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打吐血的周玄哲和元明兩人迅速退到方悅的後面。

2021 年 2 月 1 日

“對不起,方悅,沒想到他們這麼強,我們被秒殺了。”周玄哲不好意思道,他此刻也感覺十分惱火,對於自己這個從小調皮,喜歡打架的人。

還沒像今天這樣被秒殺,如果回到京城說給那些朋友聽,他們一定會笑掉大牙。

元明沒有說話,但鬥志告訴方悅,他沒敗,他還可以戰。

而四周的人本想看一場精彩的比鬥,那知道這麼快就結束了,以方悅這邊被秒完敗結束了。

於是眼裏對方悅三人傳來了鄙夷。

楊曉翔頓時樂了哈哈小道:“方悅,還有什麼人可以上?如果沒有然就認輸吧。

快點認輸我們好玩牌了,好久沒和你打牌手都癢了。”

一哲看到這一幕,一臉慚愧,而他的朋友除了平淡還是平淡,似乎這一切不管他們的事情,但眼裏的那點小鄙視沒加任何掩飾。

唐胖的一個聲音打破了短暫的平靜。

“小姐,那個王壞人如此欺負方悅,我們上,打死那個王壞人。”唐胖說完就拉着納蘭慕雪要往下衝。

卻迎來了納蘭慕雪的一巴掌道:“唐胖,別鬧了,你什麼時候才懂事,你現在怎麼那麼不懂事呢?方悅哥哥是誰?那可是超人。

一個可以打十個的超人,這樣的超人需要我們去幫忙嗎?那只是給他帶來負擔。

負擔知道嗎?不知道我解釋給你聽。

如果我們衝上去打王安逸,打得過嗎?肯定打不過,到時候被王安逸打了,並且抓了當做人質來威脅方悅,你說這樣是不是給方悅帶來負擔。

別看現在方悅哥哥現在處於下風,你可知道方悅哥哥是什麼人?打不死的小強,而且還是那種越打越強的那種。

如我們現在衝過去,就把要表演那種打不死的精彩片段給掐斷了,你知道嗎?掐斷了是多麼可惜。

到時候報紙,新聞就會說方悅哥哥,毫無用,要兩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美女來解救。

這樣說出去,你讓我方悅哥哥以後怎麼活?面子往那放?”

納蘭慕雪一口氣快速說完,並沒有看四周所有的目光而是看着唐胖在流淚的眼睛說道:“還要去幫方悅哥哥嗎?”

“不幫了,小姐,我錯了,我差點害死了方悅少爺。”唐胖說完狠狠的打了自己兩巴掌。

這一幕讓酒吧裏出現了短暫的時間停止,然後個個感覺不可思議,也相信納蘭慕雪果然不是一般人。

宋雅辭聽完不得不佩服納蘭慕雪,是個人才,把不去幫忙說得如此高大上。

“辭姐,我覺得你也行的,你也說說吧,我們辭姐的風頭可不能給那個黃毛丫頭給搶了。”藍顏玉見納蘭慕雪這樣說完就受到很多人關注就憤憤不平道。

“我行個鬼,現在是什麼時候,還想着出風頭。”宋雅辭雖然嘴上這樣說,但心裏卻不是這樣想,他在想如果剛纔是自己如此出風頭就好了。

她現在可是清江一姐,現在看樣子要輸給納蘭慕雪這個僞一姐了。

想到這就想大聲說,卻見方悅淡淡對王安逸道:“你很不錯,也很強,但讓我們就這樣認輸,那你就錯了。”

這話一出現場出現了短暫安靜,大家都在想和看着方悅怎麼翻盤。

李煙開始聽到納蘭慕雪的話就想上去甩這個女人兩巴掌,虛僞,太虛僞了。

現在聽到方悅這句話,頭有點心痛,因爲她看出來了,方悅的傷有點重,現在的他只是強撐着。

他方悅想輸人不輸陣,一哲見到方悅這樣就知道方悅現在狀態不是很好,剛想衝上去。

卻別楊曉翔攔住了。

“滾。”這次的一哲沒有給楊曉翔面子,一把推開就跑到方悅身邊扶住他道。

“悅子,沒事吧。”

“沒事,他很強,你打不過他。”方悅笑着道。

一哲的朋友見一哲做出這樣的動作都露出了失望,現在的方悅明顯敗,還上去有意義嗎?

“再強,我也要會會他。”一哲並沒有方凡這句話而放棄而是拍了拍方凡的肩膀走向王安逸。


“來送死,那我就成全你,別以爲你是韓家人我就不敢動你。”王安逸道,語言裏透露出無限的傲氣和囂張。

…………

“一哲酒吧那邊什麼情況?”納蘭文軒抽着煙,眉頭有點皺的問道。

“老爺,剛纔小姐異常機靈…………”管家納蘭小紅把納蘭慕雪的話說了一遍,然後心裏佩服小姐機靈。

如果現在上去的話,那小姐特定會受傷,而且還會讓納蘭家跟這個王安逸的關係鬧僵。

一看這王安逸就知道是個不簡單的人物,絕對是個梟雄,現在跟他搞好關係還來不及,怎麼會得罪他呢。

管家納蘭小紅。順便把自己的想法也說了。

納蘭文軒聽後點了點頭道:“小紅,你做得不錯,慕雪也非常棒,你讓慕雪如果能夠把王安逸拉到我們納蘭家來,她要什麼我給她什麼。”

說完輕快的用手敲擊着桌子,心裏的高興不言而語。 方家,呵呵,這次以後註定要沒落了,等他被王安逸徹底打敗,方悅就會失去了地下世界老大的位置,他士氣一定會很低落。

那在牌局上,他該怎麼輸就會怎麼輸,後面誰查來都不怕,是因爲他心情低落,運氣不好,所以才輸得如此乾脆。

想想就笑着閉上了眼睛。

方家大院,方建國坐在他的搖椅上,閉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麼,方悅的父親方哲就站在他的旁邊不敢打擾。

現在的他心雖然異常煩惱,但沒有老爺子的開口,他不敢動。

“心急了?煩了?害怕了?”方老爺子躺在搖椅上沒有睜開眼淡淡道。

這語氣了顯得異常平靜和安靜。

“沒有,父親。”方哲雖然這樣說,但語氣裏的那些不安,出賣了他。

“哼,都這麼大年紀了,一個靜字還沒悟透,看樣子磨鍊你還是小了,你還得繼續去一線打磨,打磨。

現在方悅如何處於劣勢,都不要擔憂,就算方悅現在把家當都輸光,我也相信他以後會起來的。

那小子厲害得很,你不要小瞧你兒子,而且還有煙兒在旁邊看着,你就放心,也許兩人會給我們一個大大的驚喜也說不定。

逆境翻盤,那纔是讓人難忘,你說不是嗎?”


方老爺子的話讓方哲點了點頭。

這裏忽然出現短暫的寧靜,然後就聽方老爺子淡淡問道:“李家那邊有動靜了嗎?”

“沒有,依然井然有序,沒有任何突出點,現在的李家如此低調,爸,你爲什麼還要發那麼大的精力和能力去關注李家?

就算要爲煙兒打抱不平也不應該這樣吧。”方哲不明白的問道。

方老爺子並沒有回答而是眯着眼睛睡着了。

過了許久才聽他說了一句:“這李家越是平靜,越是不平靜啊,我們方家以後最大的對手可能是李家。”

說完這就就揮了揮手道:“好好琢磨一下李家,你下去吧,該幹什麼就去幹什麼。”

…………

一哲被打到在地的時候,他還不敢相信,自己這麼快就敗了,但敗了就是敗了,他在方悅的攙扶下退到了後面。

“方悅,你還有沒有人?如果沒有的話,那你就把整個清江的地盤交出來,然後金盆洗手在家養老吧。”王安逸拿出紙巾優雅的擦了擦手上的灰塵淡淡道,這語言的不屑讓誰都聽得出來。

“我要是不讓呢?”方悅臉色平靜的道,此時的他也知道現在是絕境,怎麼破這個絕境,他一時還沒想出來。

“那不好意思了,今天也許死,你們方家恐怕也會麻煩不斷。”王安逸把擦了手的紙巾輕輕一丟,就丟向方悅的臉上。

他想這樣狠狠打方悅的臉。

方悅只是輕輕一擋,紙巾就被他擋在旁邊了,接着他就感覺一股拳風向他襲來,他根本沒辦法躲,感受到那兇殘的拳風。

他知道不好,但心依舊平靜,同時雙拳迎接上去,他知道這次後,他的手會很不靈活,但現在的他沒有其他辦法。

痛,眼淚,那都得嚥進自己的肚子裏。

就在他感覺自己的拳頭應該會和王安逸的拳頭相碰的時候,就感覺自己被背後一人推開。

然後就聽到“碰”的一聲。

不好,是誰救了自己?但那人似乎受了重傷。

等方悅站起來的時候,卻看到自己的妻子李煙正在和王安逸打,兩人打得難分難解。

而在四周的人都瞪大了眼睛看到這一幕,感覺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這麼漂亮的美女竟然如此彪悍。

“小姐,你看,那是李煙,李煙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她不是被我們扔個臭蛋都躲不了的人嗎?怎麼可能這麼厲害,是假的吧?”唐胖根本不敢相信的看着喃喃道。

“是假的,如果是真的,那次玄哲哥哥就不會受傷了。”納蘭慕雪同樣不相信道。

同時暗道不好,如果這一關被方悅度過的話,那下一步計劃不一定會成功。

於是朝那羣還在發呆的漢大吼道:“你們這羣白癡,你們老大被一個女的欺負了,這麼沒面子的事情,你們不上去幫忙,你們在發什麼屁呆?”

本來還在發呆的漢子一聽納蘭慕雪的話就連忙拿出棍棒就衝了上去。

“這跟李煙有多大的仇啊?這是要把李煙往死裏整啊,夠毒,難怪說最毒婦人心。”楊曉翔嘿嘿笑道,現在的他最樂意的看到這樣的事情。

宋雅辭則在小聲喃喃道:“同時喜歡一個方悅的納蘭慕雪這是失去了理智啊,不過我喜歡,她們鬧得越兇越好。”本來看到李煙這麼猛,她有點驚慌,這個李煙如此能隱忍,是個大敵啊。

還沒繼續想下去呢,納蘭慕雪那邊就發飆了,她就樂了。

“辭姐,納蘭慕雪,這個女人很可怕。”雲蘭雲眉頭緊皺道。

“怕,怕她幹什麼,小云,別怕,有辭姐在。”宋雅辭有種女王的氣質說道。

“嗯,謝謝辭姐。”這句話不是蘭雲蘭說的而是藍顏玉。

對於藍顏玉搶了她的回答,她只是笑了笑,然後繼續看下去。

蘇薇和鬍子嫺看到這一幕都十分擔憂。

“子嫺怎麼辦?”

“我看四周有沒有武器,有武器我們抓上去跟他們打,不怕。”鬍子嫺彪悍的說道。

弄得蘇薇驚訝的看着她。

“不好,我們上。”方悅見到這一幕就感覺不好,剛好要和周玄哲,元明三人衝上去幫忙。

那知道就看到李煙此時就像開了掛一般,速度超快,出拳超快,拳的力道也是非常大。


只聽“碰,碰…………”一串的身體碰到地面的聲音,然後一羣大漢和王安逸都躺在地上哀嚎着,捂着肚子不敢起來。

這?這是真的嗎?

鬍子嫺不敢相信是問着蘇薇,蘇薇猛然點了點頭,然後又搖了搖頭,臉上滿是驚愕。

同樣問這一句話的還有納蘭慕雪,結果,唐胖就是一巴掌甩想納蘭慕雪臉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