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雨使施施然地走了,她畢竟只是玉帝手下一個代言人,而且是女子,妖王們自然不會為難於他。

2021 年 2 月 1 日

「現在,就差闡教一方和人教一方表態了。」 惡魔總裁,吻上癮

一旁的通風大聖輕撫白須,說道:「人教向來清靜無為,不參與三界紛爭,對於我妖國自然不會有干預。闡教一方,肯定是和我妖族作對,畢竟闡教的教義擺在那裡。」

眾妖王點點頭,闡教乃原始天尊的教派,元始天尊歷來都堅信,三界應該是神仙主導,凡是鱗羽蟲豸等異類,都應該被消滅。元始天尊是一個擁有絕對秩序的人,絕對不會允許妖國的建立,上古洪荒時代,就是在元始天尊的一手操控之下,建立了現在的天庭。

「闡教不會來人了。」一旁妖異的孔宣說道,「闡教現在沒有了元始天尊,以太乙真人他們,可沒有膽量來干涉妖國的事情。闡教當然也不會和妖國有瓜葛。」

這下子各方的態度都明了了,牛魔王算了算時間,說道:「好,今日賓朋滿堂,妖族大會,就開始祭天大典吧!」

隨後董永在妖族八大聖的陪伴之下,緩緩地走到了會場之外,身後各方教派的人跟隨著。牛魔王早就命人搭建好了祭天大典的高台,這高台寬十丈有餘,高約五丈,擺放著妖族各種圖騰,繪製著無數妖族大神的圖案。

「來人,將白象王押上來!」

牛魔王高呼一聲,頓時就有妖兵押著一臉頹唐的白象王走上了封禪高台。

雷克頓看著這白象王,一臉冷笑。不久之前,他就和幾位兄弟聯手,將這個妖族最大的叛徒白象王給抓住了,還從他手中奪回了本來屬於金烏皇族的妖族天榜,正好今日乃祭天大典,就用白象王當作祭品。可憐白象王一個落魄書生的模樣,被穿了琵琶骨,又被通風大聖以秘術封了一身法力,絲毫沒有抵抗的能力。

「有請妖族移山大聖獅駝王石鐵獅!」牛魔王繼續主持著儀式。

只見移山大聖石鐵獅赤膊上陣,一身墳起的肌肉上抹著牛油,在日光下相當耀眼。他手中的神兵九龍刀纏著紅布,將要以這九龍刀來行刑。

「請妖皇太子!」

董永也緩緩地走到台上,一隻手拿著妖皇印,一隻手拿著一個金色小碗。

「祭天開始!」

移山大聖將九龍刀之上的紅布取下,纏在自己的額頭之上,朝著董永手中的妖皇印揮刀行禮。

「妖族移山大聖石鐵獅,今奉妖皇太子之命,以妖族叛逆白象王之血,血祭妖皇印!」 我的美女鬼姐姐

周圍匯聚的萬千妖族盡情高呼大喊起來,一時間風雲變色,大地為之驚顫。

石鐵獅走到白象王身邊,一腳將白象王踹倒在地,緩緩地舉起了九龍刀。

手起,刀落。

一道血光飛濺出來,董永手中的金色小碗,裝滿了白象王的血。

「妖族金烏皇族傳人董永,今日祭天稱皇!」

董永面不改色,將金色小碗舉起,用力一灑,血染天際!

……

積雷山,一個不起眼的小酒館之中。

此時整個積雷山的妖族,都全部跑去看祭天大典了,就連酒館的老闆黑豬精也不見了。

一陣清風拂過,黑髮銀眉的妖王已經出現在了酒館之中。雷克頓緩緩地走到一張桌案旁邊坐下,拿出一壺酒來獨自小酌。

此時妖族的祭天大典已經結束了,剩下的就是分封妖國的功臣,以及定下妖國法典,設立妖庭之類的瑣事了。雷克頓乾脆現行告退,來到這偏僻的地方喝酒了。

「八大攝政王?」雷克頓苦笑道,「只怕這是大哥弄出來的吧?」


剛才雷克頓聽到,董永宣布妖族八大聖為新妖國的八位攝政王,擁有僅次於妖皇董永的權威。而九靈元聖和孔宣,都被封為太上長老,基本屬於一個名義上的位置,不過對於他們這些層次的高手,權勢已經不太重要了。

「八弟,一個人喝酒可沒有意思啊。」

只見驅神大聖葉無神和移山大聖石鐵獅也走入了酒館之中,隨後通風大聖、鵬魔王、蛟魔王、孫悟空也一起走了進來。

「你們怎麼也來了?」雷克頓笑著,隨手攝來好幾壺美酒,擺在桌上。

眾位妖王都落座,拿起酒來就開始暢飲。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夢想多年的妖國終於建立了,卻覺得心頭空蕩蕩的。」移山大聖感嘆道,他取下額頭上的紅布,上面還沾著白象王的血,「不想看下去了,就過來喝酒吧。」

「我也這樣覺得。」一向嚴肅的蛟魔王也感慨道,「也許是我覺得自己已經老了吧。」

「你怎麼會老?」鵬魔王也難得說話了,「老的,只是心。」

老的,只是心啊。

「二弟說得有道理,心,真的會老。」牛魔王的聲音傳來。眾妖王扭頭一看,只見牛魔王也緩緩地步入了酒館之內。

「大哥?你不是在主持大典嗎?」驅神大聖笑道,扔了一壺酒給牛魔王。

牛魔王仰頭,將滿滿一壺酒灌入喉嚨之中,長嘆一聲道:「不想主持了,心老了啊。我把事情都交給董永了,反正他以後也要當妖皇,這些事情就交給他了。」

「咱們,喝酒!」

妖王們一場痛飲,卻沒有一個人願意說太多的話。

雷克頓能感覺到一種難以言明的憂傷,盤繞在每個人的眉間。雷克頓自己似乎也有種感覺,心頭空落落的,本來妖國建立,乃是妖族的大喜事,卻讓他們提不起勁來。

「我們,經過了這麼多年的努力,經過了那麼多生死之間的戰鬥。」雷克頓緩緩地說道,「咱們兄弟,為了妖國的理想,幾乎付出了一切,但是最後,卻換得一場憂傷。」

「真是可悲啊。」葉無神搖搖頭道,「為什麼?明明理想實現了,卻反倒沒有當初的那種熱血了。」


「嘿,你們說得俺老孫也不高興了!」孫悟空這個石頭裡蹦出來的沒心沒肺的傢伙,也忍不住說道。

牛魔王長嘆一聲:「當初我們兄弟斗天庭,斗紫微,斗玉帝,斗佛教,斗盡三界大能,生死之間滾過刀口,就為了今天。」


「但是當這一天到來的時候,卻反而失去了當初的熱血。」雷克頓說道。

人生最美好的時光,就是為了理想而奮鬥的時光。當你的理想終於實現的時候,當一切終於塵埃落定的時候,卻發現一切都已經失去了。

失去了熱血,失去了理想。

理想的實現,就等於理想的結束。


「獻給當初的那些戰鬥!」牛魔王舉起酒壺,高呼道。

「獻給當初的那些熱血!」

「獻給當初的那些對手!」

「獻給當初的那些痛苦!」

……

諸位妖王一起舉杯,將杯中美酒,獻給自己曾經為了理想而奮鬥的歲月!獻給熱血翻滾的歲月!

雷克頓緩緩地放下酒壺,看著眾位妖王,說道:「沒有結束,我們的理想還沒有結束!」

「妖國還沒有立穩腳跟,西遊大劫還沒有結束,妖國的未來還沒有看清,我們不能放下手中的刀劍!」雷克頓說道,「我們還有理想,我們還要奮鬥!」

「是的,八弟說得對!」移山大聖大吼道,「咱們是誰?妖族八大聖,個個都是響噹噹的好漢!咱們熱血不死,為了妖國,拼到底!」

「誰敢動打妖國的主意,我就和他拼到底!」驅神大聖高呼起來。

「為了妖國的未來!」蛟魔王又拿起一壺酒,灌入喉嚨。

「為了理想!」雷克頓高呼道。 妖國立於天地之間。


整個妖族的祭天大典之後,便是妖國子民們的徹夜狂歡。牛魔王下了號令,整個積雷山將要舉辦一場九天九夜的盛宴,凡是到場的妖國子民乃至神仙中人,無論教派勢力,都可以開懷暢飲。

一時間積雷山熱鬧非凡,燈火通明,妖都不夜,觥籌交錯,酒氣衝天。三界之中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雷克頓他們一行三人也暫時留在了積雷山,和一干妖族眾人共同慶賀。

這一日,雷克頓喝夠了酒,獨自一人來到積雷山山腳下的桃花園落之中小坐。

這裡本是鐵扇公主的別院,現在已經無人居住了。

桃花開得正盛,一條溪流潺潺流淌其間。雷克頓坐在一個涼亭之中,靜靜地欣賞著眼前的風光。

「你倒是好興緻,和妖族其他人不同。」一個聲音幽幽地傳來。

雷克頓扭頭一看,竟然是白衣書生模樣的幽冥教主。

「原來是幽冥教主。」雷克頓拱手道,「不知幽冥教主找我何事?」

幽冥教主緊閉雙目,微微一笑道:「三界之中,除了聖人,也許只有我知道你的身世了吧?」

雷克頓略一沉吟,說道:「似乎當初雲霄娘娘也知道。」

「哦,對了,雲霄用混元金斗照過你的話,應該也能看出來。」幽冥教主說道,「真是有趣,太有趣的。你一個妖族之身,卻有洪荒血脈,還是來自另外一個奇妙的世界。據說三界之中,只有鴻鈞道人可以超脫天道,神遊太虛之外,跳出這無邊大世界去。也許鴻鈞道人能搞清楚你的真正來歷吧。」

雷克頓苦笑道:「前塵往事,儘是過眼煙雲,不提也罷。人只為今生活著,何必糾結於前生?」

幽冥教主笑道:「好一個過眼煙雲。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去我幽冥界一游?」

「幽冥界?」雷克頓道,「真是有趣,我去過幽冥地府,但是還沒有去過幽冥界。」

「你不會後悔去一趟的。」幽冥教主說道。

幽冥界。

黑色的天空之中,布滿了陰雲,這是一個永遠沒有陽光的世界。無數的黑色雷電在雲間閃爍,稍有不注意便會被這黑色雷電擊中,化作飛灰。

地面上都是大片大片裸露著的岩石和沒有半點生氣的荒漠。鬼哭狼嚎之聲不絕於耳,這個殘酷的世界永遠給人以絕望的感覺。

一陣風拂過,雷克頓的身形出現在一片荒漠之中。

周圍頓時有無數妖魔惡鬼哄擁而至,瘋狂地撲向雷克頓,想要將這個傢伙狠狠地吃掉。

「真是可憐。」雷克頓長嘆一聲,隨手一揮,直接將無數妖魔轟成了碎屑,剩下的妖魔見得來人法力高深,只能遠遠地遁逃。但是暗中還有一些強大的妖魔不停地窺伺著這個黑髮銀眉的人。

「怎麼樣?我說了你不會後悔的。」幽冥教主的身影緩緩地落下,站在雷克頓的身邊,「這是一個沒有法律和道德的世界,有的只是弱肉強食,三界之中所有的罪惡、墮落、兇殘你都可以在這裡找到。」

「為什麼會存在這樣的地方?」

「因為天道不公。」幽冥教主看著黑色的天空,「這個世界上,或者說每一個世界上,都有這樣的地方。人與人之間,永遠是不公平的,所以有天庭那樣的仙境,也就會有幽冥界這樣的地獄。」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萬民為芻狗。」

雷克頓長嘆一聲:「所有世間的一切罪惡,都要有一個地方來容納。但是罪惡並不代表他本身是罪惡的,而是被不公平的世界逼出來的。」

「如果沒有天庭,沒有仙境,也就沒有幽冥界,更沒有地獄。」

幽冥教主微笑著對雷克頓說道:「我沒看錯你,你真的很有意思。」

「雷克頓,你知道我在這幽冥界多久了嗎?」幽冥教主忽然問道,然後又自己回答自己,「已經一百萬年了,整整一百萬年。」

「當初我來到幽冥界的時候,不過是一個修為連天境都不到的小子。」幽冥教主看著遠方,「然後我戰鬥,我殺戮,我成為了最可怕的妖魔,妖魔之王,然後我建立了統治幽冥界的幽冥教,我發誓要讓所有的幽冥界中人都畏懼我,都臣服於我。」

「然後我做到了,卻覺得一點也開心不起來。」

雷克頓看著幽冥教主:「因為你不明白為什麼世間會有這麼罪惡的地方。」

幽冥教主苦笑一聲,並沒有回答。雷克頓能理解到,當初不到天境的幽冥教主,在這個無比險惡,沒有法律與道德的地方是如何生存下來的,這本是讓人不忍回顧的可怕歲月。

「都是過眼煙雲了。」幽冥教主長嘆一聲,看著雷克頓道,「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隨後幽冥教主帶著雷克頓,飛向了幽冥界的中央地帶。

雷克頓遠遠地望去,只見得前方是一個巨大的牢籠一樣的東西,用巨石堆砌起來,上面布滿了秘法和禁術,但其中傳來的可怕吼聲不絕於耳,只怕是相當恐怖的所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