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很好!”九指神丐想來是很滿意了,稍頓,又次道:“徒兒,你的修爲好像長進不少哇,果然不負爲師的期望!日後也要抓緊修煉纔是啊,爲師以後有事還指着你幫忙呢!”

2021 年 2 月 1 日

“是師父,徒兒幾下了!”軒轅楓說着施了一禮。

“那好,爲師這就回去了,BYEBYE!”老乞丐一直曾在軒轅楓穿越前所在的地方,會些時髦的語言也並不奇怪,不過他剛要收了神識卻被軒轅楓給喚住了。

“師父,你老人家先別急着走,徒兒有一件事想請教!”軒轅楓望着那神識的虛影吼道。

“什麼事,說來聽聽!”

“師父是這樣的,我和小桃追了一個六尾狐妖到此,可是找了半天了也找不到她藏在哪裏,所以請師父幫忙指點一二!”軒轅楓說着正色一禮。

“原來如此!”老乞丐說完,隨意目掃了一下,便笑着道:“徒兒,你的修爲是長進了不少,不過你自認爲的聰明才智都到哪裏去了,這麼簡單的事情你就想不到麼?”

“呃!”軒轅楓一頓,“徒兒愚鈍,還請師父賜教啊!”軒轅楓大汗道。

“嘿嘿,好徒兒我不能將結果告訴你,那樣會影響你的修行的,不過我可以提醒你在這個荒嶺上有一處和別的地方都不一樣的地方,你不防找來,快些找去啦……!”老乞丐說着神識虛影也隨之消失了。 軒轅楓發牢騷歸發牢騷,在九指神丐收了神識之法後,還是拉起春桃去找那個不同其他的地方了,這個荒嶺估計是不曾有人踏足過似的,茂盛葳蕤的荊棘長的滿地都是,而且足有接近腰間的位置,害的軒轅楓一路之上只有揮起莫邪不斷的向一旁將荊棘斬去。

內位可能說了,他們不是會真法麼,御劍而起不就行了,用得着這麼費勁麼?嗯,不用懷疑,這的確是一個很好的辦法,但是如此一來恐怕會忽略一些牛叉的細節,從而漏掉一些六尾妖狐可能在哪裏的信息,所以也只好這麼費勁的前行了。

砍一會兒還行,只不過時間已久軒轅楓的額頭上可是冒了汗了,加上在炎熱的天氣,使他好一陣心情煩躁,於是乾脆將劍往地上用力一插,“哎呦我去,那個騷狐狸的窩到底在哪啊?”軒轅楓咒罵一句的也就蹲了下來,春桃見狀微一聳肩,跟着也在他的身側蹲了下來。

“楓大哥,那現在先休息一下好了,等會兒我開路你也好節省些力氣!”春桃在他一邊邊說着邊擦着額角上的汗水,軒轅楓本來心情極壞,不過看到身邊有這麼一個美麗的佳人相伴,遂心情也就好了很多,側首微微一笑道:“這怎麼能行,我是男人啊,怎麼能讓心愛的女人做着粗重的事情呢?”

軒轅楓壞笑的說了一句,也是不經意的一句卻讓春桃心頭一熱,所謂有夫如此,婦復何求呃!春桃心裏這般想着,俏顏之上一臉幸福的看着軒轅楓,想必心中已是很滿足了,此刻不管前途多累,或是有多危險她或許已然無怨無悔了。

“不過,你都這麼說了,我也不能辜負你的好意不是,那好,小桃一會兒你將前面的那片荊棘斬完了咱們再走好了!”軒轅楓說着面帶幾許壞笑。

Wшw• тt kān• co


“呃,倒!”春桃心裏猛然一汗,後又瞪大了疑惑的眼睛看着軒轅楓道:“楓大哥,我要收回剛纔哪句話!”

“哪句話?剛纔你有說話麼?”軒轅楓一頭霧水的看着她。

這時春桃站了起來,隨意瞥了他一眼道:“我呀,我心裏的話,心裏不願意告訴你的話!”軒轅楓看着她這奇怪的表情,聽着她這莫名奇妙的話,心裏立刻涌現出了那句不知是誰說過的話:女人心海底針!

“小桃,我、我想唱歌!”軒轅楓木然的看着春桃,當下毫無表情的道了這麼一句。

“好哇,好!反正閒着也是無聊,楓大哥你不放就唱上一曲,也好給這枯燥的搜尋助助興,再說認識楓大哥這麼久了還沒聽過楓大哥唱過歌呢,這下也好讓小桃見識見識!”春桃興致盎然的說着。

呃,那好!軒轅楓汗着應了一句,便在這無人的荒嶺對着春桃扯着嗓子吼唱道:“女孩的心思男孩你別猜,別猜別猜,你猜來猜去也猜不明白,不明白,不知道她爲什麼掉眼淚,掉眼淚,也不知道她爲什麼笑開懷,笑開懷,女孩的心思男孩你別猜,別猜別猜,你猜來猜去也猜不明白,不明白……”他這般唱着還表情豐富的給自己加着唸白,不過那五音不全的聲音卻是難聽之極!

“哎呀,別唱了,你可別唱了!”春桃面色一變捂着耳朵跺着腳急道。

“怎麼了小桃,我這免費給你唱歌解悶還不好麼?”軒轅楓當即一臉不悅的道,春桃這時走到他身邊一把抓住他的手眼角淚汪汪的道:“大哥呀,你快別唱了,人家唱歌要錢你唱歌要命啊!一會兒找不到那九尾妖狐也就算了,我怕你在把狼給招來!”

“倒!” 無敵師叔祖 :“桃兒啊,啥也不說了,楓大哥這心吶,那是哇涼哇涼的啊!走了,太傷自尊了!”軒轅楓說着鬆開春桃的柔荑,接着從地上抄起莫邪寶劍就欲向前繼續砍去。

“呀,生氣啦!”春桃在他身後笑着道。

“沒有!”軒轅楓沒有回頭。

“還說沒有,明明就是生氣了麼?瞧你的臉上的寫着呢?”春桃笑容不減的說着。

“呃,這也給你看出來了,妹紙你好眼力啊!”軒轅楓回頭就是這麼可憐兮兮的一句。

“好啦,我跟你開玩笑的啦!把劍給我,我去要了這滿嶺荊棘的腦袋!”

“呵呵呵……!”

“咦,楓大哥你這不是笑了麼?我就知道你會笑的,這樣多好,總比那苦瓜臉好看多了!”下一刻春桃走進他的身邊,一拍他的肩頭道。

“什麼苦瓜臉,小桃你瞎說什麼呢,楓大哥哪有了,楓大哥這是正宗的豬腰子臉”

“呵呵呵……!”軒轅楓說完,他們兩個一起笑了,笑聲迴盪在這寂靜的只有鳥雀歡叫的荒嶺之上,多少年以後,不知道這裏還會不會記得曾有這麼一雙男女在這裏笑過鬧過!笑聲落,春桃曖昧的輕聲道:“楓大哥我也給你唱首歌聽,好麼?”

“呃,好哇!小桃你且唱來我聽聽!”軒轅楓饒有興致的看着她言道。嗯嗯,春桃清了一下嗓子,隨之引歌高亢:“我聽過你的歌我的大哥哥,我明白你的心你的喜怒哀樂……”

軒轅楓猛然一聽這熟悉的旋律登時便呆住了,曾幾何時這不是他和那初戀女友曾經一塊對唱的最喜歡的一首歌麼?然而最讓他駭然的還不僅如此,要知道這可是不是在一個空間的女子唱出來的,軒轅楓隨之上前一步緊緊按住春桃的肩膀當下不由分說的一陣狂吻,這一刻,是那麼熟悉又是那麼陌生。

“哎呀,楓大哥你發什麼神經啊!”春桃說着便推開了他。

“小桃,你告訴我你到底是不是九零後穿越過來的?”軒轅楓一片茫然。

“楓大哥,這個問題你問了我多少遍了,什麼九零後穿越過來的,你要是在這樣問我可就不理你了啊!”春桃接着嗔了他一句。

“那你怎麼會唱這個歌?”軒轅楓很是不解,“這還不是都因爲你,你平日裏總是沒事就哼哼這個歌,我聽都聽煩了,學者唱幾句又有什麼不能啊!”春桃繼續嗔他道。

“哦,原來是這樣啊!”軒轅楓當然知道自己總是閒來無事時常哼此曲,因此被細心的春桃鸚鵡學舌的學會那也不是不可能的,當下訕訕一笑迴應道。

…………

荒嶺的時間似乎在他們這不經意間過的很快,轉眼日已開始西沉了,黃昏的落日將這荒嶺映做了一片金黃的顏色,軒轅楓和春桃後來沒在斬荊棘的盲目尋找,只是靠在一棵大樹邊就這麼一直休息來着,因爲軒轅楓想與其就這麼盲目的找下去,還不如坐等那六尾妖狐晚上現身出來。

望着這荒嶺的美景,軒轅楓想了很多,大致都是爲未來謀劃,然而也在這無意間一個奇怪的事情不僅讓軒轅楓目光猛然一凝,他頓時好像明白了什麼,現在黃昏時分正是倦鳥歸巢的時刻。

無數的鳥兒飛來,幾乎所有的樹上都有那些鳥兒嘰喳的聲音,可唯獨就在一棵很大的樹上,鳥兒飛來不是落下而是避之唯恐不及的繞飛而去,“我明白了!”軒轅楓一聲驚喝不由將正在發愣的春桃嚇了一跳。

“楓大哥怎麼了?”春桃不解的向他問道。

“小桃你快看,那棵大樹如此茂密不僅沒有一個鳥落下,還繞開那棵樹飛去!”順着軒轅楓所指的方向,春桃自然也就發現了這一點。

“走,如果所料不錯,六尾妖狐的巢穴就在那裏了!”軒轅楓說着拉上春桃隨即御上莫邪寶劍,只是片刻間便到了那棵大樹下,分開樹旁的荊棘,赫然只見一個寬約兩尺深不見底的洞口,洞口邊上有一塊大石,石頭上刻着已然看不太清了的字跡:幽蘭古洞!

“哈哈,可算找到你了!”軒轅楓興奮一笑,轉首對春桃道:“小桃,跟着我,我們下去抓住他!”

“嗯!”春桃應聲跟在軒轅楓的身後縱身跳進古洞。

這個幽蘭古洞彷彿很深的樣子,他們就這麼在真力的護持下落着,也不知過了多久才下到了底部,這深深的洞裏幾乎沒有一絲光線,可以說伸手不見六指,“小桃抓住我的胳膊,我讓小青帶路找入口,它在黑暗中比我們在光明中還機靈!”

“好的楓大哥!”春桃應聲抓在他的胳膊上,這時軒轅楓輕喚一聲那古魔小青也登時閃現出來,看到這無比黑暗之地,可他卻歡呼雀躍的發出“格嘰格嘰”的歡快叫聲。

“小青,快帶我們找這個洞的其他入口!”軒轅楓輕聲道。

“格嘰格嘰”這時小青再次叫着,稍後向一次快速爬去,藉着小青身上發出的幾絲玄青芒,軒轅楓帶着春桃急步追着它走去。

幾經百轉千回,也不知道轉了多少個彎,小青突然停下了,對着面前的一處石壁“格嘰格嘰”的叫着,軒轅楓這時用手向那石壁上摸去,果然黑暗中那石壁之上竟多出了一絲溫熱的感覺,不用說這面石壁後面一定是空洞的。

“好,小桃你退後點!”軒轅楓說着在春桃倒退幾步後,猛然提起真力向那石壁上砸去,“轟、轟隆!”這時石屑飛濺中洞口大開來,緊接着便是光芒涌出使得裏外皆明亮起來。

“你們到底還是找來了!”光芒中一個甜甜的女子聲音響起,軒轅楓這時定睛看去,不遠處懷中抱琴端坐的不是那個相貌絕美的六尾妖狐又是何人! 下一刻軒轅楓和春桃也邁進這洞內來,環顧四周,只見這洞內牆壁上燃着許多的幾如長明着的燈火,藉着這燈火的明亮,軒轅楓眼觀此洞竟像是一處高山,由於地殼變動遂被黃土掩成荒嶺了,這時他們所在的地方恐是這座山的懸崖處,因爲六尾狐端坐的旁邊黑洞洞的一片,就像是個黑洞任什麼也看不清楚!

緩步走在洞內的邊側,軒轅楓道:“是,我們找來了,你聽着你們雖爲異類,然我看你們也是一些有情有義之輩,只要你將被你吸去的凡人真元還給他們,我可以既往不咎,否則我是不會客氣的!”

“哼哼哼,哈哈哈……!”

這時那六尾狐妖笑了,笑的聲音越來越大,笑的幾如狀若癲狂!春桃眼看着彷彿就要發瘋了的六尾妖狐,當下又一臉迷惑的望着軒轅楓,此刻她隱約能感覺到事情不再是他想像中的那麼簡單了。

“笑什麼?”軒轅楓凜然一怒。


“笑什麼?修真者你以爲抱着尋死之心的人,還會在乎敵人對她客不客氣麼?”六尾妖狐說着面上也轉爲了怒色。

“那你是不願意彌補你的過失了?”軒轅楓再次問道。

“過失,彌補什麼過失?誰會想到彌補我們呢?”六尾妖狐說話間情緒異常激動,“要我還他們真元救他們,哼、我也告訴你那是絕對不可能,因爲那些貪財好色之徒根本就不值得!”

“此話怎講?”軒轅楓凜然。

“怎麼講,你看!”六尾妖狐說着抱琴站起,這時在他她的身後竟赫然躺着一位白衣秀士,那秀士一動不動想是已然不活了。

“他是誰?”軒轅楓很是驚愕的言道。

“他是誰,他是我在這世上唯一的牽掛!你們可知道,正是因爲你們的阻擾,他終究還是離我而去了!”六尾妖狐神情激動的望着地上的白衣秀士道。

接下來六尾妖狐便將整件事情的原因始末道了個明白,原來躺在地上的那個白衣秀士是一隻修爲有成的白狼精,白狼精和六尾妖狐本不是一個種族的,兩個種族雖然表面交好但是暗裏卻都有着吞併對方的念頭,其中狐族勢力較弱一些,遂表上看來與狼族馬首是瞻,但暗地裏卻是阻止力量欲對狼族還一痛擊,最後不可避免的一戰終於爆發了,狼族與絕對的優勢佔了上風,同時一戰以後也掠奪的狐族半壁江山,使得狐族退守毒瘴中一地困守,以圖東山再起。

本是水火不容的兩方,卻偏偏多出了這麼一對互相愛慕對方的情侶,遂不被兩方接受那也是必然的,狼族得知此情後就將那白狼驅逐出狼族,而狐族也容不下這個六尾妖狐的存在,於是兩人便私自潛逃,只圖默默的相守在一起互相習練靈力,別的權利與否一概不去理會。

雙上在知道這個情況以後都覺得是對本族的莫大恥辱,遂先後派出厲害的精悍妖靈對他們兩個進行截殺,求得門戶清淨,一次戰鬥中白狼極度護着六尾妖狐,最終因一難敵十的被打成重傷,着實的使他傷了固體真元。,之後六尾妖狐護持着重傷的白狼在無情無盡的追趕中,逃遁到這個荒無人煙的幽蘭嶺。

歲月悄然流逝,幾經無數年月的修煉,白狼最終還是不能恢復,只得靠着六尾妖狐不斷爲他輸給真元之力續命,還好六尾妖狐修爲極深,但是再怎麼的高手也經不住長年累月的這般消耗下去,於是六尾妖狐想到了一個辦法,那就是提煉凡人的真元,以此來每年都這般爲白狼延續他殘敗的生命。

而這也不是每個凡人的真元都可以的,他需要哪些極具陽剛之力配以陰體,這樣就能提煉出和異靈接近的真元了,於是爲找能使用到這個方法之人,六尾妖狐每年月圓之夜都會去找個凡人聚集的地方,再以她的國色天香來說,只要打着能爲情侶賜福的幌子,就會慕名前來一大批人供他挑選裏面的陽氣正盛的那個人。

再吸取他們真元后,那兩個人便會在重的六尾妖狐的迷情琴音後,短時間內顯得十分恩愛!

所以也因此,每年都吸引無數的情侶前仆後繼而來,一些是爲了被賜福,一些乾脆就是衝着這美若天仙的妖狐狸而來。

然而這次卻被軒轅楓給破換了,以至於再沒有采到真元的時候,在隨從的侍女保護下急速的來到巢穴,但那白狼卻因沒有護體真元遂命隕。

“這下你高興了!”六尾狐妖大概將了一便,於是就對軒轅楓恨聲道。

“這……”軒轅楓一時無語!

“有一件事情我很迷茫,所以既然你來了,我倒要請教你了?”六尾妖狐恨聲道。

“哦,請說……”軒轅楓伸手一揮道。

“同在一片藍天下,爲什麼你們人類總是對的,爲什麼我們異靈不管怎麼做都是不對的,難道這個世間只允許有人類不成?別的什麼都無所謂,什麼都該死不成?爲什麼你們凡人做錯事情就情有可原,而我們一旦做錯事情就必須得付出血的代價?告訴我爲什麼?”六尾妖狐心裏此刻自是很感動的說着。

軒轅楓怎麼也沒想到六尾妖狐會這般的提問者,誠然,這些也是他所迷惑的,軒轅楓不僅感嘆同是生命爲何差距會如此之大,莫非是命運安排!

“六尾妖狐我可以告訴你,在這個世間我認爲無論是何種生靈,彼此之間都應該是平等的,誰也不能剝奪誰的生存權利,不能因爲你的受害,你就將這種痛苦強加到不相干的人身上!”

“”好,修真者你說的很對,我很贊同!那麼我且問,凡人收到傷害有你們這些修真者護佑,而我們這些異類受到傷害了又有誰可以保護?“

“這……”軒轅楓此刻也陷入迷茫了。

“好了,修真者一切都結束了,該說的我也說了該做的我也做了,不管怎麼樣我覺的自己都沒有錯,如果非要說錯的話,也許是造化弄人了,但願來世我能做一個人而不是不管怎樣都任人唾棄的異類!”六尾妖狐說完抱起地上的那白狼縱身跳下那似乎無底的深淵。


“不……”軒轅楓一陣急呼卻也沒有起到什麼作用,只在那一刻一個方形的玉佩飄出落盡軒轅楓的手中,隨後就是那六尾妖狐的再次話語,“修真者,這個玉佩就送給你了,是敵是友,亦是不枉相識一場!”,說完便沒有了動靜,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軒轅楓拿起玉佩在手中翻轉,但見一個斗大的字不僅使他心中一驚;“易!” “易、易!”軒轅楓口裏不斷地喚着這個字,也許他是想到了什麼,也許又是在否定着什麼,但不論是怎樣這個字都在他的心間糾結開去,當真和那個人有關係麼?

“楓大哥,怎麼了?難道這玉佩有什麼古怪麼?”春桃很是不解的看着他道。

“哦,沒、沒什麼?”軒轅楓頓頓的剛說完,卻又禁不住的對春桃滿臉疑惑着道,“小桃,難道你沒感到什麼麼?”軒轅楓這一句話,端是讓春桃摸不着南北,心頭劃過納悶的同時,亦是猛然間靈光一閃,“哦,難道,楓大哥難道你是說這六尾妖狐競和……”春桃沒有說完,但是從她的表情上軒轅楓已是明白她和自己現在已經想到一塊去了,所以也沒有肯定與否,只是對春桃點了點頭。

…………

小城,雲來客棧

從幽蘭古洞回到客棧內,已是深夜時分了,軒轅楓端坐在圓桌旁的凳子上,低着頭不住的在手中翻轉着那塊玉佩,同時盯着那上面的醒目的,易字怔怔的出神,風不知方向的吹來,將那洞開的格子木窗搖動幾許,一絲風也就趁着這開的窗子流進屋內,吹得哪一個蠟燭明滅不定。

春桃起身關住那扇窗子,再看看那呆呆的軒轅楓,當下也是不斷的搖頭,“楓大哥,你還在想這玉佩之事麼?”春桃在他身邊坐下,同時也望向那不斷在軒轅楓手中翻轉的玉佩,“是啊,看來好像真的和她有關!”

春桃一滯,隨後面色一緩道:“楓大哥別想那麼多了,回來的路上你不是已經決定明天動身去找她麼,也許見面會有答案的,天色這麼晚了還是早點休息啦!”軒轅楓這時看看春桃,“嗯”了一聲後,便將那玉佩收進了無相錦囊中。

這個晚上註定了是這麼漫長,長的幾乎讓軒轅楓在不斷期盼中仍是未見天亮,幾次起來望着窗外那悠遠靜謐的月亮,手指微動,似乎又將那玉佩在錦囊中摸了一下。

春桃也是若有所思的睡不着覺,見軒轅楓這般心事重重的,隨之也就和衣起來,緩步走到他的身邊在他的肩膀上輕輕的拍了幾下,“楓大哥……!”一聲輕喚卻是又不知該說些什麼好了。

“小桃,你說楓大哥做的是對還是錯呢?”軒轅楓神情中一陣悵然。

“楓大哥,你是說那六尾妖狐的事情麼?”

“嗯,或許如果不是我插手此事也許那個白狼也就不會就此殞命,那六尾妖狐也就不會跳下深淵!在也許他們也就會過的很好!”軒轅楓沒有看春桃,只是望着天邊的月亮輕輕嘆道。

春桃一陣茫然,但終歸還是勸道:“楓大哥,你想過沒有,如果你說的也許是真的存在了,呢麼又會有多少凡人因此而性命不久,他們又有誰來憐惜呢?”軒轅楓聽春桃這般說着,卻是意外的猛然回首,深深的看着春桃,“是這樣麼?”

春桃一時無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