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種,讓他的意識徹底模糊了。

2021 年 2 月 1 日

然而即便如此,那潛藏的意識依然明顯的波動了一下,以至於那眼中的綠光都有些許的閃爍。但這只是短暫的一瞬間而已。下一刻,一股強烈的綠意重新恢復過來。

兩隻詭異的綠色眼睛從大長老身上掃過。不知爲何,在離的目光掃向他的時候,大長老竟然也感覺到一股森然的寒意,這是在老妖的眼睛之中,他也從未感覺到的。

“你想殺我?”離面無表情的盯着大長老,問道。

大長老冷哼一聲,道:“邪魔歪道,八弟待你不薄,你卻狠下殺手。今日不除了你,天理難容。”

“那好。我就陪你玩玩。”說這話的時候,離轉頭看着不遠處的老妖,“那東西你去拿。這裏,就交給我。”老妖聽到這話一滯,因爲離的語氣竟然是命令式的。但很快老妖就欣喜了起來。因爲他似乎有一種熟悉的感覺,那中感覺已經好久都沒有出現在他身上了。

“是,妖王大人。”老妖整個人都神采奕奕,他深深看了離一眼,一揮手帶着優等人直向後殿而去。

“休想!”大長老就要去阻攔老妖,但這時離卻動了。

離一個閃身已經擋在了大長老面前。

“你的對手是我。”說罷,離輕輕一揮手,一股粘稠的力量便將大長老逼退了幾步。離看也沒看大長老一眼,指尖彈出一抹綠光,直接躥入倒在地上的楠的身體裏,霎時間楠便被一團綠光包裹了起來。

他在爲楠療傷。

只是,離的這番舉動卻不是離本身的意志所致,而是妖種,也即妖王的意願。

妖王雖不是一個慈善之人,他救楠也不是因爲楠救了他。因爲以他的道行,即使八長老全力一掌拍在他的身上,他也不會受到太大的創傷。

他救她,只是因爲欣賞她。

僅此而已。

“妖王?既然上了崑崙,那麼就別想活着下去。”大長老已經徹底憤怒了。右手一招,一柄古樸的長劍出現在他的手掌之中。

劍名:絕塵。

絕塵劍握在大長老手中,然而劍身卻沒有出現預想中的光華。依然如一柄撲通的長劍一般。

絕塵劍不知爲何種材料打造,通身呈褐色,樣子看起來也不怎麼美觀,一點也不像崑崙長老的佩劍。平凡,平凡,還是平凡。

但熟悉大長老的人都知道。這可不是一柄撲通的劍。

這是一柄殺人的劍!

大長老從不輕易使用,一旦使用,就必然將對手擊殺。

不然,絕塵,也就不稱之爲絕塵了。

絕塵,斷絕你和塵世的一切聯繫,此之爲絕塵。

斷絕和塵世的一切聯繫,除了死,還有什麼?

“那就動手吧!”離綠色的眼中殺意更濃了幾分。絕塵劍出,離已經動了起來。離的身體因爲行動太快,以至於出現了無數的幻影,從外部看起來,就像有無數個離存在一般。


離身形一動,大長老手中的絕塵劍也似活了一般。大長老的動作看起來很慢,但實際上,用肉眼看到的只不過是滯後的劍影而已。看似緩慢的動作,實際上大長老已經在短短一秒時間中發動了三百多次的攻擊。

絕塵劍不斷和離的身體碰撞在一起。

大長老出劍雖快,但不知爲何離卻能恰到好處險而又險的避開絕塵劍。如此大長老傷不了離,離也難以傷害到大長老,二人便僵持了下來。

大長老出劍越來越快,現在已經達到了一秒鐘上千次出劍,然而離的速度也跟着快了起來,絲毫也不落後,依然誰也不能奈何誰。

卻看這邊紅娘和四長老之間的戰鬥,四長老可就沒那麼好受了。

紅娘施展的是他的獨門絕技,離心針。

離心針一共九九八十一根,米一根足有十釐米長。離心針全由玄鐵煉製,硬度無與倫比,在紅娘的全力發動下,可以穿透二十釐米厚的鐵板。

而且九九八十一根離心針在紅娘手中變化極多,即便是道行稍稍比紅娘高上一些,一個不注意就會傷在離心針上。離心針有二十一根是含有劇毒的,但若不是遇到特別強大的對手,紅娘不願意使用這二十一根針。因爲光是沒有毒的六十根離心針就已經足以令對手應接不暇了。

此時四長老對上的正是這六十根沒有劇毒的離心針。

六十根針在紅娘的操縱下不斷攻擊四長老的要害部位,針影穿梭,即使四長老不斷揮劍抵擋,但還是不可避免的被三根離心針刺中了。

一根離心針沒入了四長老左腿,四長老立刻覺得左腿沉重而麻木起來,不是中毒,而是被封住了左腿上的經脈。第二根離心針刺入了四長老的右手手腕上,頓時手掌無力,手中長劍鏗一聲落地。第三根,就在長劍落地之際,直衝四長老的心脈而來,四長老避無可避,千鈞一髮之際,身體中爆發出強勁的元力硬是將離心針震離了原來的方向,但也無可避免的,第三根根離心針沒入了他的左手臂之中。

至此,四長老徹底失去了反抗的餘地。兩隻手以及左腿經脈被封住,他哪裏還能動?

即使他全力用元力去衝擊被封住的經脈,然而紅娘的離心針會是那麼好對付的?很快,四長老就發現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勞。

四長老一臉不敢的,好不屈服地盯着紅娘。

紅娘嫣然一笑,第四根離心針已經夾在手指尖,眼睛已經瞄準了四長老的命門。

然而,變化也在這一刻發生了…… 紅娘指尖的第四根離心針還沒發出,她的注意力便已經被一聲巨響所吸引了。


巨響來源於離和大長老的戰鬥。不知何時,一輪散發着耀眼金光的古樸銅鏡出現在大長老身前。那銅鏡極其巨大,遠遠看去,那銅鏡直徑在兩米左右,此刻那銅鏡正擋在大長老身前,不斷旋轉着,耀眼的金光從銅鏡中散發出來。

剛纔的巨響,正是銅鏡爆發出的強烈能量和離的力量碰撞在一起,一綠一金二色光芒頓時炸開,無邊的能量波動從爆炸點往四面八方擴散,三清殿四周牆壁,屋頂都被這巨大的能量碰撞炸得支離破碎。紅娘,木魚和尚,七長老,已經已經受傷和死去的八長老,他們的身體不由自主被這恐怖的能量波動掀飛,隨着破碎的房屋碎片往四周飛出。

大長老立在銅鏡之後,悶哼一聲,吐出一口鮮血,蹬蹬蹬退出幾步。

離則要慘得多,他直接被銅鏡的可怖能量震飛,上身的衣襟完全破碎,一頭黑髮隨風散開,兩隻綠色的眼睛顯得更加詭異。離連連吐出三口鮮血,足足飛出十米才頓住了身形。

巨大的爆炸聲太過招搖,加之破碎的三清殿令人震驚。

正在進行天下會武的廣場上,因爲這一聲巨響,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向了三清殿的方向。每個人都被驚地目瞪口呆。這可是在崑崙山上,發生了什麼?

衆人的目光落在那散發着耀眼金光的巨大銅鏡上,然後纔是臉色蒼白的大長老,最後是已經完全被妖種控制的離。


怎麼會是他?

這是所有人看到離的第一反應。但當他們看到那雙綠色的眼睛的時候,他們又不禁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一個崑崙弟子,擁有着詭異的綠色眼睛,和崑崙大長老戰在一起,而且那大長老好像還受了不輕的傷……這一切的一切都太不可思議了。大量的信息融入他們的腦袋,一時間,所有人都有些迷茫不解。

但短暫的疑惑過後,反應快一些的崑崙弟子意識到了不妙,提着長劍直奔三清殿而去了。

“崑崙鏡!”紅娘在不遠處盯着大長老身前的巨大銅鏡,輕聲驚訝道。

在這番變化發生之後,木魚和尚不知何時已經到了紅娘身邊,聽到紅娘的聲音,他臉色有些凝重,道:“崑崙鏡出,時空扭轉,我們恐怕得儘快離開了。”

紅娘沒有回頭,只是嗯了一聲,輕輕點頭。

正在這時,一羣崑崙弟子已經提着長劍攻了上來。紅娘臉色冷了幾分,指尖輕彈,十根離心針分別飛向衝來的十個弟子,噗噗噗幾聲,針影穿梭,十個崑崙弟子已經被離心針洞穿了心臟,在胸口留下有一個細小的空洞,然後離心針從他們的後背飛出。

十個生命,還沒來得及施展任何道行法術,就已經完全失去了生命氣息。令衝上來的崑崙弟子有了幾分忌憚。

這些崑崙弟子紅娘當然不擔心,但崑崙鏡爆發出的破壞性力量顯然已經驚動了崑崙還沒出動的其他八位長老。此地不宜久留。

可就在這時,天際八道光華亮起。

其餘八位崑崙長老已經趕來。

八道人影來得極快,幾乎就在眨眼之間,八個人就已經落在了大長老身旁。七長老見救援來到,抱起已經重傷的四長老,已經已經失去了生命氣息的八長老,狼狽地落在八位長老前。

八位長老見到四長老的傷勢,臉色頓時就冷了下來。

但當他們目光落在八長老身上的時候,八個人幾乎同時身體一震。

眼圈不禁都紅了起來。

“老八,怎麼受了這麼重的傷?”二長老伸手接觸到八長老的身體,一震可怕的冰冷從八長老身體傳出。一點熱量也沒有。

二長老下意識的將兩根手深處探了探八長老的鼻息。

然而……

二長老臉色一下煞白,噗一聲吐出一口鮮血。他恨!他不敢相信!他不願相信!

其他七位長老見到二長老的反應,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七個人的身體不約而同的顫抖起來。

“老八……”

“八師兄。”

“八弟。”

每個人臉上都充滿了悲痛。一羣衝上來的八長老門下弟子直接跪在了八長老身前。

“師父……”衆弟子一陣痛哭。

突然,痛哭的雷浩擡起了眼睛。他通紅的眼睛裏充滿了怨恨,一一從紅娘,木魚和尚身上掃過,最後落在了離的身上。

“小師弟,是,是誰殺了師父?”雷浩的聲音哽咽着。

離亂髮飄揚,綠色的眼睛中吞吐着綠芒,冷冷從雷浩身上掃過。看到離那雙詭異的眼睛的時候,雷浩身體不禁顫抖起來,他從離身上感覺到了一種從所未有的冰冷氣息。

那種冰冷深入骨髓,寒徹心扉!

他還是那個小師弟嗎?

雷浩不禁在心裏這麼問自己。但誰會給他答案呢?

離沒有答話,亂髮飛揚,眼睛中射出兩道猶如實質的綠光,下一刻,那綠光沒入雷浩的兩隻眼睛之中,之後,雷浩轟一聲到底。卻已經不省人事了。

“孽障!”二長老大喝一聲就要動手,只聽嗖的一聲破空聲傳來,衆人循聲看去,只見老妖帶着優一行人疾行而來。老妖在前,後面四人擡着一口水晶棺棺。

水晶棺內,躺着一名美麗的女子。

老妖幾人行動很快,瞬息之間已經到了紅娘和木魚和尚身邊。


“目的達到,走!”老妖叫了一聲,率先就搶了出去。

老妖的聲音雖然非常小,但哪裏又逃得過崑崙幾位長老的耳朵。崑崙十二位長老在當今天下都算得上排名靠前的高手,不然他們也不可能坐得上崑崙派長老的位置。

就在老妖身形一閃之際,二長老,五長老,六長老,九長老,十長老,十一長老六位長老已經攔住了老妖的去路,而且從四個不同的方位將老妖,紅娘。木魚和尚以及擡着棺材的優等人包圍在了中間。

“想走?沒那麼容易!”二長老怒道。

老妖淡淡一笑,卻沒有表現出任何的緊張,道:“真的嗎?我要走,你還攔得住?”說罷,老妖更加放肆笑了起來。過了半晌,老妖笑容收起,仰天長嘯一聲,頓時一聲尖銳的聲音從他的嘴中發出,穿破雲霄,令人耳根發麻,毛骨悚然。

“送你們一份大禮。”老妖聲音剛落。

轟!轟!轟!……

巨大的轟聲從四面八方傳來,就像有千軍萬馬正在趕來一般,大地都在顫抖。崑崙衆人循聲望去,只見崑崙山下,黑壓壓一片妖獸如烏雲一般壓過來,看那規模,竟然有不下萬隻的妖獸攻來!

崑崙衆人一下子就呆了,這麼多妖獸,這不是要滅了崑崙嗎?

即便是道行精深的各位長老,此刻也再也不能保持平靜了。他們的心在顫抖着。

劫難!

這兩個字同時在各長老腦中炸開。霎時間,不見長老們如何動作,陣陣光華閃過,長老們手中都已經握着各自的長劍!殺氣,頓時瀰漫而開。一股冰冷的氣息從是一位長老身上爆發而出。就是已經身受重傷的四長老,也勉強站了起來,一臉殺氣地面對着敵人!

“崑崙門下聽令!”二長老手執長劍,強大的氣勢盪漾開來。他的聲音具有非常強的穿透力,他聲音響起的時候,那無上威嚴令所有崑崙弟子都挺直了身軀。

“殺!”大長老吼出了簡單的一個字,然後他率先動了起來,他的目標正是老妖。二長老動起來的時候,其他幾位長老也動了起來,五長老和六長老圍上了紅娘,九長老和十長老迎上了木魚和尚,十一長老直奔擡着水晶棺的優等人而去。

衆崑崙弟子殺聲震天,直奔圍上來的妖獸而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