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自己的最強一擊,在張楠的攻擊下竟是敗了下來,風刃老祖眼裡,滿是恐慌與不甘心,可這樣的不甘心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意義,他整個人直接被轟爆而開,化為了無數碎肉。

2021 年 2 月 1 日

風刃老祖竟是這麼快就死了。這令很多人都呆愣了起來,開始懷疑這是不是事實,聚靈境擊殺丹靈境,這對於他們來說,這本來就是個奇迹般的神話。

然而,張楠擊殺的卻是一個丹靈境中期的老祖,不單單是這樣,這丹靈境中期的老祖還是個覺醒了靈魄的老祖,但是即便在這樣的情況下,他仍舊被張楠這麼容易的就殺了。這樣的人,在這個大陸上,很多年都沒有出一個了。

凌悅兒。以及那最厲害的諸葛補天,或許他們可以稱為青神王朝的天才,但是他們也不可能有著這麼大的越級殺人的能力,他們的天才只是出現在修鍊上面,戰鬥力雖然驚人,但他們畢竟已經是丹靈境老祖了,而張楠現在還不是丹靈境的修為,便是有著這般戰力,那若是以後突破到了丹靈境……

想到這個可能,那些之前還打算搶奪張楠聖器的人們,一個個皆是忍不住冒了一聲冷汗,心裡為終於明白這小子為何叫做六道老祖了,這實力,當老祖,那是理所當然的啊!

「走!」

擊殺掉了風刃老祖之後,張楠遙遙的望了遠處的那群人一眼,這一眼如同能夠跨越這段距離一般,看得一個個皆是不敢與其直視,而這便是一種氣勢,強者的氣勢。

看了一眼眾人,他和凌悅兒一起慢悠悠的向著遠方飛去,而此時,身後的人,卻是沒有人在敢追上去。

「忘川秋酷老祖,多謝了,若不是你提醒,我追上去的話,老朽現在估計已經命喪黃泉了!」

掃帚老祖對著忘川秋酷老祖感激的拱了拱手,隨後唉聲嘆氣的向遠方飛去。

「哎!青神王朝,又將多一名可怕的新星了。」

忘川秋酷老祖感嘆的望著張楠二人離開的方向,那種報仇的心思,在此刻卻是早已隨風而逝。

兩人悠閑的走到一個無人的林地,他方才拿出那個看起來很是破舊的盒子,盒子看起來平淡無奇,但正是這種平淡無奇,或許才說明了它的不平凡。

張楠還記得,通天塔剛開始看起來也是平淡無奇,紫金缽看起來也是毫不起眼,然而,這些東西卻都是真正逆天的寶物,像血魂刀這樣的寶物,一眼便是可以看出其品級,反而不能與這些東西相比。

「你知道這是什麼等級的寶物?難道就是帝具之一?這可是沒有靈氣波動的啊!」

想了想,或許只有帝具才有這般的可能,也只有帝具張楠沒有見過,所以他心裡不由一樂,難道十大帝具,自己莫名其妙的就獲得了三件!這要死傳出去,不知道多少人會羨慕的吐血而亡。

「帝具?你想多了!」


然而,凌悅兒卻是毫不留情的立即給他潑了一盆冷水,繼續道:「這個世界很多寶物都是光華顯於外表的,但有些極少的寶物,卻是一眼看不出其用途,這樣的寶物,是絕對的寶物,沒有用品階來區分它們,因為他們很少,這些寶物,都是一些輔助性的寶物,它們的功能不能增加戰鬥力,但是卻具有非同尋常的功能!」

「這麼說來,它還是一件了不得的寶物了!」

張楠仔細的把玩起來,旋即問道:「那我要如何才知道它具有什麼樣的功能?認主就可以了嗎?」

小說來源:書庫 這個看似普通的盒子,居然是一個輔助性寶物,這倒是出乎了張楠的預料,可是這是怎樣一個寶盒呢?它又有怎樣的功能呢?這都令張楠很是期待。


凌悅兒白了張楠一眼,然後道:「想要認主很簡單,只要滴血並且注入一絲精神力方可。只是,我陪你演了這麼一齣戲,你是不是也該好好的報答我呢?」

「報答?咳咳,你要多少靈精石,直接說。」

張楠想了想,也覺得凌悅兒的要求合情合理,也難得的大方了一回。

「靈精石?」然而,凌悅兒卻是露出幾分驚訝的表情,接著道:「你看我像是缺少靈精石的人嗎?」

微微一愣,張楠苦笑:「我倒是差點忘記了,你是個富婆啊!那給你什麼好呢?難道給你我的初吻?」

聽見張楠又在那裡胡扯,菱悅兒心裡不由一陣惱怒:「初吻?你這樣的人還會有初吻!?」

「哦,不信你可以試試!」

現在張楠的臉皮練得比城牆都厚,凌悅兒在這方面哪裡是他的對手,三下兩下便敗下陣來,滿臉的羞紅,她一個女兒家,這樣的事情怎麼可能去試?這樣的事情是能夠隨便試的嗎?

不過,她很快便是平靜下來從未有過的心跳,臉色一正:「別給我打岔,快點說給我什麼好處,哼,不好的我不要!」

「嗯,這樣吧,下次你出兩萬上品靈精石,我幫你升級你的那件武器,可以升級好中品聖器!」

張楠想了想說道,看起來好似在幫忙,但卻是偷偷賺了一半的錢,當然,也有百分之十的失敗率,但是張楠覺得如果失敗了,那就再升級一次,就當自己不賺錢了,反正能夠兩萬上品靈精石,可以升級兩次了,他就不信兩次百分之九十的機會兩次都會失敗,如果真那樣的話,那就真是太背了。

「真的?嘻嘻,那太好了!這樣的話,我的戰力又能增加不少了!」

凌悅兒眼睛一亮,無比的高興,她其實說要好處,就是想故意為難一下張楠,讓張楠難堪,沒有想到張楠還真的能給她帶來好處,而且還是這麼大的好處。

「嗯!我百分之百能夠幫你升級!」

見美女高興的模樣,張楠也是開始有些飄飄然,不由拍著胸脯保證起來。

「不愧是神匠弟子啊!厲害!」

菱悅兒美目上揚,也毫不吝嗇的誇獎起來。

「嘿嘿,那讓我看看這是個什麼寶貝吧!」

把一滴精血滴落在了上面,隨之一絲精神力也是融入其中,烙印在了上面,張楠滿臉期待起來。

很快,許多的信息湧入張楠的腦海,令張楠的表情變得古怪起來。

這個盒子叫做葬魂之盒,至於有什麼用處,張楠不知曉,但是說要找到葬魂塔,然後便是可以放在塔頂的最上面,便是能夠開啟一個奇異之地。

「怎麼樣?到底是什麼寶貝?」

凌悅兒見張楠的表情有些古怪,更是好奇的問了起來。

「呃,這個盒子,確切的說來,是沒有什麼用,是一把鑰匙,找到葬魂塔,然後放在最上面頂部的一個槽子裡面,便是能夠開啟一個奇異之地。」

張楠也不打算隱瞞,確切的說,這東西在沒有找到那個什麼葬魂塔之前,就一點用途都沒有。

「這個東西放在那個地方,還用鐵鏈綁著,看來定是大有來頭,那個奇異之地,說不定是重寶之地,說不定是帝具所在之地也有可能!」

凌悅兒猜測起來,也覺得這盒子所指之地很不簡單,所以猜測到了帝具。

「帝具所在之地?還有帝具沒有主人的嗎?」

說起帝具,張楠到現在只知道這東西很強大,至於其他的信息他則不太了解。

見到張楠一臉的茫然之色,凌悅兒也耐心的為他講解起來。

原來帝具有十件,乃是天地恩賜之物,很多年前從天上直接掉下來的,人們看見了天上飛下來的十道如同流星般的光亮之後,也都好奇起來。有人甚至得到了這帝具,十件帝具,卻是只有五件被人們找到,剩下的五件卻是好現在也沒有下落。

而找到這五件帝具之人,皆是成績了萬世基業,後來飛升了。

但是這五件帝具卻是被這些人留了下來,留給了後人,一代代傳了下來,而這就是五大聖域的鎮宗之寶!

可以想象,每一件帝具的強大,完全就是逆天一般的存在,而現在,多少萬年下來,還有五件帝具,竟是沒有人尋到。

「呼!」張楠長長的呼出一口氣,心裡驚嘆無比,若是真的這盒子能夠找到一件沒有主人的帝具的話,那他不是發了嗎?

現在整個大陸,東西南北四大郡,以及最中心的中州,各自有著一個聖域,而這聖域,才是大陸真正的王者,沒有人敢與之作對和抗衡,一個王朝的力量,在聖域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咳咳,看來這個東西得好好的留著才是!」

望著面前這個盒子,張楠的眼裡滿是火熱,他如果以後也建立一個聖域,那他的名字不是可以名留這個大陸了嗎?

正在他得意之際,卻是驟變突生,他腳下的泥土猛地突然下沉,一瞬間變成了一個深坑,隨後他的手也是忍不住猛地一抖,盒子掉落到了地面之上。

在他還沒有反應過來到底什麼情況之際,盒子很快鑽入泥土,然後不斷的往前遁走。

「怎麼回事?想逃?」

張楠猛地飛起來,要追回這個盒子,而凌悅兒也是微微一愣,旋即立即追了上去。

「咻!」

然而,盒子在遁走沒有多遠的時候,卻是猛地被地面的泥土變成的一隻手臂拋飛了起來,落在了一個男子的手中。

「你是什麼人?居然敢搶本大爺的東西!」

張楠落在地面上,望著站在樹巔上面的一男子,很是憤怒,對面的男子臉上有著一道刀疤,一身青衣,眉宇間有著几絲英俊。

凌悅兒也追了上來,當她看見這男子的時候,表情卻是有些不太好看:「他,他是諸葛補天!諸葛家第一天才,也是青神王朝的第一天才!」

「這個寶貝不錯,呵呵,感謝你們還幫我分析了一下用途,呵呵,沒有想到在樹上打個盹兒,還能遇見有人送寶物來,多謝了,六道老祖!」

諸葛補天呵呵一笑,然後直接把盒子上面張楠的精神印記給抹除了,令張楠頓時忍不住嘴角流出一絲鮮血。

ps:推薦一本不錯的都市小說聖手農途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望著面前的男子,張楠惱怒無比,居然被搶了,這樣的重寶,被搶了,這是何等的鬱悶。還記得那極品聖器,很是緊接帝具的葬天劍,被紫衣女子奪得,現在好不容易獲得了一個可能找到帝具的鑰匙,但卻被諸葛補天給半路劫了,他張楠怎麼可以老是為他人做嫁衣呢?

諸葛補天,一臉的笑意,把玩了幾下手中的盒子,收入了空間戒指中。

最後,他微眯著眼睛,望著嘴角有著一絲鮮血的張楠,緩緩道:「嘖嘖,想不到我有這般好運,呵呵,睡個覺被你們吵醒,居然聽見了帝具二字。呃,看你的表情,好像很生氣!」

然而,張楠卻是緩緩擦掉嘴角的鮮血,狂笑了起來:「哈哈,諸葛補天,你這幅傲然地之態,註定要付出代價!我張楠定會讓你後悔的!」

聽見張楠這般不可置疑的語氣,和堅定不移的表情,諸葛補天眉頭微微一皺,旋即冷笑:「就憑你?一個螻蟻一般的存在,想要與我爭鋒?可笑之極,呵呵,我可是天生土靈魄!我的天賦與資質可是你能夠比擬的?你可別用你師尊來威脅我,難道你師尊還敢和我們諸葛家作對?況且,你師尊根本就不在這裡。」

說到這裡,諸葛補天頓了頓,然後表情露出一絲狠厲:「另外,我也沒用打算放你回去!」

「諸葛補天,你太狂妄了一些吧!」

凌悅兒看見諸葛補天的模樣,也是惡狠狠地望著他,這個傢伙,依舊是這麼的囂張跋扈,雖然他的實力令人感到害怕,但面對這張囂張無比的嘴臉,凌悅兒也是忍無可忍。

「哦?凌悅兒,呵呵,你覺得你是年輕一輩的第二,就可以與我相提並論了嗎?你的實力,終究還是差了不少!」

的確,諸葛補天號稱王朝年輕一輩的第一,而凌悅兒則是在這一輩中號稱第二,但是兩人的實力,卻是相差很遠,貼別是諸葛補天有著天生土靈魄的優勢,在戰鬥中純熟的應用起來,更是佔據優勢。

面對狂妄無比的諸葛補天,張楠也是有著一絲凝重,從剛才諸葛補天奪取葬魂之盒的時候,便是可以看出其靈魄方面的運用非同小可,此人乃是丹靈境後期的修為,加上靈魄的優勢,或許能夠更尊者境的人抗衡了。

但是,此時的張楠也不是當初的張楠,自己的寶物被奪,他說什麼也要搶奪回來。

「諸葛補天,我要你記住我的話,我會讓你死在我的刀下,我張楠來到這個世上,早已看破一切,豈會把你們諸葛家放在眼裡?」

張楠緩緩地走向前來,剛才雖然精神印記被抹除,受了一點傷,可是這點小小的傷,對於有著不死神血修復的他來說,根本算不得什麼,早便是好了。

以前,在體內有著血天老祖血液的時候,他在修復傷勢的時候,總是感到身體好像有所阻礙一般,然而,現在的他,在基本上已經完全去除了那些不益之血之後,那種修復傷勢的功能變得越加的強大了,絲毫沒有任何的阻礙。


「呵呵,一隻會說大話的螻蟻嗎?不過我倒是挺佩服你的煉器之術,你師尊根本不在幽魂城內,你都能升級聖器了,嘖嘖,不得不說明你的厲害,所以,如果你現在跪著求我的話,我會考慮饒你一命,讓你為我們家族煉器。」

面對張楠的威脅,諸葛補天絲毫不生氣,反而風輕雲淡的鄙視起了張楠,因為他眼中的張楠,就是一隻螻蟻,他和螻蟻之間的距離,那就只能俯視對方。

「呵呵,是嗎?你我就讓你看看,螻蟻也是能夠咬死大象的。」

張楠眼中殺氣一顯,手掌一翻,血魂刀瞬間出現在了手中,那種強大的波動,令四周的樹木都是震得微微一抖,無數樹葉更是朔朔落了下來。

「哦?中品聖器?你倒是給了不少的驚喜呢?不愧是神匠徒弟,你的武器,我看上了。」

見張楠那把閃著血紅色光芒的血魂刀,即便是一向高傲無比的諸葛補天也是露出了幾分貪婪的神色。

「那你得有命來拿?」

說完之後,張楠一個閃身,便是向著諸葛補天飛了上去。

「呵呵,速度挺快啊!」

見張楠的速度,諸葛補天也是心裡微微一陣感嘆,也難怪這小子敢那麼大的口氣了,原來還是有著幾分實力,不過,張楠明顯比他還要小上很多,這個時候便是有著這等修為和實力,足以說明他以後可能成長為一個極其強大的存在,所以,諸葛補天心裡清楚,面對這樣的傢伙,那就更應該除掉,不能讓他有任何翻身的機會。

「哼!受死吧!」

見到諸葛補天這般的嘴臉,張楠更是恨意越加深了,對著諸葛補天便是一刀隔空劈開了出去,這一刀看似平淡武器,但卻無比凌厲,眨眼之間便是向著諸葛補天飛了過去,連地面都是被刀氣劃出一道巨大的裂縫。

「嘖嘖,隨意以及便是有著這般的威能,還真是有些不一般啊,不過,這似乎有些太小凱我了吧。」

諸葛補天露出感嘆之色,但是卻並未太過於驚訝,只見他最後大手一揮:「起!」

隨著他雙手向上微微一抬,整個地面厚厚的一層,如同一塊薄紙一般,直接飛了起來,竟是高達數千丈,寬達數百丈的的土牆形成了,這土牆很厚,直接擋在了張楠那攻擊的前方。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