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上聽聞鎮威大將軍歸來,特命老奴前來!唐將軍,跟老奴去一趟皇宮吧!”一個臉上都是褶子的老奴才卻是來到唐闊面前,諂媚的說道。

2021 年 2 月 1 日

“恩,也該去見見大伯了!前面帶路吧!”唐闊點了點頭,當下便直接朝着皇宮走去。

這次沒有在大殿見面,而是在唐玄的書房之中,以前唐闊也跟着父親來過唐玄的書房,只不過當時他不懂修煉,也不懂得禁制之法,所以根本就沒有注意過。

但是現在卻不一樣了,看着唐玄的書房,唐闊的嘴角卻是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因爲這書房之中居然也有禁制存在,只不過這些禁制在唐闊看來,簡直就是粗鄙至極啊!

擡頭闊步的進入到書房之中,唐闊便看到了正躺在一個非常奢華龍榻上的唐玄,一個侍女正在望他嘴巴里面喂葡萄。

“哈哈,賢侄,你來了啊,本來聽聞你的噩耗,我還非常的悲痛,不過冥冥之中卻是有一個聲音告訴我,你沒有出事兒,現在看來,果然是上天眷顧我們唐家啊!”看到唐闊進來,唐玄卻是從龍榻上起身,來到唐闊面前,非常親切的樓了一下唐闊。

“多謝聖上關愛!”聽到唐玄這看似熱情的話,唐闊的心裏卻是沒有一絲的波動,面色非常平靜的應道。

“賢侄,你放心,那假傳消息的吳涇我已經把他給革職查辦了,一定給你一個交代!”唐玄看到唐闊那平靜的表情,心裏卻是有些不快,不過臉上沒有露出任何的其他神色,反而更加熱情的說道。

“屬下定當殫精竭慮,爲國效力!”唐闊眼睛一眯,對於唐玄這明顯的拉攏,唐闊不知道什麼原因,不過他也不想知道,等到他的實力突破天階,那麼就將母親和弟弟接走。

“說的好,我們龍古國正需要你這樣的忠臣!不過最近確實有一件事情讓朕很苦惱,不知道賢侄可否幫朕一把!”唐玄點了點頭,對唐闊卻是大加讚賞。

“聖上但說無妨,只要微臣能辦到的,定然竭盡全力!”唐闊知道唐玄說的是什麼事情,不過他沒有說出來。

“你剛回來,可能不知道咱們皇都現在有一個大案子,上百個孩童失蹤,這件事情已經鬧得沸沸揚揚的了,如果我們國家還不解決的話,恐怕會引起更大的恐慌!”唐玄拍了拍唐闊的肩膀,一臉悲痛的說道。

“現在國家正值用人之際,可是不怕你笑話,我這個皇帝的手中還真沒有什麼可用之人!現在賢侄回來了,我相信賢侄跟你父我弟一樣,都是我們國家的忠臣,定能解朕之憂。”唐玄話鋒一轉,當下便充滿信任的說道。

“這件事情微臣倒是有所耳聞,臣這就去辦這件事情!”唐闊點了點頭,當下直接朝着外面走去。

唐玄看着離去的唐闊,眼睛頓時眯了起來。

“這個混蛋,仗着自己的實力強大,居然不把朕給放在眼中了!”唐玄恨恨的對着外面高聲喊道,只不過唐闊卻是已經遠離了皇宮。

唐闊對唐玄的做法卻是一直都不理解,自己這個大伯看似對自己特別的關心,但是不知道爲什麼,唐闊總感覺到有一些不爽。

這個時候唐闊又想起來當初那個天盟國皇子過來時所說的話,他不是沒有懷疑過,但是自己父親跟唐玄可是親兄弟啊,再怎麼,他也不可能害自己的親弟弟吧。

走出了皇宮之後,唐闊便直接來到了皇都的軍管處,這裏是專門管理皇都大小適宜的部門,這件事情肯定是軍管處來管的。

唐闊回來的消息卻是讓整個皇都的人都知道了,那些失去了孩子的父母此時卻是滿懷希望的來到了唐闊所在的神威候府。

“大家不要這樣,如果我兒回來,他一定會幫大家的!”而這個時候唐母卻是非常的糾結,因爲那些失去孩子的父母們此時正跪倒在他們府門前,自從唐闊進去皇宮,他們就開始跪着了,怎麼勸說,他們都不起來。


“允兒,再去皇宮門口看看,看你哥什麼時候回來!”唐母此時非常的焦慮,當下再次讓唐允去看一趟。

“媽,我已經跑了這是第七趟了,要不然再等下吧!”聽到母親的話,唐允的小臉兒頓時露出苦澀的笑容,當下便開口問道。

“去!”聽到自己小兒子的話,唐母的柳眉卻是猛然一豎,當下便有些嚴厲的喝道。

“好,我去!”被母親訓斥了,唐允頓時一陣鬱悶,當下便挪動腳步朝着外面走去。

“不用了,我回來了!”就在這個時候,唐闊緩緩的從外面行了過來,而這個時候那些孩子被擄走的父母們,還有周圍看熱鬧的人們卻是全都看向了唐闊。

“唐將軍,您一定要救救我家珠兒啊,她才五歲都不到啊!”

“唐將軍,還有我家……”

“唐將軍……”

唐闊纔剛剛走過來,那些孩子的父母們全都撲了過來,撲通撲通的跪倒在唐闊的面前,更有甚者居然開始磕起頭來了,鮮血從他們的額頭滲出,他們卻絲毫都不在乎。

“大家都起來吧!”看到這裏,唐闊頓時嘆了一口氣,當下手微微虛託,一股柔和的力道出現,托住他們,將他們給託了起來。 楊恆移動時邁著和之前不一樣的步伐,腳下以一種奇妙的位置移動著,每一步都邁出很小的距離但是時間上行進的速度卻比之前快上了不少。

這是剛才他打敗那黑袍男子時獲得的步伐,這套步伐名為靈隱步,就像道靈所猜測的一般是一套極為玄妙的靈級上品步伐。

按道理來說楊恆現在的實力根本修鍊不了,因為這靈隱步需要有著強悍的下肢力量作為支撐,每一步踏出都是玄之又玄,能夠用最短的移動距離來躲避對方的攻擊,算是一套防禦步伐。

楊恆仗著自己強橫的身體竟然在人級階段強行修鍊靈隱步,這就導致了他每邁出一段距離就要留下細密的汗珠,那看似簡單的一步其實之中已經包含了百種變幻,這個時候若是對方的攻擊襲來,他便是可以用最節省時間的方式躲避掉對方的攻擊。

「這靈級絕學就是不一樣,修鍊起來都是這麼苦難,而且這靈力的消耗也太大了吧。」

楊恆看著自己已經乾枯的靈力哭笑了一聲。

「你就知足吧,這還是因為你使用的是先天靈力消耗的比較少的緣故,若是換成後天靈力,估計你這一步邁出體內的靈力便是要枯竭了。」

道靈的聲音總是在那麼『恰當』的時間響起,楊恆也是微微一笑,他在人級階段就修鍊靈級功法,這種事情估計也就那些大宗派裡面的超級天才才能做得到了。

「不過那黑袍男子竟然能夠爐火純青的使用,還真是不簡單。」

楊恆想起了剛才的戰鬥,那面色冰冷手持短劍的黑袍男子在整場戰鬥中都是使用者靈隱步,也沒見對方的靈力枯竭,可見其實力的強橫。

「他的實力被壓制到了和你相同的界限,不然你還真以為你能打過他?」

道靈對著楊恆進行著無情的打擊,讓他知道剛才想要一拳轟殺對方的想法有多天真。

「那他本身應該是靈級以上的高手吧?這光明大帝還真是不簡單,竟然讓一個靈級高手來充當守關者。」

楊恆吐了口濁氣,開始正常行走一邊回復著體內的靈氣一邊和道靈交談著。

「光明大帝當然不簡單,在三千世界中你現在所在的光明大世界算是排在前面的『大世界』,想要成為一個大世界的界主那必須有尊者級以上的實力。」

楊恆搖了搖頭,尊者級……他還真是想都不敢想,據說能夠達到尊者級別的人都是天地之間響噹噹的人物,他們舉手投足之間便是有著毀天滅地的威能,曾經就聽別人說過好像有過兩個尊者級的人物死戰,將一個世界都是毀滅掉了,可見其威能的恐怖。

「想在想那麼多也沒有用,他的實力越強才越好,這樣我獲得的好處才會更多。」

楊恆收斂心神,修鍊一路上的大忌就是好高騖遠,腳踏實地一步一個腳印的完成修鍊之路才是硬道理。

「話說,怎麼走了這麼久第二關的守關者還沒有出現?」

楊恆有些疑惑,第一關在他剛剛邁上大道的時候便是出現了,而距離那已經有了不斷的距離,他的靈隱步都是修鍊了百十來次了,第二關的守關者竟然還沒出現。

「哈哈,你這人還真是笨,竟然連踏入到了大陣之中都不知道。」

一道聲音突然響起,楊恆左顧右看卻是沒有發現一個身影。

「哈哈哈,看來這次的通關者比以前都是有所不如啊,竟然笨到如此地步。」

一道身影從天而降,那是一個身穿金色長袍的年輕人,跟之前的黑袍男子有著七分相似,但是性格卻是截然不同。

那黑袍男子給人帶來的是一種冰冷之感,讓人能夠從遠處就能夠感覺到一陣寒芒刺股,而這金色長袍的年輕人卻是猶如一個話嘮一般,看到楊恆開始就不停的說話。

「沒想到這麼笨的人都能夠打敗黑煞,看來他的實力一天不如一天了,闖關者你叫什麼名字。」

那金袍年輕人對著楊恆問道。

而楊恆確實十分不喜歡他那種高高再上的態度冰冷的回應道。

「問別人姓名的時候是不是應該先報上自己的姓名。」

那金袍男子笑著說道。

「金羽,葬送你的人。」

楊恆看著那男子回應道。

「楊恆,打敗你的人。」

那金羽好像聽到了什麼笑話一般,突然捧腹大笑了起來,甚至連眼淚都笑出來了,若是在現代楊恆定要給其灌上浮誇之名。

「你還真是笨,比那個只知道玩劍的黑煞還笨,想要打敗我根本是不可能的啦,你現在已經踏入到了我的金羽大陣之中,待我開啟陣法之時便是你喪命之時。」

那金羽的嘴猶如開了閘的洪水一般看到楊恆滔滔不絕的說著。

楊恆都懷疑,這一關的守關者是不是因為時間太長沒有說話已經傻掉了。

「好心提醒你一下哦,那選擇繼續接受考驗的十五個人裡面只有四個是死在了黑煞的手中,剩下的人除了那個絕世天才外,剩下的人都是死在了我的手中。」

楊恆心中一驚,根據這個叫做金羽的男子所說,第一關的守關者黑煞只留下了四個人的性命,而這個叫做金羽的卻是整整殺掉了十個人!

兩人的實力完全不能夠相提並論。

其實楊恆這樣想也是不對,畢竟第一關的黑煞只是和人正常交戰,除了步伐敏捷以外根本沒有動用其他實力,而這個叫做金羽的人卻是一名陣法師,一名二級陣法師!

不是每個人都像楊恆一般精通近戰還精通陣法的,修鍊上的天才雖然少但是也不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但是陣武雙修的超級天才卻是少之又少,他們不懂陣法當然會被這金羽困死在大陣之中。

但是好在楊恆就是那個陣武雙修的超級天才!

所以面對金羽的挑釁他也是不服。

「不就是陣法嗎?你儘管開啟,看我破了它便是!」

楊恆的話語激怒了金羽。

「笨小子,竟然還敢看不起我的陣法!那就讓你感受一下我的金羽大陣的威力吧!」 磅礴的神念之力,瘋狂的犁牛火焰,瞬間如被注入了生命一般,由神念之力死死地包裹着天心焰,犁牛火焰則一點一點地吞噬着。。。

赤紅色的犁牛火焰逐漸變淡,由原有的赤紅色逐步變成淡白色,而狂暴不羈的天心焰,則一點點地被犁牛火焰削弱,易逍遙狂飲着玄冰冷骨酒,雖然體內的熾熱瞬間將喝進肚子的玄冰冷骨酒蒸發,但其中所蘊藏的極度冰寒之氣還是起到了一些作用,片刻後,最後一股天心焰頃刻被犁牛火焰吞噬一空,而此刻的犁牛火焰,則在赤紅之中,透着一股奇異的雲白之色!


嬌娘醫經 ,嘿嘿一笑,繼而揮手再次涌出一股磅礴的雲白火焰,將易逍遙周身火焰再度升高十餘丈!


恐怖的熾熱之氣,一再焦烤着易逍遙的周身血肉,劇痛來襲,唯有玄冰冷骨可短暫緩解,易逍遙咬了咬牙關,古玉轟然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吸力,將周遭火焰中的氣脈瘋狂吞噬,繼而天心焰緊隨其後鑽進古玉之中,易逍遙繼續一邊飲酒,一邊吞噬着天心焰——

老藥勺有些詫異地望着易逍遙,有些不明白他吞噬天心焰的速度竟快到如此地步,但目前剩餘的玄冰冷骨酒不足以協助易逍遙吞噬太多的天心焰,不然老藥勺可順勢將天心焰的火苗過繼給易逍遙。

五個時辰說長不長,說短倒也不短,易逍遙內視着犁牛火焰的變化,此刻的犁牛火焰已然變成了淡白色,但易逍遙可以清晰的感覺到它的恐怖熾熱,比之先前的犁牛火焰不知強悍了多少倍!

但覺身前的三個酒罈即將枯竭,易逍遙葛地睜開雙目,兩道火芒自雙眸中爆射而出,一閃即逝,雙手掐印,閃電般出手,圍攏在他周圍的火牆瞬間被其吸納一空,這些早已被古玉吸納了氣脈的火焰對易逍遙已經沒有任何威脅,緩緩站起身,單手一翻,一縷淡白色的熾熱火焰霎時躥騰而起,周遭空氣驟然升溫,如今犁牛火焰的威力,已然提升了五十倍不止,易逍遙不得不佩服天心焰的恐怖!

老藥勺滿意地笑了笑:“天心焰已經成功融合進犁牛火焰,不過你吸收的畢竟不是天心焰的火苗,之後用一點只會少一點,不過這些火焰也足夠你應付此次的煉丹大會了!”

易逍遙欣喜地點頭:“多謝師父,弟子一定不會給您老人家丟人的,當初你輸掉的東西,弟子會在此次的比試中,替你討回來!”


不知爲何,老藥勺的眼眶有些紅潤,燦爛地笑了笑,道:“師父能有你這個徒弟,此生無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十日之期轉瞬即過,六脈學院,大殿前的廣場之上,周遭圍觀之人依然萬人如潮,要說之前的會武是他們對武學的追求與渴望,那麼接下來的煉丹比試對於九脈大陸上的任何一個人,皆是有着致命的誘惑,首先煉丹師的地位在世人的眼中便是高不可攀的存在,其次煉丹師乃是每一個人夢寐以求的職業,武學可以勤學苦練得來,但煉丹之術卻是要靠本身的天賦和莫大的機緣才能涉足。

且不說火焰與鼎爐神馬的難以湊齊,就是本身的神念之力若是達不到煉丹師的條件也是空談一場,但丹藥的價值世人哪個不知,你勤學苦練一百年,或許還不及逆天丹藥一夜的功效顯著,誰不想一步登天,而到達這些夢想的輔助,唯有丹藥可以做到,這就是世人對丹藥的熱衷與瘋狂!

一個一品煉丹師可以在一個小城都中混得風生水起,卻絲毫不亞於一個先天勁脈強者的地位,當然,一個三品煉丹師可以讓一國帝王屈身拜請,當初北域之中的三山五嶽極負盛名,五嶽之中有一超然存在的藥王谷,卻是年年受到各地的供奉,只因藥王谷谷主柳風骨乃是一位三品煉丹師,這就是丹藥的價值!

不過煉丹師這個職業卻在九脈大陸上極爲稀缺,故而它的崇高地位一直受世人矚目,此刻廣場上僅有二十人並排位列,但僅僅是這些,放在任何一個地方,足以引起轟動了,古來有句話:強者愛丹藥,美女愛英雄!二十個煉丹師可以瞬間牽引出一股顛覆天地般的勢力,卻是輕而易舉的事!

廣場上方的高臺上, 快穿之拯救黑化boss ,可見學院對煉丹的重視,絲毫不亞於九脈會武!

莫炎長老沒有起身,倒是葉玄大長老緩緩站了起來,浩瀚的神念之力掃視全場,令得周遭圍觀者瞬間安靜下來,繼而微笑着望着廣場上了二十名青年煉丹師,開口道:“此次煉丹大會,共分三場,能順利的走到最後者,方爲此次的獲勝冠軍!此次煉丹大會的獎勵,唯有第一名者,方纔有資格進入八珍甕爐之中收服一次麒麟氣脈,當然獲勝者無形中產生的聲名榮耀,也非普通煉丹師所能及的,種種好處將會因爲你們的獲勝,而揚名天下!”

在場衆煉丹師皆是滿懷激動地聽着葉玄大長老的話語,饒是一側的天嶽,則不屑地掃了一眼一旁的易逍遙以及花竹,在他的眼裏,此次真正的對手也就他們兩人才夠資格,其他人也只有空歡喜的份!

花竹的心思卻是無人可知,狐疑地瞥了一眼天嶽,而後輕蔑地望着易逍遙,暗自陰狠地冷笑道:“比武學我不及你,但煉丹之術恐怕你就差得遠了,只要擊敗天嶽,我就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名了,哼!”

葉玄大長老略一停頓,繼而接着道:“下面我來宣佈一下此次比試的規則和細節,三場比試各有不同,第一場你們要比的,乃是丹藥的品質,題目是三品丹藥,等下由執事長老每人分發五份丹藥的材料,時間限制在五個時辰,五個時辰後,不管成敗都要結束!第二場你們要比的,乃是成丹率,所要煉製的丹藥材料已然爲你們每個人備好五份,題目是四品丹藥!時間,依然限制在五個時辰!”

嗤——

四品丹藥這幾個字一出,場外頓時一片譁然,要知道能夠煉製四品丹藥的豈不就是四品煉丹師?!不說此次的比試是輸是贏,就是到了外面,那也是地位超然啊!

易逍遙略一皺眉,隨之平靜下來,靜靜地聽着臺上葉玄大長老的講話。

葉玄大長老頓了頓,繼而開口笑道:“第三場比試,比的是你們的煉丹天賦與丹藥的品階,丹藥的材料自備,限時十個時辰,品階高且品質達到要求者方爲勝利,另外便是比試的間隔時間,今日是第一場比試,三日後纔是第二場,再過三日便是第三場,小傢伙們,希望你們能在此次的煉丹大會上各自展露頭角,下面煉丹大會開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