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目光也跟隨着小狐狸,看着他跑向一個人,便把目光轉到了這個人身上。

2021 年 2 月 1 日

四目相聚,林清雨的寶石眸閃動着精光,卻有充滿着笑意與親近的和善。

少女一時間呆住了,好有神的一雙眼睛。

“咳咳。你叫什麼名字。”林清雨看着突然呆滯的少女,而且還這樣看着自己,不免有些尷尬。

“紫。。。紫菱。”少女結結巴巴的答道,仍然呆呆傻傻的盯着林清雨。

硬着頭皮,林清雨繼續問着:“你怎麼一個人在這森林裏。”

“爲。。。爲了找你。”依舊一副花癡模樣。

“啊?”林清雨嘴角抽搐了一下,“這女孩誰啊,我認識嗎?”心中差異萬分。

“啊?”紫菱也驚了一聲,似乎是剛剛回神,隨後水靈靈的大眼睛水汽涌現,“英雄,謝謝你救了我,要不是有你,我就要被那大老鼠給,給。。。。哇啊啊。。。” 隨身空間之一品農家女 ,紫菱突然大哭起來。


林清雨頭大如鬥,怎麼碰到了個這麼怪的女孩。

沒有辦法,林清雨只能勸導:“那個。。。你先別哭了,危險已經過去了,要不你先到我住的地方去躲躲?”

“好啊!”紫菱頓時喜笑顏開。再無一絲悲色。

嘴角抽動的都麻木了,林清雨的神經受到了巨大的挑戰,這變臉也太快了吧。

無暇追究其他,林清雨站起身,對着紫菱說道,“那你跟我走吧。”說完轉身便要離去。 和兩隻小獸嬉鬧了一陣,年辰開始了五丁劍訣的修煉,自從三個月前修煉至練氣十層頂峯後,年辰鬱悶的發現自己的修爲竟然停滯在這一境界,遲遲不能突破,年辰曾試着衝關數次,都沒有成功,而奇怪的是,明顯的能夠感覺到本身的法力和靈識竟然不受瓶頸的限制,一直在平穩的增長着,但無論修爲如何增長,就是不能衝破瓶頸,達到辟穀期的境界!

修煉中的年辰忽然雙眼一睜,緩緩站立起來。

洞府大廳之內,一道傳音符上下飛舞,被剛從混沌空間出來的年辰手一指,嘩啦一下無風自燃,劉靖一的聲音傳遍整間石室:“速來藥園,有事相告!”年辰帶着奇怪的表情站立當場良久,神色一定時,已瞬間不見蹤影,當再次出現後,腰上已經多了一個靈獸袋和一隻儲物袋。未及停留,向洞府門口匆匆走去。

一隻飛舟呼的一聲從兩峯之間的崖壁上射出,舟上的年辰將腰間靈獸袋一拍,上百隻金色細蚊從袋內飛出,嘩啦一下四散開去,隱入遍佈崖壁上的各色小花和藤蔓之中。飛舟這才沖天而起,向着丹宗方向飛去。將上百隻金翅冥蚊布在洞府門口四周,年辰等於多了上百雙眼睛將洞府的一卻盡收眼底,以年辰如今的靈識,數十里之內,可以將自己的靈蟲指揮如意,百里之內,能保持和金翅冥蚊的心神聯繫並可以發出簡單的召回或隱蔽等指令,但是百里以外,就只能通過靈識印記,感應到金蚊的存在和異常,至於百里之外的金蚊一切正常活動,年辰就不得而知啦,想要指揮那就更加的沒有可能!但年辰已經向守洞金蚊發出了滅殺一切生物的指令,相信以這些金蚊的可怖威能,就算有人像那名草原法士一樣,以無視防禦法陣的神通潛至洞口,也會被這些金蚊攔截在洞府之外。

藥園之外,年辰停下飛舟,一道傳音符向護園大陣內飄去。那道開啓護園法陣的青色令符,年辰已在一年前交還給了劉靖一,現在也只能等這位師叔前來開啓法陣,自己才能進入藥園。一路之上,年辰思索着這位劉師叔突然找自己會有何事,但毫無頭緒,相反自己到有許多修煉上的疑問,想要得到對方的解答。這也是年辰接到傳音後就匆匆趕來的一個重要原因!

一張青色的符籙飛出,飄至年辰身前不遠處,貼近護園法陣的邊沿,正是年辰熟悉的開啓法陣令符!大陣瞬間無聲無息的在年辰身前處敞開一道口子,年辰從容的走了進去,跟着那道自動原路快速飛回的青色令符,邁開步伐向茅屋的方向走去,一路之上,數座聚靈陣法內的高階藥材,依然是那樣的生氣勃勃,鬱鬱蔥蔥!

當年辰來到劉靖一的小屋外時,還未出聲,屋內就傳出了劉靖一的聲音:進來吧。

進得屋來,年辰很隨意的坐在了劉靖一對面的座位上!在丹宗之內,年辰最熟悉關係最好的就是眼前這名亦師亦友的師叔。兩人一直相處的非常融洽,沒有太多的規矩約束。

師叔,這次叫我前來有什麼很重要的事嗎?年辰剛一坐下,就迫不急待的問道。

怎麼,沒事就不能叫你小子過來了啊?劉靖一略帶調侃的笑罵道。

呵呵,那當然不是,既然這樣,弟子有幾點修煉上的疑問,先向師叔你請教啦!

點了點頭,劉靖一臉上神色一囧,可以說出來共同探討一下,不過你這種怪胎遇到的問題,老夫也不見得能給你滿意的回答哦!

於是兩人就年辰提出的一系列修煉問題熱烈的探討了一個時辰,劉靖一雖然修爲不是太高,但見識卻也不凡,年辰的所有問題竟然回答了十之八九,最後,年辰問出了自己如今遇到的一個關鍵問題。


師叔,這一年以來,弟子從練氣八層到十層巔峯,數次衝關都順利的得以通過,但在衝擊辟穀期時,爲何就卡在了這一關口,試了數次都遲遲未能成功呢?而且最爲奇怪的是,弟子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法力和靈識都還在一直增進,似乎沒有受到這一瓶頸的任何影響!

令年辰鬱悶的是,當自己提出這一修煉上的最大問題時,劉靖一的臉上竟然現出了明顯的喜色!讓年辰氣憤無比,心裏暗自猜度:“這老傢伙不會是一直嫉妒自己修煉速度太快吧,瞧那一臉褶子的笑容,簡直當自己是空氣一樣!”將自己的不悅毫不掩飾的表現在了臉上,一臉怒氣的望着對面的這位無良師叔。

無視年辰的不滿,劉靖一依然笑眯眯的看着年辰:這就得分幾個問題來說了,我等修真之人,本就是逆天行事,與天道背道而馳,在千難萬險中與老天爭那渺茫的一線長生之機!這就像是行進在一條崎嶇坎坷的羊腸小道上,不可能一路暢通無阻,再好的功法或是資質,都會遇到這樣那樣的各種修煉問題!老夫本以爲你的那不知名空間,能讓你一個資質平庸,修煉先機已失的廢材進步如此神速,很有可能會走出一條與衆不同之路!但據現在看來,這空間除了在內功方面可以提升你的修煉速度外,也和所有的修士一樣,在進階的時候會遇到極難突破的瓶頸,需要外功的輔助。

不過也只有這樣纔是在情理之中,如果這奇怪的空間可以讓你毫無瓶頸的得以突破進階的話,那老夫都擔心如此逆天的功效,會不會讓仙界諸神都嫉妒眼紅,什麼時候突然降下九天神雷將你小子劈成幾瓣!

看着劉靖一嘴裏說着,臉上陰陰的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年辰止不住打了個冷顫!這麼說來,每一個修煉到練氣頂峯的修士,都會和我一樣遭遇這種瓶頸啦?

點了一下頭,劉靖一不無激動的說:不僅如此, 快穿之我不是主神 ,順利進入辟穀期,而大部分的弟子,終其一生就被卡在了這道瓶頸之上,直到生命終結也再無寸進!

那麼師叔你剛纔提到的內功和外功又是什麼東東呢? 那道慘叫聲在山林中不停的回蕩,聽的人毛骨悚然。

楊恆還沒飛出多遠,發現後面的道源宗弟子沒有跟上來。

他返回去一看,發現這些道源宗弟子竟然停在後面起了爭執。

「想要回去救五位長老的就跟我走。」一個高個子的道源宗子弟喊道。

「不行,你現在回去不僅會拖五位長老的後腿,還可能是去白白送死。」極樂極力反對。

「死就死,五位長老都不怕,我們還怕什麼?」高個子說完話打算往原路返回。

「等一下!」楊恆返回來發現這裡的情況后出聲制止道,「你們長老開始已經說的很清楚了,不管發什麼事你們都不能回去,你們現在若是回去的話就是違抗你們長老的命令。」

極樂感激的看了楊恆一眼,慎重的點了點頭,說道:「現在留在宗門內的師兄弟們也在被鬼煙宗的人圍攻,他們情況一樣的很危險,都等著我們去救,我們不應該白白犧牲在這裡。」

極樂說完之後整個場面變得安靜起來。

這些道源宗弟子雖然都重情重義,此時卻讓楊恆有些頭疼,如果現在這些人又重新返回去的話,那就真的是有些愚昧。

不過他知道現在多說無益,只有等這些人自己想清楚才行。

不過他們的時間卻不多,鬼煙宗剩下的兩個老者隨時有可能會追過來。

過了片刻,楊恆感覺不能再等下去了,開口說道:「道源宗的護山大陣估計現在已經被破了,你們不想看著自己的宗門被滅的話,現在就趕緊走吧。」

他說完之後,繼續往道源宗的方向飛去。

道源宗的弟子在原地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跟上了楊恆的腳步。

晨曦破曉,旭日從東方漸漸升起,朝霞映滿天。

楊恆帶著道源宗的弟子逃了大半夜,趕了幾百里的路。

看到後面一直沒有人追來,楊恆才鬆了口氣,讓這群全都受了傷的道源宗弟子在原地休息。

「極樂師兄,昨天鬼煙宗那個老鬼說我們道源宗已經被滅了,這不會是真的吧?我們不是有幾個很厲害的老祖宗嗎?」一個道源宗弟子對極樂擔心的問道。

極樂眼神變得空洞,有些茫然的回道:「我也不知道,那個老鬼肯定是騙人的,想瓦解我們的信心吧。」

「唉,希望如此吧,不然我們這麼多師兄弟該如何是好。」那個道源宗弟子嘆道。

楊恆在旁邊一聽,心中倒是有些好奇他們嘴裡說的老祖宗是怎麼回事,於是對極樂問道:「你們道源宗的老祖宗是什麼人?」

極樂從恍惚中回過神來,淡淡回道:「昨天鬼煙宗那三個白須老者就是鬼煙宗的老祖宗。我們道源宗也有幾個這樣的存在,他們的修為都是靈人境巔峰或者是半步成神的境界。」

「你們這麼多人被抓了,你們道源宗的老祖宗怎麼不來救你們?」楊恆接著問道。

極樂搖頭苦笑,回道:「到了他們這種境界的人,一般壽命就快到盡頭了,都在一心尋找突破到神人境界的機會,很少會管宗門的事,除非是到了宗門真正生死的關頭。」

楊恆心中釋然,到了半步成神的境界,道源宗這種宗門對他們來說已經算不得什麼,能在宗門生死關頭就已經很不錯了。

「我們道源宗和鬼煙宗實力都差不多,雖然兩個宗門的弟子之間經常會有摩擦,但是都沒有發生過什麼大戰。這次鬼煙宗好像是有備而來,他們宗的三個老傢伙都沒出手,但卻敢去打我們的山門,我估計他們是請了厲害的高手過來對付我們道源宗的幾個老祖宗。」極樂有些擔憂的說道。

楊恆想起昨天那個白須老者說的話,心中覺得這個可能性很大。

不過他嘴上卻是安慰道:「如果他們能請到這麼厲害的高手的話,早就請過來滅掉道源宗了,何必等到現在。放心吧,沒事的。」

靈人境巔峰和半步成神的修士,已經算是很強大的存在,在陵郡根本就沒有,鬼煙宗要請的話也不是這麼簡單的事,這其中的代價肯定也不小,鬼煙宗不一定可以承受。楊恆心中暗自想道。

「嗯,等回到宗門看下情況就知道了。」極樂無奈的回道。

道源宗的弟子一個個都憂心忡忡,有的擔心五個長老,有的擔心道源宗。

休息了片刻,楊恆便和這群道源宗弟子繼續朝著道源宗的方向趕去。

連續趕了一天的路,一群人已經安全的來到了道源宗的外圍。

眼看著離道源宗的山門已經不遠,楊恆卻看到一群鬼煙宗的弟子把唯一一條通往道源宗的路給攔住了。

「你們是從監塔裡面逃出來的?」帶頭的那個鬼煙宗弟子看到楊恆一群人後,驚訝的問道。

「我們道源宗的情況現在怎麼樣了?」極樂大聲喝問道。

鬼煙宗弟子臉上出現一絲陰險的笑容,得意的說道:「你們道源宗里的人估計都死光了吧。你們既然從監塔里逃了出來,我現在就把你們全部拿下,也算是為我們鬼煙宗立了大功。哈哈」

「你們這些王八蛋都去死吧!」極樂怒火中燒,正想要衝上去,卻被楊恆一把攔了下來。

「你不是他的對手,衝上去就是送死。」楊恆沉聲說道。

這群鬼煙宗的弟子只有十幾個,道源宗這邊的人雖然都已經負傷,但是人數上佔了很大的優勢,應該可以應付過去。

那個靈人境中期陽靈境的鬼煙宗弟子卻是讓楊恆有些犯難,經過這一天多的時間,他的傷勢雖然恢復了一些,但和這個鬼煙宗的弟子對上,他還是沒有多大的信心。

不過尹靈兒已經不能再出手,極樂和其他道源宗的弟子更不是這個鬼煙宗弟子的對手,楊恆只能硬著頭皮上。

一念之間楊恆就做出了決定,對後面的人大聲喝道:「我去把實力最高的給攔下,你們速戰速決。」 楊恆說完,祭出齊天劍往空中一刺,一道雷電在空中一閃,直接劈向了鬼煙宗的弟子。

「哼,一個靈人境初期也敢逞英雄,我要讓你死的很難看。」鬼煙宗弟子一聲冷哼,然後他也沒有躲避,手中出現一把圓弧刀擋在頭頂。

圓弧刀在空中快速旋轉,很快形成了一個五彩的旋窩,而且這旋窩越來越大,威力也越來越強。

白色雷電「轟隆」一聲,直接劈到了五彩旋窩之上。

「砰」,白色雷電潰散,直接消失不見,就像被五彩旋窩給吞噬了一般。同時圓弧刀也被震的微微往下一沉。

鬼煙宗弟子嘴角出現一絲冷笑,圓弧刀上的五彩旋窩突然從圓弧刀上脫離出來,以排山倒海之勢朝著楊恆捲去。

旋窩速度之快有如一道颶風刮過,楊恆立即施展「御風訣」,十幾道風刃在他身前形成,帶起一陣空間波動,朝著那道颶風砍了過去。

炸裂聲連續響了十幾次,十幾道風刃全部震碎,變成十幾道氣浪襲卷而出,迫的楊恆不斷的往後退去。

五彩的旋窩在風刃的攻擊下,體積雖然變小了好幾倍,依舊朝著楊恆飛了過去。

楊恆立即祭出黑色大鐘攔在身前,然後催發金羽翼,快速的往上空飛退。

五彩旋窩撞在黑鐘上瞬間碎裂,「砰」的一聲巨響,黑鍾直接被震飛了數十丈之遠。

楊恆體內被震的一陣翻騰,傷勢也加重了幾分。

不過他沒有停留,直接從空中俯衝而下,手中長劍朝著鬼煙宗弟子刺了過去。

他現在的情況就只能靠近身戰來取勝。

長劍飛到,鬼煙宗弟子手中的圓弧刀往空中一拋,圓弧刀高速旋轉飛出,狠狠的撞到了長劍上。

一道尖銳的金色撞擊聲響起,同時濺起無數火花。


楊恆手上一發力,長劍脫手而出,壓著圓弧刀往下落去。

還沒等對方的兵刃回收,楊恆手上兩儀之氣纏繞,朝著對方頭頂拍了過去。

鬼煙宗弟子臉色不變,依舊一聲冷哼,手中出現一把短劍,朝著楊恆的手掌刺去。

楊恆一咬牙,手掌直接拍在短劍上,頓時就被短劍刺穿。

刺骨的疼痛讓他冷汗不止,身體都一陣顫抖。

不過他並沒有停止,鮮血淋漓的手掌一路推進,到了劍柄的時候再次發力,手掌直接拍到了鬼煙宗弟子身上,掌上的兩極之氣也竄進了對方體內。

目的已經達到,楊恆迅速把手抽回,然後用身體最後一絲力氣快速往後退去。

鬼煙宗弟子已經被楊恆的瘋狂所震撼,等他回過身來想反擊,發現體內有些不對勁,極冷和極熱的兩股氣體在他體內肆虐,讓他一會兒冷,一會兒熱,而且的他五臟六腑在這兩種氣體的破壞下,開始慢慢失去生機。

「你你對我做了什麼?」鬼煙宗弟子驚恐的問道,正想進行最後的反撲,身體直接倒了下去,七竅流血,當場斃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