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又一抹大日光芒落下,落在兩人中間之際,劉封選擇了出手。

2021 年 2 月 1 日

靜若處子動若脫兔,便是劉封的最好形容,他一出手就是全速全力,整個人就如同在風雪中掠過的一道亮光,一閃而過,甚至不曾留下痕跡。

風寒冷漠的出手,雙劍一分一合。

鬥者之劍,被絞在半空,風寒突進,速度比劉封更快,力量更強。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劉封甚至都未能看清楚風寒的出手,只看到眼前寒光一閃,肩膀就已經中劍,鮮血飆射而出。

風寒再一劍刺下,速度更快了一分。

“喝!”劉封猛的暴喝一聲,狼嘯虎吼,聲波震盪。


同時間,身體氣血澎湃如潮,力量暴漲,劉封腳踏冰層,舞動鬥者之劍,飛速後退。

一交手,他就中劍,而且被迫後退!

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除非對手是宗師大人物!

但是風寒展示出來的力量和速度,都無不清楚的告訴劉封,他只是大士中階。

劉封退,風寒就進。

他的速度,並不比劉封快多少,但是詭異的,他的雙劍,竟然封鎖住了劉封的身體,再次創傷劉封。

連續的兩劍,雖然都未傷及骨骼,傷勢不重,但是卻讓劉封瞬間就進入了危險的局面。

怎麼會這樣?

疑問在劉封腦海中一閃而過,他立即想明白了關鍵所在。

是感知,強大的感知,無所不在的感知,對於元氣波動最爲細微的感知,通過元氣波動,感知自己行爲的軌跡,在自己沒一步動作完成之前,先一步截斷!

想明白了這一點,劉封卻更加的驚歎了!

一向都是他感知別人的元氣波動,打亂截止別人的步驟,然而今天卻反過來了。

他的精神力,即便是在大士境界也已經強大得有些變態,一般的大士境界煉氣師,根本受不住他神念一擊,風寒也不過是大士中階,精神力又怎麼可能如此之強?

除非,風寒本身就是一個煉神流。

但是,這不可能,從來沒有關於風寒是煉神流的任何傳聞,也從來沒有任何人懷疑過這一點。

不容劉封想太多,他只是念頭一轉,就做了決定,身形再退。

這一次,是純粹的肉體力量,甚至連一絲一毫的元氣波動也沒有產生。

如果風寒想要依靠元氣波動的軌跡來捕捉劉封的動作,這做不到!

劉封的移動速度快捷無比,然而風寒雖然速度並不如劉封,但是他僅一步跨出,就讓劉封感覺到無比的難受。

他邁出的步伐正是劉封落點,他的雙劍搶先一步出現在劉封要出現的位置,劍芒落在劉封身上。

儘管劉封改變了戰術,但是風寒依舊料敵機先,再次讓劉封大吃一驚!

速度太快,圍觀的人,大多數都看不到發生的具體事宜。

他們只看到,兩縷鮮血再一次灑出,劉封又一次退後。

氣血力量,蓬勃而發,劉封的身後,一頭遠古蠻獸的映像出現,張牙舞爪,兇惡之極。

空氣凝固了一瞬,龐大的天地元氣,被吸收一空,而下一個瞬間,那頭遠古蠻獸的映像便化作了無邊的血氣,往劉封的體內注入。

煉體流技法第四層,鑄體!

第一層:顯形,第二層:化形,第三層,成像,劉封一直停留第三層,直到遇到拓拔山王之後,纔打開了一扇門戶,尋找到了進入第四層的方法。

而經過強意識完善之後的牛力蠻身決,進入到第四層之後,讓他的力量得到了恐怖的提升。

身體本能的運作下,劉封出擊!

最簡單的動作,最簡單的出劍,最簡單直接的劍法。

劍一!

劉封依舊沒有使用任何的元氣,只是利用身體本能蘊含和氣血轉換的力量,這一劍,脫離了元氣的運作,劍意猶存,鬥意激昂,雖然少了一分凌厲,卻多了一分力量。

即便是煉體流,身體內也擁有元氣,交戰之中,一舉一動也會有元氣波動,根本不可能完全摒棄。

但是這一刻,精神力極度集中,氣血爆發,煉體流第四層完美使展,劉封做到了!

劉封精氣神三者同修,而戰鬥之中對手多是煉氣流派,劉封偶爾會使用煉體流的技法,但是卻很少純粹的展示肉體的本能。

即便是劉封自己,也只是知道,肉體絕對不弱,但是卻從不知道,究竟有多強!

這一刻,他終於清楚了。

身體本能的反應速度,力量的迸發,完全超出了劉封自己的預料,這一步就退出了數十米之遠。

意念一動,劉封感覺到,自己身體的每一個部位都是一個整體——人體四肢,百骸百竅,經絡交錯縱橫,是一個負責到了極致,各司其職但又相互緊密聯繫的關係體,但是這一刻,劉封一動,就感覺自己到整個身體都動了。

從每一個毛孔,到體內每一個穴竅、再到每一根筋絡、每一塊骨骼肌肉,所有的一切,都發生了動作。

這一刻,劉封似乎看到了,身體是如何“動”的。

和元氣一樣,身體的“動”也有軌跡,只是這個軌跡,更深奧更繁雜,爆發的力量,更加的強大。

和力量成正比的,是速度!

這一劍,集速度與力量之大成!

“這是,純粹的身體力量!”幾乎所有隱藏在暗處的大人物,都冒出了疑問,他們見多識光,自然看明白了這一劍的與衆不同。

一些本身便是煉體流的煉氣師,更是雙眼冒出了精光,摒棄一切,迴歸到原始的身體氣血,這本就是煉體流追求的極致之一,只是能做到這一點的煉體流,幾乎不存在!

即便是拓拔山王,煉體流第四層,一拳爆發力量兩千牛,初階宗師都能轟殺,也做不到。只有像劉封這樣,精氣神三者完全平衡,纔有可能形成力量的完美轉換,從而做到這一點。

這一刻, 拓拔山王和其他所有煉體流煉氣師一樣,興奮之中,帶着一分迷惑。 「看來這比賽變得有看頭了。」

時間在一分一秒中度過,又有幾人是不信邪的上去挑戰顧長青,但無一例外的,均是被一拳轟下台去。

而林東一直在觀察著顧長青,發覺他在攻擊的一瞬間,原本赤色的光芒竟在一瞬間變成亮眼的橙色,身上同樣閃爍著三個光圈。

「從開靈三重直奔到聚靈三重?跳躍的幅度也實在太大了。這小子確實怪異,只是不知是自身的緣故還是靈技秘法的作用,。不過要是他一直能保持這樣的狀態,怕是那個不敗戰神也不是對手。境界差距太大。」

正說著,在眾人狂呼大叫中,不遠處的人群爆發出一陣騷動。

一條足夠一人同行的下路硬生生被讓了出來,林東耳邊猛然響起此起彼伏的議論之聲。

「看,沈鷹來了!」

「我就知道他肯定會來,雖然我不是一隊的吧。但上面那小子也太囂張了!這次我支持沈鷹!」

「哇!好帥啊!」


………………

因為之前晉陞的緣故,林東的個子也高了一些。此刻勉強能憑藉身高的優勢看到在人道之中慢慢行走的那一抹人影。

二十歲上下,一張臉頰很是俊俏,面如冠玉的臉上鑲嵌著兩顆黑白分明的眸子,長發隨意的束在身後。

走起路來,虎虎生風,全身上下透著一股蔑視他人的氣勢。

林東撫摸著下巴,心中暗道:「確實有點兒高手的樣子。不過只是在這個開靈境這個級別。沒什麼太大的挑戰性。這幅樣子倒是……」

想到這裡,林東下意識的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慕容雪,果然見到她的眸中閃爍著耀眼的神色。

「果然。」

噠噠噠……

沈鷹的步伐並不快,甚至可以說很慢。在眾人視線的凝聚下,一步步的走上石台,懸挂於腰間的長劍伴隨著一聲劍鳴迅速出鞘,斜指在地面之上。

顧長青也迅速的打量了沈鷹,陰冷的笑道:「還以為你不會出來呢?其他隊的那些個好手們,一個個的都下去了。你還敢上來,我不知道該說你有勇氣呢,還是該說你蠢,自不量力。」


看得出來,沈鷹的心理素質不錯。聞言,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只是握住長劍的手微微一轉,劍身反射著刺眼的陽光回射到顧長青的身上,輕聲說道:「要打便打,哪兒那麼多廢話。」

「好!!」

台下轟然響起一片叫好聲。

林東仔細的盯了一眼沈鷹,覺得這傢伙說話的語氣和風格倒是和自己很像,有點意思。

「哼!既然你想這麼快找死,我就成全你!」

顧長青臉色瞬間一沉,腳步一錯,猶如疾風一般沖著沈鷹飛速而去。

拳頭高高舉起,包裹著濃郁的靈氣。正如之前對陣其他人一眼,大有一拳將沈鷹轟出場外的架勢。

四周也在瞬間安靜了下來,每個人都屏住了呼吸,一眼不眨的看著場上的局勢。

甚至每個人都在心裡祈禱沈鷹能夠抵住這一拳,否則希望真的要破滅了。

突地!沈鷹一直斜著的長劍在半空劃過了一道優美的弧線,劍光閃爍,伴隨著劍鳴的嗚咽之聲,彷彿這一劍連空氣都要撕裂。

林東見此,心底倒是一驚。剛才雖然只是最為簡單的起手式,但沈鷹整個人彷彿與長劍融為了一體,帶著一種玄奧的劍意。

林東不懂劍法,但能看得出來,沈鷹在劍術上有著極高的造詣,而這或許就是他一直以來被稱為不敗戰神的緣故。

砰!

一聲金屬交碰的悶響自擂台之上傳來。只見顧長青的那一拳雖然直奔審沈鷹最為脆弱的心窩處,但剛好被突然而至的長劍所擋。

「啊!」

場中已經有人隨著這聲劍鳴而下意識的驚呼出聲。

林東目光也是一凝,在觀氣訣的觀測之下,在顧長青拳風與長劍觸碰的剎那,顧長青再度將實力提升至聚靈三重的境界。

「這一定是因為靈技的緣故。」

林東心中斷定,他剛才特意注視著顧長青,在接觸的剎那,他空餘的另一隻手捏了一個極為隱秘的手印。

而反觀沈鷹,在長劍觸碰的剎那,一股大力猛然傳遍周身,就連虎口都是劇烈的一顫。腳步噔噔的向後倒退了數步,一張臉色也猛然變得慘白。

不過他那病看上去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的長劍,卻並沒有在顧長青這一擊之下支離破碎,只是發出了一聲彷彿痛呼的哀鳴。

顧長青見此,雖然有些震驚於沈鷹長劍的堅韌,不過看到沈鷹的樣子,咧嘴一笑道:「哈哈哈!我還當你這不敗戰神多厲害?原來也不是我一拳之敵!下一拳解決你!」

這一刻所有人都看得出來,顧長青的實力絕對在沈鷹之上,只是礙於心中的厭惡,除五隊之外的所有人,幾乎全都偏向沈鷹,不住的呼喊道:「沈鷹,一劍砍死這個王八蛋!」

「是啊!不能讓這小子這麼囂張!老子剛才突然想起來了,這小子以前在五隊的時候就是個小雜碎!這次肯定是吃了興奮劑了!把他當回圓形!」

「沈鷹帥哥加油!要是你贏了,老娘獻身取悅你,你怎麼樣都行。」

「大姐……你早就想這麼辦了吧……」


「滾!」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