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文德對方堯真是佩服的五體投地,剛纔看到方堯是在瘋狂之後做出的決定,讓林大文加入,想不到方堯早就想好了一切。

2021 年 2 月 1 日

此時方堯笑了笑,接着說道:“現在你們明白了吧!”

嚴文德豎起大拇指,道:“我可算見識到你的的陰險了,這麼陰的招你都想得出來,我服了。”

方堯知道嚴文德並不是在諷刺自己,笑道:“這算什麼,以後你纔會明白什麼樣纔算是陰險!”

時光如梭,轉眼間已經過去了數天,方堯等人這些天並沒有採取任何的行動,道上這些天因爲黑虎堂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

特別是洪興社,作爲**第二大幫派,它表現的相當積極,而於是成鮮明對比的就是義聯,自從黑虎堂事件發生後,義聯內沒有采取任何的措施。

義聯的沉默讓人不解,有人認爲是老爺子對這樣的事情沒有興趣,根本就不在意。

而還有的心思縝密的人竟然懷疑黑虎堂的事情跟義聯有着牽扯不斷的關係,無論他們怎樣猜測懷疑,義聯就是沒有人出來說一句話,就連一向出盡風頭的林嘉良都選擇保持沉默。

經過半個月之久的紛紜後,黑虎堂的事件總算是平靜了許多,在這合理半個多月裏,方堯每天除了吃睡之外,剩下的時間都在和那十人一起訓練。

方堯明白就算自己的保鏢再怎麼強大,他們也不可能時時刻刻在自己身邊,只有自己有真正的實力,纔會時刻保護自己。

方堯的訓練異常的刻苦,他就是一個對待任何事情都盡力而爲的人,更何況這件事關乎着他自己的安全。

嚴文德的訓練方式比較的獨特,比起其他的殺手訓練更加的嚴厲苛刻,也許這跟他自己的心理有關,他無時無刻不在想自己怎麼才能躋身於殺手之列的最頂端。

他對其他人的訓練方式當然也是出自他內心的想法,他自己完不成的目標他希望在他們之中能夠有人可以做到。

對嚴文德的訓練,方堯也很讚賞,從這一方面他更加了解了嚴文德,一個做什麼事情都要爭取做到最好的個性。

吳葛洲等人依然是在醫院和住所來回的兩頭跑,只不過他們的陣容變了,原本只有杜學武一個人一路的現在換成了馬全才、姚桂清和宋慶宇三人一路,而吳葛洲、喬俊輝和杜學武三人一組。

每天他們都輪換着在醫院照顧任光畢,看到方堯艱苦訓練,他們有時候還插一腳,讓嚴文德幫忙也教教他們,誰料嚴文德剛準備跟他們來正經的,吳葛洲就會大喊着受不了,然後逃之夭夭。

自從那以後,吳葛洲再怎麼說讓嚴文德教教他,嚴文德理會都不會再理會吳葛洲。

對於黑虎堂那邊的事情,方堯他們雖然沒有出門,但是卻也知道的清清楚楚,在吳葛洲等人換班的時候,他們不會馬上回到住所,而是儘可能的再街上溜達溜達,這樣可以探聽到許多道上的事情。


經過上一次的事件,黑虎堂內的人表現也很低調,他們從來不再大天廣衆之下露面,每一次辦事都是要尋找晚上的時間。

王啓元辦事相當的縝密,其他幫派想要抓住王啓元的漏洞是非常的困難的。

洪興社的人幾乎每天都會在黑虎堂分堂附近轉悠,企圖找到一些蛛絲馬跡。

青龍幫自然也不甘落後,混進黑虎堂的內應被殺,他們再也得不到黑虎堂的半點消息,鷹聯社也開始準備爲自己的安置在黑虎堂內的內應報仇。

然而對這一切來說,黑虎堂並沒有做出任何的反應,每天還是晝伏夜出,極力跟所有其他幫派錯開時間。

自從黑虎堂事件發生之後,平靜了許久的全民社和龍虎門也開始有些蠢蠢欲動了,似乎非常害怕不知道哪天自己的幫派就要易主了,最擔心的莫過於幫派的龍首。

特別是全民社的龍首王良貴,整天疑神疑鬼,說有人想要搶他的寶座,他座下的人都心驚膽戰的,害怕哪天王良貴說自己是想要搶龍首的人。 這些消息不脛而走,整個黑道,甚至是警局都知道了這樣荒唐的事情,全民社的八卦新聞猛然佔據整個**八卦之首!

這樣讓全民社的人無法擡起頭跟其他幫派的人平起平坐,全民社的所有人都覺得自己比別人矮一頭。

全民社也不是沒有野心家,利用這樣的機會他們準備效仿黑虎堂王啓元的事蹟,把王良貴從全民社的頭把交椅上推下去!

於是全民社在暗中分成數個小派,幾乎所有的有實力的人都有着自己的一股勢力。

這些事情王良貴自然不會知道,現在的全民社還是他的老大,就算是那些野心家再猖狂一百倍,也不敢如此囂張的直接跟王良貴挑戰。

衆多的支派相互之間還是有所顧忌的,沒有哪一個支派敢第一個站起來反對王良貴。

在方堯等人閉門不出的第二十四天,一個震驚的消息傳到了他們的耳朵中。

這條消息最着急的還要數姚桂清,因爲這個消息牽扯到了他最關心的人王珍珍!

這條消息首先是從學校傳出來的,據消息稱,王珍珍在學校遭人綁架!

王珍珍是王良貴的女兒,想必這一次的綁架事件定然跟全民社脫不了關係。

看着姚桂清焦急的樣子,方堯的心裏也是沒底,現在的全民社的內部已經亂作一團,想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查到到底是哪一方綁架了王珍珍也確實很困難。

方堯等人極力的安慰着姚桂清,讓他保持冷靜,經過一個月的訓練,方堯在黑虎堂選中的十個人有了明顯的長進。

方堯把他們十人叫到了身邊,對十人說道:“你們也訓練了將近一個月了,也該是出去歷練歷練了。”

那十人也正有此意,他們想知道自己刻苦訓練了一個月到底有了什麼樣的長進。

方堯讓他們十人兵分五路,進入社會打探多方面的消息。

他們十人雖然早在黑虎堂,但是地位低微,根本沒有人會認識他們,這樣打探起事情來也相當的方便。

王珍珍被人綁架,方堯認爲這件事校社中定然知之甚詳,只是想要從校社那裏得到情況是不可能的,常文靜這隻算得上狐狸精的女人,心眼可不是一般的黑,再加上她身後還有洪興社這隻老虎在,方堯認爲還是不宜動手。

方堯決定再過兩天,等到任光畢的傷勢好了以後,他們幾個重新回到學校去,這樣距離校社比較近,容易得知一些消息。

說起任光畢,就不得不提起他的傷勢,如今經過一個月的住院治療,任光畢的傷勢基本上沒有什麼大礙了,只是他卻永遠不能夠站起來了,背後脊髓上中的那一刀太深了。

說起來任光畢也算是比較看得開的了,他知道自己不會站起來了,爲了安慰方堯等人也是爲了安慰自己,他每天都過得很開心,在這一個月裏,他看了幾本關於會計方面的書籍,一個月的時間裏竟然讓他對會計這方面產生了興趣。

方堯指知道這個消息後,欣喜若狂。急忙讓吳葛洲等人幫任光畢買了大量的有關會計方面的書籍。

任光畢的會計方面的知識越來越多,每天都在加深,註定他今後定然會走向會計這一行,這也是方堯想要的結果!

在陪同任光畢讀書的這一段時間內,他們幾個也漸漸找到自己喜歡的專業,任光畢的進步讓他們深深感到了差距,於是他們幾個也都奮發讀書,爭取取得像任光畢一樣驕人的成績。

兩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方堯等人決定回到學校。

在他們剛踏入學校的校門,出現在衆人面前之後,消息以火箭發射的速度在整個校園裏傳播着,他身後跟隨者越來越多,甚至有許多人竟然找到方堯,讓方堯給他們簽名。

這樣荒唐的事情在衆人眼中成爲了神聖,第一個人衝上去之後,下面所有都瘋了一般的向前擁擠,想要方堯留下簽名。

這樣的場面比起任何一個明星的簽名會還要勁暴瘋狂,方堯根本就籤不過來,只不過看到眼前的形式,這些人要不到簽名是不會罷休的。

事情總會發生一些出人意表的鬧劇來,校社的人聽到方堯重回校園的事情之後,在會議室內以常文靜爲首召開了緊急會議。

而另外的教室內以段玉瑩和廖穎爲首的校舍成員也在祕密商討着。

方堯的風頭高過了整個校社,這是許多校社成員不允許的事情,然而他們卻不敢輕易的出手,方堯的背景在沒有弄清楚之前,常文靜是絕對不會讓這些惹是生非的成員亂來的,而段玉瑩卻不同,作爲校社的另外一方的代表人物,她公然對其他成員說明,方堯是個極度危險的人物,我們要盡力拉攏他加入我們,這樣就不用受到以常文靜爲首的校社的欺負。

校社內,常文靜的勢力最大,身爲常任董事的常文靜總是擡出自己的身份來壓那些對她有異議的成員,許多成員就是受不了常文靜的威壓才迫不得已推出段玉瑩來對抗常文靜。

方堯重回校園的事情轟動了隔壁學校的趙春,他們因爲薛慶東的死跟方堯也是勢不兩立,趙春在學校內也開始召開緊急會議,議論怎樣對付方堯。


趙春是青龍幫老大趙國紅的二兒子,他跟薛慶東也算不上是什麼要好的朋友,他們只不過氣味相投,相互譏諷刺激來尋求快樂罷了。

薛慶東的死跟趙春也是有直接的關係,如果不是趙春出言激薛慶東,薛慶東就不會這麼衝動找方堯等人算賬,也就不會無緣無故的死去。

趙春在隔壁學校也是一大惡霸,他的手下也有一大幫所謂的兄弟,都是一些欺善怕惡的混蛋而已。

趙春站在會議室前面,對所謂的兄弟們,說道:“聽說隔壁的那個叫姚方的傢伙又回到學校了,我們要爲薛慶東報仇!”

趙春如此說就是爲了讓衆兄弟中曾經是薛慶東的兄弟的那些人對方堯更加痛恨,他的目的達到了,所有都是對方堯充滿了恨意,只是能不能付諸實施就不得而知了。 這樣的消息對於餘佳欣來說,也當然知道,剛放學的就馬上跑到學校門口,找到馬君武,就要去隔壁學校看看。

馬君武知道姚方就是方堯,他可不想讓餘佳欣見到方堯,不管餘佳欣怎麼說,馬君武就是堅決不肯讓餘佳欣去隔壁學校。

餘佳欣見自己怎麼也說不服馬君武,有些生氣,餘佳欣要是生起氣來,莫說馬君武那她沒辦法,就連老爺子也要讓他三分。

餘佳欣臉一橫,道:“我就是要去,看你能怎麼樣!”

強硬的態度讓馬君武不得不屈服,馬君武可不想因爲這件事弄得餘佳欣一個月不理自己,不過想要去隔壁馬君武也好做好完全的準備才能讓餘佳欣去,萬一被餘佳欣見到方堯,自己豈不是全玩完了嗎。

馬君武道:“去也可以,不過你要答應我,讓我先看看情況你才能進去!”

餘佳欣摟住馬君武的胳膊,笑道:“還是你對我最好,好吧,只要你帶我去,我什麼都答應你。”

方堯等人還是被困在那裏,根本沒有辦法逃離現場,混亂的局面由於校社的衆多成員的加入更加的混亂。

馬君武陪同餘佳欣來到這裏,見到很多人都在來回的竄動,馬君武對餘佳欣說道:“你先去那邊等一下,這裏的情況實在是太亂了,等我處理好了這裏的情況再讓你過來。”

餘佳欣也是愛熱鬧的人,見到如此宏大的場面,她的一顆心也跟着跳動起來。

餘佳欣道:“可是。。。”

馬君武做出一個停止的動作,見到餘佳欣不知說話,馬君武道:“剛纔說好的,來到這裏一切都聽我的,怎麼我第一句話你就不聽了。”

見到馬君武有些生氣,餘佳欣賠笑道:“對不起,我錯了,我在這裏等着還不行嗎?”

馬君武被餘佳欣的可愛表情逗笑了,從來沒有見到馬君武會笑得如此開心。

馬君武用手指颳了一下餘佳欣的鼻尖,笑道:“就知道撒嬌!你在這等着,千萬不要亂跑。”

馬君武把餘佳欣一個人安置在距離方堯所在的地方相當遠的一個地方,就加入了衆人的行列中。

馬君武不斷的向前擠着,眼看就要擠到方堯的面前了,突然被一個身影擋住了視線。

那個身影他是見過的,竟然是威脅於宗玉的胖哥。

胖哥站在方堯等人的面前,依然是手裏拿着爆米花,嘴裏吃着爆米花,相當的霸道。

原本馬君武還愁着沒有辦法讓方堯等人得知自己來到了這裏,看到了胖哥他就有了辦法。

胖哥囂張的走到方堯面前,凡是擋住他路的人都被他手提大棒一棒子給打飛了。

看到胖哥出現在自己面前,方堯心裏一驚,這個胖哥怎麼會在學校裏。

胖哥傻笑着看着方堯,一嘴的爆米花,見識到胖哥的厲害,所有的人都不敢向他擁擠,胖哥嘴裏塞滿爆米花,跟在他旁邊的那人叫道:“想必你就是姚方吧?”

方堯站出來,道:“不錯我就是姚方,不知道你們找我有什麼事!”

那人笑道:“找你當然有事了,看今天的陣容,你覺得自己很風光嗎?”

方堯知道他們二人定然是來找茬的,就算自己再怎麼忍氣吞聲,也是於事無補,他的心橫下來,道:“看來兩位今天是來找茬的了。”

那人以爲有胖哥在,相當的囂張,道:“不錯,我們就是來找茬的,怎麼樣?”

方堯笑了笑,道:“就憑你們兩個也敢來找我的茬,看來你們真的是活膩了。”

方堯的話並不軟弱,面對一個胖哥,他們沒有把握能夠對付,但是他們嘴裏卻是一點也不相讓。


胖哥也不算是太傻,方堯的語氣他聽得出來,胖哥把手中的爆米花扔在地上,拿起旁邊那人手中的大棒,想要對方堯等人動手。

胖哥的手段方堯見識過,他知道就憑吳葛洲他們幾個想要對付胖哥只能是自找死路,而如今嚴文德又不在身邊,眼下只有自己還能夠抵擋胖哥一陣子。

方堯低聲在吳葛洲等人面前,道:“這個胖哥不容易對付,待會我拖住他,你們幾個趕緊跑!他旁邊的傢伙沒有勢力,攔不住你們!”

吳葛洲等人絕對不會讓方堯一個人冒險,道:“我們幾個擋住那個胖哥,你快走。”

那人笑道:“不用商量了,你們幾個都走不了!”

這時剛纔混進學生中的校社的成員立刻把方堯幾個團團圍住。

方堯見到自己被人團團圍住,心裏暗叫不好,校社的人已經開始行動了,想必這些校社的成員一定是常文靜派來的。

胖哥是洪興社的人,而常文靜是洪興社老大常效德的女兒,他們當然是一個鼻孔出氣了。

胖哥蹲下身在地上撿起爆米花,塞了一嘴巴,口齒不清的說道:“你們都不要動手,讓我來!”

胖哥說來就來,根本沒有給方堯等人留時間做準備,胖哥的來字還沒落音,他的大棒已經向方堯等人飛來。

方堯經過這些天的訓練,反應相當靈敏,躲過了胖哥突來的大棒襲擊,而身後的吳葛洲就沒有這般幸運了,胖哥的大棒正好打中了吳葛洲,一棒子就把吳葛洲放倒在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