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快,再晚三分鐘,我也迴天乏力了。”

2021 年 2 月 1 日

程川不得不加重語氣。

莫玥容只能照辦,頓時一片雪白展露在程川面前。

程川不由得感嘆道,這母女倆的身材和皮膚真是一樣一樣的好,不過莫玥容在身旁,他也不好過多感嘆。

只能意猶未盡的望了一眼莫玥容,在她身上打量了一番,莫玥容在程川火熱的眼神中瞬間低下了頭。

先用鬼門十三針針,逼出了周然心臟處及體內其他地方的毒素,然後用九死回魂針重新激活了她身體的生機,最終用陰陰一元針爲她重啓陰陽,重獲新生。

一個小時後,周然的臉色開始恢復了一絲紅潤血色,儼然是被程川救了過來。

莫玥容在程川的示意下,連忙給周然穿好了衣物,避免尷尬。

“咳咳咳……”周然乾咳了幾聲,緩緩的睜開了眼。

“母后……”莫玥容連忙撲倒了周然的牀邊,緊握着她的雙手。

“容兒,不是讓你快逃嗎?怎麼你又回來了,你糊塗啊……”

周然滿臉緊張道。

“母后,沒事了,一切都過去了……”

莫玥容輕輕抱住周然,開口安慰道。

等到周然心情恢復了一絲之後,莫玥容把血月王朝和暗月王朝在幻星城被程川設計擒下之事,詳細的說了一遍,聽得周然眼中屢屢閃光。

“然兒……”

就在此時,莫難敵的大嗓門從寢室外傳來,很快,一陣黑色的旋風颳了進來。


“莫郎……”半老徐娘的周然一聲嬌呼,聽得程川寒毛倒豎,他莫名的想起了周若水。

“然兒,你沒事吧,我聽張御醫說你……”莫難敵一把坐在牀邊,緊握着周然的手,滿心緊張道。

“我沒事了,莫郎,多虧程先生把我從鬼門關拉了回來……”

周然說起來,兩眼通紅。

“周永這個王八蛋,都是他跟王力乾的好事,來人啊,把周永和王力帶上了。”

莫難敵怒不可歇,對着門外大聲喊道。

很快,血月王朝國主周永和暗月王朝國主王力被拎了過了。

周然全身顫抖的望着周永,眼中欲要滴血。

“大哥,這是爲何……”周然聲音哽咽道。 “小妹,都是大哥鬼迷心竅了,都是大哥的錯,求你放過大哥吧。”

周永此刻面如死灰,苦苦哀求道,一旁的王力更是有氣無力,無言以對。

“然兒,你說,該怎麼辦吧,這一役,我們幻月王朝可是生靈塗炭,損傷慘重啊。”

莫難敵搖了搖頭,聲淚俱下。

藥神界和平已久,哪裏見過此番生靈塗炭的景象。

饒是莫難敵是一國之君,見慣了大風大浪,依舊悲痛難耐。

“莫郎,要不放過大哥吧,我相信大哥這一次肯定是被奸人矇蔽,纔會出此下策。”

周然畢竟從小受周永的照顧,跟他直接兄妹情深,出口求情道。

“……”莫難敵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於情於理,周永和王力必須殺死當成,以儆效尤。

但他們兩個又是一國之君,加上週永還是他的大舅哥,他也感到左右爲難。

“莫難敵,你不能殺我,不然我們暗月王朝會跟你們不死不休的。”

“我早就立下遺囑,我若隕落,我而王虎將繼承我的皇位,到時,更加生靈塗炭,你難道想看到嗎?”

王力突然奮起力氣喊道,他怕再不說,莫難敵一時心硬,就要直接出手殺了他們。

“王力,你少廢話,我既然敢抓你們,就不怕你們暗月王朝來進犯,你當真以爲我們幻月王朝的軍隊是紙糊的不成?”

莫難敵怒喝一聲,冷冷的看着王力,強忍着一巴掌拍死他的衝動。


“對了,程先生,不知道你可有良策?”莫難敵突然想起來,程川膽識過人,計謀無雙,或許會有好建議。

“陛下,此兩人殺不得。”

程川沉吟片刻道,莫難敵一聽,眉頭輕皺,周然、周永和王力則是神色一鬆,面露喜色。

“但是,也放不得。”程川繼續補充道。

衆人頓時一臉疑惑的看着程川。

“殺不得,是要利用他們的身份,讓他們王朝無法擁立新王,帶兵來犯。”

程川一句話點醒了莫難敵,的確,按照藥神界三大王朝的規矩,當代國主建在之時,不可擁立新王。

“放不得,是因爲補償還沒談好,逝去的生靈已經逝去,我們要爲他們的家人做好撫卹,錢財疆域,缺一不可,否則,如何立威。”

程川的話讓莫難敵露出了一絲笑容,但卻讓周永和王力臉色微喪。

莫難敵和周然出了名的好算計,此番栽在他們手中,恐怕要大出血了。

程川微微一笑,他話已經說得這麼明白了,莫難敵再把握不住,恐怕就要對不起他一國之主的身份了。

跟莫難敵和周然打了聲招呼之後,程川在莫玥容的引領下,離開了周然的寢宮。

當天夜裏,周然的寢宮燈火通明,不是傳來兩個男人的驚呼聲和慘叫聲,不用說,肯定是莫難敵夫婦在大宰特宰了。

走在幻月皇宮的古道上,程川新生感嘆,這纔是真正的古城,每一塊磚幾乎都歷經了幾千年上萬年的歲月侵蝕,斑駁滄桑。

走在程川身旁的莫玥容見程川的注意力一直在旁邊的城牆古道上,不由得暗暗跺腳。

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呆子,身邊有一個這麼如花似玉的絕色佳人不搭訕,在那裏看磚頭。

要不是程川是她的救命惡人,她真想撿起一塊磚拍在程川頭上。

不過考慮到身後沈夢和程川肩膀上那隻小白貓的恐怖實力,她還是忍住了。

“程先生,你爲什麼這麼厲害?”雖然自己的實力比程川高一大截,但依舊擋不住莫玥容成爲程川的小迷妹。

“哈哈哈,別這麼說啦,其實這些都是靠百分之一的天賦加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啦,低調低調。”

程川出了名的臉皮薄,每次被美女一誇,都會禁不止的飄飄然。

“那你能不能教我如何努力?”莫玥容立馬順着程川的意思,湊了上去。

“咳咳咳,你要學什麼啊,我的實力都沒有你強,能教你的不多。”

程川該謙虛的時候,還是謙虛了一番。

“實力只是暫時的,以程先生的天賦和努力,我相信很快我就要遠遠落在你的身後了。”

莫玥容很感慨自己怎麼會說出這麼違心的話出來。

“哈哈哈,玥容,你怎麼竟說大實話,低調低調,那這樣吧,我先教你丹道醫術吧,其他等我實力上來了再說。”


“算起來,你算是我的第七個弟子了,以後見到師兄師姐記得要低調哈。”

程川暗暗好笑,這個莫玥容如果拐出去地球,肯定可以作爲鎮門之寶了。

莫玥容的實力是實打實的皇級巔峯,只要他把宗師賽煉製的那顆極品胎元丹給她服下,那麼她的實力必將在很短的時間內邁入聖級。

到時加上6級,實力堪比聖級巔峯的沈夢,還有被半封印的聖級飛天白虎,還有皇級巔峯的劉焱,程川身邊不知不覺已經有了不弱的底蘊。

“真的?程先生,你願意收我爲徒?”莫玥容大喜,學不學東西是其次,她主要是想呆在程川身邊。

“嗯,等到回到師門,我再爲你辦入門儀式。”程川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下來。

滿心歡喜的莫玥容把程川帶到一處偏殿之後,便先行離開了,不過臨走前,她滿眼羨慕的望了望一直跟着程川身後的沈夢,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可以跟程川形影不離。

當天夜裏,程川乖乖的抱着沈夢,沒敢太放肆,主要是在這皇宮裏,他不習慣,老感覺有人在窺探自己。

睡到半夜,程川突然被一道微弱的聲音吵醒。

“有緣人,請到我這裏來……”

“有緣人,請到我這裏來……”

程川睜開眼睛,卻發現身邊沒有其他人,懷中的沈夢和牀邊的飛天白虎睡得正香,似乎沒有聽到任何聲音。

“咦?我怎麼會出現幻聽了?年紀輕輕就幻聽,這不是腎虛的節奏嗎?”

程川被自己的診斷嚇一跳。

“有緣人,請到我這裏來……”

不過,即使程川睜大了眼睛,捏了捏自己的臉,他依舊聽到那道微弱的聲音,那個聲音的方向,就在他住處的東南角。

好奇的程川輕輕的爬下了牀,朝着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去。

很快,程川跟隨着那道聲音,穿過了層層皇宮古道,來到了一處枯井之前,那道聲音,就是從枯井之下傳來。

“靠,不會是萬年殭屍吧?”程川望了望黑黝黝的枯井,心中不由得犯了嘀咕。

“有緣人,請到我這裏來……”

不過就在程川犯嘀咕之時,那道聲音再次傳來,程川心一狠,全身運轉九轉金身決,縱身一躍,跳入了枯井。 “咔嚓……”一落到井底,程川便感覺自己踩中了一塊堅硬的骨頭,按下手上的腕錶一照,發現竟然是一個頭骨。

“這莫非也是有緣人?”程川看了看,感覺有點詭異,腕錶的光往前一照,發現長長的枯井中,佈滿了屍骸。

不過程川也算是藝高人膽大,感受了一下這些屍骸的硬度,應該實力在地級到天級之間,不算很強。

越往裏面走,枯井中的空間越大,大概走了十公里左右,已經有接近十米高了。

屍骸的數量也在變少,但是屍骸的硬度在變強,看來是屍骸的主人,生前的實力開始步入王級以上。

又往裏走了大概五公里,幾乎已經看不到屍骸了,只是枯井中的通道變得越來越乾淨。

很快,程川聽到了一陣心跳聲,沒錯,就是心跳聲。

枯井的盡頭,是一個玉匣子,長寬約三十釐米,高約二十釐米。

心跳聲,就是從玉匣子裏面傳出來的。

程川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打開了玉匣子,發現裏面竟然是一顆還在跳動的心臟。

“不對,這一定是錯覺,這個地方起碼幾千年沒有人進來過了,怎麼可能會有活的心臟?”

程川雖然很好奇,但是理智告訴他,這些都是幻想。

“有緣人,這顆心臟是我留在這個小世界的禮物,你只要將它放在你的胸膛處,融合這顆心臟,你就可以擁有無比強大的力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