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的,是她的爺爺和妹妹。

2021 年 2 月 1 日

「偶有奇遇。」林風輕訝道,「海前輩。風揚谷出了什麼事?」

「說來話長。」衛海長長嘆息,望著練武場的蕭條,眼前浮現起當ri熱鬧繁華,卻已是過眼雲煙。衛海眼中帶著分落寞,勉強擠出一絲笑容,「走,去裡面談。」

「好。」林風點頭。



步入風揚殿。

林風倏地輕咦,目光炯亮。

大殿依然,卻少了很多東西,尤其是……

「那七個木雕去哪了?」林風目光投向衛海,隱約間已是明白很多。

「唉,宗門不幸。」衛海沉眉搖頭。

走入偏門,三人很快進入廳中。

衛海並未隱瞞林風,將風揚谷這幾個月來發生的事一五一十告知。

聽著衛海略帶憂愁的話語,林風眉頭直皺。卻是沒想到短短時間,風揚谷竟會落敗成這般模樣,大大出乎意料之外。聽的衛海那一聲長長嘆息,盡顯心中無奈,林風亦是感同身受。

斗靈世界,很現實。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

郝無常和洛易兩大長老的叛離,將風揚谷打落無底深淵。

「怪不得別人,只能怪丁洪用人不善。」林風徐徐道,只看實力不看對宗門是否忠心,丁洪管理宗門的方法固然讓風揚谷飛速發展,但這種發展卻充滿著危險,好似走鋼絲般。

一旦發生意外,便像如今這樣……

急速潰敗。

僅僅只是曇花一現而已。

「那…海前輩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林風徐徐開口。

衛海攤了攤手,無奈一笑,「能有什麼打算,破而後立,先穩固風揚穀人心,再慢慢發展。」

「不打算離開?」林風訝道。

衛海搖搖頭,落寞的神se卻是沒有半點猶豫,「風揚谷就像是我的孩子一樣,投下太多感情。現在這個孩子病了,我又怎捨得將他拋棄,離開這個家?」

望著衛海,林風心中冉起一分感動。

每句話,都牽動著自己心畔深處的琴弦。

對於衛海,林風衷心的感到欽佩。

佩服他的為人,以及那份情cao。


「讓我來幫你一把,海前輩。」林風輕然微笑。

話音一出,衛海和丁情不禁楞了楞,疑惑的望向林風。

卻是有點不明所以。

…(未完待續。) ()「嘩!」伴隨著一道璀璨的白光綻現。

偌大的廳中,閃現出一片光點凝聚,極是亮麗。

衛海和丁情倒吸了口氣,瞪大眼睛,腦袋有點發懵,驚愕的說不出話來。

斗靈幣!

數額極是驚人的斗靈幣。

緊密凝聚在一起,光點上的圖案極是鮮明,清亮,沒有半分作假。

「這裡是一萬斗靈幣。」林風目光輕爍,淡然微笑。

對現在的自己來說,一萬斗靈幣只是九牛一毛,根本算不得什麼。但對風揚谷來說,卻是一筆震驚人心的數目,可謂是救命之錢。事實上,這一萬斗靈幣對任何一個宗門而言,都是筆巨款。

「天哪!」衛海使勁揉了揉眼睛,瞳孔拚命放大。..

而丁情已是驚掩著小嘴,胸口不斷起伏,震驚的難以置信。

委實太驚人!

「這,這……」衛海發愣似的搖頭,「林兄弟,這禮太重了,我不能收。」


在衛海看來,別說一萬斗靈幣,就是一千斗靈幣,那都是一個天文數字。就是全盛時期的風揚谷,宗門中的流動資金也不過一千多斗靈幣,這一萬斗靈幣,實在太嚇人。

但……

林風的回答,卻是讓衛海和丁情目瞪口呆。

「收下,海前輩,這只是第一份禮而已。」林風淡然的聲音彷如一道晴天霹靂般落下,衛海和丁情『咕嚕』聲咽下一口唾沫,驚愕震然的看著林風手中一道道光芒閃爍。

霎時,一件件靈寶出現在面前。

大多是三星寶物,其中不乏四星寶物。

當ri用於和方家交易的寶物,並非呂聹儲物戒指中的全部。

因為寶物的價值遠勝過方家所擁有的星石。所以,林風自己留下不少。

畢竟,沒必要便宜方家。

衛海和丁情目瞪口呆的望著眼前一切,神se獃滯茫然,這些寶物的價值已是勝過那一萬斗靈幣,更是有錢也買不到。如今。一個個出現在眼前,彷如雜物般堆積,讓人心驚膽顫。

這般財物,足以讓整個綠煙城為之瘋狂。

但驚奇……

並未結束。

「還有一些心法、秘籍,不過就一份。」林風取出大疊大疊的書冊,頓時佔滿整片空間。

原本空空蕩蕩的大廳,如今彷彿成為一個藏書閣,密密麻麻的書冊讓人眼花繚亂,林風微笑道。「海前輩,這些秘籍暫時寄放在你這兒,讓谷內弟子能抄多少是多少。」

衛海和丁情張大的嘴久久未能合攏,神se蒙然。

一些?

這萬餘本秘籍也叫『一些』?

丁情下意識的隨手抽沖一本秘籍,驚聲駭道,「人階四品,《銀濤戟決》?」

「什麼?!」衛海神se震然,連是從丁情手中拿過。驚恐的神se直望著這本銀邊秘籍,不敢置信的連是翻看。卻是越看越心顫,『啪』一聲合攏,衛海緊望著林風,「這是呂氏一族不外傳的戟法,林風你……」

林風淡然搖頭,「呂氏一族已經滅亡。」

蓬!

衛海手中秘籍掉落在地。呆然望著林風。


卻是驚駭一浪更勝一浪,直衝心臟,衛海不敢置通道,「是你做的?」

話音一出口,衛海便暗道自己蠢笨。林風一人怎能覆滅整個呂氏一族,簡直是天方夜譚。


但若不是林風做的,他怎麼會有……

「是方家做的。」林風淡然笑道。

原來如此!

衛海和丁情這才是恍然。

但……

既然是方家做的,林風為何會有呂家的心法秘籍?

等等!

衛海面se一駭,望著林風,「林兄弟,這些寶物和斗靈幣,不會也是呂家的?」

林風笑笑,「收下,海前輩。放心,絕對不會有任何麻煩。」話音平靜,有種讓人信服的力量。林風雖未明確作答,但答案顯然已在話語之中。衛海也是個明白人,知道有些事不該問的,還是不問的好。

不過……

「這三份禮實在是太重了,林兄弟。」衛海連是嘆道。

「風揚谷造成如此局面,和我也有莫大關係,就算是補償。」林風微然一笑。

衛海苦笑一聲,知林風一番好意,不想讓他覺得難為情。


風揚谷造成如此局面,皆是師兄一手造成。

就算沒有林風,風揚谷也已經走偏了路,違背當時創建時的宗旨和目標。

覆滅,只是遲早的事。

「那…我只能厚顏收下了。」衛海紅了紅臉,著實感到一分不好意思。

但林風這三道禮,一道比一道重,無不急人所難,是風揚谷目前最緊缺的。有了林風這三道大禮,假以時ri,風揚谷別說恢復往ri繁榮,就是成為綠煙城中大型宗門…都極有可能!

「太好了,掌門!」丁情此時已是完全回過神來,美眸中充斥著濃濃興奮。

「有了這批資源,不出十年,我們風揚谷的弟子便能進入jing銳比武大會的三十二強,十強,甚至四強!!」

「屆時,一批一批的好苗子將會加入,風揚谷定能重現輝煌。」

丁情不住的點頭,喜悅不已。

她和衛海一樣,早已將風揚谷當作自己的家。

而事實上,丁情現在的身份,已經是風揚谷的副掌門,地位僅次於衛海。

「不需要十年。」林風淡笑道,「慢則三年,快則,一年足矣。」

衛海和丁情一愣。

林風望著衛海,嘴角划起,「海前輩難道忘了,風揚谷還有三個jing英弟子並未離去,資質都是相當不錯。閉關修鍊如此之久,差不多也是時候該回來了,明年的jing銳比武大會。她們定會一鳴驚人。」

丁情一臉疑惑不解,但衛海卻已是猛的醒悟過來,驚喜大笑,「對,對,我怎麼忘了!」

丁情望著相視而笑的林風和衛海。莫名的,也是傻傻的笑了起來。

不管怎麼樣,這一次太值得開心。

風揚谷,起死回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