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炎回頭一看,是秦錦彥身邊的總管太監,

2021 年 2 月 1 日

「大福公公,急匆匆的趕來不知所謂何事?」蕭炎下馬對大福說道。

「咱家奉皇上之命,來給小將軍送東西的!」大福從自己的衣袖裡拿出了一個文書一樣的東西,「皇上聽說了令公子的事情,特意為小將軍一家準備的通關文書,還有一個封給東之國國主的信。

皇上說了,咱們北沁,甚至其他三國都沒有與東之國有過往來,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這封國書能有幾分重量,但是還是希望小將軍可以帶上,哪怕可以略盡綿薄之力也好。」

「請大福公公幫我謝過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蕭炎面向皇宮的方向,誠心的下跪。

儘管秦錦彥是看在李沐沐的面子上而為之的,但是有了秦錦彥的幫助,蕭炎知道他們行事起來會方便很多。

再次拜別了眾人,蕭炎翻身上馬,由蕭影趕著馬車,一行四人就此上路了。

剛剛出發了沒多久,無憂就在馬車的搖搖晃晃中睡著了。

無憂醒過來之後,不僅變得嗜睡,而且小臉蠟黃,身體也虛弱了很多。

將無憂小心的放到了專門給他設置的軟塌上,李沐沐掀起帘子的一角,對蕭炎說道:「為何我看地圖上沒有東之國的版圖?」

「東之國路途遙遠,北沁、北戎、南荒、西域這四國中就數咱們北沁距離它距離最近!但咱們這四國跟東之國既沒有貿易上的往來,也沒有利益上的衝突。」

「那就沒有人到過東之國嗎?」

「有!但是很少!他們說東之國是一個臨海的國家,四季如春,氣候怡人。」


李沐沐聽蕭炎的描述,覺得大概就跟海南是一個感覺的吧。

「那他就叫東之國嗎?可有別的名字?」李沐沐覺得他們稱之為東之國,可東之國的人不會也這麼稱呼自己的國家吧。

蕭炎搖搖頭,「文獻上記載都是這麼描述的,沒有聽說過別的名字。」

「文獻上?」李沐沐暗暗咋舌,「不是說有人去過嗎?他們回來都怎麼說的?」

「去往東之國的人,沒有回來的。」

直到出發了,蕭炎才敢將這件事說出來,如果蕭家和李家的人知道此事,恐怕不會同意他們去往東之國的。

這也就是之前歐陽延鶴為何這麼猶豫的原因。

「一個都沒有回來嗎?」

蕭炎點點頭,算是回答了李沐沐的問題。

「那你還讓蕭影跟著!讓他回去吧。」

李沐沐聽見去往東之國如此危險,並沒有退縮,反而擔心起蕭影來。

他們夫妻二人是為了無憂,蕭影何必跟著他們前去拚命。

「少夫人,蕭影的命就是小將軍給的,您不必為我擔心。」蕭影沒想到李沐沐竟然還會擔心他的安慰。

「別想太多了!現在無憂的事情最重要。」蕭炎打馬走到李沐沐的馬車旁,眼神安慰著她。

……

雖然顧忌著無憂年紀小,但是李沐沐他們的時間有限,依然儘可能快的在趕路。

李沐沐此刻終於體會了蕭炎說的路途遙遠到底是何意義,他們都已經離開北沁邊境快兩個月了,可他們依舊每天穿梭在山林間,既沒有城鎮,沒有村莊。

李沐沐嚴重懷疑那些去往東之國沒有回來的人們,到底有沒有到過東之國。

「蕭炎,我們走的到底對不對?」這片林間大道完全沒有人煙,李沐沐覺得他們是不是很早開始就走錯了方向。

「書上說我們只要一直朝著正東的方向前進,就能到達東之國。方向上來說,應該是沒有錯的。」

「可為什麼還沒有找到東之國?」 鑒寶天下 ,而他們為了一個傳說,竟然折騰了這麼久,李沐沐有那麼一瞬間甚至想要放棄了。

可看到無憂蠟黃的小臉,李沐沐知道她必須堅持。

李沐沐每日喂無憂吃很多的東西,又用杜太醫給他們準備的藥材滋補著無憂的身體,可無憂的身體還是一天比一天消瘦下去,李沐沐知道那是他體內的沉醉作祟的緣故。

「公子,夫人!你們看,那裡是不是海!」從出了北沁,蕭炎就讓蕭影這麼稱呼他們兩個。

此時他們鑽出了林子,順著大路走到了這座山的最高處,站在拐角的懸崖邊,李沐沐他們看見下面的山谷內林立櫛比的村莊,而在山谷的最東邊,白色的沙灘連接著一望無際的海洋。

李沐沐是見過海的,自然知道他們是到了海邊。

「是海!那裡就是東之國嗎?」李沐沐的想象中,東之國是像中世紀的歐洲那樣,石頭堆砌的城堡相連佇立在海邊。

卻沒有想到東之國是由一個個小漁村組成的。

「過去看看就知道了。」終於抵達了目的地,蕭炎的語氣也輕快了許多。

「那咱們快下山吧。」蕭影也替李沐沐和蕭炎高興。


……

「等下。」李沐沐他們順著下山的路走了沒有一會兒,蕭炎突然停在路前,神情戒備的看著一旁的叢林。

李沐沐也將無憂抱在懷裡,警惕的看著叢林間,她擔心在這人跡罕至的叢林裡面會有什麼毒蛇猛獸。

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距離他們越來越近,蕭影也抽出了纏在腰間的軟刀。

突然叢林中竄出一個黑影,蕭影第一時間衝上去想要將它斬於劍下,待到劍身將將要碰到它的時候,蕭影才發現趴在地上的不明物種貌似是一個人。

他硬生生的扭轉身子,劍尖點地,躍到了一邊。

「公子,好像是個人。」蕭影對坐在馬上的蕭炎說道。

蕭炎此時也看清楚了趴在地上的是一個昏倒的人,他跳下馬走到那人身邊,用劍鞘小心的將那人翻過來正面向上。

是一個十五六歲的稚嫩少年模樣,看樣子已經在山林里轉悠了很久,嘴唇因為長期缺水而起皮乾裂。

「水…水…」少年沒有完全失去意識,恍惚間憑著本能一直念叨著自己的需求。

李沐沐也聽見了少年的囈語,她將車上備著的水囊遞給蕭影,蕭影走到少年的身邊蹲下,把他小心的扶了起來。

「小心些。」在蕭影給少年喂水的時候,蕭炎叮囑道。

眼前的少年一身漁民的著裝,明顯就是這附近的漁民。按說並沒有什麼異常,只是他的上衣偏偏是一個高領的粗布外衫。

這裡氣候怡人,雖然靠近海邊,但是到了夜間溫度也只算得上涼爽,還遠到不了需要穿這麼嚴實的衣物來禦寒。 蕭影給少年喂完了水,把他重新放回地上躺平,李沐沐也抱著孩子下了馬車。

「怎麼辦?總不能把他就這麼扔在這裡吧。」李沐沐看向身旁的蕭炎。

雖然他們急著下山,但是他們也不能任由一個昏迷不醒的人獨自待在這深山老林之中。

他們雖然沒有碰到,並不代表這座山裡就沒有毒蛇猛獸。

「把車趕到那邊,我們在這裡休息一下吧。」蕭炎也做不到將人扔在這裡不管,他從李沐沐的手裡接過無憂,讓她去看一下少年的情況。

李沐沐去馬車上拿出自己的藥箱,蹲在少年的身旁為他檢查。

蕭影警惕的站在他們二人旁邊,以防出現什麼意外。出門在外,他們不得不小心為上。

經過李沐沐一番詳細的檢查,確定少年是真的陷入了昏迷,「他應該在這山中待了好多日了!嚴重的缺水和營養不良到底他暈倒的。」

李沐沐一邊說著,一邊為少年包紮他倮露在外的胳膊和腿上的一些小傷口!索性都是一些小擦傷和刮傷。

處理完了少年身上肉眼可見的傷口,李沐沐想要檢查一下少年身上其他地方有沒有受傷,在李沐沐的手觸碰到少年脖子上的衣物時,少年突然一把抓住李沐沐的手腕,雙眼睜開,死死得盯著李沐沐不放。

「放肆!鬆手!」蕭影第一時間拔劍抵在少年的脖頸處。

「蕭影!」李沐沐趕緊呵止住蕭影的動作,「他並沒有醒過來。」

蕭炎抱著無憂也走了過來,蕭影此時才看見,少年雖然雙眼瞪得渾園,但兩眼無神沒有焦距,空洞的很。

「他只是出於本能的自我保護。」李沐沐突然有些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秘密,能讓這個少年在昏迷的時候也要如此保護。

「好~我不看!你放輕鬆,把手鬆開好不好。」李沐沐柔聲的說道。

李沐沐的聲音輕輕柔柔的,彷彿帶著催眠的效果一般,少年面露掙扎,最終抵不過身體的疲憊,鬆開李沐沐的手腕又重新陷入了昏迷。

「等他醒過來咱們就走。」 快穿虐渣:BOSS哥哥,放肆寵 ,對蕭炎他們二人說道。

這個少年身上有秘密,有秘密的人一定有麻煩,而他們現在最怕的就是麻煩。

少年一直沒有清醒過來,期間蕭影又給他為了兩回水和一回小米粥。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蕭炎在馬車旁生起了篝火。

「看來今晚他是不會醒了。」蕭炎讓李沐沐帶著無憂先到馬車上去休息,剛剛無憂已經在附近玩了半天了,現在趴在李沐沐的肩膀上,小腦袋一點一點的,馬上就要睡過去了。


「最遲明天一早他一定會醒,你們警醒著點。」李沐沐上車時對蕭炎他們說道。

果然,到了後半夜,這個少年就醒了過來。

在他醒來的一瞬間蕭炎和蕭影就都發現了,但是他們二人全都沒有動作,想要看看這個少年到底是什麼人。

少年坐起身後,先是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衣著。

此時篝火早已經熄滅,少年在黑暗中待了好一會兒才看清周圍的環境。蕭炎和蕭影都是身懷武功的人,在黑暗中對少年的動作看得一清二楚。

反倒是少年,都快走到了蕭影的身上,才發現自己面前有人。

「啊!」少年小聲的驚呼一聲,隨即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確認對方沒有被自己吵醒,才又朝反方向悄悄走去。

這次又是差點碰到蕭炎才堪堪停下腳步,遠遠看著的蕭影差點沒忍住笑出聲來,這小子還挺逗。

怎麼走哪兒都是人!少年有些害怕的環抱住自己,這才發現自己身上的傷口都被上過葯,還被包紮了起來。

「原來是他們救了我。」少年小聲呢喃,「不過我自己都還自身難保,就不當面感謝你們啦。」

知道蕭炎他們不是壞人之後,少年的膽子大了起來,他悄悄的在這附近轉悠,將蕭炎他們放在地上的水囊和乾糧全都裝進懷裡,「送佛送到西,你們肯定不介意再接濟我一下吧。」

少年一路摸到了馬車旁邊,他看馬兒對於他的靠近沒有沒有表現出抗拒,就想要去車上多找尋一些物資。

「你在找什麼?」在他手剛剛碰到馬車帘子的時候,一道清麗的女生從馬車裡響起。

少年驚得猛地後退了幾步,卻撞到了蕭影的身上,這時他才發現剛剛睡著的兩人全都舉著火把站在自己的身後。

「你是什麼人?」蕭炎問向驚恐的少年。

「我…我…你們別過來。」少年被他們嚇得兩腿一軟,跌坐在地上。

惹婚上身 你別害怕,我們不是壞人,是我們救了你!我剛剛看見你想到我們的馬車上找東西,你在找什麼?」

蕭炎和蕭影都是上過戰場的男人,那一身的煞氣就夠嚇人的了,李沐沐也不指望他們能好聲好氣的跟少年說話。

「我…我不是小偷!我知道是你們救了我,我只是想找點吃的和水,我…對不起!」少年生怕李沐沐誤會自己,連連擺手表示自己不是小偷,可他剛剛的行徑與小偷沒有什麼區別,只是他偷的東西不值錢罷了。

看到少年這麼耿直的承認自己的錯誤,李沐沐就知道他是一個單純的好孩子。

「你怎麼會獨自一人在這深山裡?」李沐沐問向面前的少年。

「……」

「你可是山谷漁村裡的村民?」見少年不答,李沐沐換了一個問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