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悄悄掏出手機,訂了兩條緊身皮褲,讓店家送到她家裏去。

2021 年 2 月 1 日

別說這會兒沒人送貨,只要你加錢,半夜也送給你看。

陽頂天見了皮褲就瘋,可沒關係啊,她高興,喜歡,心愛的男人在自己身上發瘋,是個女人都開心,沒男人爬才悲哀呢,至於一點點另類的愛好,有什麼關係了?

服務員是個圓臉小姑娘,眨巴着眼晴:“老闆,你是有什麼事嗎?你別爲難我。”

陽頂天手到袋子裏一伸,掏出幾張美元來,他袋子裏其實是沒有的,臨時從戒指裏拿出來的,不過他手快,又在桌子下面,服務員看不到。

“認識美元吧。”陽頂天把美元塞到服務員手裏:“這是賞你的,叫人去吧,嗯,你可以先驗驗真假。”

七八張美元,都是一百的,合人民幣至少好幾千,這服務員一晚上的工資也就是兩千出頭,這一筆,夠她幹兩個月了。

這邊也時常來老外,服務員也認識美元,看了一眼,確認是真的,服務員圓臉笑成了蘋果,說了聲稍等,飛快的跑出去了。

沒多會兒,圓臉服務員就帶着一箇中年人來了,這中年人也有點兒胖,肚子尤其大,孕婦的話,至少八個月。

“我是這家酒樓的老闆。”胖老闆進來,眼光在陽頂天三個身上掃了一眼,卻最終落到了卓欣臉上。


不是因爲卓欣是美女,而是因爲卓欣氣場最強。

哪怕到今天,陽頂天身上也沒什麼氣質可言,他又不穿金戴玉的,衣服雖然都是盧燕肖媚她們給買的,都很貴,可光是衣服是撐不起一個人的,得有內在的氣質。

偏偏陽頂天今天的一切,是開掛來的,不是自己打拼來的,他又不喜歡裝逼,所以看上去,始終就是那個紅星廠青工的外形,一個很普通的年輕人。

而卓欣這樣的女人,本就是美女,開着會所,在官員和商人中長袖善舞,坐在那裏,哪怕一言不發,也給人一種光芒四射的感覺。

就如月亮,從來不要逼逼,一出來,自然萬衆仰視。

因此,胖老闆的眼光落到卓欣身上,非常自然。

可惜卓欣卻在看陽頂天。

胖老闆眼光這才轉到陽頂天臉上。

陽頂天歪坐在那裏,一手搭在椅子背上,這坐姿,實在是有些不敢恭維,他的性格也好形象也好,真的是已經定型了。

“你這酒樓是自己的物業,還是租的?”

陽頂天也不在乎胖老闆的眼光,有些懶散的發問。

“租的。”胖老闆一看爲主的是陽頂天,皺了一下眉頭,就回他兩個字。

說真的,胖老闆生意不好,如果有人打他的酒樓,他樂意啊,但陽頂天這樣子,不象個有錢人啊,倒象街頭的混混。

“還有幾年?”陽頂天繼續問。

“兩年半。”

“打給我,你要多少錢?”

“老闆,你說真的還是說假的?”胖老闆眼光在陽頂天臉上轉,陽頂天這樣子,實在不象個有錢人。

他那眼光,把卓欣都看樂了。

卓欣還記得,她第一次,也把陽頂天看錯了啊。

不過即便現在來看,如果不認識的話,就她眼裏看來,陽頂天也不象個有錢人,真不象個有錢人的樣子啊。

她心中一下子樂了:“這個人,還真是。”

她不知道,象她一樣後悔的,有好多人了,最後悔的是高雪憐,現在很紅的女明星。

多少人羨慕她如玉的嬌顏,卻沒有人知道,她心中的幽怨和悔恨。 “什麼真的假的,你就直說多少錢吧。”陽頂天懶得廢話。

“五百萬。”胖老闆直接報了一個天文數字。

事實上,在這裏租這樣一座酒樓,一年撐死一百萬,兩年半也就是二百五,他給翻了一倍。

“行。”陽頂天根本不廢話,錢對他沒有意義,他根本花不完:“寫合同吧,簽了字我馬上打錢。”

“老闆,你開玩笑吧。”

陽頂天這態度,根本就沒有誠意嘛,哪有這麼簡單決定的,更何況還是翻了一倍的價格。

“你這是收款微信吧。”

陽頂天向桌子上的立着的收款牌子一指,拿出手機,掃了一下,打了錢過去。

沒多會兒,胖老闆手機響了,收銀臺打來的,收銀小姐尖叫:“老闆老闆,突然有人打進來五百萬,這是怎麼回事啊,不會有人洗黑錢吧,嚇死我了。”

胖老闆也是一哆嗦,猛地就醒過神來,他知道,今天碰上傳說中的猛人了。

“沒有錯,你別管。”

胖老闆叫一聲,掛了機,對陽頂天道:“老闆你稍等,我馬上給你辦手續。”

翻了一倍的價格呢,他可不敢拖延,怕陽頂天突然反悔啊。

有胖老闆配合,沒多久,這家酒樓的兩年半經營權就落到了陽頂天手裏。

卓強在一邊都看懵了,道:“陽哥,你打下這酒樓做什麼啊?開夜宵店啊。”

“是啊。”陽頂天點頭:“那死胖子不是有錢嗎?不是開夜宵店嗎?我們就跟他打擂臺,把他的生意都給搶過來,他沒了生意,店開不下去,沒了錢,你看溫霞她媽媽還會逼着溫霞嫁給他不?”

“可是。”卓強皺眉:“我們不會做夜宵啊。”

他猛地眼晴一亮:“陽哥你會做?”

“我只會吃。”陽頂天哈哈笑,揮手:“不會做沒關係,正如雞蛋,叫母雞生就行了,沒說自己要會,我們不會做夜宵,那就請師父。”

“韋胖子做生意很厲害的。”卓強還是皺眉苦臉,卓欣卻不說話,只看着陽頂天,這個男人,外表普通,肚子裏卻有着驚天動地的神通,今天下午之後,她已經認定,沒有什麼事可以難倒這個男人了。

果然,陽頂天給出了辦法:“我們請最好的師父,最美的禮儀小姐,進最新鮮的菜蔬,總之一句話,一切都是最好的。”

“那成本怕是。”卓強擔憂。

他話沒說完,陽頂天直接揮手:“我們免費。”

因爲擔心,卓強正愁眉苦臉的往嘴裏灌啤酒呢,聽到這話,撲的一聲,一口啤酒全噴了出來,還好及時扭臉,沒噴到陽頂天身上,卻噴溼了卓欣半邊裙子。

“討厭。”卓欣忙拿紙巾來擦。

“不是啊姐。”卓強還嗆到了,猛力咳了兩聲:“陽哥他說免費呢。”

“那就免費啊。”卓欣漫不在乎,有一句話她沒說:“這個男人在金三角,可是投了幾個億建電站的,一座酒樓算個屁啊。”

她也這麼說,卓強就傻眼了,竭力嚥了兩口唾沫,道:“可是,做生意不是要賺錢的嗎?免費給人吃,那得虧成什麼樣子啊。”

“兄弟,你要搞清楚主次。”

陽頂天看着他,一臉的痛心疾首:“現在我們的主要方向,是要把韋胖子搞死,至於虧錢,那都是次要的。”

“可那得虧多少錢啊。”

“我說你這人就不浪漫。”陽頂天一臉嫌棄的表情:“愛情纔是最偉大的,男人什麼都可以丟,惟有心愛的女人不能丟,你認不認同我的話。”

卓強拼命的嚥唾沫:“這個話很燃,可是,要好多票子燒呢。”

“錢是王八蛋,燒了咱們再賺。”陽頂天漫不經心的揮手,又道:“強子,你有銀行卡吧,卡號多少?”

“我不記得,不過我有微信號,幹嘛啊。”

“別問,來來來,掃一下掃一下。”

陽頂天掃了卓強的號,然後直接給他打了兩千萬。

“明天起,你就是這家酒樓的總經理,最多三天,你要開業,咱們一切免費,這兩千萬是你的第一期虧損基金,明白了沒有?”


兩千萬,虧損基金,還第一期。

卓強只覺嘴巴幹得象非洲大沙漠,再怎麼咂巴,也吸不出一點唾沫。

不過再想不明白,打進來的錢是真的,這可是兩千萬,以前卓欣雖然也給他錢用,最多不過給他幾萬塊而已,而這卻是兩千萬。

眼光轉到卓欣臉上,眼見卓欣雲淡風輕的,他就定下神了。

對於這個姐姐,他還是佩服的,現在更佩服了,這抓男人的手段,還真是沒誰了啊。

“行。”卓強點頭:“我從小到大,賺錢的本事不行,給人送錢,從來不輸。”

“你還說。”他這話,惹來了卓欣一個白眼,陽頂天則是哈哈大笑,摟着他肩膀道:“我跟你一樣,所以,男人就是要敢送錢,纔會來錢。”

“我記着你這話了,姐夫。”卓強說着,又補一句:“不管你們怎麼樣,我心裏,你就是姐夫了。”

“沒錯。”陽頂天樂了:“你姐肯定是我的,她這輩子,不可能再有第二個男人了。”

卓強看卓欣,卓欣卻看着陽頂天,眸子裏水意盈盈,這眼神,傻瓜也看得懂啊,卓強這下徹底安心了。

別人的錢不敢花,姐姐的錢他還是敢花的,而陽頂天的性子,還蠻合他的意,他不知道,以前的陽頂天,就是他的翻版,除了打架闖禍,再沒別的本事了。

卓強第二天就開始花錢,但並不是有錢花,就會花錢的,說到花錢,卓強同樣跟陽頂天差不多,基本上就是亂花。

真正會花錢的,還得是卓欣。

她針對韋胖子的酒樓,專門做了策劃,請了比較出名的師父,招了一批顏值高的小哥哥小姐姐做服務生,再又精心進了一批食材。

萬事俱備,晚上八點,就開始拉客,也不拉別的客人,專就針對去韋胖子酒樓的客人。

但凡是在韋胖子酒樓前停車停步的,或者張望着有意思進去的,這邊就拼命的又喊又拉。 男客就漂亮小姐姐出馬,女客就讓帥哥上,首先奉上冰淇淋,熱天啊,沒有人能拒絕冰淇淋的。

然後大喊免費,手中拿着精美的廣告圖冊,全是一流的食材,一般人夜宵愛點的,都有,想吃什麼點什麼,加上酒水,百分百免費。

免費的午餐,人人愛吃,免費的夜宵也一樣,十個去韋胖子店裏的,至少有九個給拉了過來。

實在有那不信的,咱也不生氣,守着他出來,再送上一個冰淇淋和免費夜宵卷,明天你來,想吃啥吃啥,愛點啥點啥,咱還是給你免費。


卓欣以前就是開會所的啊,對顧客的心理非常熟悉,第一是服務態度,第二是食材精美衛生,第三才是價格啊。

現在卓欣把前兩樣做到家了,第三條直接免費,那還有什麼說的。

這一夜,韋胖子就鬱悶了,平時這個季節,一個晚上不說多了,一兩萬左右的流水是有的,今天晚上,卻十分之一都沒有,下面的人反應:“都給對面陳胖子的拉走了,他們直接免費。”

韋胖子一聽給氣樂了:“陳胖子想要幹啥,想翻天是吧,直接免費,行啊,呆會換了衣服,你們也去吃,倒看他是真免費,假免費。”

那些服務生保安什麼的,得了老闆吩咐,還真就換了衣服裝成顧客去吃。

卓強這邊無所謂,雖然有人報告說來吃的其實是韋胖子店裏的,卓強手一揮:“隨便,多幾個不多,少幾個也不少,剛好讓韋胖子知道,哥的決心。”

那些服務生保安回來一報告,是真免費,而且食材一流,不但保質,而且保量,是真的吃到飽爲止,酒水也一樣,啤酒可樂可勁灌,多少都行。


韋胖子一聽就鬱悶了,粗粗算了一下,藉着免費的噱頭,對面一晚上至少進去了五六百客人,平均一位客人算五十塊,那也得三萬以上啊。

“一晚上燒掉三萬塊,這死胖子到底想幹啥?”

不過第二天他就明白了,因爲第二天,卓強直接上門了,跟他說:“韋胖子,認識一下,我是溫霞的男朋友,對面的店是我盤下來的,我的目地很簡單,你不是想搶我女朋友嗎?那我就搶你生意,我天天免費,直到你關門爲止。”

溫霞和卓強的事,韋胖子也聽說過一點,一看卓強這嘴臉,他可就樂了,先豎一下大拇指:“年輕人,有志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