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劍一臉肉痛,尼瑪本少的靈酒啊,『雪花落』靈酒很貴的好嗎?就算有蒼蠅也能喝下去啊。

2021 年 2 月 1 日

對於修鍊者來說,喝個蒼蠅算什麼,就算吃掉蟑螂也沒問題啊,修鍊者的體質經過天地元氣改造,比普通人強得多,都是頂呱呱啊。

王寶劍眼中有著不甘之色,心中大為遺憾,只差一點,只差一點自己的謀划就要成功了。

范劍心中苦笑,臉上卻在賠笑,「趙少,兩杯靈酒而已,倒掉就倒掉了,來,咱們繼續喝。」一邊說著,便伸手去抓酒壺,要給趙陽和墨青青再倒上靈酒。

趙陽嘿嘿一笑,伸出手掌,按在范劍爪子上,笑著道:「你們今天設宴款待我,我很高興,我親自給你們倒酒。」

范劍一愣,趙陽不由分說,打開他的爪子,自己端起酒壺,給四人重新倒上靈酒。

當然,趙陽和墨青青杯中的靈酒,是正常的『雪花落』靈酒,而范劍和王寶劍杯中的靈酒,則是帶有『落雁紅』的靈酒。

情況完全反轉。

這一次,趙陽倒是很豪邁,沒有再發神經。

趙陽端起自己的酒杯,一飲而盡,然後感嘆了一句,「果然好酒。」

『雪花落』靈酒,入口之後,一股濃郁的酒香在口腔散發開來,沁人心脾,令人感覺輕飄飄的,好像爽上雲端一樣。

與此同時,靈酒在身體中運轉一周之後,靈酒的精華湧入氣海之中,氣海的面積開始一步步擴大。

幾個呼吸間,趙陽的氣海便擴大了幾十丈方圓,來到五百五十丈方圓左右。

趙陽大呼過癮,僅僅一杯靈酒,氣海的面積便擴大五十丈方圓,由此可見,『雪花落』靈酒對修鍊者的益處比靈藥替代品更大,怪不得比靈藥替代品還要貴。

不過,再貴也都值了,獲得味覺享受的同時,還能增加修為。

趙陽將杯中靈酒一飲而盡的同時,墨青青同樣將杯中的靈酒幹掉,讚歎了一聲「好酒」。

范劍和王寶劍大眼瞪小眼,一時間有點不知所措,不知道該不該喝下杯中的靈酒。

適才,趙陽為四人倒酒,速度非常快,他們倆眼花繚亂,都未看清自己杯中的靈酒,究竟是左邊壺嘴還是右邊壺嘴倒出的。

見范劍和王寶劍呆住,趙陽雙眼一瞪,佯怒道:「你們倆怎麼不喝杯中的靈酒?不給面子是不是?我們都喝光了。」

「趙少,小人?」

「我們?」

范劍和王寶劍對視一眼,皆是從對方眼中看出一絲無奈,顯而易見,事情的發展已經超出他們的預料。

真不知道,這個狗東西究竟發什麼神經。

墨青青也是一臉不爽,把臉一撇,小嘴一撅,「虧得本姑娘剛才還以為,你們兩個誠意十足,棄惡從善,卻沒想到……哼哼!」

話中之意,不言而喻。

如果范劍和王寶劍不喝下靈酒,他們之前所做的努力,將全部付諸東流。


范劍和王寶劍騎虎難下。

最後還是王寶劍把頭一梗,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飲而盡,心中暗道:「拼了,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賭一把。」

見王寶劍如此,范劍同樣光棍起來,一口喝掉杯中的靈酒。

只不過看兩人臉上的表情,絲毫沒有享受的感覺,反倒像是奔赴刑場前,那種視死如歸的感覺。

他們在賭。

賭他們杯中的靈酒,是右邊壺嘴倒出的,是不含『落雁紅』的靈酒。

賭趙陽並不知道他們的算計,賭趙陽之前倒掉杯中的靈酒,只是在發神經,只是一時興起。

只不過很顯然,這兩人賭錯了。

趙陽已經通過至尊神雷得知他們的算計,對他們那點花花腸子清楚得很,所以,這兩頭賤驢註定要悲劇。

見范劍和王寶劍皆是喝下杯中的靈酒,趙陽忍不住笑了,心中無比得意——

就你們這兩頭賤驢,智商低下,還想算計老子,明顯被老子智商壓制好嗎? 墨青青看了趙陽一眼,不解的問道:「臭流氓,你笑什麼?」

趙陽聳了聳肩,高深莫測的一笑,道:「青青妹子,我笑什麼,你一會兒就知道了。」

墨青青翻了翻白眼,沒好氣道:「臭流氓,故作神秘。」

趙陽只是笑笑,並未和往常一樣跟墨青青鬥嘴,他在暗中觀察范劍和王寶劍,看看這兩頭賤驢有什麼異常之處。

范劍和王寶劍喝下各自的一杯靈酒之後,就感覺有點不對勁,全身開始燥熱,與此同時,心中湧起一絲深深的渴望。

難道,自己喝下的靈酒是添加了『落雁紅』的靈酒?

兩人心中皆是升起一絲不好的預感。


范劍的忍耐值達到了極限,他終於忍不住了。

范劍猛地站起身來,一把掀翻桌子,用手指著趙陽的鼻子,雙眼通紅,罵道:「你個狗東西,你到底在靈酒中做了什麼手腳?」

范劍的舉動嚇了墨青青一大跳。

墨青青柳眉倒豎,慍怒道:「范劍,你發什麼神經?」

比起范劍來,王寶劍也好不到哪裡去,眼眶通紅,雙手開始撕扯身上的衣服,口中發出野獸一般的吼聲,和野獸發情時的表現簡直一模一樣。

王寶劍粗重的喘息著,看著墨青青的目光滿是渴望,大吼道:「小娘皮,本少要你!本少想要你!」

王寶劍雙手用力拍打著胸膛,大吼著朝墨青青撲了過來。

「總算輪到老子英雄救美了。」

趙陽冷冷一笑,身形一動,便擋在墨青青身前,飛起一腳踹在王寶劍身上,就將後者踹飛出去。

王寶劍是陰陽境修士,正常情況下趙陽並非他的對手,可是現在,他完全喪失了理智,就是一個沒有修為在身的平凡人,都能虐爆他。

「騷娘們,你是本少的!你是本少的!」

范劍下半身支起一個小帳篷,狂吼著朝墨青青撲了過來。

但馬上,他就步了王寶劍的後塵。

「看老子小宇宙爆發!」

趙陽冷冷一笑,右腳跨出一步,一個左勾拳打在范劍右眼上,然後一個右勾拳打在他左眼上,最後飛起一腳踹在他鼻子上。

范劍直接倒飛出去,重重的摔落在角落裡,頂著一對熊貓眼,鼻血直流。

范劍和王寶劍都想染指墨青青,將心中的渴望發泄在墨青青身上,可是趙陽一夫當關,兩人根本不可能有機會。

范劍和王寶劍也意識到這一點。

這兩頭賤驢對視一眼,然後狂吼著撲在一起,用力撕扯著彼此的衣服,拚命的想把對方壓在身上。

「我靠!基情無限啊!」

趙陽目瞪口呆,這兩頭賤驢果然有不可告人的基情。

一旁的墨青青直接傻掉了,一雙美目瞪得滾圓,從剛才范劍推翻木桌,一直到目前為止,她始終沒反應過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范劍和王寶劍的博弈,最終還是王寶劍技高一籌。

王寶劍將范劍死死地壓在身上,對準後者的菊花,「撲哧!」開始蹂躪起來。

趙陽連忙用手捂住墨青青的眼睛,將她拉了出去,「青青妹子,別看別看,你一個仙女,怎麼能看這種齷齪的事情!」

直到被趙陽拉到院子里,墨青青仍然不敢相信之前發生的一切,她一雙美目注視著趙陽,皺眉問道:「臭流氓,你能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嗎?」

趙陽摸了摸鼻子,苦笑道:「青青妹子,其實事情的來龍去脈很簡單,這兩頭賤驢設宴請咱倆赴宴,壓根沒安好心,他們在靈酒中加了一種名為『落雁紅』的特殊藥劑。」

「落雁紅?」

墨青青猛地瞪大眼睛,「你說他們在靈酒中加了『落雁紅』?」

作為東勝學府的絕世天才,墨青青見識淵博,自然聽說過『落雁紅』這種藥劑,這種藥劑威力巨大,可不是一般的催情藥劑。

趙陽點了點頭,給出了肯定的回答,「不錯。」

墨青青倒抽一口涼氣,心中忍不住一陣后怕,這兩個傢伙心腸居然壞到這種地步,在靈酒中添加這種藥劑,這是要把自己和趙陽往死里害啊。


墨青青玉手拍了拍起伏不定的小胸脯,平復一下自身的情緒,然後對趙陽說道:「我知道『落雁紅』這種藥劑,這是一種催情聖葯,一般是對妖獸使用的,如果對修鍊者使用,葯勁實在太大,會使得修鍊者完全喪失理智,心中只剩下原始的渴望。」

趙陽聞言暗暗咂舌,這兩頭賤驢這下慘了,自己把自己算計進去了。

墨青青用一種古怪的眼神望著趙陽,問道:「你剛才把咱們杯中的靈酒倒掉,是故意的?這麼說,你早就知道靈酒中有『落雁紅』?」

趙陽點了點頭,老實承認道:「不錯。」

墨青青不解的問道:「可是你怎麼會提前知道,這兩個傢伙的陰謀詭計?」

「這……」趙陽猶豫了一下,有點支支吾吾。

至尊神雷的存在是一個秘密,也是自己最後的底牌,他不想讓任何人知道。

見趙陽不願意說,墨青青也沒再追問,只是道:「臭流氓,這一次多謝你了。」

墨青青何等聰明,他們兩人同樣喝下靈酒,一點事都沒有,范劍和王寶劍卻變成那種模樣,其中的關節之處,她稍微一想就明白了。

趙陽對墨青青說道:「青青妹子,你先在外面等著,我進去看看那兩頭賤驢。」

一邊說著,趙陽朝屋內走去,嘴裡還在嘟囔,「如果是兩個大美女百合,老子覺得挺美好,可是兩個猥瑣男搞基,總覺得那麼噁心呢。」

墨青青好奇的聲音從身後傳來,「臭流氓,什麼是百合?什麼是搞基啊?」

「呃……」

趙陽愕然,旋即訕笑道:「這是兩個專業術語,你不用懂是什麼意思。」

趙陽總覺得,像墨青青這樣的仙女,自己還是不要把她帶壞了。

趙陽走進屋內,便看到范劍和王寶劍,身子光溜溜的糾纏在一起,瘋狂發泄著原始的渴望。

王寶劍在上,范劍在下,王寶劍攻,范劍則是小受。

范劍被王寶劍死死地壓在身上,眼中滿是屈辱的神色,完全沒有任何反抗之力。

趙陽撇了撇嘴,幸災樂禍道:「若論犯賤哪家強,還是大寶劍更勝一籌啊。」

『落雁紅』的葯勁非常大,和墨青青說的一樣,范劍和王寶劍喪失了理智,只剩下最原始的渴望,別說對方是一個男人,只怕對方是一頭母豬,他們都能拱了。

對於這兩頭賤驢的處境,趙陽只有幸災樂禍,沒有一絲憐憫之心。

開什麼玩笑,原本這兩頭賤驢,可是打算使用這種藥劑對付他,現在落得這個下場,只能說是自作自受。

趙陽從空間手鐲中取出數面留影境,輸入其中一絲絲法力,開始對范劍和王寶劍搞基的過程,進行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錄製。

事實上,對於兩人搞基的過程,趙陽根本不想觀看,更沒有錄製這種影片的特殊癖好。

對於眼前發生的一切,他只覺得噁心,可是為了大局著想,只能暫時委屈一下自己的眼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