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風神恩利爾給了他控制風暴的能力,水神恩基給了他控水能力,月神南納、太陽神烏圖教給他運用太陰、太陽之力的方法,金星伊南娜給了他戰鬥的勇氣。諸神都把自己的一項能力給了馬爾杜克,他也就成了世間最強大的神祇。

2021 年 2 月 1 日

馬爾杜克帶領眾神和提亞馬特戰鬥,他先用暴風撐起金固將要閉攏的大嘴,然後用長槍刺到口中將其殺死;又趁提亞馬特念動咒言的時候,一箭將其射倒在地,提亞馬特被諸神一起碾成塵粉,靈魂的力量也被馬爾杜克所吸收。

打敗了提亞馬特和金固,馬爾杜克毫無疑義地成為眾神之王。

他們為了毀滅弒親的證據,就編造虛假的故事傳唱人間,並開始轉頭支持阿卡德人的巴比倫,蘇美爾也由此開始沒落。

「這…這不就是巴比倫神話故事《埃努瑪·埃利什》的內容嗎?」武什卡特活著的時候和巴比倫神界沒少戰鬥,對他們的故事知道的很多,立即就說出了故事的來源。

卓越聽得悲憤異常,大聲道:「水神,我既然來到這裡,一定會想辦法把你救出去,你告訴我方法吧。」

共工苦笑一聲道:「沒用的,你這點法力,這個銅塔你都沒辦法,更別說取回我的肉身了。」

「你…你的元神和肉身還不在一起?」卓越嚇一跳,這樣也能存在多年?

「恩基和恩利爾砍下我的頭顱安放在這裡,並建立一座充滿魔力的銅塔鎮壓;而我的身子則被放到恩基的神殿下面,並每天抽取神力以供神界使用,否則他們又怎會讓我活到現在。」

共工說到這裡已經無悲無喜,卓越卻是聽得渾身冰冷,殺人不過頭點地,這巴比倫諸神也忒歹毒了些,更何況還是自己的祖宗。

「那水神大人,我能為你做點什麼呢?」

「你既然可以凡人修道,就應該有修行之法。」共工頗為激動地道:「夜月天賦不錯,可惜靈識未開,我的話她根本聽不見。你把你的修行方法傳授於她,她開過靈識以後就可以和我對話了。」

「這個沒問題,我已經傳給她引氣入體術,而且我意識海里有專門的築基、開光之法,他們倆正合適。」卓越點了點頭,過去把夜月和那個叫狄克的男孩叫過來,讓他們向著銅塔磕了幾個頭,然後按照記載的方法開始給二人築基。

「不凡,別浪費靈力了,這男孩資質太差,修不了神道之術的。」共工嘆息一聲,又道:「有這些時間你不如傳他些戰鬥技巧,對他以後的生活幫助反而會更大。」

卓越想想也是,見夜月沉浸在冥想中,就開始在遠處傳授狄克一些使槍之法,後來又從異空間取出一條龍骨給他做了把長槍,幾片龍鱗打磨祭煉一番給他做了一套盔甲。狄克雖然沒什麼修道上的天賦,武技上的天賦倒還不錯,很快就練的有模有樣。

「老爺子,我意識里的修鍊功法很多,為什麼對我沒多少作用啊?」

卓越好不容易碰到一個大神,而且還肯定不會害自己,立即把自己的經歷原原本本的敘說一遍,問出心頭長久以來的疑惑。

「三清、玉帝、王母,我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呢?我們那時倒是有個西王母,不過她是妖族,而且也沒太高強的修為啊!」

共工想了一陣見沒什麼頭緒,這才道:「那菩薩說的沒錯,因為你的境界太低,經文裡面的精妙之處你理解不了,所以就覺得沒什麼用,這也是為什麼他們要封印在你腦海中,次第打開的原因。所以你要尋找天材異寶,煉出金丹,儘快提升境界。」

「那老爺子你知道金丹、元嬰的事嗎?」卓越又把心頭的疑惑說出。

共工想了想道:「我們生來就是神魔之體,所以根本沒有什麼金丹、元嬰,不過聽你的述說,應該是後世凡人修道時用的一種譬喻。」

「什麼意思,難道說根本就沒有金丹、元嬰不成,都是他們瞎掰的?」卓越疑惑更大。

「還真有這種可能,他們用金丹、元嬰譬喻修道者身體、心理所達到的一種狀態,這樣就容易理解多了。」共工道,「你所謂的煉精化神很明顯就是一種修鍊元神的方法,煉神返虛以及後面的煉虛合道只是更上層的修鍊境界罷了。」

「那我聽好多人說那些修道高人身死,元嬰逃掉之後可以重聚身體,難道也是假的不成?」卓越腦子裡一團亂麻,不知道該相信哪個為好。

「強大的元神不一樣可以做到嗎,而且比你所謂的元嬰容易多了,蚩尤為什麼能煉出八十一個化身,因為他的元神能分出八十一分,你那所謂的元嬰就不行了。我相信自己的猜測不會錯,你以後會印證的。」共工倒是自信無比。

「元神那麼好,你怎麼不重聚身體?」

「唉!我的元神被特意針對,這個銅塔的目的就是鎮壓我的元神,不讓我重聚肉身。」共工嘆了口氣,「而且我的本體是神魔之體,重聚的肉身就一般了,縱使聚成**實力也會下降很多。」


兩人又說了會話,武什卡特道:「不凡,別磨蹭了,快點問問那石板上的文字是怎麼回事?」



卓越於是又拿出那兩塊石板,共工沉默了一陣,最後才頗為傷感地道:「這上面記載的是咒言術,乃是提亞馬特的強**術,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這應該是她傳給那些凡人的一些咒術。」

「喔,那老爺子能把這些傳給我嗎?」卓越欣喜地道,看共工沒說話,又道:「你也知道我的敵人都是大神,實力恐怕都不比你差多少,沒點保命的絕技,我還真不大敢再回希臘。」

「我可以把石板上的咒言術教給你,但這兩塊石板你得留下,我要用它教授夜月。」共工停了一下道。

「老爺子,夜月不如和我回希臘去,在這裡太過危險,我也不大放心。」卓越想了想,認真道。

「你整天東奔西走,哪有時間指點她修為,再說你也未必會是個好老師。」共工立即否決,「她隨我在這裡修鍊挺好,你要真不放心她的安全,就把拉瑪留下來陪她,不知你舍不捨得。」

「陪她就陪她,反正她是我妹妹,也便宜不了別人。」卓越立即道。

「呵呵,你小子雖然貪點,人還不錯,我就把這上面的咒言術傳給你。」共工笑道,「不過咒術太過恐怖,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要亂用,否則就是取禍之道。現在你應該能猜到馬爾杜克他們為什麼要毀滅提亞馬特了吧?」

「有此咒術,凡人可以弒神?」卓越猜測道。

「沒錯,這也是那些混蛋一定要把提亞馬特靈魂消滅的原因。」共工恨聲道。

整理了一下心緒,共工沉聲道:「咒言術,又叫九字真言咒,分別是疾、去、敕,唵嘛呢叭咪吽。前三個都是咒言的後綴詞,『疾』是攻防咒言的結尾詞,『去』是驅除咒言的結尾詞,而『敕』則是役使咒言的結尾詞。不過這些石板上都沒有。」

「老爺子,你就別逗我了,撿石板上有的說。」卓越聽得心裡正熱乎著,突聽他來個神轉折,差點抓狂了。

「呵呵,石板上的是六字真言咒。唵嘛呢叭咪吽是單獨的咒術,遇到不明情況不清楚該如何針對時,就誦這六字真言,一般能轉危為安,化被動為主動……」 就這樣卓越一邊教授夜月和狄克修行,一邊隨大神共工修習咒言術,不知覺間已經有一月有餘,這一日正和共工在用神念交流,突然發現有夜月神情一陣波動,共工趕緊道:「不凡,夜月已經開光,現在可以聽到我們的神念交流了。」

「你…你是哪位大神?」夜月情緒激動,聲音有點顫抖。

共工更是激動不已,夜月是數千年來唯一能和他交流的凡人後代,一個大神激動地話都說不全了,結結巴巴地道:「我是…我是你……」

卓越苦笑一聲,低聲道:「夜月,快叫祖神,這是你的祖先共工,在你們這裡他的名字叫阿布祖。」

「祖神在上,夜月給您老叩頭了。」

她聽說過眾神斬殺阿布祖和提亞馬特的故事,雖然心裡有些害怕,聽越如此說,還是恭恭敬敬地向著銅塔磕了三個頭。

共工開懷大笑一陣,平復一下激動的心情,高聲道:「好…好…好!夜月,你資質很好,願不願意在此跟我修行神道之術。」

「請祖神指點!」夜月恭敬地道。

明亮的月光下,狄克用心地練起槍術,而夜月則盤膝坐在那裡陷入冥想之中。

「老爺子,你聽說過耶和華嗎?」

卓越又問起了自己南行的終極目標,一聽說不知道,又把上帝、主等稱呼以及路西法、米迦勒、加百列、拉斐爾幾個自己知道名字的天使說了一遍,結果依然是一無所獲。

「操,這些混蛋搞得那麼神秘,要麼是現在實力低微,仍在積蓄能量,要麼就是別有用心了。」卓越心裡腹誹不已,更勾起了心中的好奇心,一定要到迦南看看。

「不凡,我記得迦南的主神是巴爾和阿娜特啊,什麼時候耶和華成了主神?」武什卡特在意識海里道。

「你問我,我問誰去?」卓越氣呼呼地道,「轉了一大圈,連這個耶和華存不存在都不知道,真他媽蛋疼。」

卓越見這次來的目的已經達到,於是把拉瑪招出,把夜月叫過來道:「夜月,你以後獨自一人在這裡修鍊,要學會照顧自己,我讓拉瑪留下來陪你吧!」

「哥哥,你要走了嗎?」夜月眼睛一紅,低聲道。

「我還有許多事要辦,不能在這裡陪你了,不過你放心,有時間我一定來看你。」卓越趕緊道。接著把和拉瑪的契約解掉,轉成夜月和拉瑪的誓言。

「小子,我看你用龍骨給狄克那小子制了一把槍,還有沒有其他好東西,你不給你妹妹留點?」共工手裡沒貨(就是有也拿不出來),見到狄克手裡的龍骨槍后,一直都在盤算著怎麼從卓越這裡給夜月要點好東西。

卓越把依魯雅克的頭從異空間拿了出來,笑道:「老爺子,都在這裡了,你看她需要什麼告訴我,我給她取下,正好我還不知道這些東西該怎麼煉化。」

看到那巨大的龍頭,不光夜月和狄克駭的說不出話來,共工也是大吃一驚,大聲道:「這種魔龍強悍異常,你怎麼殺得了它?」

「哈哈,這你就甭管了,需要什麼說吧。」卓越大方道。

「既然如此,那就把龍角摘下吧,正好可以給夜月練個法器。」共工道,「嗯,龍鬚和龍牙一樣掰下幾顆,頜下的逆鱗也拔下幾片。你不知道,龍鱗就逆鱗最好,靈性最強,是祭煉防禦法器的好東西。」

卓越雖然有點肉疼,但一想到夜月將要孤身一人呆在這裡,也沒多說什麼,很快就把這些東西取了下來。

「老爺子,她二人以後就拜託你了。」卓越莊重地向銅塔鞠了個躬。

「行了,小子,他們都是我的子孫後代,還用你叮囑啊?」共工笑道。

「什麼時候,他會再來看我呢?」看著卓越的身影慢慢消失,夜月久久不願回頭。

「別看了,已經走遠了。」共工道:「山南偏東有個洞穴,你和狄克去裡面看看,如果我沒感應錯的話,應該有個靈草。」

夜月和狄克過去,果然採得一株千年黒芝,回來神情有點低落,低聲道:「祖神,你是不是故意瞞著卓越哥哥的?」

「唉,傻孩兒啊,還不都是為了你嘛!」

共工嘆了口氣道,「那小子生得丰神俊朗,驚才艷艷,身邊怎麼可能少了女人,你若就這樣慢慢修鍊下去,只會一直是他的小妹妹,何時才能在他心中佔有一席之地?這黒芝吃過能提升你的修為,等你強大了能助他一臂之力不是更好?」


==========

「不凡,你們華夏像共工這樣的大神有多少?」北上的路上,武什卡特幽幽道,話里很有點失落的意思。

「呵呵,比他強的應該有幾位,和他差不多估計的怎麼也有個十位八位吧!」卓越一樂道,「老武,怎麼了,他都那樣了,你還失落個什麼勁啊!」

「他在那裡被壓數千年依然比我強大,那你們華夏神界豈不是無敵天下了?」武什卡特情緒很低落,「如此說來,連你們華夏神族都抗衡不了的閃族神界,又該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呢?」

「在我所在的那個世界里,他們已經都不存在了,要麼有某次大戰殞身,要麼離開了這個世界。」卓越說到殞身突然又想到封神之戰,他們不會都是那時戰死的吧?

「對了老武,你覺得共工和宙斯比如何?」

卓越對這些神靈戰力一直想有一個直觀的分析,可惜許久以來都沒有一個量化標準。

「宙斯我沒有和他交過手,不清楚他真正的實力如何,不過共工不會比雅典娜弱。」武什卡特想了想道,「雅典娜是宙斯三兄弟之下第一或者第二人吧,所以我說你們華夏神族很恐怖呢!」

「一幫蠻夷,怎麼趕得上我煌煌中華!」卓越又是調侃了起來。

不久來到尼尼微城外,卓越從空中落下,向城內走去。

既然人帕拉薩如此對待自己,不管好感惡感,臨走前道個別還是很必要的。

去皇宮的路上必要經過戰爭女神伊南娜的神廟,卓越離神廟好遠就發現人山人海,好不熱鬧,許多人還在向神廟趕去,那些人臉上都有一種奇異的神色。

一問才知道原來亞述打算向東給攻打米底的部隊增兵,今天是出征前祭祀戰爭女神伊南娜的日子。

金星伊南娜,月神南納之女,不光是戰爭女神,還是愛神、豐饒、生殖女神,在巴比倫神界佔有很重要的地位,和日輪戰神阿淑爾是亞述最重要的兩位神祇。

神廟高大輝煌,前面有一個巨大的廣場,進去一看,上百名精壯的兵士正在行祭拜儀式,而儀式由一個姿容絕美的女祭司主持。

那女祭司嘮嘮叨叨地說了好長一段話,卓越感到很無聊,正打算離開,就聽那祭司大聲道:「為了給勇士壯行,我們遵從女神的旨意,讓聖女們犒勞諸位,歡呼吧!」

那些士兵這時一個個滿面紅光,血脈噴張,外面圍著的諸人也都是雙眼通紅,亢奮異常地在下面嗷嗷叫個不停。

卓越正覺得莫名其妙,就見從神廟裡出來一隊美貌少女,都是頭戴花冠,身披薄紗,來到那些士兵跟前,搔首弄姿,撫胸擺臀,公然調起情來。


那主祭的女祭司這時挑選了一位英武的將軍,來到祭台中央,大喝道:「這只是送給百位最勇猛武士的花環,在米底,有萬千個美貌少女等待你們的臨幸,就像我們做的一樣。」

說著雙手一撕身上的祭司袍,露出兩個高挺地****。那位英武的將軍很快扒光了她身上的衣物,接著撕掉自己身上的障礙物,竟然當眾交合起來。

一轉眼那百名士兵也和那些『聖女』毫無顧忌地當眾交合,各種姿勢應用盡有,把個卓越震得老半天說不出一句話。臉早紅成了燈籠,從來沒想過這些人竟然會做出如此粗鄙之事,怪不得來的路上碰到的那些人臉色怪異非常。

「無遮大會,這種活春宮難得一見,過癮吧?」武什卡特在卓越的意識海里促狹地笑了起來。

「果然是蠻夷之地,鄙風陋俗,這種民族怎麼長的了。」卓越氣哼哼地來了一句,轉身就想走,突然感到一道神念向自己飛來。

「不凡,快轉過身去裝作神情亢奮的樣子,這是金星伊南娜的神念,這種場合肯定少不了她這個主神,千萬別得罪她。」武什卡特焦急的道。

「你媽的,我見過勸吃勸喝,還沒見過逼人看春宮戲的,真是一個淫蕩的神祇,比阿佛洛狄忒還下賤。」卓越心中腹誹不已,卻也是不得已轉頭看那數百人正在熱烈進行的無遮大會。

其實他雖然嘴裡說的好聽,心裡也有點痒痒的,只是害怕對自己的修鍊不利,一直強忍著罷了。這時被逼觀瞧,反而有個正當的理由給自己,不禁看得血脈噴張,小腹熱力一片。

那道神念在他周圍轉了一圈,停了許久才向神廟飛去。

「快走,這伊南娜淫蕩無比,最大的興趣就是找那些年輕英俊的男子交合,你肯定被她盯上了。」武什卡特急切地催促。

「不讓走的是你,現在讓我快走的也是你,真不知道該聽你哪句。」卓越心中嘮叨,腳下卻是毫不停留,很快就消失在神廟前。辭行的事也不想了,飛速向城門跑去。

出了尼尼微城,找個偏僻的地方招出卓瑪,頭也不回地向西飛去。 「老武,你和我說句實話,你們赫梯每次出征前是不是也搞這種無遮大會,不然你怎麼知道的如此清楚?」卓越坐在卓瑪背上,問道。

「扯淡!我們赫梯雖然也有營妓,但怎麼也不會搞這種誇張的事情。」武什卡特大聲否認,「我之所以清楚是因為我和巴比倫諸神多次交手,對他們的風俗了如指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