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眾人紛紛討論的時候,其它四個妖孽此刻也是目光變得凝重了起來,這些年來五大妖孽之間的競爭也是十分激烈的。他們如今的修為都是通靈境大乘,若是全力施展。恐怕連通靈境大圓滿都可以一戰,但卻是沒想到這杜守炎居然能使出這炎皇體,這也就意味著他的修為將直線攀升到通靈境大圓滿!

2021 年 2 月 1 日

大圓滿跟大乘之間的差距,隨著等級的提升,這種差距也是越來越大,猶如鴻溝一般,可以說這樣的杜守炎,其餘四個妖孽根本沒有可能戰勝!

再說青陽感受到杜守炎那股直線攀升的氣息,臉上的表情也是越發凝重,如今的他,王氣消耗得七七八八,即便歸元一清訣的恢復速度很快,但也是需要時間,接下來恐怕是惡戰了。

「青陽,你是這些年來第一個讓我受傷的人!但是,接下來,你就好好承受我的炎皇怒火吧!」杜守炎神情冷漠地道,此刻的他一舉一動間都彷彿能牽動天地,其周遭的空間都因為高溫而變得彷彿融化一般。

唰!

話音一落,他的身影便是消失在了原地,眾人只能發現他原來所站立的地面猛然裂開來,而其拳風此刻早已來到了青陽的身前,猶如狂暴驟雨般落下。

砰砰砰!

王氣消耗過度,無奈之下,青陽只得動用魄力來進行格擋,可是杜守炎如今的實力攀升到了通靈境大圓滿,他每一拳的力道都彷彿千鈞重,每一拳都蘊含著恐怖的空間之力,不到十拳,青陽便是感到自己雙手已經是感到快要廢了的疼痛。

碰!

一個措手不及,青陽的腹部立即被杜守炎找到切入口轟中,剎那間青陽的身軀如遭重擊倒飛出去,在地面上生生砸出一個巨坑來,而其腹部處的衣服已經是被灼燒而去。

青陽一口逆血噴出,腹部處傳來灼灼的痛感,在那裡已經是被火焰侵襲,血肉模糊,這一拳的力度和強度,都是致命的。

「青陽!」夏梨笑和楊凌見狀都是驚呼出聲,這一幕來得太突然了,先前青陽還是佔據優勢的,但轉瞬之間,這種優勢便是蕩然無存,杜守炎就是要讓眾人知道,妖孽盛名,不容侵犯。

「哼!說到底,你還是跳樑小丑,頂多也就是個比較麻煩的小丑。」杜守炎揚起了高傲的頭顱,恐怖的力量波動繚繞其周身,不可一世的目光鎖定在了青陽有些痙攣的身軀,不屑地道。

巨坑中,青陽有著吃痛地站了起來,剛才那一拳還真是中啊,不僅僅是超越通靈境大乘的力量,連得那火焰都彷彿毒物般不斷在青陽的傷口處來回侵蝕,若不是青陽在關鍵時刻用青晶魄力在腹部處擋住,恐怕此刻他的腹部都得被轟穿了吧。

「好生霸道地力量,這就是通靈境大圓滿么?」青陽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心中有些震動地道。

如今恐怕只有施展出那一劍才能將眼前的杜守炎擊敗了,只是以青陽如今的修為,加上那一劍的威力,恐怕還是破不了通靈境大圓滿的防禦。

該怎麼辦?怎麼辦?

青陽眉頭緊皺,這一幕落在了杜守炎的目光中,後者立即狂笑連連:「哈哈,無計可施了么?看在你能傷得了我的份上,我給你個機會,臣服於我,為我效勞,我便留你一命,如何?」

眾人聽得此話,都是有些吃驚地張大了嘴巴,不過想想也是釋然了,愛才之心人皆有之,青陽所展現出來的力量,也就是杜守炎能夠剋制了,換作其他四個妖孽,此刻恐怕結局不好說。


杜守炎雖然嘴上說青陽是小丑,但他也是不得不承認這個他眼中的小丑,擁有著十分強橫的力量,更何況他是二重神體的擁有者,這種未來的強者,要麼為己所用,要麼扼殺,只有這兩條路。

然而,聞言青陽卻是不為所動,他正在思考怎麼破開杜守炎通靈境大圓滿的防禦並且真正地擊敗他,對於青陽來說,眼前這局面並不是絕境,遇過大風大浪,領悟道種的他,早已不懼什麼了。

「若是使用道種之力,的確是能擊敗杜守炎,不過在此處便顯露出道種,恐怕會引起很大的轟動和麻煩,到時候即便是進入了四大院,都會寸步難行。不行,不能使用道種!」 紅月之子

那該怎麼辦?

見到青陽一臉沉思的模樣,杜守炎以為前者在考慮他的話,旋即他便是笑了笑,繼續道:「快點做決定,我沒那麼多耐心。」

其實並不是他沒耐心,而是這炎皇體太過霸道,使用的時間越長,那副作用就越大。

而這時,青陽的目光忽然接觸到了不遠處的真炎劍,在那裡,真炎劍依舊散發著驚人的熱浪,使得無人可以靠近它。

就在這時,青陽的腦海里閃過一絲靈光,這也許是一種可能。

青陽的眼睛亮了起來,接下來,他做出了一個讓人匪夷所思的舉動。(未完待續。。)

ps:大家別慌,又不是不更新。o(n_n)o 如題,四個字。

今日在我哥的店裡碼字,出來透氣。奈何天太熱,店裡空調又壞了,手捂在筆記本上碼字,那叫一個燙手,真可謂是燒豬手了,香飄飄。

更新了一章青陽,然後就休息了。

最近一段日子,我慢慢感悟了兩個字:無欲。只能說,前一段時間的我,太過著急了,以為多更新,多爆發,拚命去寫,然後開新書,同時控制兩本書,就可以出人頭地了。

新人出頭難,這句話在很久前就一直流傳在起點裡了。之前發新書的時候,不少朋友都跑來跟我說你怎麼在起點開新書,這不科學,因為起點新人不好混。

我知道呢,其實都知道呢。但是,還是選擇起點。為什麼呢?因為大神在起點,一開始接觸網路小說就是因為唐家三少啊,土豆啊,骷髏等等,是他們給了我寫小說的念頭。不是說在起點寫小說就能成為他們,但是不努力,真的就沒結果了。我可以去縱橫,去其它地方,可能結果比現在好很多,但是這都不重要。

我不能急,真不能急。我太想賺錢了,太想靠著小說改變生活了。可生活哪有那麼簡單,如果這麼簡單也就不會那麼多窮人為了幾塊錢而拼死拼活了。我只能儘力在自己能做的年紀多做一點。如今快大二了,一直到大四,我還能寫兩年,我不急,也不能急。

如果大四的時候,依舊沒什麼起色,我再放棄,再屈服於現實之下,這也是極好的。我不怕了,不急了,我還年輕嘛。

最後,只想說一句,有你們支持著真好,親友讀者們。

接下來的更新,會少,但是質量一定保證,反正跟青陽的人,也跟了大半年了。大家也都不操之過急,是吧,哈哈。卡靈王也不爭取什麼內簽,a簽了,安安靜靜寫,該潛力簽就簽,該自主上架就上架,一切按部就班,我不急了,我可以用我的青春去書寫,這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希望你們能陪我走到最後,謝謝你們!

這八個字也送給你們:無欲則剛,有忍乃大。

我忍了大一一年,不怕,繼續寫,繼續忍。(未完待續。。) 青陽若是使用道種,肯定是會引出很多麻煩,而這些麻煩顯然不是現在的他能解決,所以,絕對不能使用道種。

那麼,不使用道種又必須突破通靈境大圓滿的防禦,該怎麼辦呢?

在青陽目光接觸到真炎劍的一瞬間,他便是知道該怎麼做了,光是強橫的劍法還不夠,但若再加上一把強橫的神劍呢?


誠然青陽手中的在舞劍是一柄神劍,但青陽如今根本不懂得如何去駕馭它,它對於青陽來說,只是一柄順手的長劍,從另一個層面來說,與其說是一柄劍,還不如說是一個移動的藏經庫呢。

而眼下,在青陽的面前擺著一柄殺傷力足夠強的劍。這一柄劍,便是青陽戰勝杜守炎的關鍵,但問題是,這柄劍有那麼容易獲取么?


青陽嘴角一揚,若是未感悟天地,領悟道種之前,他不敢確定這真炎劍能不能被他獲取,但如今,卻又是另外一回事兒了。

唰!

在眾人有些錯愕的目光中,青陽掉頭就跑,身形閃動間居然是朝著真炎劍的方向奔去,速度之快,猶如一道細影般。

見狀,杜守炎忽然感到一陣好笑,沒想到這青陽居然會蠢到如此,寄希望於真炎劍上,要知道,真炎劍可是會擇主的。

「哼,看來你是選擇死路了!」杜守炎冷哼一聲。琥珀色雙眸微微一閃,他緩緩伸出一手,一股恐怖的空間之力陡然瀰漫而出。籠罩在青陽的周身。

通靈境大圓滿,意味著他對空間之力的控制,也是愈加恐怖了起來,至少方圓十丈內,要取人首級,還是可以做到的!

危機感襲來,青陽大口一張。一股渾厚無比的氣浪瞬間從其口中暴喝而出,剎那間氣浪化為獅虎龍形,踏空而去。

獅空龍虎咆!

嘭!

若要論空間之力的應用。青陽倒也不弱,畢竟是被天靈仙祖特訓過的,只是如今青陽的修為跟杜守炎的差距還是很大的,所以光憑空間之力是阻擋不住他的攻擊的。

果然。那獅虎龍形在遇到杜守炎的空間之力時。瞬間便是停滯,不到一秒鐘便是被瓦解。然而,就是這麼一秒鐘的間隙,對於青陽來說卻是足夠了,因為此刻青陽的身影已經是來到了真炎劍一丈開外。

滾滾炎浪襲來,但這對於青陽來說卻是絲毫不成影響,眉心處的火焰印記瘋狂地吸取著真炎劍瀰漫開來的炎力,青陽緩緩靠近真炎劍。

「你以為真炎劍是誰人就可以觸碰的么?」杜守炎見狀也是不由冷笑一聲。但是當他看到青陽的手緩緩探入真炎劍的護罩時,他彷彿見鬼了一般。旋即便是怒叱一聲,身形暴動間,憑藉著起恐怖的王氣洪流劈開了炎浪。

「撒手!妄想動真炎劍!」

而這時,在眾人驚駭無比的目光中,青陽白皙修長的手掌已經是落在了真炎劍的劍柄之上!

遲了!

在青陽一開始來到第九層,見到那柄真炎劍的時候,他便是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召喚,那種召喚是來源於他內心深處的四個道種,在那一刻青陽便是明白了,這真炎劍等待的主人,正是一個擁有著道種的修王師!

而縱觀第九層內所有人,唯有一人符合條件,那便是青陽!

在青陽來到真炎劍一丈外的瞬間,那種召喚和渴望更是愈加濃烈,促使青陽毫不猶豫伸出手掌,輕輕地放在了劍柄之上。

嗡!

就在這一瞬間,一道低沉的聲音陡然猶如在眾人心中響徹一般,清晰而又具有十分可怕的穿透力!

嘭!

青陽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巨力陡然從真炎劍上傳來,那股力量是那麼的熾熱,那股力量是那麼的驚人,那股力量,徑直將杜守炎衝刺而來的身影生生彈開到百丈之外。

在那一刻,青陽心中便是一個激靈,他知道,這柄劍,真炎劍,傳說中被封印的神器,是屬於他的!真炎劍,選擇了他!

「怎麼可能?!」處於戰圈內其他八個人,此刻都是不敢相信地發出驚呼聲,這柄會擇主的神器,居然是選擇了青陽?!

而觀戰的眾人亦或是四院來使此刻都是無比震驚,神器的得主,居然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子!

轟!

青陽的眼眸瞬間被那股力量染紅了眼睛,一股恐怖的炎力陡然從劍身爆開,剎那間猶如火山爆發般,天地在此刻都是震蕩了起來,風雲大作。

真炎劍仿若仰天巨吼,恐怖的炎力衝天而起,自青陽為中心,方圓千丈內儘是席捲而來的火焰浪濤,這炎湖內的炎力在此刻都是被青陽手中這柄真炎劍給抽取而來,聲勢十分恐怖驚人,這一幕落在眾人眼裡,無疑是一陣頭皮發麻的感覺。

杜守炎目光死死地盯著處於中心處的那柄劍,此刻那裡傳來的波動已經是遠遠超出他所能承受的力量了,那種力量要是落在了他的身上,恐怕此刻他將殞命於此!

「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杜守炎狂吼,他根本就不相信,正所謂寶劍配皇者,真炎劍如此神器就更應該配杜守炎這樣的火焰皇者了,但是現實卻是狠狠地抽了他一耳光!

咻咻咻!

這一刻天地炎力席捲而來,猶如齊聚而來的千軍萬馬,聲勢驚人無比。而處在動蕩中心處的青陽此刻卻是驀然睜開了眼睛,一道低沉的聲音響徹天地。

「真炎劍起,千丈炎焱來參拜!」

話音落下,那原本如同火焰霸者的無數炎力瞬間低下了它們高貴的頭顱,紛紛是通靈般的放下了它們的姿態,彷彿是在面見它們的皇者,火焰之王,俯首稱臣。

這一瞬,青陽仿若化身為火神般,無盡炎力繚繞在他的周身,使得他看上去有著攝人的威壓,眾人紛紛都是移開了視線,不敢與他直視。

唰唰唰!

下一瞬青陽便是雙手握劍柄,高高地將真炎劍連同劍鞘一併舉起,轟的一聲那無盡的炎力立即化作食糧般衝進了真炎劍的劍身里,成為其破開第一道封印的力量源泉!

這一瞬,真炎劍亮起了一道刺眼的紅光,其劍鞘處的四道封印里,此刻正有著一道緩緩被融解了開來!

青陽見狀,立即伸出大拇指放到嘴邊一劃而過,一滴滴殷紅的血液滴落,融入了真炎劍之中,在這一刻,青陽彷彿與真炎劍達成了契約,形成了一種共鳴的律動般。

啾!

一道驚人的火光伴隨著一聲清脆的劍鳴聲再度暴衝上天,那是一種沉默了多年的爆發,一種破開永久封印的喜泣之聲,這一瞬,天地都是為之顫抖了起來!

「真炎在手,誰人可擋!」青陽手握真炎劍,炎浪盡數回收進真炎劍內,一股隱晦的氣息從青陽的身上傳出,這一瞬,劍就是人,人就是劍。

劍意衝天,睥睨天下!

愛似毒藥恨似糖 我說了,真炎劍,我是要定了!」青陽的聲音猶如一記記耳光打在了杜守炎陰沉無比的臉上。(未完待續。。) 真炎劍此刻被劍鞘包裹並封印著,通體黑色,但即便如此,它劍身上散發著的凌厲劍氣卻是十分恐怖的,在青陽周身的空間,此刻都是隱隱有些震顫了起來。

青陽略微感受了一下,打開第一道封印的真炎劍,品階為高階靈器!

高階靈器,足足比杜守炎手中的九曲槍高了一個等級,可別小看這是一個等階,寶器之間一個等級的差距,便是天壤之別。

握著真炎劍,青陽感受到一股股強大無比的力量正在不斷湧出,這種充滿力量的感覺,簡直是太爽了,怪不得那麼多修王師拼死拼活都想獲得一個好的寶器。

再看杜守炎,此刻他抓著九曲槍的單手已經是布滿了青筋,很顯然此刻他十分憤怒,他想要的東西,這麼多年來還是第一次被別人強了,這是絕對恥辱的一件事情!


「你以為,這樣真炎劍就屬於你了嗎?」杜守炎還保有一絲冷靜,聲音低沉沙啞地道,但誰都看得出來此刻他很憤怒。

聞言,青陽倒是輕笑一聲,如今真炎劍在手,萬事俱全,只差東風了。

「你當真以為大圓滿境就天下無敵了?」

「無敵不敢說,但是殺了你,奪回真炎劍,還是足夠的!」杜守炎不打算跟青陽磨嘰了,手中九曲槍一提,唰的一聲他的身形便是暴沖而起。

「炎皇式.燎原四方!」一聲怒喝,杜守炎手中的九曲槍紅芒暴漲。猶如浪濤般席捲而出,在這一瞬仿若幻化出千千萬萬道槍影般,撕裂了空間。猶如燎原之勢,朝著青陽浪卷而去。

槍勢駭人,恐怖的炎浪夾雜無法抵禦的通靈境大圓滿力量,生生驚動了天地,那不斷攀升的高溫讓得整個天地都是變得燥熱起來。

所有人在此刻都是升起了王氣護罩,僅僅是泄露的一些熱浪,便是使得他們如此狼狽。更何況處於燎原火浪中心的青陽,這一刻所有人都是為杜守炎的霸道力量而震驚,妖孽不愧是妖孽。大圓滿的力量,再加上如此恐怖的槍法,這一槍,恐怕得有青級王技的程度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