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才有所成就的呀!」

2021 年 2 月 1 日

張文傑把舅爺的話牢牢記在心中。

她下定了決心,就對舅爺說:「我要像趙軍才舅舅那樣,不拿到冠軍獎牌決不罷休!」

「那你就從明天開始,早上三點半準時到這兒來,晚上還像今天這樣,咱趁著月光加緊練習才行啊!

我要把我的新招數和新研究出來的套路一一傳授給你。」

「誒呀,我真是太感謝舅爺了!」

「小丫頭?你咋還跟舅爺這麼客氣呀?

等你練到一定火候時,我會把飄浮天空的絕招再教給你。

你要好好習武,得不怕苦不怕累才行啊。

只有這樣持之以恆的堅持練習,我相信總有一天,你的冠軍夢一定會實現的!」

舅爺和藹可親地說出這番話,讓張文傑備受鼓舞。


她自然就信心百倍了。

從此以後,張文傑每天起早貪黑地跟著趙校長,學他的獨門絕招。

趙軍和張大壯走了過來,看到張文傑正在練功。

張大壯說:「你看張文傑一天一天的都在進步」

趙軍點點頭,表示同意他說的話。

他高興地對張文傑說:你以後就像這樣一直堅持習武,絕對不能有半點鬆懈。

我相信用不了幾年的功夫,你就能圓了你冠軍夢啊!」

張文傑聽聞舅舅的話后,很鄭重地點點頭。

她滿眼憧憬著,自己站在冠軍舞台上……

張大壯他倒是很擔心地想:張文傑的冠軍夢能實現嗎? 郭教授一邊給莊稼禾苗上發酵好的牲口糞,一邊問正在澆禾苗的張光明:「文雅學習咋樣?」

張光明一邊拿著鐵鍬忙活,一邊嘆了口氣回答:「哎,我的大女兒一直都是全縣高中的第一名……」張光明說著這句話時,他頗顯苦悶的表情。

郭教授還沒等他把話說完,就誇讚張文雅說:「那個星期天,我看到你的大女兒從學校回來了。

嚯,她筆直的脊樑,高挑的身材,眉清目秀,白皙嫩白的皮膚,長得特像她的媽媽呀。

真應了那句俗話:『女大十八變,越變越好看!』」

張光明聽郭教授提及大女兒時,就很高興地說:「的確是啊,她長得是越來越漂亮了。

而且她在班上那是學習最好,長得最標緻的大姑娘,特受班上老師和同學們的好評。」

轉而他又苦著臉說:「可是她跟我說,她在最近一點時間裡很煩惱。」

郭教授把一車牲口糞上到一壟一壟的禾苗里,然後他把每一壟地里的糞,再用小鋤摟些土,把糞蓋上了。

然後,張光明就用小河的井水進行澆灌。

張光明接著自己剛才沒說完的話繼續說:「可是文雅在最近一次考試中,卻降到了第十名。」

「你是說她的成績下降了?那你沒問她是何原因造成的呢?」郭教授不解地問。

張光明一邊忙活,一邊回答郭教授的問話:「我問她了。

她跟我說,是因為孫慶喜的兒子孫明亮,他一直暗戀著她,有事沒事總愛跟她搭訕,或是讓她講題什麼的。

總之孫明亮老是糾纏著她。

孫明亮在文雅面前愛說些大話,他說他家怎麼怎麼富有,還說他爸爸是個官兒什麼的。

我的大女兒還對我說,她不愛聽他吹牛,上學時,或者放了學就疾步往前走,可是,孫明亮就快步如飛地跟上來。

然後他就會和文雅肩並肩一起往學校走。

文雅她想甩就是甩不掉他的糾纏呀。

因此事她十分鬧心呀。」

「誒呀,就是不能搭理他,如果跟他談戀愛,這不是早戀嗎?」郭教授說。

「是啊。張文雅也是這麼跟我說的。

她說自己就是故意想離開那位男同學,她唯恐別人會說她早戀。可是……

你說這會不影響她的學習成績嗎?」

郭教授聽了張光明說她大女兒的煩心事後,他就趕緊說:那你得去找到孫明亮,跟他說,小夥子,你要以學習為重啊。

「我去找他了,也跟他這樣說了。

可是他陷入了愛河,就是不放手,你說急人不?」張光明無奈地說。

「文雅的班主任張彩雲老師,對我的大女兒的期望很高。

可是發現她在這次考試中,文雅的學習成績從全校第一名,一下子就降到了第十名。

張老師把我的大女兒叫到辦公室,用嚴厲的目光盯著她痛斥了一頓。

然後張老師就大吼:『張文雅你光顧著談戀愛,看看你在這一次考試中,你已經從全縣第一名,一下子就禿嚕到第十名了。

我們班的全體老師,甚至校長,以及全校的老師們,都希望你能考上北大,或者清華大學呀!

可是你倒好,太讓我和校長,以及老師們失望了。』

張老師的這番批評,文雅她說她十分委屈。」

張光明滔滔不絕地說著大女兒受委屈的這件事情。

郭教授他說:她沒有談戀愛,老師沒搞清楚狀況,就批評她,她會不感到委屈嗎?

「張文雅還跟我說,張老師嚴厲地批評她:『你還狡辯呀?我都看見你和孫明亮經常在一起,而且是星期一一起來上學,星期六放學時,你們還在一起走。

你還敢說,你沒有談戀愛嗎?』

你說這位老師不弄明白,就一通批評學生。」張光明對那位張老師很有意見地說。

「你不用說,我也知道,從此老師們都用鄙夷的目光看張文雅。」郭教授分析著說。


張光明他說:可不是嘛。

張文雅感覺老師們不再喜歡自己了,也感覺到張老師不再重視她了。

她就吃不下飯,晚上也睡不著覺。

每天她都是心煩意亂的,上課時思想不能集中。

同學們開始指責孫明亮,不該對張文雅見天去糾纏不休,因此導致了她的成績下滑……

誰也沒想到,孫明亮一氣之下就背著書包回家了。

聽說他回到家之後,挨了父親一頓打。

孫明亮就要去吃一瓶安眠藥,他想自殺,被父親的大手奪過那瓶葯,才免於他一死。


這件事對我大女兒的打擊很大,她就開始迷茫又彷徨,而且出現了厭學情緒,變得萎靡不振。」

郭教授聽了很著急,他就說:我建議你下晌后,去給你大女兒的班主任老師打個電話,說說這件事兒。

張光明點點頭。

他更是擔心大女兒會一直消沉下去。

他下晌沒回家,而是去大隊的辦公室里,拿起電話,給張老師打去電話。

他把大女兒和孫明亮的這件事兒,詳細地跟張老師說了說。

張光明還不放心,他回到家沒顧得吃午飯,就騎著自行車,帶著老婆,急急忙忙地來到了縣裡的高中學校。

倆人看到大女兒耷拉著腦袋,老師在講台上講課,她心不在焉地坐在板凳上發獃。

李月娥隔著玻璃窗一看,把她急地跺腳。

張光明把大女兒叫出教室,教育大女兒說:「你不該這麼不認真聽講啊。不是有人說過這樣的一句話嗎:「能忍多大氣兒,才能成多大事兒呢!

張文雅你一定要記住……我給你寫幾句話吧。」

張文雅遞給父親一張紙,和一支鋼筆。

張光明刷刷寫了一句極具鼓勵的話語:

努力學習莫再迷茫,儘力拼搏莫再彷徨。

拋卻煩惱奮發向上,靜心讀書莫有雜想。

要想成功付諸行動,只要用心就有希望。

攻堅克難突破難關,刻苦攻讀實現理想!

張文雅拿著父親寫個她的話,默讀了后,她鄭重地點點頭說:「嗯,爸爸我記住了,我要振作起來努力學習!」


班主任老師是位相當負責的人,她很熱情地接待了張光明和他老婆,她還馬上給張文雅道了歉。

她還從新安排了座位后,就微笑著交代張文雅要聽老師的教導,要和同學們搞好關係,要好好學習啥的。

張文雅高高興興地剛一坐下,那些頑劣的學生,立即用迥異的目光一起投向她。

有個矮個子的搗蛋鬼說:「哎呦,你這個害得人家差點為你殉情的大美女,你行啊你,老師還把最好的位置留給了你呀!」

全班的同學立馬哄堂大笑。

張光明示意大女兒坐下,對她搖了搖頭。

媽媽也對她搖搖頭,爹娘示意她不要跟同學鬧矛盾。

張文雅領會了爸媽的意思,爹娘是讓她隱忍,她就沒反駁那位男同學對自己的揶揄。

她目送著爸媽出門去了。

從此頑劣的學生,把孫明亮的想自殺這件事,歸結於張文雅的拒絕造成的,而且還把她當成了痛貶譏諷的對象。

張文雅聽了父親的話,已經想開了。

她把這些譏諷和嘲笑當成一陣風,每天只是心無旁騖一心專心致志地學習。

張支書家的煩心事兒接連不斷……

張光明的二女兒張文慧在一次下大雨去上學的路上,因為路滑摔傷了腿。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