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時間推進,場景變換,

2021 年 2 月 1 日

雖然已經順利拿到家族信物,但是由於缺少主材料炎陽花,將近兩個月的搜尋毫無所獲,導致交易只能暫時擱置下來,

自從『巫毒事件』過後,火谷就嚴格控制炎陽花的外流,如今得不到主要的材料,沐廣也有了放棄的想法,

這時恰逢沐宇前來拿回信物,沐廣也是因此感到靈光閃現,覺得說不定可以利用此機會,從火之谷丹會中贏得炎陽花,

於是,便有了接下來炎陽花交換家族信物的那個約定……

沐宇雖然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但更多還是因二舅不認同自己感到煩心,最後只能拖著沉悶的心情前往西漠火谷,

在火谷,重遇藍星、結識紫雲,是唯一能讓沐宇感到輕鬆的事情,平常喜歡的煉丹也變得有些乏味;而他們的突然離去讓人出乎意料,難得的輕鬆心情也很快重歸沉悶,

第二天,從沙辰口中得知到藍星他們離開的緣由后,沐宇也是同樣有想去西原城找他們的想法:一方面想看有什麼能夠幫忙的;另一方面反正自己也要回家族去,

經過第三天一整天的煉丹,終於贏得了新生丹師比試;本以為事情會這樣暫時告一段落,沒想到二舅根本沒有交換的打算,

沐宇本不想把事情鬧大,只想默默了結這件事情,但一切好似都不如人意:「二舅,別逼我,」

自己尊敬的長輩,不僅不認同自己的身份,而且還突然對自己出手,這些…都讓沐宇感到無比寒心,決定…也在心中逐漸確定下來,

「我…沐宇,以沐家當代家主的身份,在此刻將沐宇…逐出家門,從今往後,他與沐家…再無半點瓜葛,」


「沐前輩,我想…你也不用再為難我了吧,」

『沐…沐前輩,,』突然傳來的這稱呼,讓沐廣完全的愣住,沐宇竟會自己脫離家族,這是他完全沒有想過的,

看著那道離去的背影,沐廣突然有種自己犯錯的感覺,而這時也有些明白大哥的用意:『大哥這麼急著把家主之位傳給沐宇,原來真正的用意不在於交給誰掌管,而是想要將他完全的綁系在家族中,』

『這樣的結果,,』如今的事態發展,沐廣很清楚不是自己想要的,心中也就湧現出後悔的情緒,沒有多想的就決定去找巫毒,

滴…時間推進,場景變換,

聽到想要拿回家族信物的要求后,巫毒臉上瞬間浮現出玩味的笑意:「怎麼,你後悔了,」

沐廣此刻顯然不想再與巫毒糾纏:「你那破方法,我才不稀罕,快點把家族信物還來,」

「你拿回去能有什麼用,」面對沐廣的再次要求,巫毒也是感到很奇怪:「你不會…真要去給那小鬼道歉吧,」

「沐宇是好孩子,他會原諒我的,」沐廣這樣單方面的設想,很快就被巫毒無情打破:「我現在可以明確的告訴你,你要的那東西不在我手上,」

「你…,」沐廣質疑的話還未說出,就聽到嗤笑的反問傳來:「消除武者間的武氣差異,是提升到六品的突破點,你不會真相信這說法吧,想想都應該是不可能啊,」


聽到巫毒突然的變卦,沐廣瞬間完全的驚住,思緒也開始凌亂起來:「你…,那為什麼…,」

巫毒沒管沐廣的驚訝,而是在那裡自顧自話:「你猜…我這兩天幹什麼去了,要不…我給你一點提示吧,你覺得傀儡掌控、逼走家主的消息,會是誰散發出去的呢,」

「對了,中州的沐家,這時可能也已經得知『沐廣聯手巫毒,迫害新晉家主』的消息,就是不知道他們會不會把這個家醜外傳出來,」

「你…,」巫毒這般異常輕鬆的話語,卻給沐廣帶來極大的震驚,這時也終於是反應了過來,自己已經中了他人的圈套,

隨著心中的怒意湧現,有一股氣息暴漲而出……

面對已經爆發的沐廣,巫毒臉上卻笑意依舊:「你以為能打得贏我嗎,我是看你能有些幫助,才會如此大費周章的,」

「你現在大可以離去,要面對的結果就是…一無所獲、身敗名裂,亦或是還可以選擇…晉陞為五品丹師,然後就加入我們,」

「加入,,」面對巫毒的拉攏之意,沐廣瞬間就浮現疑惑:「你…你們是誰,」

「呵,我們遠遠超出你的想象,加入的話自然就會得知,」巫毒這樣說著的同時,暗中拿出了個錦盒,接著才詢問確認道:「你的選擇,是怎樣,」

當初那未知的代價,一直以為只是家族信物,沒想到竟變成現在這樣,好似也不再有選擇餘地:『不管是選擇哪樣,身敗名裂都已註定,因為一旦成功晉陞為五品丹師,那就證實了與巫毒聯手的消息,』

一邊是毫無所獲,一邊是五品丹師;面對發展至此的事態,一步就能晉陞的選擇;真的不甘心就此放棄,之前的代價不能白費:「好,我加入你們,」

得到沐廣的答覆后,巫毒也是鬆了口氣,隨後收起錦盒說道:「那好,接下來…我先幫你提升到五品,然後我們再共同研發藥物,」

「藥物,,」這個詞再次引來沐廣的疑惑,巫毒想到他已經答應加入,也就沒打算繼續隱瞞下去:「是的,先前你去火谷的途中,我有找地方試驗了下,取到的效果還挺不錯,但是后來配方泄露了,」

「如今急需重新配製,外加藥性也需改進,由於時間有些緊迫,所以我就覺得…或許你能有些幫助,」巫毒說得很是平常,但卻讓沐廣大為震驚,,沒想到自己就是這樣被選中的,

「藥物…配製出來,做什麼,」從震驚中恢復過來的沐廣,有些好奇巫毒急迫的意圖,然而卻沒得到想要的回答:「哈,到時你會知道的,保證絕對很精彩,」

兩年前如喪家之犬的逃離,變成如今喪心病狂的報復:『這次…定要讓整個火谷都束手無策,我要再把西漠攪得天翻地覆,』

『這次…我不會再畏懼你們的聯合討伐,』

(本卷特別篇完結,) 此篇內容與正文無關,不閱讀並不影響理解,需慎入、慎入、再慎入……

滴…某年某月某日,

自從得知星雲組合的消息后,少女就一直追尋著他們的腳步,沒有絲毫停歇的趕往火之谷,本以為在那就能見到念想中的身影,沒想到迎來的結果卻是歡喜一場空,

火谷的族員明明已經答應通傳,然而卻半天都沒有見到有人來,期待的心情逐漸變得焦慮起來:『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天星不在這裡嗎,』

接下來,莫名其妙的就被引入谷內,本以為是要去見星雲組合,豈料卻來到個熱鬧的地方,四周給人種不對勁的感覺,

「不要輸給星雲組合,」、「他們沒什麼厲害的,」、「定要狠狠教訓他們,」傳來的加油打氣聲音,讓小月猛的反應過來,心裡瞬間就有些慌亂:『只是想藉此通傳消息,並不是真想來比試的,』

「怎麼辦,影魂,」旁邊的青年像是絲毫沒有受到影響,聽到小月的詢問后也依然面不改色:「放心,交給我來處理,」

下一刻,影魂直接躍上前方的平台,丁泰見此也感到有些無奈,,先前想給青年說明下星雲組合的情況,沒想到對方完全是一副不想聽的樣子,

「快,去看下星雲組合來了沒有,」看到青年已經準備完畢,丁泰也立即讓人去詢問,覺得要是不來那就更好,說明他們只是虛張聲勢,

『若是不來,定要讓人……』丁泰還在尋思著如何來宣傳,突然就看到遠處有身影出現,

遠處身形出現的剎那,台上影魂眼神中閃現出一絲詫異,那高大的身材與印象中完全不符,帽兜與布罩更是讓人看不清面貌,

等到對方躍上平台後,影魂沒有多想的直接就拔出長劍質問道:「你是…星雲組合,,」

不僅台上的影魂感到疑惑,台下的小月更是滿臉驚訝,第一眼就能確定那不是自己要找的人,而印象中紫雲的身材也沒有這麼高大:『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沒錯,我是星雲組合,」聽到對方這樣的回應,心中的期待被完全顛覆:一直以為自己是在找他,現在看來好像完全錯了,尋找的人根本就不是他,

台上的戰鬥,已經引不起小月的任何興趣,內心此刻完全被失落所取代,同時還有似曾相識的慌亂感,

想要找到他,卻又不知該往哪裡找,只能獨自默默的擔心……

滴…時間回溯,視角變換,

沙辰,聽到有人前來挑戰的消息后,準備完便立即趕往比試現場,

儘管台上的青年之前沒見過非常的陌生,但仍是讓沙辰覺得他可能是藍星的同伴,尤其是聽到確認的詢問后,更加確信他們是來找人的,

「你是…星雲組合,,」面對這樣的詢問,沙辰很想說不是,但是在如今公眾的場合下,不能暴露已經離開的事情,也就打算暫時冒名頂替會:「沒錯,我是星雲組合,」

「你是…,」詢問身份的話語還未說出,沙辰就看到對方直衝而來;突然的攻擊讓人始料未及,意外的同時只能先行抵擋,

『好快…,』對方的身形閃動讓人眼花繚亂,不過好在只負責防守壓力不大,

不想繼續這樣下去的沙辰,便在下次身形碰撞的瞬間,輕喊出可能會有效果的名字:「天星,」

青年的攻擊速度隨之減緩,這更讓沙辰確定他的身份,依稀記得紫雲提過有位擅長用劍的同伴,接著傳來的詢問更是足夠說明沒有猜錯:「你認識他,,」

好在四周都是充滿著人群的叫好聲,不然沙辰真的擔心會被人聽到交談:「恩,不過他們已經離開這裡了,只是我不想讓其他人知道,所以才……」

下個瞬間,

青年突然停止了他的攻擊,進行中的戰鬥是戛然而止,完全讓圍觀眾人不明所以,接著,青年不顧所有人的驚異,直接收起長劍走到台下,期間更是沒有講明原因,

「怎麼回事,」、「就結束了,」、「這算誰贏,」、……聽到眾人不斷的議論,丁泰也趕忙過去詢問:「怎麼啦,怎麼突然就停下了,這不還沒分輸贏啊,」

只見影魂看了丁泰一眼,隨後也沒有回應的打算,直接就帶著小月離開了,只留下異常尷尬的丁泰,


另一邊,

小月對影魂異常的舉動同樣感到疑惑,離開人群后也是壓下心中情緒詢問道:「影魂,怎麼了嗎,剛才…,」

影魂沉思了會後,也很快說明情況:「你去找先前那人,他應該知道藍星的消息,」

「真的嗎,」只是聽到可能的消息,心情就瞬間激動起來;小月沒有多想的準備動身,卻看到影魂好似無動於衷:「影魂,那你呢,」

影魂視線所在的方位,那裡並沒有任何事物,然而卻讓他眼神閃爍,

「我…我還有點事,」淡淡的回應完后,影魂的身影瞬間遠去……

滴…時間回溯,視角變換,

新生丹師的比試已經結束,丹會像是瞬間就冷清很多,星雲組合再次比試的消息,有過先前引發轟動的鋪墊,比起上次引來更多的關注,

前往比試現場的青年身影,很快就被身後的少女叫住:「銀,等等我,」

青年轉身給出個溫和的微笑,然後伸出右手準備牽引少女;那手腕上纏著的白色布帶,雖然讓少女感到有些奇怪,但還是很欣喜的給出小手,

「銀,怎麼想到去看那比試呀,我煉丹比試你都不看的,」少女這般撒嬌的抱怨話語,很快引來青年寵溺的輕敲,

「只是…有些好奇啊,」白銀這樣回應的同時,思緒回到那晚的追逐:如若不是沒有把握輕鬆拿下,還真不會讓他那樣輕易離開,

『藍星,星雲組合,說不定…不是巧合呢,』有著這樣猜想的白銀,本想著前去驗證一番,所見卻完全超出想象:『影,,你怎麼會在這裡,』

感受到小手被握疼的少女,奇怪的看向身旁白銀問道:「銀,你怎麼啦,」

「呵,我沒事,」白銀回應完后,緊接著便說道:「宜曦,你先回去吧,我待會…要去見位老朋友,」

「老朋友,」少女雖然是感到很疑惑,但也仍是乖巧的回去了:「恩,那你也快點回來啊,」

接下來的戰鬥,並沒有往預想的方面發展,不過白銀也沒有在意這些,覺得這樣反而能更快見到,

左手輕按在右腕上,然後右手輕輕握起,體內武氣隨之運轉……

滴…與此同時,視角變換,

正在離開人群的影魂,身體的突然反應讓他猛然停下,左手的不斷抖動更是讓他心驚:『沒有調動卻有反應,這隻能是一種可能……』

「影魂,怎麼了嗎,剛才…,」身後突然傳來的詢問,讓影魂瞬間回過神來;想起剛才原本的打算,也是很快就說明情況,

「影魂,那你呢,」望著感應到的方位,雖然沒有任何事物,卻總感覺擺脫不掉:「我…我還有點事,」

趕往可能的方向,有道等待的身影;確定到他的身份后,內心也是重歸平靜:「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影魂毫無波動的神情與詢問,白銀倒也沒有絲毫的在意,臉上的溫和笑容仍是不變:「為什麼會在這裡,影,這話應該我問你吧,」


「先前聽說你在南嶺,我就覺得不太可信,你來這西漠,是有什麼事嗎,需不需要幫忙,」白銀這般熱情的詢問,卻是得來冷淡的回應:「沒事的話,我先走了,」

「等下,影,」看到身影即將轉身,白銀也是急忙叫住:「敘敘舊不行嗎,我們這麼久沒見,看你長高不少啊,」

只見前方的身形停頓了會,但卻沒有繼續停留的打算,白銀見此微笑也逐漸收起:「影,我們確實是敵對關係,但不知你見過『刃』沒,」

「刃,,」影魂雖然沒有說話,但是這個名字…卻讓他重新轉回身,

「前段時間,我經過中州時,有見過他,」知道影魂是感興趣,白銀也就開始說明:「影,我奉勸你一句,沒到王階實力,不要惹怒他,不然…會死的,他可沒我這麼好說話,」

「我覺得…我們可以暫時聯合下,你覺得呢,」白銀適時提出此次會見的意圖,然而得到的回應卻是冷淡依舊:「沒興趣,」

看著那再次離去的身影,白銀不再有留他的打算,反正該說的話已經說完,不過最後還是補充這句:「影,刃如今是在中州,身份是天空商會少主,如果你想知道的話,」

『或許…等你真正見過他的時候,會考慮我的這個提議的,』浮現出這樣的念頭以後,白銀臉上重現溫和微笑,隨即也不再停留的離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