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兮媛的心裡,再次一沉。

2021 年 2 月 1 日

「你的體質,可不是洗精伐髓能改變的。「妖王說道,「你並不是先天資質不足,而是體質被某種魔葯改變了。」

墨兮媛腦中靈光一閃:「宣闊,難道連你都看不出我身體內是什麼魔葯嗎?」

宣闊說道:「你身體內這種魔葯,是我魔界森林裡出的一種磷光草,出在魔界的深水胡泊旁邊,兇險無比。能找到這種魔葯的人,絕對不是一般人,甚至有可能不是人類。磷光草本身無毒,但它是一種改變體質的藥物,而且固化血髓。這種藥草,是用來對付那些人間界的高手的。」

衛蓮蓮看著墨兮媛,早就驚得張大了小嘴。

就連軒轅赤等人,也驚呆了。

不過軒轅赤看到墨兮媛依舊神色不動,不禁佩服得五體投地。

任何人,如果知道自己本來該是個天才,現在被改造成廢柴,估計都會氣到半死吧。


這丫頭的定力,真不是蓋的。

其實墨兮媛心中念頭千轉。

墨兮媛本尊,真是來頭不小啊?否則,也沒有被人如此「關照」的價值。

是誰,不希望墨兮媛修行成高階的藥師呢?


不過,墨兮媛安慰自己。 超神指環 。她終於可以用自己的靈火,來煉製丹藥了。

靈力一提高, 燕雲二十八騎

對植物靈魅的感覺,更是敏銳。

妖王知道瞞不過墨兮媛,只得說道:「墨兮媛,葯谷之地,只怕尋常人,是不能進去的。就算你是藥師體質,只怕呆久了,也會承受不住。「

軒轅赤這時候再次插嘴:「宮廷中,有時候會有聖品丹藥出現。這種丹藥,不但需要煉藥師有極高修為,丹藥的材料也必須是聖品。在下雖然淺薄,但是在宮裡待得久了,也聽說過,能進魔光森林的葯谷的,都是超越神級的靈力高人。「

墨兮媛現在還只是天階三位。當然,她前世已經是神階十二位。不過那真的是上輩子的事了。

妖王讚許地看了軒轅赤一眼,說道:「不錯。能進入葯谷的靈力師,都在神階以上。這是因為,在葯谷的上方,有一道屏障,如果修為不夠的人,通過這道屏障的時候,會當場死去。墨五小姐,你還去嗎?」 「不要去了。媛媛。」衛蓮蓮驚怕地說道。只是她受里的玄豹刀似乎不這麼認為,興奮地發出一串低沉的鳴聲。

墨兮媛當然要去。真正神聖級別的藥師,運用的原料,都是價值連城的寶物。

何況,她還有必須要去的理由!

墨熙恆也擔憂地站起來:「小五,你已經很強了。」他感覺,自己的妹妹,有些太瘋狂了。

的確,在整個馬澤爾大陸,天階三位的靈力師,數量並不多。

端木暗搖這大摺扇,默然無語,跟軒轅赤交換了一下神色。

「墨家堡這一代人,就出了墨兮媛和墨熙恆兩個人才,其他都是人渣。可惜,墨兮媛是個女孩,早晚要嫁出去。墨熙恆一個人資質有限,獨力難成大局。看來,傳聞墨家堡的滅亡,指日可待,絕非虛言。」端木暗說道

「墨家堡傳承已經有百年有餘,當年墨家堡第一代先祖墨破惡,就是神階十二級的藥王,和神階七級的靈師。只是他後來練功失敗,****而亡,很多絕學,都沒能傳給子孫。他兒子繼承的墨家堡就從一流大家族降落為三流,到了墨雲天這一輩,竟是需要靠獻女來固寵了。」軒轅赤說道。

墨兮媛當然沒興趣去聽這倆人在一邊八卦些什麼,她堅持地對妖王說道:「即使你不說,我自己也能找到道路。「

在墨兮媛的靈感力感應範圍之內,有一大片蒼茫區域。

裡面靈力繁盛無比,各色各樣,堪稱百花競艷。

整個大陸,都是以靈力為尊。

而各個物種之間的靈力,也有各有分別。

當然,靈力修為低的話,看啥靈力都是一樣。

只有高階位的靈力師,才能分辨出各種靈力的不同。

那篇區域有些詭異,似乎距離這裡很遠,遠到幾乎在無數光年之外。

但是又似乎很近,似乎近在咫尺。

妖王說道:「好吧。墨兮媛。如果你真能把那些靈物從葯谷帶出,那你就可以帶著它們離開。如果帶不走,以後老實一點,永遠不必來了!「

墨兮媛想了想,也對。自己的靈力修為,只能停留在天階三位的話,葯谷對自己的意義不大。


「葯谷有一個特性,必須在寅時,人類才能進去。此時朝陽初生,魔氣退潮,是最容易進入葯谷的時候,也是魔氣對人的身體傷害罪小的時候。「

此刻,月色正濃。

血紅幽綠的兩輪月色,照耀的整個魔光森林如同陷入一場不真實的夢境里。只是,這個夢境,帶著暗黑而詭異的色彩。


大片大片形態各異的植物,反射這月色的光芒。在空氣里,傳來了花朵的奇香。這種香味,比起皇宮御花園的香味,不知濃郁和醉人多少倍。

「沒有人敢在魔光森林過夜。」妖王說道,「更沒有人,敢挑選這個時辰,在魔光森林的中心過夜。」妖王對著月色,躺在樹杈上,悠然地說道。

「天哪,這裡的景緻,簡直能醉死人。」衛蓮蓮說出了大家的心裡話。

墨兮媛卻沒說話,坐在妖王不遠處的一棵樹杈上。 墨兮媛卻沒說話,坐在妖王不遠處的一棵樹杈上。

她的靈感力深遠,在她的感覺里,看到的不是植物,而是大片大片樹木的靈媒。

有些奇形怪狀,還沒能修成人形。

還有一些美貌絕倫,顯然已經自行晉級成高級靈魅。

這些植物,都在吸取著空氣里的精華,本能地提升修為。

帝葬者 ,和動物還不一樣。

有些動物,天賦極高,知道自己主動吸取天地精華,提升修為。這樣的動物,如果壽命夠長,漸漸會開了靈智,修行成靈獸。

但植物卻完全依靠生命本能吸收田地精華。它們的優勢是壽命夠長,這樣時間久了,也可以生出靈智,進而開始主動修行。

魔光森林裡的植物,無一不是數百年以上的歲數,自然基本上,都是開了靈智的,不同的只是靈識級別的高低。

有些植物,靈感力比人類還強。

現在,這些植物,無論靈識高低,都感覺到了森林裡,有了異常的屬於外界人類的靈波動!

墨兮媛看到一雙又一雙,森然的眼眸,明明是綠色,卻發出可怕的銀色光芒,緊緊盯住他們!

數量只多,大大小小,密密麻麻,簡直比天上銀河的星星還繁多!

顯然,這些植物,都不懷好意。

「是人類啊!「漆黑里,墨兮媛聽到一棵渾身扭曲的靈魅說道,「竟然敢闖進我們的地盤!」

「他們得到了妖王的允許。」另一棵身材矮小大約只有三寸的草靈說道,「不然在這種時刻,他們怎麼可能還活著呆在這裡!」

「呼!」那草靈話剛說完,一張巨網,向這邊襲來!

「是閻羅絲網藤!它這麼快就下手了!「草靈驚呼。其實它也兩眼銀光閃閃,恨不得立刻就撲上去。

「這些人靈力不錯,吃下去應該可以提升修為。「絲網藤悶笑著說道。

軒轅赤在眼皮上一抹,靈目一開,看到了絲網藤正在兜頭壓上來。

「吼!」一道黑影,突然躥出來,巨爪一擺,把絲網藤抓破了一個洞!

「是玄豹!」絲網藤在半空頓了一下。

靠著樹根,睡得正香甜的衛蓮蓮不安地咕嚕了一聲。玄豹和她意念相連,玄豹的戰意也催動了衛蓮蓮。

玄豹覺察到絲網藤的殺意,前爪匍匐對著絲網藤怒吼。

軒轅赤自然是看不到刀魂和樹靈的,但他靈感力極強,只覺得寒氣襲人,寂靜的森林裡,殺氣衝天。

四周漸漸瀰漫起白色的霧氣,其實,那是靈力過度強大密集,幾乎形成實體的結果!

墨兮媛在樹杈上盤腿而坐,呼吸吐納。

妖王淡定地看著墨兮媛運功。他是妖王,自然能感覺到周圍植物的異狀。話說這些植物,都沾染了魔氣,有些也帶著冰火魔符的靈氣,但想通之處是:他們都好戰嗜殺。

墨兮媛,你是藥師。讓本王看看,你這個藥師,究竟能不能鎮住這些已經失去本性的魔化植物。

墨兮媛一直盤腿坐著。在所有的人當中,他是唯一一個沒有動靜的。 墨兮媛一直盤腿坐著。在所有的人當中,他是唯一一個沒有動靜的。

其他人都開始不安了。

端木暗也抽出腰間的利劍,四處搜索目標。

絲網藤高興地把如髮絲一般細的幾縷藤絲,伸到墨兮媛的頭上。只要沾染上一點,絲網藤就可以把墨兮媛拉到自己的羅網深處!

妖王的指甲里,隱藏了一點紅光。如果墨兮媛真的是個廢柴,妖王就只得自己動手收拾掉絲網藤。

成功了!絲網藤高興得一陣顫抖。它感到,這個人類小蘿莉的體味,特別讓它舒服,一定很可口!

一陣觸電的感覺,突然傳遍絲網藤的全身!以至於它的本體,都開始劇烈地顫抖起來!

絲網藤想撤開自己的藤絲,但是已經晚了!

它整個軀體,都牢牢沾在墨兮媛的身上。

大量的靈力,被墨兮媛無情地抽取而去。

墨兮媛雖然閉著眼,但對絲網藤的靈體,看得一清二楚。

「不,這不可能。」絲網藤尖叫,「你不過是剛剛修行到天階三級的藥師,你怎麼可以制住我這個兩千歲的樹妖!」

絲網藤不服地拚命向反方向抽取靈力。

周圍看形勢的植物,一看苗頭不對,都無聲地消失了。

絲網藤的藤條,漸漸由綠色,化為萎黃。

最後,變得焦干焦干,點火就能著的那種。

墨兮媛收了絲網藤的靈力,只覺得丹田暴漲疼痛,幾乎如裂開一般。

這是靈力過分的癥候。

「快散去多餘的靈力。」妖王扶著一邊臉頰說道,「不然你的經脈會被撐破。」

墨兮媛真的很不願意釋放靈力,她就如一個餓急的人,恨不得把這裡的靈力一吸而盡。但是她也很清楚,自己的身體,真的不能容納這麼多靈力。

只得緩緩運功,將靈力釋放。


周圍的植物們,立刻就墨兮媛的靈力吸收過去。

這些靈力,在墨兮媛體內打轉一個來回,似乎和剛才有所不同。

絲網藤的靈力,帶著邪惡的綠色。

而墨兮媛運化過的靈力,帶著一股淡淡的金色。

那些植物運化了墨兮媛的靈力之後,暴戾之氣頓減,紛紛退去。

太陽出來了。

妖霧很怕太陽,很快就消失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