將身子最大可能的伸展,但刀刃距離霍東的身子卻還有一點點的差距!就是這點差距讓她近乎絕望了!

不甘的恨恨咆哮幾聲!李然氣喘吁吁的躺在了牀上!

腹部的槍口血流更快了,眨眼就染紅了布條流到牀單上。

“你就這麼報答你的救命恩人?”

霍東身子沒有轉,淡淡道。


“我早晚要殺了你!”

李然陰冷道。

“可以,只要你能活着離開,我隨時奉陪,當然如果你要是失敗被擒,我的處置方法你也是曉得的,到時候別又哭鼻子。”霍東邊說邊站了起來,輕佻笑着看向了對方。

李然眼神如刀,盯着霍東。

能被這麼一位大美人如此記恨,也是一種豔福吧?

霍東剛走近,對方的美腿便凌厲踢來!他身子一轉,巧妙躲了過去,臉上有了些許不爽,“你是想繼續跟我鬥?血流完去見你爹?還是乖乖讓我給你包紮傷口,痊癒之後刺殺我?”

“我……我爸死了?”

“對,被一夥來歷不明的人亂槍掃死了,如果沒有我,你們就去地下團圓了,可惜我這人心軟,尤其對美女。”

霍東調侃道。

當小島上認出李然,霍東就猜出了她是李振林的女兒!也明白了先前對方爲何處心積慮刺殺自個,對於李振林被殺的真相,霍東只要不腦殘,肯定不會告訴對方。

李然癡癡愣在了牀上,眼中熱淚流出,失聲痛哭起來。

瞬間成了一個淚人,看的霍東都有些心酸了。

但如果不及時給對方治療,這具嬌軀就再也沒法調戲了,而是要轉眼便成冰冷的屍體,霍東趁機走過去,一屁股壓在了李然兩條美腿上!對方百般掙扎卻壓根逃脫不了!手抓住對方破碎的上身小衫,呼哧撕裂了!

姣好的身材完全暴露在了空氣裏。

不過霍東可沒時間欣賞了,“如果你還想爲你爹報仇,就老實點別動。”拿塊毛巾塞進對方嘴裏,霍東將她纏在傷口上的布條揭開,麻利的將彈頭取出,消毒撒藥包紮起來。

整個過程李然疼的渾身戰慄,大汗淋漓,卻沒再掙扎。

完事後霍東起身將帶血的布條全部丟在一個塑料袋內,沖洗乾淨手,並且找了一件乾淨的衣衫給李然穿上了,對方眼睛紅紅的,淚水不斷涌出,癡癡看着天花板。

像是一個被抽走了靈魂的皮囊。

霍東點根菸抽了兩口,然後將煙塞進了對方的嘴裏。

“活着,就是送給你爸最好的禮物,休息吧。”

嘆口氣,霍東將燈滅了。


[綜]不想做惡人的女主不是好英雄 ,沒再吭聲,直到後半夜他靠過去抱住了李然。並非想要揩油,而是對方一直在哭,霍東僅僅想要給她一份免費的慰籍,一個堅實可以短暫依靠的懷抱,還有一團稍稍可以驅走悲傷的溫暖。

開始李然掙扎了兩下,最後不動了。

……

因爲先前在晚宴上被陳賀的人打了幾下,任逍遙跟張遠一起去了醫院包紮傷口,被霍東凌厲手段震懾的張遠,爲了拉近改善跟霍東的關係,不得不低頭先跟任逍遙湊近乎,請對方又吃了一個夜宵。

回到棚戶區的時候,已經是深夜。

他剛到家門口,還以爲走錯了地方, 穿越之寵妃難當 !正拎着傢伙圍着自己年邁的爺爺!個個表情兇狠,帶着歹意!任逍遙酒勁一下清醒大半,二話沒說衝了進去!“幹什麼!找茬啊!”

“找茬咋了!老頭,還有你這小子,給我聽明白,今晚不籤拆遷補償協議,你倆今晚就去住院!”

最前的男子拿根棍子敲在了任大爺的胸膛上。

“有本事朝我來!欺負老人算什麼爺們!別特麼以爲我是吃素的!我是道上大熊二龍的人,我哥是霍東!”

混過幾年社會的任逍遙,一下就亮出了自己的底牌!

原本這種套路都有幾分威懾力,卻沒想這夥人一聽就都笑了!尤其爲首的人更是猙獰的拿起棍子,就狠狠抽了任逍遙一下,“孫子別裝了!說的這幾號人都特麼廢物,你當我怕啊!”

說完又想動手!一直隱忍的任大爺,最終看不下去了!


步子一下踏出,二話沒說舉拳嘭一聲打在了男子的臉上,當即見血了!別看任大爺上了年紀,但好歹也是當過兵殺過人,玩過白刃槍炮的人,上來火氣也不是熊包!

“你特麼敢打我!給我上!狠狠削這爺倆!”

捂住出血的鼻子,男子痛罵一聲,瞬間手下都提傢伙衝上來,任大爺很快陷入了包圍!而任逍遙更是咆哮一聲,搶過一根棍子放出狠勁,與這夥人拼鬥在一起!

破舊的農家小院,一下炸開了鍋!

……

次日霍東醒來的時候,李然還在熟睡,臉上掛着淚痕,疲憊讓她暫時忘掉了悲傷,霍東慢慢起身,洗刷完畢後下樓買了簡單的早餐以及一些滋補品。

上樓之後,他吃完,便將李然的那份放在了牀頭櫃上,也將一些營養品打開擺在了上面。

“醒了就吃飯吧,餓壞了身子是你自己的,我先走了,你老實待在這裏就行,出去未必更安全,等你痊癒了可以自己離開。”

霍東說完幫她解開了手銬,然後轉身走了。

等他出門後,牀上躺着的李然睜開了紅腫的眼睛。

對於這個曾經恨之入骨的男人,她忽然有了一絲奇妙的情感變化,也許昨晚他確實給力李然一些安慰與溫暖,家父死了,西南邊陲屬於他的勢力肯定土崩瓦解,上了小金島刺殺李振林的那夥人,應該就是臨近的敵對勢力。

面對一個未知的前途,李然第一次陷入了抓狂。

呆滯半個小時後,她告訴自己首先要活下去!

吃着霍東買來的飯,還有霍東爲她準備的滋補品,李然未曾感到半分的謝意,在她眼中看來,這都是霍東虧欠她的!因爲對方奪走了她最珍貴的身子。

原來的尚城集團,現在已經更名成爲了玉姿的新辦公地點,霍東驅車到了地方後,接到了李局的電話,昨晚他手機一直關機,對方還以爲他掛了,當得知霍東安然無恙,只是追擊的毒販逃走後,李局貌似有些鬱悶,但還是表揚了霍東擊斃李振林等人的事,並承諾要幫他申請嘉獎。

囉裏囉嗦說了半天,霍東聽的厭煩直接掛了。

你妹啊,還是不提獎金這回事!

給那些不中用的獎章證書毛用?毛用?!能吃能喝,還是能泡妞?!

剛不快的停車下去,心情頓時就愉悅了起來,因爲他看到了夏然三人也正好走來,對於這三位新同事,霍東可是充滿了歡喜!趕緊靠了過去,離着老遠就揚手打了招呼,“嗨美女,早啊!”

玫瑰直接白眼無視。

夏然優雅的點點頭,微微一笑。

至於許久沒見的葉凝,則一張俏臉忍不住變得緋紅一片,朝他同樣揮了揮手,道:“你也早啊,少……東哥。”

“你又變漂亮了,是不是想我想的?”

霍東走過去,朝葉凝挑逗道。

“……沒,人家天生麗質唄。”

“我說咱倆咋這麼投緣,原來基因都這麼優秀啊。”

霍東嘿嘿壞笑着跟葉凝湊近乎,讓身邊兩人頓時無語,曉得他無恥,但每次親身接觸還是都有種三觀毀滅,節操崩潰的感覺。

到了公司門口之後,三人都刷卡進去了,而霍東卻是進了保安室,幾位保安趕緊站直身子敬禮,喊了一聲部長好,霍東微微一笑,擺擺手道:“都不用這麼客氣,叫聲東哥就行,以後有啥事找我!”這廝本來就沒什麼官架子,沒一會就跟兄弟們打成了一片,吹牛皮聊了起來。

玩了大半天,卻沒見任逍遙的影子,霍東便好奇的問了一句。

“東哥,任隊住院了,打電話請的假,據說昨晚回去跟人打架受傷了。”

一名瘦小的保安道。

霍東一聽不禁眉頭擰了起來,起身就出了保安室開車走了。

二十多分鐘後到了市中心醫院,到了諮詢臺出賣色相跟護士MM聊了幾句後,便問出了任逍遙的病房位置,再次出門買了一堆滋補品,就徑直過去了,進了病房之後,任大爺正在裏面坐着,而任逍遙則胳膊纏着石膏繃帶躺在牀上,臉色還有些紫腫。

瞅見霍東進來,他立馬愣了一下,隨即苦笑道:“東哥,你咋來了?”

“我怎麼不能來?你還怕我非禮你啊。”

“不怕……”

“那就好,躺着別動。”

霍東笑道,將禮品放在了牆角,過去坐在了牀沿上,任大爺趕忙起來給他倒水,卻被霍東擋住了,“都是一家人,別客氣,我不渴。”

任大爺只能放下水瓶,又坐在了椅子上。

瞅着任逍遙悲催的樣子,霍東點根菸瞅着問道:“這是誰下的黑手?”

“哥……沒事,你甭管。”

“你剛叫我什麼?”

霍東反問道,吹出一口煙。

“……哥。”

“那就對了,你叫我一聲哥,我就不能不管!說吧,別墨跡,再這樣我瞧不起你。”

霍東話音很淡,卻有種兄弟親情在裏面,任逍遙頓時心裏一陣暖流滾動。

再瞅一眼爺爺,見對方只是悶頭抽菸,任逍遙便也不隱瞞了,將來龍去脈說了一遍,等他說完霍東的臉色已經變得鐵青,而任大爺抽菸的動作也兇了幾分,當年拿着命上戰場,爲這個國家贏來了和平幸福,老了卻被一羣后生欺負,這種心情,有種悲涼與憋憤。

ps:好久沒要鮮花,要收藏了,從開始一直看到現在的親們,請捧捧場啊,鮮花和收藏放入書架都不要錢,喜歡就給薯條點鼓勵吧,謝了! 原來棚戶區今年已經納入了新樓改建的項目,前兩個月就已經祕密完成了房屋測量,避免了各家各戶搭建臨時房,虛報面積。本來棚戶區所住的市民,都不排斥這事,商量好補償事宜之後,就可以籤合同搬家。

但問題就出在了補償協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