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點點頭,開口道:「我今日要到城內走走,不如你來給我帶路吧!」

2021 年 2 月 1 日

「謹遵少主吩咐!」在其他人羨慕的眼神中,血影眼中卻閃過一縷憂慮,但還是立刻回答道。

楊天點點頭,心中很是滿意,轉身離開訓練場,帶著四人向門口走去。

蒼狼獵靈團的駐地突然被巨大的守護陣法所籠罩,在落日城引起了不小的轟動,不少人都默默地關注其中的動靜,其中以火狼獵靈團派出的人最多,但大多數人認為這是蒼狼獵靈團示弱的表現,並沒有太放在心上。

楊天帶領四人走出院落,看著隱藏在各個地方的暗哨,冷冷一笑,根據血影的介紹,慢慢在落日城中閑逛,並買了很多黃階上品的煉器靈材,以及大量的靈藥種子和幼苗。

「少主,這裡就是我們以前開設的寶器閣,但在二十天前被火狼獵靈團的人搶了過去!真是心中不甘呀!」薛濤一路上仔細的觀察了幾遍楊天身上不時散發出的元力波動,終於確定楊天的修為只有靈元境中期,而且還是剛剛晉級不久,於是心中大定,走到楊天身邊,憤恨道。

「哦,那你的意思呢?」楊天眼中也閃過一絲惱怒,但還是平靜地問道。

薛濤觀察的很仔細,連楊天眼中的那一絲惱怒也捕捉到了,再加上楊龍、楊虎兩個副團長紛紛閉關,心中最後一絲擔憂也盡數退去,嘆息一聲道:「少主,我們獵靈團有靈元境武者四十人,乃是火狼獵靈團的兩倍,並且擁有異常珍稀的烈焰玄雷和破焰玄雷,為何要如此受辱忍讓!這並非我一人的想法,而是團內所有人的不解之處!」

楊天看了一眼不斷附和點頭的薛泰和馬騰躍,心中一嘆,但臉上卻露出了一絲猙獰,寒聲道:「說的不錯,既然如此,你們三人立刻進入這火狼寶器閣,將裡面所有的寶器盡數給我搶來,並將閣樓給我毀了!」

薛濤三人聽到楊天的話,頓時目瞪口呆,傻傻的站在那裡,血影則神情不變,靜靜的站在楊天身邊。

「少主,落日城中嚴禁武者出手,違者嚴懲,而且這寶器閣內有六名靈元境武者鎮守,其中一人更是達到了靈元境圓滿的修為,我們三人恐怕不是對手,到時萬一連累到少主,我等百死難恕其罪呀!」薛濤連忙說道。

「哦!既然如此,那就算了,我們走吧!」楊天見此,淡淡道。

薛濤看著瞬間恢復正常的楊天,擦了一下額頭上的冷汗,老老實實的跟在身後,準備離開這個地方。

「喲!我以為是誰站在本少門前呢!原來是幾個蒼狼獵靈團的廢物!怎麼?不服氣嗎?不服氣可以把寶器閣搶回去呀!哈哈!」就在五人準備離開的時候,一個尖細的聲音傳來。

楊天轉過身,發現一個身穿華服,臉色有些蒼白的青年站在寶器閣的門口譏笑的看著他!

「他是誰?」楊天沒有理會華服青年的譏笑,開口問道。

「回少主!此人乃是羅峰的三子,名為羅通!」馬騰躍臉色難看道。

楊天點點頭,看著薛濤,淡淡道:「殺了他!」


「少主!這…」

「這是命令!你可知抗令的後果?!」楊天聲音冰寒,眼中殺機閃爍。

「少主!落日城內不可妄動殺戮,否則會遭到城主的懲罰!」薛泰也在一旁說道,但眼中對楊天竟然產生了殺機!

楊天沒有理會兩人,而是把目光看向了馬騰躍,淡淡道:「你呢?也要抗命嗎?」

「哈哈!少主果然厲害,不過我乃血風獵靈團的成員,你還命令不到我!」馬騰躍向後退了一步,沉聲道。

楊天點點頭,都是聰明人,否則也不會被派來當卧底,隨即把目光看向了血影!

血影渾身冰寒,自己尚未進入破凡境,怎麼可能拼殺的過站在寶器閣門前的華服青年!但他沒有選擇,甚至沒有後悔,至少自己在這個世界上曾經努力過,也吃飽過飯,有過希望!

「啊!殺!」血影嘶吼一聲,雙眼血紅,小小瘦弱的身軀,飛蛾般向羅通撲去!

「找死!」羅通看著血影撲來,十分惱怒,沒想到一個從未修鍊過的人也敢挑釁自己,一掌拍出,元力涌動,想要將血影拍成血霧!

「噗!」血影感受到羅通手掌上澎湃的元力波動,心中猶如死灰一般,但一個輕微的聲音傳來,羅通手掌上的元力波動頓時消失無影,血影鼓起勇氣抬頭看去,只見羅通的眉心,有一個血洞!

「與我一起殺進去!否則!死!」楊天對著薛濤三人寒聲道。

馬騰躍傻傻的看著楊天手持長劍,遙遙一指,羅通便身死道消,正要逃遁,只見長劍已經刺進自己的胸膛,一股狂暴的元力將自己的心臟絞的粉碎,眼前一黑,失去了直覺!

薛濤薛泰下的渾身發抖,看著倒下的馬騰躍,連忙取出寶器,想要反殺楊天!

「蓮花式!」楊天早有預料,一朵紫金劍蓮向薛濤碾壓而去,同時一掌拍向持刀橫斬而來的薛泰!

「嘭!」「嘭!」紫金劍蓮將薛濤碾壓的血肉模糊,同時翻手一掌印在薛泰的胸口!將他的心脈全部震碎!

看著死去的四人,楊天將一把短劍遞給已經傻掉的血影,開口道:「將四人的內丹挖出,然後再門口等我!」

血影臉色慘白,強忍著嘔吐,顫顫巍巍的將短劍接了過來,向羅通的屍體走去。

「是誰殺了三少爺?!」一個魁梧的大漢,看著躺在地上已經死去的羅通,咆哮一聲,但回答他的只有楊天的一道鋒銳的劍氣!

楊天掠進寶器閣,揮手將大門關上,澎湃的元力洶湧而出,凌厲的劍勢擴散開來,無數劍氣在身邊旋轉!

「你是何人?!竟敢攻擊我火狼獵靈團!」一個鶴髮童顏的老者看著死在地上的魁梧大漢,臉色猙獰道。

「收利息的人!」楊天厲聲道,無盡的煞氣瀰漫開來,一抹寒光刺向老者的咽喉!

老者乃是靈元境圓滿的修為,手持金環大刀,見寒光襲來,連忙揮刀格擋!

在寶器閣坐鎮的其他四名靈元境武者,以及十餘名破凡境的武者,也紛紛取出寶器,同時撲殺過來!

「萬劍式!」楊天低喝一聲,無數散發著淡青色毫光的玉劍瞬間凝結而成,散發著凌厲的氣息,劍芒吞吐,帶著流光,刺向眾人!

老者心驚膽戰,沒想到來人竟有如此戰力,立刻將一塊黃階極品的盾牌祭出,守護在身前!

「轟!」近百柄玉劍刺在盾牌上,發出巨大的轟鳴,躲藏在盾牌后的老者被巨大的元力衝擊震的鮮血噴出,臉色煞白!

等到劍氣收斂,老者小心翼翼的探出頭來,發現整個寶器閣的人死的就只剩下了他自己,而楊天正在收取寶器閣散落一地的寶器!

「你到底想怎樣?!」老者心驚膽顫道。

楊天沒有說話,等到寶器全部收到空靈戒中后,看了一眼想要逃跑的老者,眼中殺機迸現!

一道巨大的青色劍氣穿透寶器閣的屋頂,衝天而起,而劍氣上,老盾牌迅速崩碎開來,老者的身體也被鋒銳的劍氣絞成血霧,只剩下一枚內丹!

已經搖搖欲墜的火狼寶器閣迅速崩塌,伴著一聲轟鳴,化為廢墟,楊天一身白色勁裝,漫步走出。


血影渾身鮮血淋淋,手裡緊緊地握著四枚內丹,看著楊天走出,激動地渾身發抖!眼中儘是狂熱! 蘇正陽領著一隊城防兵正在城內巡邏,突然聽到前面出來巨大的轟鳴聲,連忙帶人趕了過去,看到楊天站在廢墟旁,以及空氣中瀰漫的濃鬱血腥,厲聲問道:「你是何人?竟敢在城內肆意殺戮!」

楊天看了蘇正陽一眼,而後甩給他一枚令牌,開口道:「將此令牌交給副城主周林,讓他三日之內到蒼狼獵靈團駐地找我!」

蘇正陽接住令牌,臉上陰晴不定,想要說話,但看著楊天冰冷的眼神,打了一個冷顫,連忙帶著城防兵離開。

楊天來到血影身邊,接過血影遞來的四枚內丹,取出一瓶蘊靈丹,遞給他道:「如果你能通過九天後的考核,我將對你重用!」

帶著血影慢慢往回走,不顧周圍人以及各個暗哨的觀察,施施然回到了蒼狼獵靈團的大院。

血影看著手裡的玉瓶,心中一片火熱,小心翼翼的打開瓶口,倒出一枚蘊靈丹,聞著淡淡的葯香,臉上露出迷醉的神情!

「不能吃,一定不能吃!還不到時候!」血影強忍著一口將蘊靈丹吞下去的衝動,將玉瓶放進自己懷中,來到訓練場,向一面高牆攀爬而去。

周林來的很快,楊天不得不結束剛剛煉製一半的寶器,走出密室,前去迎接。

「你是何人?!」周林看上去像是一個沉穩的中年人,十分有威嚴,很難和瘸老頭留給自己的玉簡中介紹的無賴形象重合在一起。

「進來再說!」楊天揮手*控大陣,打開一個通道,淡淡道,臉上平靜。

周林略一思索,跨步走了進來,自己已達凝神靜後期,沒什麼好怕的!但令牌的事,一定要弄清楚!

「你到底是何人?與呂團長是什麼關係?團長現在又在什麼地方?」周林神情冷峻,盯著楊天沉聲問道。

楊天表情不變,抿了一口靈茶,淡淡道:「我的身份想必城主已經猜到一二,又何必再問,今日請你過來,是想讓你幫我一個忙,至於呂團長,自然是在做他的事情!」

周林臉上略一思索,鄭重道:「說吧!你想讓我做什麼?」

「幫我看住狂殺獵靈團,而且我針對火狼獵靈團的行動,你讓城主保持沉默,莫要打擾到了我的計劃!」楊天平靜道。

周林有些意外,本以為是為了讓他幫忙滅掉火狼獵靈團,沒想到只是清除其它阻礙,於是有些疑惑的開口道:「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你應該只有靈元境中期的修為吧?你獵靈團內也只有兩位靈元境圓滿的武者,實力懸殊,你就這麼有信心剿滅火狼獵靈團?」

楊天淡淡一笑,搖搖頭,沒有說話。周林見此,也不再多問,作下保證之後,又詢問了一些其它的事情,直到月上高樓,方才離去,並留下了落日城各個勢力的詳細資料。

「沒想到瘸老頭的令牌時隔六十多年,還是那麼管用!只可惜,只能用一次!」楊天喃喃道,而後進入密室,繼續煉製寶器,訓練的事情交給雲驚雷,從今天的情況來看,很讓人放心滿意!

九天之後,楊天所在的密室熱浪翻滾,火龍鼎內發出一聲聲震鳴,隨著元力手印的加快,火龍鼎漸漸安靜下來,一刻鐘后,一柄通體赤紅的長劍從爐鼎內飛出,劍體光滑,劍鋒銳利!

楊天擦了一下額頭上汗水,將長劍收入空靈戒中,將一枚淬元丹吞入腹中,慢慢調息和淬鍊體內的元力。

「師兄!考核的時間快到了!」一個時辰后,雲驚雷的聲音從密室外傳來,楊天悠然緊閉的睜開雙眼,感受著體內愈加精純的元力,淡淡一笑,打開密室,走了出去。

訓練場上站滿了緊張而又激動的人群,看到楊天到來,轟然單膝跪拜,異口同聲道:「恭迎少主!」


楊天神情冷峻,開口道:「今天是決定你們未來命運的時刻,是走是留,全憑你們自己,我可以向你們承諾,對你們的考核一定做到公平公正,我也可以向你們保證,進入獵靈團之後,你們將會擁有最適合你們的功法武技,最鋒銳的寶器,以及龐大的資源的來支持你修鍊,最終成為強者!」

「但我也要告訴你們,如果一旦進入獵靈團,你們將進行更加嚴酷的訓練,甚至非人的折磨,以促進你們迅速成長起來,並且,我需要你們絕對的忠心,絕對的服從,哪怕因此受盡痛苦,甚至身死道消,也不可後退,如果有誰自覺承受不了,現在可以退出,我絕不阻攔!你們有一刻鐘的時間選擇!」

諾大的訓練場寂靜無比,楊天身上的殺氣散發開來,加上淡漠無情的眼神,讓訓練場的溫度迅速下降,猶如寒風吹過!

「我不要在這裡了!」

一個大約七八歲的孤兒,受不了這種冰冷肅殺的氣氛,大聲哭喊道,楊天點點頭,立刻有人將他送出訓練場。

有一個開頭,陸陸續續六十多個孤兒哭喊著離開了訓練場,雲驚雷見楊天眉頭微皺,開口道:「這些日子的訓練太過辛苦,一些人已經處於崩潰的邊緣,現在離開,很正常!」

一刻鐘的時間過後,訓練場上還有七百二十三人,楊天端坐在訓練場上的觀戰台上,靜靜的看著雲驚雷對各種考核。

「嗡!」突然之間,整個院落里的天地靈氣迅速暴動起來,在密道的上空形成一個巨大的靈氣漩渦,並迅速的向下滲透。

整個訓練場迅速安靜下來,望著靈氣漩渦發獃,楊天沉喝一聲:「考核繼續,各守其位,不得妄動!」說罷,眼中精光閃現,冷冷的看著台下眾人,體內元力涌動,劍勢蓄勢待發,凌天劍懸浮在頭頂,錚錚作響,凡有異動者,楊天不介意將其當場誅殺!

血影看到靈氣漩渦,毫不在意,只是咬牙堅持,飛快的穿過前面的障礙,向終點跑去,目光堅韌!

一刻鐘后,靈氣漩渦漸漸消失,院落內的靈氣恢復平靜,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一般,不過大多數獵靈團的成員,面露喜色,神情激動。

楊天鬆了一口氣,不知是楊龍還是楊虎,終於成功進入靈海境,至此,他身邊的勢力,可以進一步擴大了!

對孤兒的考核整整持續的一個時辰,許多孤兒難以堅持,被無情淘汰,只有六百二十一人通過了考核,但也都癱坐在地上,已無半點力氣!

楊天滿意的點點頭,走下觀戰台,六百餘名孤兒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迅速列隊,迎接他的檢閱。

楊天看著臉色蒼白的眾人,開口道:「恭喜你們通過了體能的考核,下面,我就要對你們進行心性的考驗,能在我的迷幻珠下堅持一炷香的時間,就可以正式加入蒼狼獵靈團!」

「我心如鐵,堅不可摧!」六百餘孤兒同時吼道。

楊天從空靈戒取出一枚拳頭大小,晶瑩剔透的寶珠,這是從劉長風那裡特意要來的,雖然只有黃階極品的品階,但卻異常珍貴稀有!

迷幻珠在楊天的*控下,散發出一股股乳白色的漣漪,將六百多孤兒全部籠罩其中,一股股使人神魂沉迷的玄妙氣息從中散發出來。

血影彷彿一瞬間回到了那一個屍山血海的恐怖鬼蜮,幼小的自己艱難的將壓在身上的屍體推掉,嘶啞的呼喊著著自己的親人,但回應自己的只有孤狼的凄厲的吼叫。

幼小的身軀,不顧冰冷雨水的沖刷,瘋狂無助的在大雨中奔跑,野狼長嘯,冷血無情,那一雙嗜血的雙目,散發著幽幽寒光。

無數人的鄙夷,與路邊的野狗爭食,睡在冰冷的石板上,受盡欺凌,瑟瑟發抖的時候只能抱緊自己,傷口劇痛,心中的希望早已被摔得粉碎!

楊天將一道道元力打入迷幻珠,迷幻珠散發的乳白色漣漪越來越濃郁,一炷香的時間逐漸*近,但倒下的孤兒也越來越多。

「嗡!」


院落里的天地靈氣再次暴動起來,又一個靈氣漩渦迅速在密室的上空形成,並慢慢的向地下滲透。

楊天沒有理會靈氣漩渦,彷彿全部的心神都被迷幻珠吸引,雲驚雷也沒有關注靈氣漩渦,而是將一個個暈倒在地上的孤兒拖走。

「就是此時!」突然離密室最近的三個守衛,相視一眼,眼中決絕,取出寶器,一個騰躍,向密室所在的房間衝去!

「終於忍不住了嗎?!哼!」楊天冷哼一聲,左手向迷幻珠內輸入元力,右手一翻,凌天劍發出一聲清澈的劍鳴,光華大作,無數玉劍瞬間凝聚,劍勢迸發,鋒銳凌厲,夾雜其中,使得一柄柄玉劍鋒芒吞吐,攝人心魂!

「萬劍式!」楊天低喝一聲,萬劍齊發,帶著流光,向三人籠罩而去,伴隨著三聲不甘的怒吼,以及一座閣樓的崩塌,元力颶風消失,留下一堆碎肉!

一位靈元境後期,兩位靈元境中期的武者,就此殞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