噠噠噠!

2021 年 2 月 1 日

子彈被骷髏全部擋住,而紅色雙刃也被長杖擊退倒飛!

老婆子大喜,興奮至極:“哈哈哈,孩兒你的實力果然又有漲……”

“啊?!我的孩兒!!”

話沒說完,她面色驟變,淒厲大喊!

咔!!

一身脆響,骷髏驟止!

只見一雄偉身影跨空而來!

手持銀刀,直刺骷髏眉心!

咔咔咔……

Wшw ⊕ttκǎ n ⊕C○

銀刀入體,骷髏微微顫動。

幾條裂縫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速蔓延。

連骷髏眼眶裏的綠火都開始逐漸熄滅!

“老婆子!!”

轟!!

一個人影從別墅驟然躥出,丟出一枚不明物體,發出爆響!


緊接着,一股綠霧迅速擴散,漫布全場!

“唔?!”

周圍男子吸入綠霧,皆是雙眼一凸,面色慘白。

隨即口吐白沫,一個個倒地死去!

“有毒?!”

木羽大驚,飛速後退。

紫荊眯眼,緊隨其後。

譁!!!

突然狂風驟起,宛若驚天氣浪!

空氣飛速旋轉,好似巨龍捲風!

剛爆發出的毒霧,竟是隨旋風瞬間全部消散!

這?!

紫荊兩人神色震驚,面面相覷。

看着場中樹葉漫天飛舞,周圍老林呼呼作響,紫荊木羽正色,齊聲低頭恭喝。

“先生神威!!”

話音落下,灰塵散去,樹葉漸止……

狂風中心逐漸顯現出一雄偉身影,氣勢磅礴,頂天立地……

正是堯風!

他挺拔站立,手持銀刀。

宛若天地間的神明,俯瞰一切。

咔!

這時,其身前一根長杖墜地,寸寸斷裂,化作一地碎片。

而那老婆子和長杖上的骷髏,卻是消失不見。

“先生,你的手?!”

紫荊走近,面色微驚。

只見堯風左手隱有鮮血,緩緩滴落。

“不是我的。”


堯風冷漠擡手,血液瞬間蒸發,看得木羽兩人心中詫異。

先生的實力,越來越深不可測了……

“剛纔有人救走了那老婆子。”

堯風冷眼,微微仰頭。

注視前方,挺拔站立於別墅大門之前……

一人對一墅,雖體型大小差距甚遠。

但堯風之氣勢如驚天巨獸,遮天蔽日,血盆大口,冷漠俯瞰整棟別墅。

紫荊木羽站於身後,忍不住身心搖曳,瞳孔顫動。

先生之勢,可以滔天!

……

……

“噗嗤!”

別墅內,一名大鬍子老漢,口吐鮮血,跌坐在地。

面色發白,渾身顫抖。

“老漢,你沒事吧?!”

老婆子連忙扶着對方,滿臉驚慌。

“那傢伙……太可怕了……”

老漢咬牙忍痛,面露痛苦。

腦海裏還忍不住回想起剛纔那一幕……

自己算準時機,衝出救人。

巨響掩目,毒霧驅人。

本以爲以自己實力,能輕鬆救回老婆子。

卻沒曾想那雄偉男子,如此可怕……

在自己抓住老婆子那一剎那……

一隻大手驟然突破毒霧,宛若魔神,直取自己性命!

速度之快,猶如雷霆,根本來不及反應!

瞬息之間,對方赫然抓住自己!

磅礴巨力,好似萬丈巨山撞來,全身震痛,骨架顫抖!

若非老婆子立馬持杖反擊對方大手,自己恐怕…就在那一掌下丟了性命!

即使如此,杖身也被對方強行奪去,恐怕現已是被對方廢除!

兩人回憶剛纔之景,皆是驚心動魄,心有餘悸。

“老漢,我們快去主房恢復,那傢伙肯定還會進來!”

老婆子攙扶對方,快步離去。

他們面色沉重,雙眼冰寒……

如今,能阻擋那雄偉男子的,就只有別墅內的那個陣法了!

吱呀……

兩人很快到了他們口中的主房。

門一打開,一股血腥腐爛之氣便撲面而來。

老漢猛吸一口氣,不禁舒暢道:“啊……我感覺我的力量已在慢慢恢復了。”

“桀桀桀,只要不死,我們就還有機會!”

老婆子轉頭,看向門內……

只見房內,竟是躺滿了渾身鮮血,痛苦至極的畫符男子!

而男子中間,則盤腿坐着一名白衣女子,黑髮遮面,不知面容。

見狀,老婆子連忙扶着老漢上前,低頭恭敬道:“參見小姐……”


……

……

砰。

堯風三人走進別墅,其中僕人面露驚恐,紛紛避開。

堯風環顧,此時別墅庭院站滿了畫符男子。

各個雙眼失焦,面色麻木,應是今日進來之人。

看似場中人羣熙熙攘攘,卻是死氣沉沉,毫無生機。

堯風眯眼,看向地面,發現隱有人工痕跡。

“陣法?”


他微微蹙眉,剛欲蹲下,卻神色微變,轉頭看去。

只見原本木楞衆人,突然一同轉身,面向紫荊……

他們雙目微亮,逐漸咧嘴,發出笑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