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錯,在你爹面前,你就是個垃圾。”

2021 年 2 月 1 日

話音剛落,眼前瀰漫的灰塵當中。

數百柄閃爍着靈光的仙劍,帶着驚人的威勢襲來。

血煞長老怒吼一聲,雙手在胸前迅速揮舞。

鐺!鐺!鐺!


竟然只憑借雙手就將數百柄仙劍生生打成粉碎。

不得不說的確很強,但很可惜。

他原本嶄新的猩紅長袍,此時顯現出三個血洞,鮮血咕嚕嚕地留下來。

老人喘着粗氣,雙目開始泛紅。

感覺自己的內心此刻遭受到了一萬點暴擊。

很不甘心,怎麼可能會變成這樣。

他突然間感應到什麼,臉色大變猛然擡頭看去。

只見灰濛濛的天空之上,一道身影向着自己急速下墜。

林寒的身影下墜,臉上淡然平靜地說道:

“你如果只有這種實力的話,那真的未免太讓人失望了。”

血煞長老聞言氣得臉色漲紅,歇斯底里地狂吼一聲。

渾厚的真元再度凝聚,看來是不甘心想要再度搏一搏。

林寒無奈地搖了搖頭,輕輕一揮手。

剎那間。

老人四周插在地面上的長劍猛然間散發光芒,從四面八方向着血煞長老刺去。

鐺!鐺!鐺!

仙劍碰撞拳頭的聲音響起。

林寒的身影仍然在下降,對着一邊躲避一邊打碎仙劍的老人問道:


“來來來,告訴你爹我,我是你命中的劫難,現在還有什麼問題嗎?”

說這話沒有別的意思,純粹就是狠狠地打血煞長老的臉。

叫你特麼的先前瞧不起我。

人家都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但不好意思本少爺等不了。

劍域一成,我是你爹!

血煞長老聽到這番話,目光中充滿着無邊的怒意。

這話聽得實在太過氣人。

瑪德,本座跟你拼了!

老人的猩紅長袍綻放出耀眼光芒,大袖一揮。

長袍直接從身上脫出,瞬間放大遮擋住所有的仙劍。

趁着這個間隙,血煞長老雙腳猛然蹬地。

化爲一道流光朝着天空的少年襲去。 別看林寒對待血煞長老的態度很蔑視。

但其實, 青春無期

之所以這麼做,膨脹是一方面的原因。

最重要的是,自己的無限劍域非常得霸道。

但是持續的時間非常短,只有短短的三分鐘。

所以必須要不斷嘲諷血煞長老,瘋狂地拉仇恨。

不然要是這個老人反應過來,一味地進行閃躲不來攻擊。

盜墓奇聞錄

林寒傲然的站在九天之上,腳下的飛劍構成座駕。

身後閃爍着絢爛的法相虛影,照耀着四周。

老人見狀更加憤怒,咆哮一聲雙手在胸前揮舞。

濃烈的真元宛如瀑布一般傾斜而出,威力恐怖至極。

途徑的虛空寸寸崩裂,彷彿能夠打破蒼穹。


林寒的眼裏閃過喜色,不怕你硬鋼,就怕兒砸你一心想要逃跑。

右手輕輕揮舞,方圓數百里插在地面的長劍再次匯聚爲劍氣洪流。

與老人的渾厚真元狠狠地碰撞在一起。

轟隆隆!

二者相互碰撞,發出劇烈的爆炸聲。

血煞長老的想法很好,這個小子能夠指揮周圍的古劍。

所以一味地打持久戰,失敗的終究是自己。

倒不如孤注一擲,爆發出全部的力量將這個小子碾壓。

只不過想法很美好,現實卻是殘酷的。

要是林寒知道他內心的想法,肯定會瘋狂大笑道:

“狗兒砸,你特麼的還真是神助攻啊。”

他的眼裏露出沉思之色,左手背在後面,施展着某一個絕招。

無限劍域的確很厲害,但所能夠使用的技能都需要一定的時間釋放。

左手開始掐訣,自己所在的虛空開始形成數百道透明的青色紋路。

林寒做完這一切,嘴角微微翹起。

所有的步驟已經完成,接下來就等着兒砸乖乖送上門來。

不過如果被兒砸近身的話,依照這不孝兒子的脾氣,肯定要錘自己一拳的。

罷了罷了,就當你爹給你的忌日禮物吧。

血煞長老全力的一擊,的確將凝聚的劍氣洪流給轟成粉碎。

只不過再厲害,也架不住無窮無盡的仙劍攻擊。

可對於血煞長老來說,能夠暫時擋住這傢伙的攻擊已經足夠了。

此刻的他距離少年已經不足十步!

老人的眼裏浮現喜色,將自己體內的真元全部爆發出來。

一股恐怖的氣息傳遞而來,對着眼前的林寒重重砸去一拳。

嘭!


蘊含着極致力量的拳頭轟去,驚人的轟鳴聲在天地震盪着。

眼前小子的身影直接被他砸進地面,形成一個深不見底的巨大坑穴。

血煞長老見到地面的少年吐出一大口的鮮血,只覺得心中舒暢。

放聲大笑道:“呵呵,老夫已經知道你的弱點了,只可遠攻不可近身的廢物,若是再讓老夫給你一拳,恐怕就要直接歸西了吧。”

林寒吐出嘴裏的血水,聽見他的話笑着說道:

“兒砸,忌日快樂。”

說完這句話,他的眼裏露出濃烈的殺意。

雙手在胸前結印,朗聲說道:

“無限劍域,虛空劍陣,成!”

話音剛落。

血煞長老彷彿感覺到什麼,眼睛瞳孔收縮。

猛的看向四周的虛空,只見一道道的空間裂縫自動開啓。

老人本能地感覺到危險降臨,正要展開身法逃竄。

忽然間臉色大變,感覺到周圍的虛空被封鎖,動彈不得。

林寒擡頭右手驀然握拳,朗聲說道:

“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請兒砸去一趟地獄!”

話音剛落。

他的眉心小劍的印記散發出璀璨的光芒。

天地劇烈震動,磅礴的氣勢猛然爆發出來。

老人的四周,突然出現了足足數千道空間裂縫。


裂縫當中閃爍着青色的光芒,從中露出古樸的劍尖。

血煞長老的眼裏露出駭然之色。

他這一刻,真的很想罵娘。

尼瑪的,全部都是道器級別的殺伐長劍。

作弊吧?!

林寒的雙目露出滔天的戰意,銀白頭髮隨風飄舞。

右手的拳頭猛地向前一揮,怒聲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