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白點點頭,“那好,我們等長老回來吧。”

2021 年 2 月 1 日

他們站在原地等着那些出去巡邏的長老回來,有一名長老率先回來了,看到大家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有些驚訝。

他之前沒有回來過,不知道這邊的情況,於是朝着莫白走了過去。

他知道有情況問莫白是沒有錯的。

“莫白,發生了什麼事?”

“我們都已經結束比賽了,就等着長老們回來給我們評分。”

這長老驚訝的上下打量着他們,“你們已經結束了?”

他有些不可思議!

按照這些弟子的實力,動作不可能這麼快,這是實力的硬性差距!

“我們的確都完成了比賽,長老,你把其他的長老都叫回來吧。”莫白說道。

其他弟子也跟着附和,“我們都完成比賽了,長老們不趕緊回來的話,那就是在做無用功。”

“對啊,對啊,趕緊把長老全部都叫回來,我們好知道自己的分數。”

所有的弟子都用希冀的目光看着這長老。

這名長老都有些招架不住了,趕緊跑掉。

他找了其他長老一起回來,誰就看看這些弟子葫蘆裏賣的什麼藥。

他們趕了回來之後,就看到莫白手中拿着一份藥草來到了他面前,接着他們就被所有的弟子都幫圍住了。

“你們誰先誰後。”看到他們全部都要交卷,一個長老皺着眉頭說。

“我們是同時找到的!”

所有的弟子異口同聲。

長老仰頭差點吐出一口鮮血,他的臉瞬間沉了下去,“你們不要胡說八道告訴我,你們是不是同時找到的?”

“我們的確是同時找到的!”

弟子又用開口說道。

長老直接給氣笑了,“這麼多株,你們同時找到以爲我是傻子嗎?”

這時候莫白在地面上挖了一個坑,投入一團靈火,火焰在燃燒着。

他直接把自己懷中的植株全部都丟了進去。


其他人反應過來,也紛紛把懷中的植株丟進去,大家一起照做。

長老不知道他們賣的什麼藥走過來。

“是做什麼?”

“長老對不起,是我不小心把這些植株全部都燒掉了,哎呀怎麼辦?”

一個弟子誇張的大叫着。

然後長老看到不遠處有一塊布鋪在地面上,那塊布上面有着許多同樣的植株。

弟子們把懷中的植株全部燒掉之後一起來到了那塊布上。

“哎呀,這裏怎麼還有一株?”

“我發現了!”

“我也發現了!”

長老瞬間明白過來些什麼,剛想要開口,大家都拿上一株又走了回來。

“長老,這下子你該相信了吧,我們的確都是同時找到的呀,我們要交卷。”

“噗!”一個長老真的被氣到吐血了。

這個考覈方法就是他出的,沒有想到被人這麼鑽空子。

莫白還說道:“怎麼辦?我們大家都是平分,那就只好一起晉級了,畢竟淘汰誰都不大好。”


長老們集體吐血。

他們怒視着莫白,這一次是真的想把他給搞死,這不是在打他們的臉是什麼?

“不行,不可以平分,既然是平分,那就要重新考覈。”

有個長老反應快速高聲道。

這些弟子還真是有夠可以的!

周圍,還有一些弟子的宗族長輩。

他們全部都走過來,這些弟子的宗族長輩面色凝重。

“我們弟子是平分,憑什麼要淘汰?”

“既然是平分,那就該一起晉級!”

wωw☢ttκΛ n☢¢ Ο

重新考覈誰知道會出現什麼意外,這些長老都瘋魔了,出這種考題。

考題不是要靠運氣嗎?萬一他們實力強的弟子被淘汰了,那算誰的?

他們當然要替自己的弟子利益着想了,全部都不同意。

“我說你們這些長老出考題的時候就不想好了,有的漏洞就要怪弟子們鑽漏洞。”

“就算是弟子們,真的都那也都是你們的錯!”

這些宗族的長者可是比弟子要硬氣多了,你一言我一句懟的,長老們都說不出一個不字來。

他們的臉黑漆漆的,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好。

這種時候他們閣主又不在,那他們能怎麼辦?

都怪莫白,盡給他們出這種難題!

這些長老心中藏着對莫白恨,這些怨恨全部都凝結在了一起。

“莫白!”一個長老對他說道,“你看怎麼辦?” “當然是算平分,所以人都晉級了,不然怎麼辦?”莫白攤了攤手,“你們得罪得起這麼多人嗎?”

反正他覺得這些長老不敢得罪。

這要是和這些人起了衝突,在這種危險之地,他們就勢單力孤了。

莫白在笑,他眼裏滿是狡黠。

水芊芊遠遠的望着他,看着莫白那漆黑如同流離的眼珠,看着他那靈動的雙眸,心中起了絲絲的漣漪。

這個年輕人總是這般的耀眼,藏在人羣當中都阻止不了他身上散發的光芒。

水芊芊低頭,她的漆黑長髮落了下來,好遮住了她那雙暗沉的眼睛,也不知在想了些什麼。

這一頭漆黑的長髮正好也遮住了她白皙的面頰,那張臉傾城傾國,卻有幾分暗沉。

她的情緒並不算高漲的,一直低着頭。

莫白笑着,看着面前之人。

長老無奈,“我們必須要請示閣主之後,才能做決定。”

莫白繼續微笑。

“行了,我們馬上請示那種行了吧?”


這些長老都沒有脾氣了,他們只想趕緊解決這件事情。

有個長老手中有一張通訊符,他燒掉了通訊符,聯繫上了他們閣主。

“閣主,這裏有些事情需要您來主持。”

長老燒掉了閣主之後,都快要肉疼死了。

他的指甲泛白,這可是自己私藏的啊就這麼用掉了,爲什麼別人沒有,只有他有!

閣主的聲音傳了過來,帶着幾分空靈,聽上去無喜無波無怒。


“什麼事?”這聲音還有絲絲沙啞,看來閣主的心情也不是特別的好。

這長老都想要哭了,怎麼挑選在這種時候,可不要被閣主責怪了。

長老把這邊的事情說了一遍,他添油加醋,說了好多莫白的壞話。

最後長老做了一個總結,“閣主,這件事情我們該怎麼辦?我覺得這不公平。”

“這有什麼不公平的,就讓他們全部晉級吧,一起考覈就好了。”

閣主想了想說。

這個時候不可以得罪那些宗派的長老,他們都會成爲自己的助力。

除非是那種可以和他們相抗衡的宗派,不然的話拉攏到藥閣這邊會有巨大的好處。

閣主是宗派掌門他清楚該如何去做,纔可以利益最大化。

“閣主,我們明白了。”藥閣長老立刻反應過來,的確這麼做纔是好處最大的。

他們立刻執行!

當通訊符燒得沒有任何蹤跡之後,這一切才結束。

“行了,你們全部都晉級了,這是我們閣主對你們的一次獎勵。”

“這怎麼能是獎勵呢?這分明就是按規則辦事。”

шшш ▪TтkΛ n ▪¢O

“對啊,這怎麼能算是獎勵,這些成績都是我們靠努力取得的。”

弟子們早就對這海選制度不滿了!

這海選有時候真的不公平!

就不能弄一些公平一點的題目嗎?好多長老出題的時候都偏向自家子弟,就不如決賽那麼公平公正。

之前藥閣勢大,沒有人敢說什麼,好不容易有了機會,他們當然要反抗強權了。

“這是我們自己爭取來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