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天澤終於怒了,那種風輕雲淡的感覺迅速消逝,狠聲說道:“你以爲我拿你沒有辦法麼?想弄死你,辦法多得是!”

2021 年 2 月 1 日

羅成笑容愈發濃郁:“是麼?”

盧天澤手中拳頭暗自緊握。

旁邊的盧海燕也陷入了無比焦急的情緒之中,想要幫忙用力卻根本不知道書寫什麼。

曲筱雅很是迷茫,不知道羅成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盧天澤深吸一口氣,看了看周圍的下人,再次開口:“小子,被以爲自己身手不錯就可以爲所欲爲了,恐怕你不知道還有一種東西叫做槍吧?”

羅成故作姿態:“槍,是什麼,很厲害麼?”

看着盧天澤那氣炸了的樣子,羅成倒是放鬆了不少。

目的已經達到了,接下來就看盧家報復的手段狠不狠了!

只要跟盧家密切接觸上,瞭解了盧家的事情,抓住了盧家的小辮子,到時候在祕密跟盧振生交談。

有了足夠的籌碼,羅成不愁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就是要在他們沒有防備的情況下,將最後的大魚給釣出來!

盧天澤目光陰沉,拳頭髮出咯咯的聲響,可臉上卻並沒有那麼憤怒的表情。

良久,盧天澤輕輕一笑:“很好,既然如此,咱們走着瞧!”

聽到盧天澤的話,周圍所有人都露出了迷茫的表情。

就這麼放過羅成了?

盧海燕也焦急的站了出來,輕聲呼喊道:“哥!你不是要幫我報仇嘛!你這是……”

可話還沒等說完,便被盧天澤冰冷打斷:“閉嘴!”

盧海燕識相的閉上了嘴巴,可是眼神裏面卻已經滿是怒火。

羅成面無表情,不言不語。

盧天澤沉吟了半天,最終還是轉身離去。

然而還沒等走出幾步,羅成那冰冷的聲音便隨之響起:“在我工地鬧完事就這麼走了麼?”

所有人都愣住,眼神中已經露出了實質般的怒火。

“你不要得寸進尺!”盧海燕直接一聲怒吼,雙眼中的火焰幾乎噴薄而出。

盧天澤卻清冷的說道:“門口牆的那裏,當做給你的補償了。”

說完之後,直接在盧海燕那迷茫的目光中,向着門口的位置走去。

再次狠狠瞪了羅成一眼,盧海燕等人還是跟了上去。

盧天澤全程都沒有跟盧聘婷說話。

盧聘婷很是詫異,不過對她來說自然是好事一樁。

很快,人都走了。

羅成卻明白,好戲這纔剛剛開始。


門口的地成了他們的了,運輸的事情也就不用擔心。

趙家現在是羅成的唯一進貨渠道,只要趙家不出問題,工程就不會受到什麼影響。

至於盧家會出什麼招式,羅成接着便是。

只有這樣,才能夠更加快速的接近盧家。

曲筱雅也帶着羅成在工地裏面轉悠了起來,盧聘婷倒是成了一個超大的燈泡。

簡單的介紹之後,羅成對詳細的施工計劃也已經有了一個大概的瞭解。

“怎麼樣?這個計劃可行嗎?”

介紹完之後,曲筱雅滿臉期待的對着羅成問道,心中很是激動。

羅成柔聲說道:“比我強多了。”

曲筱雅臉上頓時露出了興奮的表情,嘴角也掛着一抹甜美的笑容。

第一次得到羅成的認可,她卻開心的讓自己都有些意外。

逛了半天,曲筱雅也有些累了。

剛想要開車回家,卻忽然接到了白煞的電話。

“怎麼了?”

羅成輕聲問道。

白煞那焦急的聲音響起:“接到消息,查到了那羣殺手入住的酒店,如果不出意外今天晚上就會動手。”

羅成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白煞的辦事效率倒是讓他有些意外。

不過如此一來,事情倒是簡單了很多。


“多少人?”羅成輕輕開口。

“七個!”

羅成嘴角的笑容更加濃郁,看來對方真的是大手筆。

沉吟了片刻,對着白煞輕聲說道:“準備準備,等他們來了,就不用走了。” “是!”

白煞答應了一聲,直接掛斷了電話。

計劃的事情不用羅成操心,白煞辦事他還是比較信得過的。

工地轉過了,施工計劃羅成也瞭解了。

如今款項到位,原材料也已經到位了,只要將找到施工單位,工程就可以開始了。

時間還早,羅成也不着急。

帶着曲筱雅和盧聘婷一起去尋找施工單位。

三人坐在同一輛車上,曲筱雅開來的車讓公司員工帶回去了。

因爲工地裏面已經有了重要物資,曲筱雅也在公司派來了幾個員工看守。

“知不知道旌城哪家施工團隊比較好。” 車上,羅成輕聲問道。

曲筱雅毫不猶豫的開口:“鼎豐集團給咱們推薦了天南建築團隊,他們是旌城最爲出名的施工方了,聽說他們後面站着的是盧家。”

盧聘婷聞言臉上露出了傲然的表情。

羅成輕輕點頭:“去看看。”

很快,三人來到了目的地。

說是施工團隊,其實就是一羣稍微有實力點的包工頭。


店面也很是簡陋,偏僻的樓房下面一個十幾平米的門市。

可放眼望去,整排樓房下面都是這種施工團隊的門市,大大小小加一起足有十幾家。

中間那個最大最耀眼的,赫然寫着‘天南施工’的字樣。

不過門口卻聚集了一大堆人,似乎在爭吵。

羅成輕輕開口:“過去看看。”

極品通靈系統

走近之後,這纔看到他們果然是在爭吵。

一羣身強體壯的***在臺階上面,穿着有些髒爛的工作服,抱着肩膀。

居高臨下, 一臉的嘲諷。

另外一羣人同樣穿着工作服,衣服上面寫着的卻是‘天成施工’的字樣。

在臺階上工人的旁邊,還站着一對衣着整潔的情侶。

很明顯,這對情侶應該是顧客了。

羅成在他們旁邊不遠處站定,靜靜的觀望。


臺階上面天南施工的一個禿頭工人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厲聲喝道:“話都已經說明白了,人家現在找我們施工了, 你們還特麼賴在這裏幹什麼?”

對面天成施工爲首的是一個比較憨厚的小胖子,此時臉上也帶着無盡的怒火。

對着禿子便是一聲呼喊:“人是我們定的,合同都已經簽好了,你們憑什麼在我們這裏搶人!”

兩句話,羅成大概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

禿子不屑的看了胖子一眼,冷聲喝道:“選擇哪家公司是人家的選擇,你留不住顧客跟我們有什麼關係?誰讓你們出價那麼高的!”


胖子眼神中露出了一絲怒意,咬緊牙關,冷聲喝道:“張坤,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們怎麼回事!”

“這些年你們都搶走我們多少顧客了?”

“這把我們逼急了,你們那點破事我全都給你抖露出來!”

此話一出,周圍不少其他公司的人紛紛走了過來,臉上紛紛露出了一絲怒意。

禿子卻驟然大怒,冷聲喝道:“你給我閉嘴!明明是你們要價高!要是再敢毀謗我們,我可將這些事情如實告訴我們老闆了!”

一句話,胖子等人臉上露出了懼怕的表情。

沉吟了半天,最終還是握着拳頭在空氣中狠狠揮了一下,沒敢繼續開口。

羅成嘴角露出一絲輕笑,看來這個天南施工似乎有點故事啊。

沉吟了半天,胖子似乎還是無法嚥下這口氣一般,苦口婆心的對着那對情侶開口:“兄弟,你相信我,我們施工肯定沒有任何問題!”

男人厭惡的開口:“被在這裏裝模作樣的了!明明二十萬就能搞定的事情竟然跟我要了三十萬!你可真黑啊!”

禿子嘴角冷笑愈發濃郁,抱着肩膀靜靜觀看。

胖子卻着急了,無奈的解釋道:“這就是市場價,按照你要求的來這都是最便宜的了!”

旁邊那個女人眼神中閃過一抹嘲諷,冷聲喝道:“還在這裏裝,難道沒聽到人家只要了二十萬麼?還最便宜,你可真噁心!”

胖子深吸一口氣,努力的平復着自己的心情。

盧聘婷那憤憤的聲音響起:“這種商家真是不要臉,比人家價格高那麼多竟然還有臉說這種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